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光上师亲临,整个远荒大地笼罩在了他的无上祖威之上,那怕远荒大地离不渡海乃是亿亿亿万里之远了,但是,祖威至高无上,任何生灵都在祖威之下颤抖。

    在这刹那之间,金光上师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众生灵只不过是蚁蝼而已,如同尘埃一样可以被轻轻摸去。

    就算是远眺的真帝,也都不由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那金光海洋。

    在这一刻,时间就好像是停止了一样,千万年如一瞬,一瞬如千万年,所有人都感觉整个世界都被定格在这一刻。

    没有人知道金光上师在不渡海的海边干什么,大家唯一能知道的是金光上师亲临于海岸线,仅此而已。

    就算一些有实力窥视的至高无上,也不敢轻易去窥视,毕竟,金光上师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挡在了金光海洋外面,不愿让任何人窥视。

    当然,金光海洋弥漫天地,淹没了整个世界,瞬间溢满,行走在天堑之上的李七夜也看到了。

    看到金光溢满了整个世界了,李七夜也只是遥遥地看了一眼而已,笑了笑,未多去理会,继续勘探着天堑。

    金光上师在不渡海的海岸线上停留了很久,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不过,金光上师的祖威镇压诸天的时候,所有生灵、所有强者都战战兢兢。

    过了甚久之后,金光上师终于离开了,他离开之时,瞬间消失,那溢满整个世界的金光也在刹那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光上师走得太快了,瞬间消失,让所有人都猝然不防,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金光上师已经消失了,而溢满整个世界的金光也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微风,依然在吹拂着,虫鸣鸟叫依旧,似乎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一样,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黄梁一梦而已。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所有人这才回过神来,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金光上师是怎么离开的,甚至可以说,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金光上师就已经离开了。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是那么的梦幻,似乎如同做梦一样。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金光上师来了,又走了,只可惜,所有人都未曾见到他一面,未能瞻见他的真容,最多也就只是看到他的背影而已。

    没有人知道金光上师从哪里来,又从哪里去,来无影,去无踪,始祖之神通,实在是让人惊奇无比。

    “或许,要发生大事了。”金光上师离开之后,虚空中的一双双眼睛也慢慢退走了,有人低声地说道。

    金光上师出现在不渡涨的海岸线,这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至于为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是,对于那些长存不朽而言,无敌真帝而言,他们心里面隐隐意识到,只怕要发生大事了,而且,这很有可能是祸起不渡海,否则的话,金光上师不可能无缘无故亲临不渡海。

    更何况,在不久之前,不渡海曾经有巨物飞了出来。

    就在金光上师亲临不渡海不久之后,天雄关传出了消息,天雄关守太尹喜邀请天下豪杰,共攘盛宴。

    天雄关守太尹喜邀请天下豪杰,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只是很模糊地说共攘盛宴,仅此而已,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不由猜测起来了。

    毕竟,在前不久,不渡海飞出的巨物掠过了天雄关,惊动了整个仙统界,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而且,现在作为天雄关守,太尹喜邀请天下豪杰,那绝对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

    更何况,太尹喜所邀请的人,都是举世无双之辈,都是当今的真帝或者长存不朽,一般的真神强者,还得不到太尹喜的邀请。

    试想一下,参加的都是真帝、长存,这绝对是举世无双的盛宴,所以,当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引起了不小的沸腾。

    “真的有大事要发生了吗?”这样的消息传出去,有一些人不由有所担忧。

    毕竟,先是有不渡海飞出巨物,紧接着金光上师驾临,现在太君喜又邀请天下豪杰。

    要知道,太尹喜位高权重,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他在仙统界的地位,不会亚于始祖,一般他不会邀请天下豪杰,但今日他发出了邀请,那必定有惊天之事。

    “希望一切都安好吧。”也有一些人心里面不由祈祷地说道。

    至于乐观的修士强者,那就更放心了,他们不由笑着说道:“怕什么,不说那些隐世的无敌之辈,当世真帝不少,又有金光上师、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更何况,天堑依在,有天雄关扼守,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这乐观的话说出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说天雄关都守不住了,天堑都要崩了,那么仙统界还有什么人能挡得住,他们去忧虑也改变不了什么。

