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李七夜的话惊醒过来,三目神童不由脸色涨红,立即否认地说道:“没,没,没,我只是看看天墟而已,天墟高深,让人无法一窥全貌。”

    李七夜不由笑着摇头,说道:“看你这一点出息,不就是喜欢一个女人吗?连承认的胆量都没有,你还像个男人吗?更别说你是三目神童,你平时的那股张扬跋扈的股哪里去了?”

    “我,我,我……”三目神童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一旦说到这件事情,他就是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最后,三目神童也不得不承认,只要在灵心真帝面前,他就不由紧张,连说话都不利索。

    要知道,世间能让他如此紧张的人很少很少,就算是第一次见到金光上师这样的绝世无双之辈,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

    “因为你喜欢她,甚至可以说爱着她。”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取笑三目神童,说道:“当你对一个人患得患失的时候,在她面前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时候,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上司,那么,你就是爱着她。”

    “爱着她——”听到李七夜的话,三目神童不由呆了呆,在心里面,他一直不愿意去承认这件事情,甚至心里面有些害怕被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只要提到这件事情,他就本能反应去否认。

    但,现在李七夜揭穿了这一层隔阂,他不由有些失神。

    “这说明你在乎她,你本来是想在她面前表现出你最优秀的一面,但是,却笨拙得无从表演。”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是因为你太过于着重了,心里面太过于患得患失,心里面放不开,这使得你笨拙起来。”

    听到李七夜一席话,三目神童仔细地回味自己在灵心真帝面前的表现,还真的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是很想在灵心真帝面前好好表现,但是,往往却每一次都像大脑短路一样,一下子变得笨拙起来。

    “你不愿意去承认它,甚至怕被人发现,特别是灵心真帝,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

    三目神童呆了呆,回过神来,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很紧张。”

    “因为,你心里面不够自信,或者,你在别人面前,是十分自信,你就是三目神童,是何等的嚣张跋扈。但是,你在灵心真帝面前,却一下子不自信了,感觉自己好像不够优秀,好像是不够打动她一样。”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

    看了三目神童一眼,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怕被人发现吗?特别是灵心真帝。”

    “我,我,我不知道。”三目神童想了想,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

    “因为你害怕,害怕失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三目神童是什么样的人?天才,绝世无双的天才。你失败过吗?只怕没有,就算是失败了,那也只不过是暂时的,再深奥的功法,再难修练的秘术,最多也就让你暂时无法领悟而已,但是,你迟早都能把它参悟……”?“……所以,你没有真正失败过,就算遇到比你强的人,甚至有人能打败你,但,你潜意识地认为,自己还年青,实力不够,只要再给你几年时间,你一样能打败他!所以,在你心里面,没有彻底失败过。”

    “但是,灵心真帝,却不一样。”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说,你去追求灵心真帝,如果失败了,灵心真帝不喜欢你了,拒绝你了,那么,你心里面很清楚,这是彻底的失败!只怕你一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失败了,永远都不会成功。”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所以,你害怕这样的失败,不敢去面对它,甚至不敢去承认它,对于你来说,让自己承认失败,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与其说你在害怕,不如说,你在潜意识去逃避它。”

    听到李七夜这一席很深刻的分析之后,三目神童不由为之沉默了,细细地想起来,还真的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的确害怕失败,不敢去面对。

    “那,那我该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三目神童回过神来,不由说道。

    “去追呀。”李七夜笑着说道:“不就一个女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失败了,那又如何,天又不会塌下来。”

    三目神童不由犹豫了一下,张口欲言,但,又说不出来。

    “记住,你去行动了,至少还有可能,如果你自己连行动都不敢,连可能都没有。”李七夜看了一下犹豫的三目神童。

    “我,我,我觉得,这,这不是很好吧。”三目神童在心里面还有些过不了的坎。

    “有什么不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心里面忌惮什么,害怕什么?”

