0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若是你安身于泥泞呢?”

    青年不由目光一凝,说道:“必有所求,必有所图,必有所谋,必有所得。”

    “那不就是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仙若临世,也是必有所谋。这是凡人的世界,不该有仙,若有仙,其必异。”

    “道兄这样一说,让人心惶然。”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世间修士,多少人向往于仙,万古以来,多少真帝、始祖,都求道于仙。在多少人心里面,仙,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

    说到这里,青年不由顿了一下,说道:“到了道兄口中,仙已经成了异端,必定是妖邪之物。这样观点,颇为惊世骇俗。”

    “也不能说仙是妖邪之物,但,必定是异端。”李七夜笑笑,说道:“世间无仙,这话不是空口无凭,若真有仙,那也不属于世间。”

    “为何道兄会如此肯定呢?”青年问道:“为什么世间,一定不能有仙。”

    李七夜看了看青年,说道:“一世,有多少始祖?”

    “一二个而已,若一世出三始祖,必是奇迹。”青年不由说道。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在三仙界,一世也就只能出一二个始祖而已,若是能出三个,那称得上是奇迹,万古以来,一世出三个始祖的时代,那是寥寥无几。

    “为何一世仅能出一二个始祖。”李七夜笑笑。

    “天地造化!”青年一下子明白了,恍然,说道:“世间也就这么大而已,这世间又何能蕴养出仙人!”

    李七夜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一个鱼塘大小已定,能出多大的鱼,也是已定。一个小池总不能养出金鳞,更不可能养出真龙。就算是有真龙之种,那也必定要腾飞九天,跃出池塘。”

    “难怪,先贤们,诸位始祖,都要入不渡海。”青年感慨,望着不渡海,说道:“看来古之传言,并不假。”

    “不然呢,否则的话,为何燧帝、农帝、羲帝都不曾再现于世?”李七夜笑笑,说道:“世间无仙,这并非是空口之词。若仙临世,记住,这不是一件好事,不值得去喜庆,这必定是大灾开始。”

    青年望着不渡海,出神了好一会儿,最后,看着李七夜,说道:“那以道兄而言呢?道友可是要成仙?”

    “那就看迈不迈出这一步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看了一下青年,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是一个不容易之举,所以,我必定入不渡海。”

    “听道兄这席话,总算是拔开了我心中的迷雾。”青年也不由点头,说道:“原来是如此,道兄实在是我的良师。”说毕,对李七夜大拜。

    李七夜坦然受他的大礼,目光投于不渡海。

    “先生,成仙,难否。”当李七夜从不渡海收回目光之后,青年询问道。

    此时,青年已经从“道兄”的称呼,改变为了“先生”,这更显得尊敬。

    “可谓难,可谓不难。”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看你如何去定义仙这个词,定义不一样,难度不一样。”

    “若以世人之标准,又若如先生之标准。”青年说道:“还请先生指点迷津。”?“世人之标准。”李七夜笑笑,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世人之标准,或许,以世人之标准,始祖之上,便是仙吧。”

    “或者如我们的祖先。”青年提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们的真身,但,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或者以你们的标准而言,也可以称之为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一杯美酒一饮而尽,说道:“事实上,都不是仙,伪仙而已,包括是我,那怕迈出那一步,都是伪仙!”

    “以先生而言,何为真仙。”青年忙是为李七夜满上,显得恭敬,说道:“长生不死吗?”

    李七夜看了一下青年,笑着说道:“你以为没有人做到长生不死吗?”

    “有多少?”青年不由沉吟了一下,好奇。

    李七夜指了指眼前的不渡海,说道:“看看这不渡海,你觉得,进去的始祖,有多少活着的。”

    “不知。”青年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把握,也不敢轻言下决论。

    “其实,已经有人活了无数岁月了,完全不需要尘封。”李七夜笑笑,说道:“这算长生不?”?“那不死呢?”青年问道。

    “有。”李七夜望着不渡海,徐徐地说道:“不死,有人做到了,不死不灭!”

