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对于整个天堑的大势琢磨之后,终于了然于胸了,知道这整个天堑的奥妙了。

    当然,李七夜要强在攻入天堑最深处,攻破地下最深处的大势,这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那将会打断天堑,这使得天堑就像断了龙脉一样。

    他与天堑又没有什么仇恨,李七夜也没有必要去这么做,毕竟,这条天堑是花费了前人无数心血,就这样把它打断,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过,李七夜在摸索整个天堑大势的时候,他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整个天堑也不是完全的牢固无比,还是有一些破绽。

    这些破绽,那是因为时光流逝所造成的。因为天堑所建造的年代太过于久远了,甚至是久远到无法追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随着时光的打磨浸染,最后使得大势之中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破洞。

    当然,这些破绽是可以修复的,只不过是需要不小的精力而已。如果把这些破绽都修复了,那么,整个天堑也是焕然一新,堪称是坚不可破,再防守上百万年甚至更久,都不成问题。

    所以,当李七夜站在墙边的时候,远眺天宇的时候,往外而望,不由有些感觉,徐徐地说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如此逆天之辈都如此的警惕、如此的谨慎,不惜如此的代价,建筑了如此的天堑!”

    毫无疑问,当年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这才使得强大无比的祖先不惜一切代价筑建了天堑,这成为了三仙界的奇迹。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天堑,这使得仙统界更加的安全。

    李七夜看着不渡海,最后又把目光望向了天墟,不渡海在左,天墟在右,而天堑正好是把不渡海和天墟都挡在了外面。

    正是因为有了天堑的存在,不渡海和天墟都被挡在了外面,隔断了它们与仙统界的相望。

    毫无疑问,天堑被筑建在这里,不是偶然,一定有着它深层次的原因,当年三仙界的祖先筑建了天堑,或许在防备不渡海,或许是在防备天墟,甚至两者皆有。

    只不过,在三仙界千万年以来,三仙界都未有过外敌入侵,具体是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天堑绵长亿万里,又长又宽,想在天堑中遇到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有人经过,那都是来去匆匆。

    李七夜在天堑中行走了这么久了,也只是偶尔间才会遇到一些修士,但,这些修士都是路过的,来去匆匆,并没有任何的停留。

    就算有一些修士闲着无聊,来逛一下天堑,都仅仅是走一走而已,随后便离开。

    毕竟,对于所有修士而言,天堑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石墙,每一个地方都差不了多少,所以随便走走便可以了,没必要走得那么长。

    像李七夜这种一路走下来,都是步行的,那就基本没有了。

    偶尔间,有修士匆匆路过的时候,看到李七夜竟然在天堑上步行,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七夜。

    “如果是步行,你一辈子也不走完天堑。”在临走的时候,有修士好心提醒了一句,然后匆匆而去。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他又不是来看风景,他行走在天堑上,只是勘探一下这个奇迹而已。

    “需要帮助吗?”在李七夜行走了很多天之后,在天堑之上竟然遇到了一支巡逻小队。

    这支巡逻小队只有十几个士兵,每一个士兵的实力都很强,一看便知道是实力强大的修士。

    这支巡逻小队的小队长是一个少女,这个少女留了齐颈的短发,看起来十分的干脆利索,一身铠甲穿在身上,英气十足,特别是她的纤纤细腰,不仅仅是衬托出了她那起伏的丰满,也是衬托出了她的娇丽动人。

    当然,这支巡逻小队并不像李七夜那样一步一步地步行,如果说,要步行巡逻,他们只怕无法巡逻完如此长的天堑。

    这支巡逻小队乘座着一辆辆战车,当战车碾过岩石的时候,远远便能听到轰隆隆的车轮声。

    天堑的城墙上实在是太宽敝了,就像是一个广场一样,那怕是几十辆的战车并排冲了过来,那也是绰绰有余。

    所以,当这支小队的战车并排冲了过来的时候,那是十分有气势。

    当然,如果认识这支小队战车上所插着的旗帜,就会立即让道,因为这是天堑军团的旗帜。

    天下人都知道,天堑和天雄关,都在天堑军团的管辖之下,他们在仙统界是威名赫赫,无人不知。

    这一支小队停了下来,询问李七夜,那并不是因为李七夜挡住了道路,毕竟,城墙上如此之宽,这支小队呼啸而过,那是绰绰有余。

    只不过,李七夜这样在天堑城墙上行走,而且是步行,一步一步地走,这就引起了这支小队的怀疑了,所以才停了下来。

    白金宁就是这支小队的队长,她自幼便拜入了天堑军团,这么年少就能成为小队长,那实属不容,毕竟,她不是出身于名门,平民出身的她,在天堑军团立足,并成为了小队长,这也的的确确是她有强大的实力。