    “我,我,她,她又不是那样的人。”三目神童犹豫了好久,说不出个清楚。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我明白你还害怕什么,不就是她许配给别人了嘛,仅仅是许配给别人而已。”

    “听说,他们两派已经在谈婚论嫁了。”三目神童轻轻地说道:“听说,金变神庭已经准备好婚礼了。”

    “那又怎么样?这不还没结婚吗?她还是她,还是灵心真帝。”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许配给别人又怎么样,你喜欢,去追,去抢,管他呢。”

    “不要说还没有成为人妻,就算是成为人妻了,只要你喜欢,照追不误,人生,难得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就去干!”李七夜笑了起来。

    “这,这,这不大好吧。”三目神童终究还是年轻。

    “有什么不好的?”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好歹也是绝世天才,怎么就被这种世俗观念所束缚呢,有那个实力,当然是要去争取自己所喜欢的人了!”

    三目神童怔了怔,觉得李七夜的话很有道理,他又不由犹豫了一下,说道:“可,可是,她的未婚夫是金变战神。”

    “金变战神又怎么了?他会吃了你不成?”李七夜笑了起来。

    “他,他应该已经达到了十二宫真帝了。”三目神童不是很肯定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我明白,你认为金变战神比你优秀,所以,心里面一下子没有底气了,自信也不足够了。”

    三目神童犹豫了一下,最后不由点了点头,承认了。

    “三目神童呀,三目神童。”李七夜不由笑着摇头,说道:“你是谁,说,大声说出来。”

    “三目神童!”三目神童怔了一下,最后大声地说道。

    “那就对了。”李七夜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最后说道:“你是谁,三目神童,怎么样的存在,当今天下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乃是当今仙统界天赋最高的人,你说说看,你是浪得虚名吗?你的实力仅仅是靠吹嘘出来的吗?”

    “不是。”三目神童立即否认。

    “那不就对了。”李七夜说道:“你乃是当今天赋最高的人,也是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你怕什么?就算金变战神是十二宫真帝又怎么样?那怕是他是始祖了,那又能怎么样?你的天赋会比他差吗?”?“不会。”对于自己的天赋,三目神童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不就得了。”李七夜说道:“既然你的天赋不比他差,你比他还年轻,你为什么没有自信,只要你道心坚定,奋勇前行,总有一天,你会有着更惊人的成就。那你看一看自己,你的目标是什么!”

    “成为远道这样的真神!”三目神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作为真神,最有天赋的真神,他的目标,当然是成为像远道这样的人了。

    “那不就结了。远道是怎么样的存在,可斩始祖!不要说金变真神是十二宫真帝,就算他真正的成为了始祖了,你未来也要有信心去打败他!你要敢去想,连想都不敢想,你还算是天赋最无双的人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顿时像当头棒喝一样,狠狠地敲在了三目神童的头顶上,一下子把他敲醒过来。

    在以前,他心里面总有一个意识,作为灵心真帝的未婚夫,金变战神比他强,这一下子让他心里面不是那么的自信。

    金变战神,也的确是比他强,如果他十二宫真帝的话,毕竟,半步长存,还是有着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现在李七夜这话一说,三目神童一下子惊醒过来。要知道,自己天赋无双,未来是要成为远道这样的真神,就算自己现在不如金变战神,但是,在未来,他一定会超越金变战神的,这一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当被李七夜拔开迷雾的时候,三目神童心里面一下子就变得更加清醒了。

    “没错。”三目神童不由握了握拳头,说道:“我未来是要成为远道这样的人,是要打败仙统级别的始祖,一定要成为这样的人,绝对会!”