    “真的不死不灭。”青年心里面为之一震,站了起来,望着李七夜。

    “也算是真的。”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你也可以说它是半真,有人的确是能不死不灭,不过,还需要外物来相助。”

    “原来是如此。”青年点头,说道:“我明白先生对于真仙的定义了,不依外物,必可不死不灭。”

    “再加一个。”李七夜笑,说道:“自我成道,不死不灭!这才是真正的不依外物。不然的话,今天,我站在这里,转身面对三仙界,我也能成仙!”

    “这——”青年心神一震,他是绝世无双之人,他一下子能理解李七夜这句话的奥妙,别人听不懂,他却一下子明白过来。

    “先生却未成仙。”青年抽了一口冷气。

    “不屑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若转身面对众生,三仙界,谁人奈我何!三帝亲临,我也无惧!”

    这话说得随意,但是,已经是举世无敌,谁人都挡之不住!

    “先生大义——”青年大拜于地,说道:“允我代表三仙界亿万生灵,感谢先生的仁慈,先生的一念,便是三仙界亿万众生的福祉。”

    “起来吧,你这个大礼,我不受。”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

    青年站了起来,有些奇怪,但,未直接去问。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并非是大义,也并非是仁慈,相反,我铁血无情,杀伐冷酷,一念,便是屠千万,血流成河,万城枯骨。”

    “我不做,只不过是不屑而已。”李七夜随意一说,这随意的一句话,比任何人都要高傲。

    “知道我为何不屑吗?”李七夜望着青年。

    青年忙是说道:“还请先生指点迷津,我洗耳恭听。”

    “道心。”李七夜说道:“就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都是伪仙,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不管你多么无敌,那怕横扫万世,打破苍天,那都是伪仙。”

    “唯道心不变,才能真我。”李七夜说道:“到那个时候,不依外物,方能成得真仙。”

    “我明了。”青年点头,说道:“成就真仙,不仅仅是神通强大,更是道心无双。”?“然也。”李七夜点头,说道:“否则,你永远都不是真仙,不管你一念光明,还是一念黑暗,又或者是一念普渡众生,这都改变不了你心中生魔,心已堕入黑暗。唯道心不变,才能真我。”

    “学生明白。”青年不由为之感慨。

    李七夜不由望着不渡海,有些感慨,说道:“曾有人,能走得更远,可惜,还是急了,最后沦陷了。后来不管你自己去改变,都已经改变不了了。当你强大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如果你一旦突破了自己的底线,突破了自己的初心,再也回不去了……”

    “……到了后面,已经与和你有多强大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你的道心已经动了,再也回不了初心。”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地说道:“所以,在这一方面,燧帝他们是很了不起的,他们一直都未迈出那一步,一直都保持着那一颗初心。”

    “这是我们的福气。”青年不由点头,认同李七夜的话。

    “你要知道,千百万年以来,三仙界,已经够肥沃了。”李七夜看着青年,说道:“这么肥沃的三仙界,你觉得,这味道如何?”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青年毛骨悚然,青年已经是当世无敌,难逢敌手了,但是,听到这样的话之时,心里面也不由毛骨悚然。

    “我不敢去想。”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那必定是很美味,很美味,特别是对于永远都饥肠辘辘的人来说,这太美味了,只要把持不住道心,那么,三仙界,也就是一块美味无比的烤肉而已。”

    这话说出来,青年毛骨悚然,那怕他举世无敌,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先生这话,不乐观呀。”青年回过来,不由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看了一眼,说道:“你都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了,你看看不渡海,我相信你也能感受得到。”

    “躁动。”青年沉默了一下,最后不由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多少年过去了,多少岁月过去了,不渡海依然是不渡海。”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为什么,突然之间,不渡海会躁动起来呢。”?青年张口欲言,但,又顿了一下,说道:“未得真相之前,我也不敢轻下结论。”

    “我可以告诉你。”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一凝,望着远处。

第2984章好酒来一杯    望着不渡海,这是一个无穷的世界,你仅仅是站在这海上,看不到天空上的太阳,这里是灰色的世界,但是,当你进入了不渡海之后,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了,这广袤无比的世界,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或者,在这里是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大千世界衍生。

