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金宁看着李七夜,她不由说道:“文才第一!”说真的,她真的看不出李七夜哪里文才第一了。

    “比兰书才圣如何?”白金宁再打量了李七夜一眼,随口问道。

    “绰绰有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你吹牛不打草稿——”白金宁一下子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瞪着李七夜。

    刚才她那一句话也只不过是随口而问,也没有指望李七夜回答,就算李七夜回答了,也会认为李七夜自认不如。

    兰书才圣,何许人也,当今无敌始祖,比肩金光上师,绝世无双,不论是怎么样的才子,在他面前都必定是黯然失色。

    李七夜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绰绰有余”来,一下子让白金宁都傻眼了。

    在白金宁看来,就算再会吹牛皮的人,那也不会吹牛皮说自己比起兰书才圣来,那是绰绰有余,这已经不是吹牛皮,那早就是把牛皮吹破了,而且,这样的牛皮也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然而,李七夜说“绰绰有余”,说得是那么轻描淡写,说得是那么的风轻云淡,到了他的口中,好像兰书才圣只不过是某一位才子而已。

    一时之间,白金宁都傻了眼,瞅着李七夜,都有点被李七夜唬住了,都不知道李七夜这话是真是假。

    就在白金宁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看着李七夜的时候,“啪”的一个轻微声响起,李七夜竟然是曲指弹了一下她的瑶鼻。

    “你干什么——”白金宁吓了一大跳,立即后退了一步,摆出了攻击姿态,立即斥喝李七夜,威风凛凛的模样。

    “没人跟你说吗?”李七夜悠然地看了白金宁一眼,逍遥自在,说道:“你的一双眼睛,蛮好看的,有神而出采。”

    白金宁一下子都有些发懵,都不由多瞅了李七夜一眼,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李七夜这是神经大条,还是自来熟,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要知道他们还是陌生人,他竟然用手指去弹她的瑶鼻,好像他们已经很熟悉了一样,好像关系已经很亲昵了一样。

    “你有病呀!”白金宁看到李七夜逍遥自在的模样,打心里面来气,明明是他占了自己的便宜,还一副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你有药?”李七夜悠然地看了白金宁一眼。

    这话顿时把白金宁给气结了,她不由一眼狠狠地横向李七夜,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佩剑,如果今日她不是出任务的话,她说不定会教训一下这个占自己便宜的家伙。

    但是,对于她的动作,李七夜孰视无睹,依然是逍遥自在。

    白金宁深呼吸一口气,消了心中的怒气,冷冷地瞥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可知道兰书才圣是何许人也,他乃是无敌始祖……”

    “知道。”在白金宁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李七夜便悠然自在,说道:“不就是始祖嘛,又不是比刀弄舞,不用你特地提醒。论文才,我是甩他十条八条街,如果他是才圣的话,那我就是才仙了。”

    白金宁都傻眼,她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狂妄自大的人,如此自恋嚣张的人,以前她还真的没有遇过。

    一时之间,她都不由再多瞅了李七夜几眼,说道:“还真看不出来,你的一副长相,还真的和你不衬。”

    白金宁说这话,并没有嘲笑的意思,反而是说实话。

    在她看来,李七夜长相平平嘛,完全是平凡无奇,长相是属于路人甲路人乙的模样,一开口,那就是吓死人,简直就是一鸣惊人,口气奇大无比,完全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这嚣张的模样,和他平平的长相完全是不相衬。

    “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话说得就是我。”

    “你不吹牛不会死呀。”白金宁都被李七夜这样嚣张的模样气得牙痒痒的,这个时候,在她看来,李七夜就是一副欠揍的模样,谁看了都想狠狠的揍他一顿。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笑笑,轻轻摇头,说道:“世人皆蠢才,我说说实话,却偏认我为吹牛,无奈,无奈。”

    白金宁顿时头额冒黑线,她本来是脾气比较好的人,但是,现在被李七夜激得有暴走的冲动,恨不得就揍李七夜一顿。

    特别李七夜那轻飘飘看过来的眼神,更是让她暴走,因为李七夜这样的眼神,就好像“关爱智障”的眼神一样。

    “你说我吗?”当白金宁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差不多是从她的牙缝中迸出来,此时她就算是没有咬牙切齿,那也差不多了。