    天下沸沸扬扬的时候,李七夜终于勘探完了天堑了,对于整个天堑了然于胸。

    最后,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终是有些古朽了,若是千万兵马,还能挡住,但,必须补好破绽,否则,天堑也不济于事。若是有巨头出手,只怕天堑也一样挡不住。”

    说到这里,李七夜遥远不渡海,目光深邃,他的目光好像是跨越了不渡海,徐徐地说道:“这些老头子,就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说来也怪,这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为何偏偏出现在这个世界,这些老头子,究竟做了些什么事。”

    李七夜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当然,就算有其他人在场,也一样听不懂他如此深奥的话。

    “灾难要来了。”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徐徐地说道:“而且是大灾难,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老头子们若是撑不住,三仙界必定难逃一劫,搞不好,灰飞烟灭。”

    “三仙界,已经逃劫万世了,或者,这一世会走在九界之前。”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世道无常,有些东西,怎么都逃不掉。”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凝,冷厉,说道:“既然是逃不掉,那就更应该去直面于它,否则,永远都解决不了。”

    李七夜站在天堑之上,过了甚久之后,最后再回首望了一眼天堑之后的远荒大地,说道:“劫起不渡海,要来了!用不了多久。”

    最后,李七夜又再望向遥远的不渡海,踏空而去,瞬间跨越天地,往不渡海而去。

    如果说,在天堑之上,李七夜是一步一步走过去,然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便是一步跨越亿万空间,在刹那之间他便站在了不渡海的海岸线上。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站在了海边的一块岩石之上了,他张目而望,不渡海就在眼前。

    不渡海,万古以来,如同谜一样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不渡海里面有什么,没有人知道不渡海对岸有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不渡海有多大。

    只要你站在不渡海的海边,你会感受到,不渡海太大了,你再回首去望仙统界的时候,你会感觉,不渡海的一个小角落,就可以把整个仙统界淹没掉。

    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存在,那怕你是始祖了,你打开你的天眼,眺望不渡海,你的目光都无法穿越整个不渡海。

    不管你的目光能望多远,能穿透多少的空间,但是,在你的眼前,不渡海就是茫茫一片,在不渡海深处更是有巨浪滔天,你根本就无法把整个不渡海收入眼中,连不渡海的一角,你都无法尽览全貌。

    甚至有人说,那怕整个三仙界的世界加起来,都不如不渡海的一个角落大。

    至于不渡海的对岸是什么地方,对岸有什么,这个就更加没有人知道了。

    当然,也有人说,如果你能渡过了不渡海,抵达了对岸,那么,你就能进入传说中的仙界,成为真正的永生。

    但,这只是一个传言而已,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

    也有人认为,在不渡海中,就有仙岛,在这仙岛之中长生有长生仙药,能助人长生。

    当然,也没有人从不渡海回来,所以,大家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总之,不渡海,万古以来,就是一个谜,好像没有任何人可以解开的谜。

    而且,进入了不渡海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不论是万古无敌的始祖,还是惊艳无双的真帝,又或者举世无匹的长存,他们进入不渡海之后,都消失在了不渡海。

    尽管是如此,千百万年以来,后世的始祖,无双真帝,都依然前赴后继进入了不渡海。

    为什么始祖、真帝最终都会进入不渡海呢,大家都说不清楚。

    有人说,当强大到一定地步之后,不渡海的对岸有神秘的力量召唤着他们,也有人说,当真帝、始祖强大到一定地步之后,他们都觉得在三仙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停留的了。

    他们起突破更高的境界,那唯一的选择就是横渡不渡海,在不渡海中,在不渡海的对岸,能给他们答案。

    总之,千百万年以来,进入不渡海的人数之不尽,但是,却从来没听过有谁回来过,这使得不渡海成为了永远的谜,解不开的谜。

第2982章金光上师(感谢盟主毒鸡汤受害者10万币打赏)    就在李七夜勘探天堑的时候,天堑之外可是发生了大事,引起了一片的哗然,很多人都放眼望去。

    天堑之外,遥远的虚空,就在左边的无尽虚空中,那里是不渡海,茫茫一片,无穷无尽。

    突然就在这一天,金光从天而降,洒落于不渡海的岸边。

    一开始,大家都还不在意,但是,金光却越来越浓烈,终于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了。