    站在海边,海风阵阵吹拂着,海浪轻轻地拍打着海岸。在这里,吹着海风,听着海浪,是那么的舒服,是那么的惬意。

    但是,如果你足够强大的话,你会发现,不渡海的海浪明明是往海岸拍打而来,但是,你却能很清楚地感觉得到,不渡海好像是向大海里面倾斜一样,海浪是向大海里面涌动而去,这和你的眼睛所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

    而且,你真正强大到始祖的境界之时,你才会发现,在不渡海里面,好像有着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你一样,当你踏入了不渡海之后,就好像前面有什么在吸引着你一样,十分的神秘,十分的奇妙。

    李七夜站在岩石上,吹拂着海风,闭上了眼睛,一动都不动,好像是化作了雕像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站在那里,成了石雕,化作了亘古,在他身上,时间好像停止了流淌,他整个人就好像生根了一样。

    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七夜不仅仅是脚下生根,而且他的根须是扎根入了不渡海,一直往不渡海的深处延伸,一直扎入了不渡海的最深处。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来,最后看了不渡海一眼,徐徐地说道:“灾难来了!有人开辟了道路,必有人乘风归来!但,归来的人,不再是那个人。”

    李七夜这话听起来很玄奥,就像预言一样,如果能听得懂的人,一定会被吓得魂飞魄散。

    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太多的在意,也没有太多的感慨,毕竟,三仙界不需要他去守护,也将会有人去守护它。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之后,他沿着海岸线缓缓而行,任由不渡海的海水拍打着自己的腿踝。

    李七夜缓缓而行,沙滩上留下了他一串长长的脚印,但是,当海浪拍打而来的时候,所有的脚印又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什么都没有留下。

    当李七夜走进了一个海湾之时,在海角之上,有一个人盘坐在那里。

    “道兄,上来喝一杯如何?”当李七夜路过之时,这个人立即举杯相邀。

    很少人会来不渡海的海岸线,就算有人来了,那也仅仅是看几眼而已,便会离开,更不会在这里饮酒作乐。

    这个人却在这里悠闲的喝酒,好像是在欣赏不渡海的美景一样。

    这是一个青年,他坐于海角之上,身前摆有玉案,旁边的火炉还煮着美酒,听到咕嘟嘟的声音响起,壶中的酒已经烫开了,直冒着热气,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醉人的酒香。

    这个青年看起来不大,二十出头,身穿一身布衣,身上的布衣乃是用粗麻编织,看起来很普通,但,针线很精细,乃是出自大师之手,布扣更是以古篆而结,十分的奥妙,充满了玄机。

    青年一头长发,以紫竹钗横之,看起来随意,但,却有古气,有着四分的文气,六分的洒脱。

    青年神态自若,似乎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儒雅俊气,犹如一座秀绝无双的山峰。

    虽然这个青年身上没有什么惊人的气息,但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文质,你一眼看去,就感觉他胸有藏书亿万卷。

    那怕不与他相谈,一看他,也让你感觉他是博学多才,满腹经纶。

    对于这个青年的邀请,李七夜抬头看了他一眼。

    青年十分热情,立即站起来,说道:“能在此遇道兄,实在是我的缘份,大造化。道兄愿赏脸的话,请道兄上前喝一杯如何?”

    李七夜笑了一下,向这个青年走去。

    青年见李七夜上前来,忙是取出玉板凳,扫拂去地上的落叶残枝,为李七夜配上玉著、杯碟,亲力亲为,神态显得十分谦逊。

    李七夜安之若素,坦然地坐了下来。

    此时青年提起煮着的酒壶,为李七夜满上热腾腾的美酒。

    这绝对是好酒,当美酒倒在玉杯中的时候,一下子泛起了金气,整杯美酒起泡之时,竟然响起了龙吟之声,又有大地之蕴,十分的神奇。

    似乎,这样的一杯美酒,那已经是蕴藏着真龙之力、大地精华,这样的一杯美酒,可以抵一般修士的几千年修练。

    “这是我亲手所酿的新酒,曾取星辰之核,味道还不错,道兄尝尝。”这个青年为李七夜满上一杯之后,笑着说道。

    李七夜轻尝,然后一饮而尽,一杯下肚,轻轻呵了一口气,酒气吐出的时候,竟然如同吐出日月星辰一样,星辉点点,十分的壮观。

    “好酒。”李七夜赞了一声,说道:“太白金星之水,酿古崖老粮,秋月柏煮之,以环世玉杯盛之,不烈不涩,刚好沾喉,好酒,好酒。”