    这个小子竟然敢如此的看不起她,她就想暴揍他一顿,所以,她不由摩拳擦掌起来。

    李七夜只是瞥了一眼摩拳擦掌的白金宁,悠闲前行,说道:“深呼吸,缓一下心里面的怒气,这点小事情都能让你火冒三丈,你还成什么大事。连这点刺激都受不了,你能成为一名大将吗?有将帅之才吗?不会一辈子就是一个小兵吧。”

    在这个时候,在白金宁看来,李七夜这副模样,是面目可憎,说多让人讨厌就让人讨厌。

    但是,偏偏他这话还真有道理,虽然李七夜完全是一副欠揍的模样,一副很嚣张的模样,他也没有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她总不能就凭李七夜这么几句嚣张的话,就暴揍李七夜一顿吧。

    如果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不仅对她自己不好,对整个天堑军团的声誉也不好。

    白金宁无可奈何,像打蔫的茄子,只好垂下双拳,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一下心里面的怒气。

    “不过嘛,我倒想娶一个像你这样的媳妇儿。”就在白金宁好不容易平息心里面的怒火之时,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为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有些调戏自己的话,白金宁立即凶巴巴地说道,但,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她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知道,这个人狗嘴一定吐不出象牙来。

    “古人云,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李七夜摇头晃脑地说道:“但是,我这个人呢,文才第一,举世无双,凭我的文才,什么粗暴野蛮的女兵,我都能把她降得服服贴贴的,所以嘛,我考虑考虑,要不要娶你这样的一个女兵。”说着,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下白金宁,一副考虑模样。

    白金宁顿时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吐血,一下子就进入了暴走状态了。

    李七夜这话,哪里是调戏她,那是嘲笑她粗鲁野蛮,虽然她白金宁不是什么绝世美女,但是她对自己容貌还是有点信心的,她绝对不是那种三大五粗的女兵,更不是什么村妇之类的悍妇。

    “你再说一遍试试!”此时,话从白金宁的口中迸出来,好已经紧紧地握住拳头了。

    “算了。”就在白金宁要暴走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我这么有才华的人,世间有谁能配得上我呢,不娶,不娶。”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差点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在刚才李七夜还嘲笑她粗暴野蛮呢,现在他又换了一副嘴脸,那事自负嚣张的模样,看得就让人想上前去踩他几脚,不狠狠地把他踹在地上,心里面很难解恨。

    “你叫什么名字!”白金宁说出这话来,那都不由咬牙切齿。

    “李七夜。”李七夜悠然地说道,回头望了白金宁一眼,露齿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虽然他长得不怎么样,但,一口牙齿还是很好的,整齐白亮。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李七夜回头露出白牙,说道:“相信我,你再和我纠缠下去,一定会被我迷住的,而且被迷得神魂颠倒!”

    白金宁在这个时候,头额直冒黑线,她都不知道怒到抓狂好,还是怒到一口老血喷出来好,这是她一生中遇到最自恋最无耻最厚脸皮的人。

    “滚——”最终,白金宁忍不住自己的脾气爆发了,如果不立即让李七夜滚,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狠狠揍他的。

    “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为什么叫我滚。”

    白金宁气得哆嗦,最后大喝一声:“驾——”驾御着战车就走了。

    李七夜不滚,她走总算行了吧。

    “丫头,急着走干什么?”在白金宁怒气而去的时候,李七夜悠悠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说道:“不好好调查一下我了吗?说不定我会图谋不轨。”

    “滚——”白金宁大喝一声,头都不回,驾着战车滚滚而去。

    在这个时候,她都不想再理会李七夜了,此时,在她看来,李七夜并不是什么恶人,就是一个自恋加嚣张的王八蛋而已。

    所以,白金宁懒得再去理会他了,她是怕自己继续呆下去,一时忍不住,就会狠狠地揍他一顿。

    “可惜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道:“刚才我还考虑娶你做小媳妇呢,你这是错过了成为九天帝后的机会,这可是人人敬仰的帝后呀。”