    今日,白金宁带着小队出来巡逻,就遇到了李七夜这么一位平凡无奇的少年。

    事实上,在以往,他们天堑军团都是驻守天雄关,基本上没有任何一支小队出来巡逻。

    因为,这也完全没有必要出来巡逻,天堑存在了千百万年之久了,一直都是安宁无事,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而且,天堑就是绵长亿万里的石墙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珍贵之物,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之下,根本就不需要巡逻。

    但是,前些日子天降异象,不渡海竟然有东西飞了出来,这使得天雄关守,也是天堑军团的军团长太尹喜,他一下子警惕起来,恢复了对天堑的巡逻。

    要知道,天堑的上一次巡逻,那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白金宁接到命令之后,便带着自己的小队巡逻天堑。事实上,这几日巡逻下来,都安然无事,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尽管是如此,白金宁依然不敢玩忽职守,依然是带队巡逻。

    而今天巡逻的时候,李七夜这样一个步行的人,在白金宁的眼中,就一下子成为了可疑的人物了。

    “需要帮助吗?”白金宁的小队放慢了速度,白金宁的战车更是靠近了李七夜。

    与其说白金宁在询问李七夜需要帮助吗,还不如说她是在探试李七夜。

    毕竟,在这天堑之上,从来没见过有谁会这样步行的,就算有人想看看天堑的风景,那也是御风驾雾,像李七夜这样步行,那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所以,在白金宁看来,李七夜这样的行踪实在是太可疑了。

    “没什么需要帮助的。”面对白金宁的询问,李七夜笑了笑,当然白金宁那警惕的神态,他也是看在眼里。

    白金宁不由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李七夜,在她眼中看来,眼前这个青年,平淡无奇,一看之下,就让人认为是路人甲路人乙这样的存在,一点都不会引起人注意。

    而且,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六畜无害的感觉。

    但是,白金宁,从不以外表去看人,李七夜这样一步一步行走在天堑之上,这就让她心里面有所警惕了,把李七夜列为可疑人物。

    “你们继续巡逻。”白金宁一挥手,吩咐部下。

    小队成员应了一声,然后驾着战车,呼啸而去。

    小队呼啸而去之后,白金宁独自驾着战车,随于李七夜身旁,也是缓缓而行。

    “公子从何而来呢?”白金宁伴随着李七夜而行,她是想摸清楚李七夜的底细。

    “仙统界而来。”李七夜笑了笑,他当然知道白金宁的用意了。

    “往何而去?”白金宁还是仔细打量着李七夜,但是,她完全没办法从李七夜身上看出任何端倪来。

    当然,作为天堑军团的小队长,白金宁已经是很好说话了,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完全没有盘问的模样。

    “随便走走。”李七夜说道:“古人有云,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所以,我出来走走,见见世面。天堑,乃是仙统界的奇迹,我也不能免俗,出来看看,开开眼界。”

    “公子好雅兴。”白金宁赞了一声,说道:“看不出来,公子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

    “还好。”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胸有藏书亿万卷,知亘古,观未来。”

    白金宁顿时无语,她只是随口赞了李七夜一句话而已,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一点都不谦逊,自夸起来,一副老子很牛逼的模样。

    “如此说来,公子乃是绝世才子了。”白金宁附和了一声。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笑着说道:“古云说,文第一,但,我就是第一!”