    三目神童这话不仅仅是给自己鼓气,也是坚定自己的决心!

    ps:当贼老天遇到李七夜,这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欲知详情,请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

第2976章会泡妞吗    灵心真帝乃是一尊七宫真帝,她也是天赋无双,虽然不像三目神童那么的惊才绝艳,但,也不会差得太远。

    所以灵心真帝把自己的修练心得拿出来与三目神童分享的时候,这让三目神童收获不小,听到妙处的时候,三目神童也不由满脸涨红,大声称妙。

    一时之间,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他们两个人论道十分的投入,彼此切磋得十分忘我,都快忘记了时间。

    毕竟,他们出自于不同的门派,那怕强大如他们,平日里都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契机坐在一起促膝相谈,共同论道。

    毕竟,每一个道统每一个大教都会有自己的门派偏见,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功法或自己的修道心得宣示于人,所以那怕是对于真帝而言,都难于有这样的机会相互倾怀而谈,都不没藏私。

    虽然说,不论对于三目神童而言,还是对于灵心真帝而言,他们都不能把自己门派的功法说出来,但是,他们却可以倾谈自己在修练大道上的许多心得与见解。

    像他们这样强大的存在,如此天赋无双的天才,他们修练的心得与见解,也是一门绝世功法,它的价值也是极高。

    而且,他们自己所参悟的的修练心得与见解,不受宗门偏见所局限。

    一时之间,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两个人相谈甚欢,相谈得忘我,彼此收获丰富,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好像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了,而五彩神鸢则是驮着他们一路向天堑的方向飞驰而去,速度如同流光闪电一样。

    在三目神童与灵心真帝论道切磋的时候,李七夜在一旁跌坐,闭目养神,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相谈很久很久之后,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他们才回过神来,当他们回过神来之时,他们发现已经是将近天堑了。

    要知道,从光明圣院到天堑,那是十分遥远的距离,那怕五彩神鸢神速无双,但是,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飞驰,然而,现在他们都已经将临近天堑了,试想一下,他们倾谈了多久。

    但是,这对于他们两个人而言,似乎很短暂一样。

    “要到天堑了。”远远眺望前面的时候,灵心真帝笑了笑,说道。

    三目神童也不由向前望了一眼,更多的目光是停留在了灵心真帝身上,不由说道:“时间好快呀。”说着不由有些怅然。

    “已经不快了。”灵心真帝含笑,说道:“我们论道,已有好些时日了。”

    “是吗?”三目神童傻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好像是弹指之间而已,一闪而逝。”

    当然,对于三目神童而言,时间过得太快了,与灵心真帝论道的日子,他感觉如同弹指之间一般,尽管是如此,这对一对于三目神童而已,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作为天才的他,虽然很多时候在修道有所心得之时,他会欢快得如颠狂一般,心若狂喜。

    但是,与心灵真帝论道,却给他一种绝不一样的感受,对于他而言,不仅仅是悟道那么的简单。

    对于他而言,与灵心真帝在一起,是那么的快乐,是那么的心悦,好像时光就是永恒一样,他愿意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

    可惜,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往往快乐的时光就是指弹之间而已。

    所以,当看着天堑将到的时候,三目神童心有所失,因为到了天堑,那就意味着分别,说不定再也不能相见。

    “此次,小妹收获丰厚,多谢三目道兄的倾囊传授。”灵心真帝起身,向三目神童鞠身。

    三目神童慌忙行礼,说道:“哪里,哪里,是,是你教会了我很多,让我对于大道的参悟是豁然开朗。”

    灵心真帝含笑,轻轻点头,也算是向三目神童致意,因为离别将近。

    “你就邀请她来你家作客呗。”就在三目神童有些傻傻地看着灵心真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旁边悠悠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李七夜。

    李七夜这悠悠的话响起之时,一下子让三目神童回过神来,他看了看灵心真帝,又有些不知所措,好像有点开不了口。

    “三目道兄要邀请我吗?”三目神童那些不知所措的模样,让灵心真帝都不由莞尔。

    “这,这,这可以吗?”三目神童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忙是说道:“不知道你可有空暇来我们天瞳道统作客。”

    三目神童不敢说得那么直白,不敢直接说让灵心真帝来他家里作客,只能说邀请灵心真帝来他们天瞳道统作客。

    “三目道兄相邀,小妹又何敢辞,他日有暇,必去天瞳道统走走。”灵心真帝轻轻点头,应允了三目神童的邀请。

    听到灵心真帝答应了自己的邀请,这一下子让三目神童一颗心都不由为之雀跃起来,这绝对是他今天听到最好听的一句话之一,一时之间都不由快乐得都要飞起来。

    “甚好,甚好,到时我一定迎接你的到来。”三目神童忙是点头,巴不得这一天立即就到来。

    “你这何止是要迎接人家灵心真帝。”在三目神童的话刚落下的时候,李七夜那悠悠的话又响起了,说道:“人家好不容易亿万里遥遥,来你家作客。你不仅仅是要迎接,更是要一路相伴,好好尽地主之谊……”