    这话传入了白金宁耳中,呛得她差点从战车上摔下来。

第2980章白金宁    李七夜对于整个天堑的大势琢磨之后,终于了然于胸了,知道这整个天堑的奥妙了。

    当然,李七夜要强在攻入天堑最深处,攻破地下最深处的大势,这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那将会打断天堑,这使得天堑就像断了龙脉一样。

    他与天堑又没有什么仇恨,李七夜也没有必要去这么做,毕竟,这条天堑是花费了前人无数心血,就这样把它打断,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过,李七夜在摸索整个天堑大势的时候,他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整个天堑也不是完全的牢固无比,还是有一些破绽。

    这些破绽,那是因为时光流逝所造成的。因为天堑所建造的年代太过于久远了,甚至是久远到无法追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随着时光的打磨浸染,最后使得大势之中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破洞。

    当然,这些破绽是可以修复的,只不过是需要不小的精力而已。如果把这些破绽都修复了,那么,整个天堑也是焕然一新,堪称是坚不可破,再防守上百万年甚至更久,都不成问题。

    所以,当李七夜站在墙边的时候,远眺天宇的时候,往外而望,不由有些感觉,徐徐地说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如此逆天之辈都如此的警惕、如此的谨慎,不惜如此的代价,建筑了如此的天堑!”

    毫无疑问,当年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这才使得强大无比的祖先不惜一切代价筑建了天堑,这成为了三仙界的奇迹。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天堑,这使得仙统界更加的安全。

    李七夜看着不渡海,最后又把目光望向了天墟,不渡海在左,天墟在右,而天堑正好是把不渡海和天墟都挡在了外面。

    正是因为有了天堑的存在,不渡海和天墟都被挡在了外面,隔断了它们与仙统界的相望。

    毫无疑问,天堑被筑建在这里,不是偶然,一定有着它深层次的原因,当年三仙界的祖先筑建了天堑,或许在防备不渡海,或许是在防备天墟,甚至两者皆有。

    只不过,在三仙界千万年以来,三仙界都未有过外敌入侵,具体是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天堑绵长亿万里,又长又宽,想在天堑中遇到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有人经过,那都是来去匆匆。

    李七夜在天堑中行走了这么久了,也只是偶尔间才会遇到一些修士,但,这些修士都是路过的,来去匆匆,并没有任何的停留。

    就算有一些修士闲着无聊,来逛一下天堑,都仅仅是走一走而已,随后便离开。

    毕竟,对于所有修士而言,天堑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石墙,每一个地方都差不了多少,所以随便走走便可以了,没必要走得那么长。

    像李七夜这种一路走下来,都是步行的,那就基本没有了。

    偶尔间,有修士匆匆路过的时候,看到李七夜竟然在天堑上步行,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七夜。

    “如果是步行,你一辈子也不走完天堑。”在临走的时候,有修士好心提醒了一句,然后匆匆而去。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他又不是来看风景,他行走在天堑上,只是勘探一下这个奇迹而已。

    “需要帮助吗?”在李七夜行走了很多天之后,在天堑之上竟然遇到了一支巡逻小队。

    这支巡逻小队只有十几个士兵,每一个士兵的实力都很强,一看便知道是实力强大的修士。

    这支巡逻小队的小队长是一个少女,这个少女留了齐颈的短发,看起来十分的干脆利索,一身铠甲穿在身上,英气十足,特别是她的纤纤细腰,不仅仅是衬托出了她那起伏的丰满,也是衬托出了她的娇丽动人。