    能得李七夜如此赞口不绝,这绝对是举世无双的好酒,这样的好酒,举世之间,能尝到的人,那只怕是寥寥无几。

    “道兄懂酒之人。”青年也不由为之大喜,说道:“一口尝之,便了然于胸,佩服,佩服,道兄之博学,远超于我,远超远我。”

    李七夜笑了笑,起著进食。

    青年为李七夜备有很多下酒菜,有冷螭之翅、白凤之肝、璃吻之肺……每一样下酒菜都是来历惊天,世间根本就没有资格尝到,就算是真帝,也不一定能尝到这样的好菜。

    李七夜轻轻浅尝,只是中意其中一二道菜而已。

    要知道,这下酒菜,每一道都是举世无双,取龙髓,剪凤翅,每一样的菜都是大补之物,堪称仙品,就算是真帝看了,都会口水真流。

    但是,那怕这是绝世无双的仙肴,李七夜也一样是挑挑拣拣,只有一二道菜合他的胃口而已。

    “螭翅嫩了,再老三千年,口感最好,凤肝火老,不够糯……嗯,这一道仙葛刚刚好,紫泥所生,百万年老炭培之,不错,不错。”李七夜最后对其中一道菜很满意,赞了一声。

    “道兄才是真正的老饕。”虽然,李七夜挑挑拣拣,每一道菜都被挑出不足之处,但是,听到李七夜大赞其中一道菜的时候,这个青年心满意足。

    “来,道兄,再饮一杯。”在李七夜杯中美酒已尽的时候,青年又立即为李七夜满上,热情无比。

    李七夜毫不在意,尽情吃喝,完全不在意让青年侍候着自己。

    不觉之间,李七夜与青年一顿美酒佳肴下来,十分的惬意,而且,没有任何人打扰,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

    “嗯,你不做厨子,可惜了。”李七夜又喝了一杯,笑着说道。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这里,一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被吓坏了,世间有谁敢说这个人去做厨子的。

    “我小时候就贪吃,也曾想过去做一名厨子。”青年笑了起来,摇头,说道:“可惜,长辈不许,如果我真的是要去做一名厨子,家族的老家伙们一定会拿到来砍死我。”

    青年十分的洒脱自在,一点都不自恃身份。

    “人总是难有顾暇之时。”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这就是人生之事,十之八九,并不如意。”

    “道兄说得没错,世间谁能事事如意,除非是成仙了。”青年不由感慨。

    “成仙?”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谁人说仙人就事事如意了?仙人,不一定比凡人快活!成仙,那是大苦之事,成仙之后,依然是大苦!那如凡世王候,快意人生。”

    “道兄这么一说,追求仙道者,岂不是愚蠢。”青年笑着说道。

    “不,这就大智慧。”李七夜笑笑,说道:“知其难,而行之,这是迈出第一步!”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青年一眼,说道:“成仙所求,并非是如意,而求望远,求心坚。若求得如意,必定坠入魔道。仙,亿万年,无尽磨难。心若念如意,必定会心有积怨,必定会心生有魔!”

    “所以,世间无仙。”说到这里,李七夜意味深长地看了青年一眼。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青年心里面一震,他站起来,长长鞠身,大拜,说道:“道兄一席话,胜我悟道万年。”

    举世之间,还有谁人能受这个青年如此大礼,但,李七夜坦然受之。

    当青年再次入座之后,李七夜目光望着遥远的地方,徐徐地说道:“人人皆求仙,但,仙,不求也罢。”

    “道兄,为何出此言。”青年不由好奇,问道。

    “世间若有仙,必大灾。”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若有仙,不属世间,非我类!更不该出现在这人世间!”

    青年细细思量,说道:“道兄言之有理,仙,若临世呢?”

    “那就不是仙。”李七夜笑笑,轻轻摇头,说道:“既然都已飞仙,为何要临世。你会安身于泥淤吗?”?“不会。”青年不由摇了摇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