    刚开始的时候,一缕缕金光从天而降,洒落于不渡海的岸边之时,这一缕缕的金光还很淡,每一缕的金光就像金丝线一样竖挂虚空。

    但是,金光闪动,随着时间的推移,金光越来越浓烈,而且每一缕的金光又衍生出了缕缕的金芒,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只见不渡海的海岸被金光所淹没了。

    “那是什么——”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一看,还不是十分在意,只是好奇而已。

    但是,过了没有多久之后,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在刹那之间,一缕缕的金光散发出了至高无上的气息,整个金光的海洋似乎一下子化作了一个亘古而至高的世界。

    “始祖的气息。”那怕相隔着遥远的星空,当这样的气息散发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是至高无上的,那怕是一缕气息,都可以压塌诸天,让所有的强者为之颤抖。

    当这样的金光散发出了一缕缕的始祖气息之时,在虚空之中,睁开了一双双的眼睛,好像一尊尊沉睡的无上强者被一下子惊醒过来一样。

    “金光上师——”在虚空中,有苍老的声音轻轻地低叹了一声。

    在虚空中,这睁开的一双双眼睛,有的是来自于道统的古地,有的是来自于宗门的深处,也有的是来自于古老的沉睡虚空……

    如果有强者能看到这一双双眼睛之时,都不由心里面毛骨悚然,都不由为之骇然,那怕是不朽真神,都会被这一双双眼睛的神威慑去心魂,这一双双眼睛的主人,实在是太强大了,那绝对是以大成长存为起步的存在,甚至是巅峰长存、至尊长存。

    就是在金光弥漫于不渡海的海岸线之时,在天雄关内,有一双眼睛也是瞬间张开,这一双眼睛深邃,神威无限,有着无上的力量。

    “金光上师——”看到这样的金光弥漫于海岸线的时候,这一双眼睛也知道是谁来了,而这一双眼睛的主人便是天雄关守——太尹喜,一个深不可测的长存不朽!

    “金光上师,金光上师出关,驾临不渡海的海岸线!”在这个时候,惊人无比的消息在远荒大陆炸开了,在天雄关炸开了,甚至仙统界也有不少强大无匹的真帝、不朽都第一时间知道了金光上师驾临不渡海的海岸线了。

    “金光上师再次出关。”在这一刻,知道这个消息的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

    金光上师,这个名字充满了魔力,充满了力量,甚至可以说,这个名字在今天的仙统界,那是代表着至高无上。

    金光上师,惊才绝艳的天才,当世成道的始祖,可谓是绝世无双,无人能与之相匹。

    “金光上师驾临不渡海的海岸线!”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大震,因为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在前不久的时候,不渡海曾飞出了异物,惊动了整个仙统界,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魂飞魄散。

    今天,作为当世成道的始祖,当世最强的存在,金光上师,竟然亲自驾临不渡海的海岸线,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人会认为这仅仅是巧合而已。

    “金光上师来了——”一时之间,那些强大无匹的长存不朽、举世无敌的真帝,都纷纷被惊动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第一时间赶到了天堑,赶到了天雄关。

    只不过,这些长存不朽、无敌真帝,他们多数都是暗地里赶来,并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摆什么排场。

    毕竟,金光上师驾临,其他的不朽长存、无敌真帝再摆什么架子或者摆什么排场的话,那就更显得不自量力,班门弄斧了。

    “嗡——”的一声响起,金光上师来了,他并没有刻意去摆什么排场,也没有刻意去以始祖之威镇压诸天,他只是独身一个前来而已。

    那怕金光上师低调前来,但是,作不当世成道的始祖,他是何等的强大,他一举一止,都可以带动风雷,摇晃日月星辰。

    当金光上师出现在了不渡海的海岸线之时,金光溢满了整个世界,刹那之间,那怕是再广袤的虚空,都似乎容纳不下了他那无穷无尽的金光。

    在这刹那之间,金光上师就好像比整个世界都还要巨大,一切在他的身影之下都显得渺小,似乎他只需要动摇一下身体,整个世界都会一下子崩灭。

    金光上师来了,他没有刻意去爆发自己的无上祖威,甚至他已经是收敛了他的始祖之威,但是,金光一下子淹没了无尽虚空,溢满了整个天地。

    就在这刹那之间,就好像巨浪拍来一样,而整个空间就好像一个小小的面盆,根本就装不下这样的巨浪。

    而在这巨浪之中,则是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始祖之威,所以在金光瞬间溢满整个人天地的时候,那至高无上的始祖之威也是瞬间拍了过来,瞬间从所有人的身上碾压过去。