    当然,这支巡逻小队并不像李七夜那样一步一步地步行,如果说,要步行巡逻,他们只怕无法巡逻完如此长的天堑。

    这支巡逻小队乘座着一辆辆战车,当战车碾过岩石的时候,远远便能听到轰隆隆的车轮声。

    天堑的城墙上实在是太宽敝了,就像是一个广场一样,那怕是几十辆的战车并排冲了过来,那也是绰绰有余。

    所以,当这支小队的战车并排冲了过来的时候,那是十分有气势。

    当然,如果认识这支小队战车上所插着的旗帜,就会立即让道,因为这是天堑军团的旗帜。

    天下人都知道,天堑和天雄关,都在天堑军团的管辖之下,他们在仙统界是威名赫赫,无人不知。

    这一支小队停了下来,询问李七夜,那并不是因为李七夜挡住了道路,毕竟,城墙上如此之宽,这支小队呼啸而过,那是绰绰有余。

    只不过,李七夜这样在天堑城墙上行走,而且是步行,一步一步地走,这就引起了这支小队的怀疑了,所以才停了下来。

    白金宁就是这支小队的队长,她自幼便拜入了天堑军团,这么年少就能成为小队长,那实属不容,毕竟,她不是出身于名门,平民出身的她,在天堑军团立足,并成为了小队长,这也的的确确是她有强大的实力。

    今日,白金宁带着小队出来巡逻,就遇到了李七夜这么一位平凡无奇的少年。

    事实上,在以往,他们天堑军团都是驻守天雄关,基本上没有任何一支小队出来巡逻。

    因为,这也完全没有必要出来巡逻,天堑存在了千百万年之久了,一直都是安宁无事,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而且,天堑就是绵长亿万里的石墙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珍贵之物,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之下,根本就不需要巡逻。

    但是,前些日子天降异象,不渡海竟然有东西飞了出来,这使得天雄关守,也是天堑军团的军团长太尹喜,他一下子警惕起来,恢复了对天堑的巡逻。

    要知道,天堑的上一次巡逻,那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白金宁接到命令之后,便带着自己的小队巡逻天堑。事实上,这几日巡逻下来,都安然无事,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尽管是如此,白金宁依然不敢玩忽职守,依然是带队巡逻。

    而今天巡逻的时候,李七夜这样一个步行的人,在白金宁的眼中,就一下子成为了可疑的人物了。

    “需要帮助吗?”白金宁的小队放慢了速度,白金宁的战车更是靠近了李七夜。

    与其说白金宁在询问李七夜需要帮助吗,还不如说她是在探试李七夜。

    毕竟,在这天堑之上,从来没见过有谁会这样步行的,就算有人想看看天堑的风景,那也是御风驾雾,像李七夜这样步行,那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所以,在白金宁看来,李七夜这样的行踪实在是太可疑了。

    “没什么需要帮助的。”面对白金宁的询问,李七夜笑了笑,当然白金宁那警惕的神态,他也是看在眼里。

    白金宁不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李七夜,在她眼中看来,眼前这个青年,平淡无奇,一看之下,就让人认为是路人甲路人乙这样的存在,一点都不会引起人注意。

    而且,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六畜无害的感觉。

    但是,白金宁,从不以外表去看人,李七夜这样一步一步行走在天堑之上,这就让她心里面有所警惕了,把李七夜列为可疑人物。

    “你们继续巡逻。”白金宁一挥手,吩咐部下。

    小队成员应了一声,然后驾着战车,呼啸而去。

    小队呼啸而去之后,白金宁独自驾着战车,随于李七夜身旁,也是缓缓而行。

    “公子从何而来呢?”白金宁伴随着李七夜而行,她是想摸清楚李七夜的底细。

    “仙统界而来。”李七夜笑了笑,他当然知道白金宁的用意了。

    “往何而去?”白金宁还是仔细打量着李七夜,但是,她完全没办法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任何端倪来。

    当然,作为天堑军团的小队长,白金宁已经是很好说话了,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完全没有盘问的模样。

    “随便走走。”李七夜说道:“古人有云,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所以,我出来走走,见见世面。天堑,乃是仙统界的奇迹,我也不能免俗,出来看看,开开眼界。”

    “公子好雅兴。”白金宁赞了一声,说道:“看不出来,公子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

    “还好。”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胸有藏书亿万卷,知亘古,观未来。”

    白金宁顿时无语,她只是随口赞了李七夜一句话而已,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一点都不谦逊,自夸起来,一副老子很牛逼的模样。

    “如此说来,公子乃是绝世才子了。”白金宁附和了一声。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笑着说道:“古云说,文第一,但,我就是第一!”

    李七夜这么自恋的话,一下子说白金宁说不出话来了,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一个自恋狂了。

    白金宁都不由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七夜,她还真的没看出李七夜哪里是文才第一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