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三目神童离开之后,李七夜在天堑上缓缓地走着,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宽大的石道上。

    天堑,说简单一点,就是仙统界的长城,一条跨越了亿万里的城墙。

    天堑之大,是无法想象。如果说,你站在天堑的城墙之上,往下望去的时候,白云飘飘,白云就在城墙半腰,白云就在你的脚下。

    所以,如果你站天堑下面往上望去的时候,整条长城不仅仅是延绵亿万里,而且,它还高不可攀,直入天穹,断绝天地。

    毫不夸张地说,从天堑开始,就是把仙统界与外空所隔断了,整条亿万里长的天堑,就好像把整个仙统界保护起来一样。

    如此高大、如此绵长的城墙,称之为天堑,那是一点不为之过。

    如此绵长、高大的天堑,乃是筑建在了仙统界的远荒大地之上。远荒大地,这已经是仙统界最边沿的地方了,这里是离外虚是最近的地方了。

    远荒大地广袤无边,它的领域比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都要巨大,甚至可以说,仙统界的几十个道统土地加起来,都不如远荒大地那么广袤。

    远荒大地,相比起仙统界的各大道统来,它是比较贫脊,但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之上,却聚集着来自于五湖四海、八荒十地的英杰。

    当然,这些聚集或定居在远荒大地的人,他们之中有种种原因来到这里的,有人是躲避仇家,也有的是凶人是逃遁到这里,也有一些高人会隐居在这里。

    比起仙统界的各大道统来,远荒大地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它不属于任何一个道统管辖,没有像各大道统的种种限制。

    当然,在这样的边荒大地,正是因为没有了种种的管辖,这使得弱肉强食,在这里最高的规则,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实力强大,谁就是规则。

    尽管边荒大地还是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但是,在天堑,却是井井有序,不管是多么凶焰嚣张的恶人,还是实力多么强大的一方霸主,在天堑或者在天雄关,都不敢为非作歹。

    因为整个天堑、天雄关都在天堑军团的管辖之下,而天堑军团,是当今仙统界最强大的军团之一,更何况,天雄关守也是天堑军团的掌权人,太尹喜,更是实力深不可测的人。

    所以,不论是谁,想在天堑或天雄关惹是生非,都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李七夜行走在天堑之上,在这城墙之上,那是宽大无比,那怕你几十辆的马车并排奔走,那也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完全不会拥挤。

    如此巨大的城墙边,那看起来就像是广场,而且还是可以绵长亿亿万里的广场。

    李七夜缓缓地走着,一步一步而行,如果说,以李七夜的速度,那怕天堑有亿亿万里之长,他也可以在刹那之间逛完。

    但是,李七夜现在却是一步一步而行,像凡人一样行走,他的脚步在行走的时候,轻轻地叩击着脚下的岩石。

    天堑,如此高大,如此绵长,大家都还真说不出来这样的天堑究竟是用什么材料筑建而成。

    筑建天堑的材料看起来像岩石,浅灰色,灰中带白,每一块岩石都很粗糙,似乎直接从石山上劈下来之后,便搬运过来,夯筑在这里,并没有雕琢。

    就是这样的材料,每一块岩石是十分的巨大,有的地方,一块岩石就是几百公里,甚至就是几千公里。

    这是大手笔,似乎有人直接是把一条岩石山脉劈开,削树去泥,然后就把几千里的石胚直接筑建在了这里。

    “咚、咚、咚”的声音响起,随着李七夜一步一步而行的时候,他的步伐在叩击着脚下的岩石,在叩击的脚下的天堑。

    李七夜不这仅仅是在丈量脚下的天堑,也是在琢磨着整个天堑的架构。

    “不是岩石那么简单。”随着李七夜越走越远,慢慢地,他对于整个天堑的架构有了一个轮廓。

    天堑所用的筑建材料,看起来像是岩石,但,它并不是真正的岩石。

    这一块块巨大的岩石筑建了整个天堑,它不知道建立于何年代,经历了多少的风吹雨打,经历了多少时光的荏苒,但是,它依然完好地屹立在这天地之间,成为了仙统界最坚硬的护盾。