    “……更重要的,你还要把人家好好地送回去,送回伊甸园。一个女孩子长途跋涉,路上危险得很,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如何向人家长辈交待。”李七夜这是有意撮合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所以好人做到底,给他们顺手推舟。

    不然的话,以三目神童那菜鸟的手段,想追求到灵心真帝,那简直就是比登天还要难。

    “这,这,这可以吗?”三目神童听到这样的话,都不是十分确定了,因为这太直白了,太直接了,这简直就是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有什么不可以——”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保护女孩子,这是男子汉责无旁贷的责任,你是男子汉吗?”?“这个,这个,这个……”一时之间,三目神童都答不上话来了。

    比起三目神童的呆头呆脑来,灵心真帝倒是豁然多了,她含笑,向三目神童说道:“到时候,就有劳三目道兄了。”

    “好,好,好的。”三目神童立即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样,一下子让三目神童心里面是美滋滋的,在这一刻,他是巴不得这一天立即就到来。

    试想一下,这一来一去的过程中,他和灵心真帝有多少独自相处的时间,想想这样的时光,三目神童都心神飞了起来了。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在心里面也对李七夜感激万分,如果不是李七夜这么搭上一句话,他都不敢开口邀请灵心真帝。

    “天堑到了。”就在三目神童神思飞扬的时候,李七夜悠然的声音响起了。

    三目神童和灵心真帝都回过神来,放眼望去,前面有一条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

    天堑,处于仙统界的边荒,可以说,这就是仙统界最边远的地方了,如果一迈出了天堑之后,便进入了广袤无比的虚空。

    天堑,如同巨龙一般盘踞在虚空之上,如同一条亿亿亿万里长城一样跨越了整条边界。

    简单地说,整个天堑就是把整个仙统界挡在了身后了,眼前这个天堑,就是仙统界的边防线了。

    整条天堑,亿亿亿万里之长,而天堑的中间就是赫赫有名的天雄关,天雄关也是仙统界边荒最远的地方了。

    如果说,你站在天雄关往外望去的时候,在前面遥远广袤的虚空中,左边,就是不渡海,那里是茫茫的一片,无穷无尽,右边,就是天墟,那里是无尽虚空,有着无数的日月星辰沉浮在那里,更是有着无数支离破碎的古战场在那里漂泊着!

    正是因为天堑之外左为不渡海、右为天墟,如果说,有外敌入侵仙统界的时候,那必须先跨过天堑,而统御整个天堑的,就是天雄关。

    所以,天堑是仙统界的第一道防御线,天雄关则是仙统界的第一雄关!

    “天堑到了。”看到近在眼前的天堑,三目神童喃喃地说道,心里面怅然若失。

    因为他知道,天堑到了,也就意味着分离了,一时之间,这让他心里面复杂起来,他不是第一次来天堑,但是,第一次心情如此复杂的。

    “两位,告辞,他日再相见。”当五彩神鸢要飞越天堑的时候,灵心真帝向李七夜他们两个人抱拳告别。

    “告辞。”三目神童依依不舍,但也只好抱拳。

    李七夜只是含笑,点了点头,纵身而起,向天堑落去,三目神童也只好跟随而下,飞向天堑。

    “啾——”的一声响起,在他们落于天堑之时,五彩神鸢长鸣一声,飞跃了天堑,向天墟的方向飞去。

    站在天堑之上,看着五彩神鸢飞跃,目送灵心真帝离去,直至消失在茫茫的天墟之中,三目神童久久回不过神来。

    “人都走了,还发什么呆。”在三目神童久久回不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的声音悠悠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