    李七夜这么自恋的话,一下子说白金宁说不出话来了,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一个自恋狂了。

    白金宁都不由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七夜,她还真的没看出李七夜哪里是文才第一了。

第2979章天堑    在三目神童离开之后,李七夜在天堑上缓缓地走着,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宽大的石道上。

    天堑,说简单一点,就是仙统界的长城,一条跨越了亿万里的城墙。

    天堑之大,是无法想象。如果说,你站在天堑的城墙之上,往下望去的时候,白云飘飘,白云就在城墙半腰,白云就在你的脚下。

    所以,如果你站天堑下面往上望去的时候,整条长城不仅仅是延绵亿万里,而且,它还高不可攀,直入天穹,断绝天地。

    毫不夸张地说,从天堑开始,就是把仙统界与外空所隔断了,整条亿万里长的天堑,就好像把整个仙统界保护起来一样。

    如此高大、如此绵长的城墙,称之为天堑,那是一点不为之过。

    如此绵长、高大的天堑,乃是筑建在了仙统界的远荒大地之上。远荒大地,这已经是仙统界最边沿的地方了,这里是离外虚是最近的地方了。

    远荒大地广袤无边,它的领域比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都要巨大,甚至可以说,仙统界的几十个道统土地加起来,都不如远荒大地那么广袤。

    远荒大地,相比起仙统界的各大道统来,它是比较贫脊,但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之上,却聚集着来自于五湖四海、八荒十地的英杰。

    当然,这些聚集或定居在远荒大地的人,他们之中有种种原因来到这里的,有人是躲避仇家,也有的是凶人是逃遁到这里,也有一些高人会隐居在这里。

    比起仙统界的各大道统来,远荒大地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它不属于任何一个道统管辖,没有像各大道统的种种限制。

    当然,在这样的边荒大地,正是因为没有了种种的管辖,这使得弱肉强食,在这里最高的规则,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实力强大,谁就是规则。

    尽管边荒大地还是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但是,在天堑,却是井井有序,不管是多么凶焰嚣张的恶人,还是实力多么强大的一方霸主,在天堑或者在天雄关,都不敢为非作歹。

    因为整个天堑、天雄关都在天堑军团的管辖之下,而天堑军团,是当今仙统界最强大的军团之一,更何况,天雄关守也是天堑军团的掌权人,太尹喜,更是实力深不可测的人。

    所以,不论是谁,想在天堑或天雄关惹是生非,都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李七夜行走在天堑之上,在这城墙之上,那是宽大无比,那怕你几十辆的马车并排奔走,那也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完全不会拥挤。

    如此巨大的城墙边,那看起来就像是广场,而且还是可以绵长亿亿万里的广场。

    李七夜缓缓地走着,一步一步而行,如果说,以李七夜的速度,那怕天堑有亿亿万里之长,他也可以在刹那之间逛完。

    但是,李七夜现在却是一步一步而行,像凡人一样行走,他的脚步在行走的时候,轻轻地叩击着脚下的岩石。

    天堑,如此高大,如此绵长,大家都还真说不出来这样的天堑究竟是用什么材料筑建而成。

    筑建天堑的材料看起来像岩石,浅灰色,灰中带白,每一块岩石都很粗糙,似乎直接从石山上劈下来之后,便搬运过来,夯筑在这里,并没有雕琢。

    就是这样的材料,每一块岩石是十分的巨大,有的地方,一块岩石就是几百公里,甚至就是几千公里。

    这是大手笔,似乎有人直接是把一条岩石山脉劈开,削树去泥,然后就把几千里的石胚直接筑建在了这里。

    “咚、咚、咚”的声音响起,随着李七夜一步一步而行的时候,他的步伐在叩击着脚下的岩石,在叩击的脚下的天堑。

    李七夜不这仅仅是在丈量脚下的天堑,也是在琢磨着整个天堑的架构。

    “不是岩石那么简单。”随着李七夜越走越远,慢慢地,他对于整个天堑的架构有了一个轮廓。

    天堑所用的筑建材料,看起来像是岩石,但,它并不是真正的岩石。

    这一块块巨大的岩石筑建了整个天堑,它不知道建立于何年代,经历了多少的风吹雨打,经历了多少时光的荏苒,但是,它依然完好地屹立在这天地之间,成为了仙统界最坚硬的护盾。

    如此的奇迹,这不是一般岩石所能铸造的。

    随着李七夜一步一步的勘探,发现筑建天堑的材料很复杂,有的岩石,李七夜可以勘探得出来,那是直接拿整颗星辰祭炼而成,一个巨大的星辰被炼成了一块万里之长的岩石,直接夯实在这里。

