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整个过程,三目神童看得一清二楚,他也不由十分震撼,对于他而言,作为一尊半步长存,可谓是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实力了。

    但是,他很清楚,当这一道流光冲击而来的时候,绝对能把他这一尊半步长存一下子撞击成血雾,这一道流光所拥有的冲击力,那绝对是始祖级别的,而且,这不是万统级别、帝统级别这么简单。

    这样强大无匹的流光,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这让他心里面不由为之悚然。

    对于他这样的半步长存而言,很多时候都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可以说,面对很多灾难的时候,他都自认为有实力去应付,可以挡得住世间的种种灾难。

    但是,今天,看到这道冲击而来的流光,他才意识到,如果真的让这一道流光冲击向自己的道统之时,他也无能为力,他也很难挡得住这一道流光,甚至可以说,在这一道流光冲击之下,只怕他们的道统很有可能崩碎,很有可能灰飞烟灭。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三目神童都有些发怵,说道。因为这样的灾难,他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觉得是什么东西。”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下子把三目神童给问住了,他也不知道,他不由向巨大流光所来的方向望去,那是不渡海,他不由心里面发毛,说道:“那是从不渡海飞出来的呀,千百万年以来,都听说过大家扬帆不渡海,好像没听过不渡海有什么东西出来过,似乎,不渡海,从来都是有进无出。”

    “如果不渡海有东西出来,那就是不妙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就是一场灾难,绝对的灾难,三仙界,只怕没有哪一个地方会幸免。”

    “天灾吗?”三目神童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千百万年以来,三仙界算是安宁,虽然说,三仙界有过始祖级别的战争,但,这都是三仙界各大道统之间的内部战争而已,并没有什么天灾发生过,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天外敌人之类的。

    可以说,千百万年以来,三仙界不仅是人才辈出,强者无数,而且,也是大世清平,一直以来都是安宁无事。

    今天,不渡海突然有一道如此恐怖的流光冲了出来,这似乎一下子打破了三仙界千百万年以来的宁静。

    最为恐怖的是,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人知道不渡海里面究竟有什么。

    “人祸。”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淡淡地说道:“比起天灾来,人祸更可怕,天灾可挡,人祸难逃!”

    “人祸!”三目神童不由呆了呆。

    “你认为,如果不渡海有生灵回来,那将会发生什么。”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不渡海有人回来——”听到这话,三目神童呆住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好。

    不渡海,千百万年以来,多少始祖是前赴后继,多少始祖都横渡不渡海,但是,从来没听过有谁回来过。

    所以,一直以来,大家都对于不渡海抱有敬畏,在所有人看来,不渡海是跨入仙界的一道门坎,在很多人心目中,真正能进入不渡海的,也就只有巅峰长存、始祖这样的存在。

    如果说,有一天,不渡海有生灵出来,那将会发生什么?一时之间,三目神童想象不出来,这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了。

    因为千百万年以来,不渡海都是有去无回,连始祖都是如此,万古以来,多少惊艳无双的始祖进入过不渡海,但是,最终都没有回来。

    如果说,有一天,不渡海有生灵来了,或者说,有一天,进入不渡海的始祖,有人回来了,那这是意味着什么,这将会带来怎么样的消息。

    “天将变——”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不由喃喃地说道。

    他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如果说不渡海真的有生灵出来,不论是曾经进去不渡海的人,还是不渡海中不为人所知的生灵,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不渡海真的有生灵出来,这都将会改变这个时代,或者,这将会注定着一个与众不同的时代。

    “没错,天将变!”李七夜的目光深邃,远眺不渡海,最后徐徐地说道。

    “天将变,凶人出。”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不由想到了那句从天算阁流传出来的话,今日再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才真正品味到这其中的奥妙。

    “凶人,或者就是从不海渡而来。”三目神童不由喃喃地说道:“穷碧始祖,果真是了不得,难怪她窥天命,早在这么多年之前,她就能看到未来了,这太逆天了,也难怪会招来天罚。”

    “窥天命。”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这是大不吉之事。”

    “是的。”三目神童不由苦笑了一下,当年的天罚降下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恐怖,不仅仅是天罚毁天灭地,多少真帝、长存被吓得魂飞魄散,连始祖都躲了起来。

    最为恐怖的时,当时黑暗突然入侵,整个仙统界都瞬间被魔化,差一点点,整个仙统界都成为了魔域。

    “大人去哪?”好一会儿,三目神童回过神来,忙是问道。

    “天堑,天雄关,天墟,不渡海!”李七夜目光深邃,最后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这短短的一句话,也说出了他的路线了,当然,这也的的确确是他最后的行程了,走完了这条路线,他是彻底可以离开三仙界了。

    如果不渡海都不能解他心中疑惑的话,那么,整个三仙界,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解他心中的疑惑了。

    “大人要入不渡海——”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三目神童心里面一震,不由说道。

    “最终,该走一趟。”李七夜目光跨越了千万空间,远眺不渡海,说道:“唯有走一趟不渡海,才有个说法。”

    “不渡海,强者的归宿!”三目神童呆了一下,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一句流传千百万年的话。