    这可是一尊活生生的始祖之威,那可不是某一位远古不在世间的始祖所遗留下来的始祖之威。

    当这样的始祖之威像惊涛骇浪一样拍来之时,那是瞬间镇压了一切,恐怖得无与伦比。

    “金光上师——”一时之间,不论是天雄关还是远荒大地,无数的生灵瞬间訇伏在地上,恭敬地高呼一声。

    在如此至高无上的始祖之威下,也只有那些真正强大的真帝、长存不朽才能站得稳身体了,其他的人,在这样淹没而来的始祖之威下,一下子被镇压了,都訇伏于大地之上。

    “金光上师亲临!”始祖之威镇压在身上,是那么的真实,是那么的至高无上,所有人都明白,这是金光上师真身亲临。

    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向不渡海的海岸线望去,但是,当目光望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成为了金色的海洋,金光是那么的夺目耀眼,已经让人无法看得清楚了。

    特别是金光上师所站的地方,那里更是金光炽耀得无与伦比,似乎在那里有千万颗金色的太阳同时升起一样,不要说是用目光直视,就算是用天眼都无法窥视了,如果实力强的人欲用天眼强行窥视,在那炽耀无比的金光照耀之下,可以瞬间把你的天眼照瞎,眼前会瞬间一片黑暗,再也看不清东西。

    也有强大无匹的真帝、长存不朽欲强行窥视,便是,都一下子被至高无上的力量弹回来了。

    毫无疑问,金光上师不乐意被人窥视,任何人想对站在海岸线上的金光上师窥视的话,都被挡了回去。

    金光上师实在是太强大了,那怕虚空中的一双双眼睛,也不敢轻易去窥视。

    那怕他们中有人的确是有这个实力去窥视金光上师了,但是,他们都没有必要去这样做,毕竟,金光上师不愿意被人窥视,他们没有必要去强行窥视,如此一来,就是冒犯了金光上师。

    谁都明白,在当世之中,与金光上师结仇,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

    金光上师就站在不渡海的海边,金光溢满,所有人都看不清楚他在干什么,强大的真帝,也只能是看到一个伟岸无比的身影而已,那是金光上师至光无上的背影。

    此时此刻,金光上师背对众生,面向不渡海,似乎他站在那里如同成为了雕像了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觉得,时间如同停止了一样。

    金光上师站在了不渡海的海边,时间一下子停止了流淌,在这一刻,他就成了整个世界的主宰,只要他不动,世间的一切都凝固住了,世间的一切都被镇压在那里。

    “金光上师意欲何为?”比起訇伏在地上的众生来,强大的长存不朽和真帝还能远眺金光上师的背影。

    但是,看到金光上师伫立在那里,不少人心里面也有所凝问。

    “难道金光上师打算横渡不渡海了。”有真帝心里面一震,有所猜测。

    “只怕不是。”有一位苍古的长存摇头,说道:“金光上师,道无上,天赋绝,他能成为仙统级别的始祖,可以说,他潜力无穷,并不急于一时,等他成为仙统级别的始祖,大道圆满之后,再入不渡海也不迟。”

    大家都知道,不渡海是始祖的归宿,到了一定时间之时,始祖们都会横渡不渡海。

    所以,今日金光上师站在不渡海的海边之时,这把不少人吓得一大跳,都以为金光上师要横渡不渡海了。

    只可惜,金光上师不愿意被任何人窥视,把一切的目光挡在了金光海洋之外,所以,没有人知道金光上师在不渡海的海边干什么。

    那怕强大到无与伦比的长存不朽,也仅仅只能是远远看到金光上师在不渡海的海边徘徊了一小会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