    也有的岩石竟然是巨龙之骨、古兽神骨等等绝世罕见的骨骸祭炼而成,被炼成了岩石,夯筑在了这里。

    而且,这不仅仅是把巨龙之骨、古兽神骨的骸骨祭炼成岩石之后,把它夯筑在这里,它还把巨龙、古兽的力量封存在了这岩石之中,使得这样的一块岩石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巨龙、古兽的力量。

    也有的岩石,乃是以整个宝矿祭炼而成,那是极为强大的神金,这种神金,用来铸造兵器,那是珍贵无比。

    但是,在远古的年代,却有人出手祭炼整个矿山,把它祭炼成了岩石,最终夯筑在了这里。

    …………………………………………………………

    总之,每一块岩石,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岩石,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把天堑的一块岩石挖回去,都可以把它当作宝物来用。

    但是,你想把天堑的岩石挖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整天堑是浑然一体的,它不是简简单单地把一块块岩石夯筑在这里那么简单,它是整个大势为架构,最后才以一块块岩石夯筑在里面,最后筑建了整个天堑。

    可以说,整个天堑是与远荒大地为一体,是无法撼动的。

    在这天堑之上,不要说是一般强者的力量,就算在真帝的力量,都难于撼动它,想要把天堑打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大的手笔。”李七夜行走在天堑之上,最终,不由为之感叹,不由遥远着整个绵长亿万里的天堑,感慨万分,说道:“就算真的是仙人筑建这样的天堑,那也是需要很漫长的岁月,能筑建这天堑的人,的确是了不起,不是始祖之辈所能相比的。”

    毫无疑问,天堑这样的奇迹,不是凡人所能筑建的,也不是一般的道统或者一般的修士所能筑建出来的。

    整个天堑,亿万里之长,想要筑建它,那必须是搬山运海,能伸手便把日月星辰祭炼成岩石的人,才能真正筑建出这样的天堑来。

    但是,在整个仙统界来说,没有人知道天堑究竟是从什么时代开始筑建成的,总之,在所有人的记忆中,有生灵在世的时候,天堑就存在于此了,似乎,它在天地之初就在这里了。

    虽然对于天堑没有详细的记载,但是,也曾经流传过一些故事,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人攻破过天堑。

    “未雨绸缪,三仙界,是幸运的,能有这样的先贤,能有这样的祖先,三仙界躲过了多少的灾难,躲过了多少的毁灭。”李七夜不由感慨,说道:“三仙界能一次又一次地逃过劫难,这并非是偶尔,而是在亘古无双祖先的庇护之下。”

    可以说,整个三仙界,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堡垒,而生活在三仙界的所有生灵,却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最安全的堡垒之中。

    三仙界这样的一个巨大堡垒,这除了它本身有着独天得厚的先天优势之外,也离不开三仙界那无双祖先的庇护。

    可惜,像九界、像十三洲以及过去的纪元,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那都是一个外放的世界,不像三仙界一样。

    天堑巨大无比,然而,一般人无法知道的,天堑之下,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凝成了整个大势,承托着这庞然大物的天堑。

    这样的力量,比天堑本身更加的强大有效,如果说,有外敌入侵,仅仅攻破天堑是不行的,还必须击碎地下的那强大无匹力量。

    李七夜笑了一下,他想探试一下这个强大无匹的力量,这凝成大势的奇迹。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好像是要融化了一样,随着李七夜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他开始融入了天堑之中。

    随着李七夜融入得越来越多,他的身体慢慢地往下沉,往天堑地下最深处沉去。

    “啵——”的一声巨响,当李七夜的身体沉浸到足够深处的时候,地下的大势力量也感受到了李七夜的入侵。

    在这“啵”的一声巨响之中,举世无敌的力量瞬间反弹,把李七夜从天堑之中弹了出来。

    “好强大的力量。”被大势之下的力量弹了出来,李七夜不由感慨一声。

    如果李七夜玩真的,举世之间,能把他弹出来的力量,那是很难很难找到。

    这样的力量,不要说是真帝,就算是一般的始祖,都无法与之相比。

    这可想而知,筑建天堑的人,那是多么惊天的手段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