    世间,任你再强大,任你世人如何的称赞你,这都不足够,因为真正的强者,最终都会入不渡海,都会横渡不渡海!千百万年以来,只怕没有过例外。

    强大如楞枷佛,惊艳如高阳,最终都是进入了不渡海,甚至有传言说,连远道都进入了不渡海。

    只有你跨入了不渡海,这才能真正证明你是强者,因为连进入不渡海的勇气都没有,这就意味着你没有那个实力去面对未知,没有那个勇气去面对生死未知。

    所以,千百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无敌的长存不朽,不知道有多少举世无双的始祖,最终都进入了不渡海,而且,他们进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仙统界有着这样的一句话:不渡海,强者的归宿。

    也有人调侃地说,连不渡海都不敢进的人,不算是真正的强者,至少还不是自己内心的强者。

    没有人知道不渡海里面有什么,但是,所有始祖,无敌长存,依然是前赴后继,依然是进入了不渡海。

    现在听到李七夜最终要进入不渡海,这的确让三目神童心里面为之一震,而且,三目神童也认为,李七夜绝对有资格进入不渡海,他绝对不会比惊艳无双的高阳差。

    “不渡海,从来没有人回来过。”三目神童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我没打算回来,三仙界,已经没有留下的意义。”

    三目神童心里面为之震了一下,在李七夜这句话中,在这刹那之间,他好像体会到了那些进入不渡海的先人。

    那些始祖,那些无敌长存,他们或许都这样认为,三仙界,已经没有值得他们去冒险的地方了,所以,他们必须去不渡海,或许,只有不渡海才能证明他们的价值。

    “我随大人去天堑走走。”回过神来,三目神童不由说道。

    虽然他惊艳无双,但,他明白,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进入了不渡海,那么未来他就是唯一有幸成为伴随李七夜走完最后一程的人了。

    “也好。”李七夜看了一眼三目神童,也没拒绝,一口答应了。

    “啾——”的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啼鸣之声响彻天宇,抬头一看,只见五彩神鸢飞天而起,向仙统界的边疆飞去,这正是向天堑而去。

    而五彩神鸢背后站着的,正是灵心真帝。

    “是你的老相识。”李七夜收回目光,取笑三目神童。

    三目神童不由神态尴尬,不承认也不好,承认也不好,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走——”就在三目神童尴尬的时候,李七夜笑了一下。

    三目神童还没有回过神来,身体腾空而起,身不由己,一下子飞上了天空。

    要知道,他可是半步长存,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身不由己,一下子被李七夜移上了天空,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当三目神童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五彩神鸢的背上了,而灵心真帝也就在眼前。

第2973章天灾    三目神童随着李七夜前行,不觉间走出了这片茫茫的大地,再一次回到了圣山。

    就在李七夜走出圣山的时候,他突然心有感,瞬间抬头,向天宇最深处望去,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穿越了万域,跨越了亘古,一下子抵达了遥远无比的边荒。

    在李七夜的目光瞬间向天宇望去的时候,三目神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他料定必有大事,所以他立即打开了黄金眼,跟随着李七夜的目光而望去。

    “轰、轰、轰……”过了甚久之后,一阵轰鸣之声传来,一开始,世人皆没有留意,还以为某处发生了战斗。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轰、轰、轰”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仙统界诸地都有震感,空气在颤抖着,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冲击着天地一样。

    就在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有更强者已经向那轰鸣声传来的地方望去了,有无上的长存不朽,也有无敌的始祖,更有沉寂了千百万年的活化石!

    在这刹那之间,已经有一双双眼睛如同神烛一样向轰鸣之声所传来的地方望去了。

    “轰、轰、轰”最终,仙统界诸地都很清楚地听到了这轰鸣之声,而且大地都摇晃了起来,好像是有灾难来临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有东西打破了临界,瞬间冲击而来。

    就在天宇最深处,在这刹那之间,有着一道流光冲击而来,划破了天宇,这一道流光十分的巨大,就在这刹那之间,撕裂了空间,向天宇的另一端冲击而去。

    “轰、轰、轰”轰鸣之声震天动地,撼动了整个天宇,这道流光实在是太巨大了,就好像是一个巨大无匹的星球冲击而来一样。

    当这样的流光冲击而来,拖起了长长的光尾,与此同时,随着这一道流光冲击而来,还有许许多多的碎片也随之冲击而来,这许许多多的碎片,虽然说是碎片,事实上,每一块碎片都巨大无比,就好像是一颗颗殒石一样。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天宇摇晃,一开始,这样的声音还仅仅是在天宇深处响起,最后传遍了整个仙统界。

    一开始,也只有那些强大无比的存在能以天眼跨越无尽空间,眺望天宇,看到这样的一幕,而了许多之后,因为这划破天宇的流光实在是太耀眼了,最后,仙统界许多地方的亿万生灵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那,那,那是什么,天外飞星吗?”好一会儿,看到这样的一幕之后,很多人大叫了一声。

    因为流光太遥远了,依然看起来如此的耀眼,所以,有实力的人立即打开了天眼,眺望天宇,看到那流光划破天宇的一幕之时,完全被震撼住了,如此巨大的流光如果冲击而来,那简直就是不知道能摧毁多少道统。

    “那是从不渡海冲出来的”一般的强者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有真帝、长存却早早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看到了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是从哪里冲击出来的。

    “不渡海,这是什么东西”一时之间,有真帝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为之耸然!