    如此的奇迹,这不是一般岩石所能铸造的。

    随着李七夜一步一步的勘探,发现筑建天堑的材料很复杂,有的岩石,李七夜可以勘探得出来,那是直接拿整颗星辰祭炼而成,一个巨大的星辰被炼成了一块万里之长的岩石,直接夯实在这里。

    也有的岩石竟然是巨龙之骨、古兽神骨等等绝世罕见的骨骸祭炼而成,被炼成了岩石,夯筑在了这里。

    而且,这不仅仅是把巨龙之骨、古兽神骨的骸骨祭炼成岩石之后,把它夯筑在这里,它还把巨龙、古兽的力量封存在了这岩石之中,使得这样的一块岩石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巨龙、古兽的力量。

    也有的岩石,乃是以整个宝矿祭炼而成,那是极为强大的神金,这种神金,用来铸造兵器,那是珍贵无比。

    但是,在远古的年代,却有人出手祭炼整个矿山,把它祭炼成了岩石,最终夯筑在了这里。

    …………………………………………………………

    总之,每一块岩石,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岩石,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把天堑的一块岩石挖回去,都可以把它当作宝物来用。

    但是,你想把天堑的岩石挖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整天堑是浑然一体的,它不是简简单单地把一块块岩石夯筑在这里那么简单,它是整个大势为架构,最后才以一块块岩石夯筑在里面,最后筑建了整个天堑。

    可以说,整个天堑是与远荒大地为一体,是无法撼动的。

    在这天堑之上,不要说是一般强者的力量,就算在真帝的力量,都难于撼动它,想要把天堑打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大的手笔。”李七夜行走在天堑之上,最终,不由为之感叹,不由遥远着整个绵长亿万里的天堑,感慨万分,说道:“就算真的是仙人筑建这样的天堑,那也是需要很漫长的岁月,能筑建这天堑的人,的确是了不起,不是始祖之辈所能相比的。”

    毫无疑问,天堑这样的奇迹,不是凡人所能筑建的,也不是一般的道统或者一般的修士所能筑建出来的。

    整个天堑,亿万里之长,想要筑建它,那必须是搬山运海,能伸手便把日月星辰祭炼成岩石的人,才能真正筑建出这样的天堑来。

    但是,在整个仙统界来说,没有人知道天堑究竟是从什么时代开始筑建成的,总之,在所有人的记忆中,有生灵在世的时候,天堑就存在于此了,似乎,它在天地之初就在这里了。

    虽然对于天堑没有详细的记载,但是,也曾经流传过一些故事,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人攻破过天堑。

    “未雨绸缪,三仙界,是幸运的,能有这样的先贤,能有这样的祖先,三仙界躲过了多少的灾难,躲过了多少的毁灭。”李七夜不由感慨,说道:“三仙界能一次又一次地逃过劫难,这并非是偶尔,而是在亘古无双祖先的庇护之下。”

    可以说,整个三仙界,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堡垒,而生活在三仙界的所有生灵,却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最安全的堡垒之中。

    三仙界这样的一个巨大堡垒,这除了它本身有着独天得厚的先天优势之外,也离不开三仙界那无双祖先的庇护。

    可惜,像九界、像十三洲以及过去的纪元,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那都是一个外放的世界,不像三仙界一样。

    天堑巨大无比,然而,一般人无法知道的,天堑之下,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凝成了整个大势,承托着这庞然大物的天堑。

    这样的力量,比天堑本身更加的强大有效,如果说,有外敌入侵,仅仅攻破天堑是不行的,还必须击碎地下的那强大无匹力量。

    李七夜笑了一下,他想探试一下这个强大无匹的力量,这凝成大势的奇迹。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好像是要融化了一样,随着李七夜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他开始融入了天堑之中。

    随着李七夜融入得越来越多,他的身体慢慢地往下沉,往天堑地下最深处沉去。

    “啵——”的一声巨响,当李七夜的身体沉浸到足够深处的时候,地下的大势力量也感受到了李七夜的入侵。

    在这“啵”的一声巨响之中,举世无敌的力量瞬间反弹,把李七夜从天堑之中弹了出来。

    “好强大的力量。”被大势之下的力量弹了出来,李七夜不由感慨一声。

    如果李七夜玩真的,举世之间,能把他弹出来的力量,那是很难很难找到。

    这样的力量,不要说是真帝,就算是一般的始祖,都无法与之相比。

    这可想而知,筑建天堑的人,那是多么惊天的手段了。

第2978章心随所动    看着三目神童,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既然有信心,那就放手去做吧。”