    “这,这怎么可能!一般都是世人入不渡海,从未见不渡海有何物出来,这一世究竟怎么了。”有活化石心里面一震,这样的事情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见过。

    “轰、轰、轰”最终,这流光越来越近,撼动了整个仙统界,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这道流光了。

    在这“轰轰轰轰”的巨响声中,所有人看到自己的头顶上被庞然大物所挡住了,这庞然大物就好像是整个仙统界冲击而来!

    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在这样庞然大物之下,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都显得很小,似乎这样的庞然大物冲击而来的时候,可以瞬间击碎几十个道统,甚至有可能击碎整个三仙界。

    “我的妈呀,这要要毁天灭地吗?”看到如此巨大的流光,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毛骨悚然。

    “这是天灾来临了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道统的强者都不由骇然失色。

    在这个时候,大家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那句预言:天将变,凶人出!

    “靠近天堑了!”在这个时候,有无敌之辈眺看天宇,看到这一道流光冲击而来,不由大叫地说道。

    “天堑挡得住吗?”就算是长存不朽,也不由心里面悚然,不由骇然地大叫。

    “通知太尹喜!”有真帝神态一震,立即传讯。

    “咚、咚、咚……”在真帝刚欲传讯的时候,天堑处的天雄关已经响起了鼓声,这“咚、咚、咚”的鼓声已经响彻了整个天宇,响彻了整个仙统界。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在仙统界的边境,一股强烈无比的光芒冲天而起,瞬间炽照了天宇,如同无上仙光一样烛照了整个仙统界。

    在这刹那之间,在仙统界的边荒浮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长城,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天堑,这天堑喷涌出了无上的神焰,如同巨龙一般盘踞在了那里。

    “是天雄关,天雄关守启动了天堑的防御!”有不朽真神看到边界之处,天堑如巨龙一样盘踞,不由大叫起来。”天堑终于启动了,天雄关终于有用兵之地了,万古以来,好像没听过什么时候用过天堑,除了排练之外!”有活化石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不绝于耳,响彻天宇,只见那道巨大无比的流光挟着无数的碎片冲击而来。

    “天堑能承受得了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骇然,大叫地说道:“不知道天雄关能不能守得住!”?一时之间,仙统界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毛骨悚然,有不少人心里面暗暗祈祷,希望天堑能承受得了,希望天雄关能守得住!

    千百万年过去了,很多少已经在乎过天堑的防御了,在很多人眼中看来,天堑,那已经只不过是象征了,唯一有存在意义的就是天雄关了。

    但是,今天大家才发现,天堑的的确确是有着存在的意义。

    在以前从来没有在乎过天堑的人,在这一刻,都希望天堑能承受得起这样的冲击。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有很多人合什地祈祷:“愿天雄关能守得住。”

    “轰”一声巨响,传遍了整个仙统界,震得天地都摇晃起来,大海掀起了巨浪。最终,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最临近于仙统界,在离仙统界最近的临界点一掠而过,最终它是从天雄关外飞掠而过。

    “没向我们撞击而来。”看到这样的一幕,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为之惊喜,不由大叫了一声。

    好一会儿,有很多人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并不是向仙统界冲击而来的,它仅仅是路过于仙统界而已,在天外的最近临近点,也就是天雄关外一掠而过,并没有丝毫的停留。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虽然不绝于耳,但是,它是慢慢远去,天空上的巨影也慢慢在变小。

    “还好。”看到巨影慢慢远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松了一口气,大家都感觉是虚惊一场。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在这样的惊险中,有人已经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了。

    “轰、轰、轰”在一阵阵越来越微弱的轰鸣声中,只见这一道巨大的流光向天宇的另一端冲击而去,向更广袤的天宇中冲击而去。

    “它是冲向天墟”看到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向天宇另一端冲击而去的时候,有人喃喃地说道。

    “天墟”有真帝低声说道:“这是广袤无尽的天地,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道流光冲向天墟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刻,天墟最深处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开了,就好像是红色的烟雾弹在天宇中炸开了一样,紧接着,这炸开的光芒瞬间收缩,一下子坍塌,好像是守护着什么一样,好像是什么防御一样,随之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天墟最深处好像有东西炸开,似乎是拉开了什么铁幕防自御,就算是始祖,都双目一厉,穿透亘古,跨越了一切空间,但是,都无法窥视这其中的奥妙与玄机。

    当这样的光芒一消失的时候,似乎再也让人无法窥视了。

    而在“轰、轰、轰”的轰鸣声中,那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也慢慢地消失了天墟的广袤虚空之中。

    “幸好,幸好,躲过了一劫。”至于世人,他们没有看到这背后的玄机,见巨大的流光都消失之后,他们都不由欢呼起来。

    然而,一些无敌之辈,如真帝,如始祖,他们反而神态凝重起来,他们已经能预料,有惊天的大事发生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