    “万一,万一。”三目神童不由犹豫了一下,说道:“万一,万一灵心真帝不喜欢我怎么办?”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连追都没有追,你怎么不知道她不喜欢你?”?“毕竟,毕竟,金变战神也是很优秀,而且,他们自幼便订下了这一桩亲事。”一谈到灵心真帝,三目神童又是自信不足了。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会影响你去迈出这一步吗?你追求便是了。再说了,灵心真帝也不厌恶你,如果他厌恶你,还会和你促膝长谈吗?还会和你谈道论武吗?很明显,她对你有好感,就算不是喜欢你,至少也不会讨厌你,也乐意和你做朋友。”

    “说得也是。”李七夜这样一说,这又让三目神童的信心增加了不少。

    “心动了,你就要有行动,就算不喜欢你,又怎么样。”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去抢呗,直接抢到手。”

    “这,这,这样不好吧。”三目神童不由呆了一下,说道。

    “世间,没有什么不好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喜欢的,就去干!就算不喜欢你,也要干到喜欢你为止!一句话,老子就是喜欢,操天操地操空气也无所谓!至于其他的,无所谓!”

    如此粗俗霸气的话,让三目神童听得目瞠口呆,在他心目中,李七夜是一位强大无比的高人,但是,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一下子打破了三目神童的想象。

    “总得一句话,喜欢的女人,操之!”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连操之的勇气都没有,你试想一下,你还能做什么事情?有一天,你有可能与天下人为敌,与举世为敌,你甚至有可能杀天屠地,有可能是血战世界最黑暗的存在,有可能是一战永不回。这未来所能做的事情,哪一件事情不是鲜血淋漓,哪一件不是需要大勇气!如果你连操之的勇气都没有,你自认为,你有与天下为敌,血战黑暗的勇气吗?没有!”

    “这,这,这,这太生猛了吧。”三目神童有些反应不过来,有些接受不了,因为这样的做法太猛了,那怕他这样张扬跋扈的人,都做不出来。

    “看,看看不渡海。”李七夜指着遥远处的不渡海,淡淡地说道:“你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你去不渡海了。你再回头看一下这个世界,你会觉得,以前你所经历的种种,算得了什么,微不足道而已。操之,这算得了什么,这样的事情,比起你强渡不渡海来,那简直就是像喝白开水那样不足为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三目神童不由望着远处的不渡海,一时之间看得发呆。不渡海,多少始祖进去过,多少惊艳无敌的真神进去过。

    对于多少无敌的存在来说,不渡海是最后的归宿。这些人,曾经是多么的无敌,多么的强大,他们一生中谁没做过惊世骇俗的事情?

    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如果说,哪一天决定进入不渡海了,站在不渡海之前,再回望三仙界的时候,想想自己一生所做的事情,在这不渡海面前,算得了什么?都是微不足道的。

    想到这里,三目神童一下子不由呆住了。

    虽然说,三目神童暂时还没有打算去不渡海,毕竟,他还很年轻,但是,未来就不一定了,他要成为像远道这样的真神,而且,未来他一定能成为这样的存在,那么,真的达到了这样的巅峰了,或许,再回头看看,自己的一生中,今日看起来很重大,在那个时候,只怕是显得微不足道了。

    “还是太生猛了。”最后,三目神童苦笑了一下,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李七夜这样的观念,必须,这样的事情,不是谁都能做得出来,太凶猛了,或许只有李七夜这样的第一凶人做起来才会如此的风轻云淡。

    “就算不做这种出格的事情,但是,去追一个女人,总算可以吧,拿出自己的勇气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管是去追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还是去做一件自己平时不敢去做的事情。”

    三目神童想了想,觉得也是有道理,他倾首,想了一下,说道:“或者,我是不是应该再变强一些再去追她,如果说,我成为了巅峰长存了,打败金变战神了,再去追灵心真帝,说不定成功机率更高。”

    “蠢!”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愚蠢无比,你是蠢材吗?你这绝世无双的聪明脑袋哪里去了?你是白痴吗?”

    “我,我只是觉得这样把握更大而已。”被李七夜这样一骂,三目神童不由干笑地说道。

    “等你成为巅峰长存,你要多久?一百年?”李七夜冷冷地乜了他一眼。

    “十年,十年,为了她,十年我一定能成为巅峰长存!”三目神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豪气,一握拳头,豪气冲天,锵铿有力。

    “拉倒吧,你。”李七夜冷冷地瞥了三目神童一眼。

    “为什么不行?”李七夜这态度就好像一泼冷水淋在他的头顶上,让三目神童十分的狼狈,十分的尴尴。

    三目神童不由说道:“我相信,我奋勇努力,一定能在十年内成为巅峰长存的。”

    三目神童这话也不算是吹牛,他本来就是天赋无双,如果他拼命去修练,这的确有可能让他创造奇迹,十年之内成为巅峰长存。

    当年,从半步长存到巅峰长存,只需要十年的话,三目神童也将会创造三仙界的修练记录,这只怕是整个三仙界的一个奇迹。

    不过,对于三目神童来说,如果为了灵心真帝,他愿意放手一搏,去尝试一下。

    ”十年之后,你觉得会怎么样?”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十年之后,说不定她和金变战神的儿子都可以打酱油了,说不定早就已经是生了一大窝的小孩了!”

    李七夜这冷淡的话,一说出来,顿时让三目神童不由为之窒息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感觉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巨手一下子紧紧地握住他的心脏一样,一下子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心脏一下子无法跳动。

    这样的事实,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真的是十年之后,还真说不准,灵心真帝和金变战神已经有了小孩了。

    “有些事,可以等,去忍耐,等待时机成熟了,狠狠去干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有些事,不能等,机会就是只有一次,而且是一闪而逝。如果你没能抓住这一闪而逝的机会,那就永远再也没有了!所以,你必须牢牢地抓住这一闪而逝的机会。”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说道:“你可以看到,你这一次接触灵心真帝,你给她有了一个很好的印象,可以说,她对你有好感。如果你不趁热打铁,还等什么时候,等你十年,菜早就凉了,不,早就被人吃光了。”

    “也对。”三目神童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

    “所以,去吧,不要犹豫,不要有什么顾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相信你这样的天才,世间能让你看得上眼的女人也不多,能让你如此喜欢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你看一看,有哪个女人可以代替灵心真帝在你心里面的地位。”

    “没有。”三目神童想都没有想,说道。

    “那就是了。”李七夜说道:“既然她是你现在唯一所喜欢的女人,那就不要去想那么多,放手去做,不要去计较有什么结果,好结果也好,坏结果也罢,至少你努力了,你经历过了,那怕有遗憾,也是一种回味。”

    “你想一想,当有一天,你站在不渡海之前,你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会想,当年,你喜欢灵心真帝,你没敢去追她,你在心里面都会有一个空缺。”李七夜说道:“如果你去追了,成功的话,那么,你已经抱得美人归来,你还有什么遗憾……”

    “……如果你们没有走在一起了,那你也努力过来,至少,你去努力了,那怕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有色彩的遗憾,有滋味的遗憾。而你没有去做的遗憾,就是嚼之无味,如白蜡一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三目神童心里面为之剧震。

    “我明白了。”三目神童回过神来之后,双目不由一亮,一下子双目凌厉起来。

    毕竟,他是三目神童,他是绝世天才,不是蠢人,李七夜一点醒,他就一下子想透了。

    在这个时候,他心里面是豪气冲天,金变战神也好,金变神庭也罢,什么婚约,什么未婚夫,都阻止不了他追求灵心真帝的脚步!

    “去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又不是蠢货,追求姑娘又不影响你修道,只要你道心足够坚定,你总会做到的。”

    “多谢大人。”三目神童拜倒在地上,说道:“大人对我的教诲,我一辈子都铭记,让我一辈子受益。”

    李七夜受了三目神童的大礼,三目神童大拜之后,这才腾身而起,向灵心真帝所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