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目神童随着李七夜前行,不觉间走出了这片茫茫的大地,再一次回到了圣山。

    就在李七夜走出圣山的时候,他突然心有感,瞬间抬头,向天宇最深处望去,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穿越了万域,跨越了亘古,一下子抵达了遥远无比的边荒。

    在李七夜的目光瞬间向天宇望去的时候,三目神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他料定必有大事,所以他立即打开了黄金眼,跟随着李七夜的目光而望去。

    “轰、轰、轰……”过了甚久之后,一阵轰鸣之声传来,一开始,世人皆没有留意,还以为某处发生了战斗。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轰、轰、轰”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仙统界诸地都有震感,空气在颤抖着,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冲击着天地一样。

    就在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有更强者已经向那轰鸣声传来的地方望去了,有无上的长存不朽,也有无敌的始祖,更有沉寂了千百万年的活化石!

    在这刹那之间,已经有一双双眼睛如同神烛一样向轰鸣之声所传来的地方望去了。

    “轰、轰、轰”最终,仙统界诸地都很清楚地听到了这轰鸣之声,而且大地都摇晃了起来,好像是有灾难来临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有东西打破了临界,瞬间冲击而来。

    就在天宇最深处,在这刹那之间,有着一道流光冲击而来,划破了天宇,这一道流光十分的巨大,就在这刹那之间,撕裂了空间,向天宇的另一端冲击而去。

    “轰、轰、轰”轰鸣之声震天动地,撼动了整个天宇,这道流光实在是太巨大了,就好像是一个巨大无匹的星球冲击而来一样。

    当这样的流光冲击而来,拖起了长长的光尾,与此同时,随着这一道流光冲击而来,还有许许多多的碎片也随之冲击而来,这许许多多的碎片,虽然说是碎片,事实上,每一块碎片都巨大无比,就好像是一颗颗殒石一样。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天宇摇晃,一开始,这样的声音还仅仅是在天宇深处响起,最后传遍了整个仙统界。

    一开始,也只有那些强大无比的存在能以天眼跨越无尽空间,眺望天宇,看到这样的一幕,而了许多之后,因为这划破天宇的流光实在是太耀眼了,最后,仙统界许多地方的亿万生灵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那,那,那是什么,天外飞星吗?”好一会儿,看到这样的一幕之后,很多人大叫了一声。

    因为流光太遥远了,依然看起来如此的耀眼,所以,有实力的人立即打开了天眼,眺望天宇,看到那流光划破天宇的一幕之时,完全被震撼住了,如此巨大的流光如果冲击而来,那简直就是不知道能摧毁多少道统。

    “那是从不渡海冲出来的”一般的强者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有真帝、长存却早早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看到了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是从哪里冲击出来的。

    “不渡海,这是什么东西”一时之间,有真帝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为之耸然!

    “这,这怎么可能!一般都是世人入不渡海,从未见不渡海有何物出来,这一世究竟怎么了。”有活化石心里面一震,这样的事情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见过。

    “轰、轰、轰”最终,这流光越来越近,撼动了整个仙统界,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这道流光了。

    在这“轰轰轰轰”的巨响声中,所有人看到自己的头顶上被庞然大物所挡住了,这庞然大物就好像是整个仙统界冲击而来!

    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在这样庞然大物之下,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都显得很小,似乎这样的庞然大物冲击而来的时候,可以瞬间击碎几十个道统,甚至有可能击碎整个三仙界。

    “我的妈呀,这要要毁天灭地吗?”看到如此巨大的流光,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毛骨悚然。

    “这是天灾来临了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道统的强者都不由骇然失色。

    在这个时候,大家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那句预言:天将变,凶人出!

    “靠近天堑了!”在这个时候,有无敌之辈眺看天宇,看到这一道流光冲击而来,不由大叫地说道。

    “天堑挡得住吗?”就算是长存不朽,也不由心里面悚然,不由骇然地大叫。

    “通知太尹喜!”有真帝神态一震,立即传讯。

    “咚、咚、咚……”在真帝刚欲传讯的时候,天堑处的天雄关已经响起了鼓声,这“咚、咚、咚”的鼓声已经响彻了整个天宇,响彻了整个仙统界。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在仙统界的边境,一股强烈无比的光芒冲天而起,瞬间炽照了天宇,如同无上仙光一样烛照了整个仙统界。

    在这刹那之间,在仙统界的边荒浮现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长城,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天堑,这天堑喷涌出了无上的神焰,如同巨龙一般盘踞在了那里。

    “是天雄关,天雄关守启动了天堑的防御!”有不朽真神看到边界之处,天堑如巨龙一样盘踞,不由大叫起来。”天堑终于启动了,天雄关终于有用兵之地了,万古以来,好像没听过什么时候用过天堑,除了排练之外!”有活化石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不绝于耳,响彻天宇,只见那道巨大无比的流光挟着无数的碎片冲击而来。

    “天堑能承受得了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骇然,大叫地说道:“不知道天雄关能不能守得住!”?一时之间,仙统界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毛骨悚然,有不少人心里面暗暗祈祷,希望天堑能承受得了,希望天雄关能守得住!

    千百万年过去了,很多少已经在乎过天堑的防御了,在很多人眼中看来,天堑,那已经只不过是象征了,唯一有存在意义的就是天雄关了。

    但是,今天大家才发现,天堑的的确确是有着存在的意义。

    在以前从来没有在乎过天堑的人,在这一刻,都希望天堑能承受得起这样的冲击。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甚至有很多人合什地祈祷:“愿天雄关能守得住。”

    “轰”一声巨响,传遍了整个仙统界,震得天地都摇晃起来,大海掀起了巨浪。最终,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最临近于仙统界,在离仙统界最近的临界点一掠而过,最终它是从天雄关外飞掠而过。

    “没向我们撞击而来。”看到这样的一幕,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为之惊喜,不由大叫了一声。

    好一会儿,有很多人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并不是向仙统界冲击而来的,它仅仅是路过于仙统界而已,在天外的最近临近点,也就是天雄关外一掠而过,并没有丝毫的停留。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虽然不绝于耳,但是,它是慢慢远去,天空上的巨影也慢慢在变小。

    “还好。”看到巨影慢慢远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松了一口气,大家都感觉是虚惊一场。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在这样的惊险中,有人已经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了。

    “轰、轰、轰”在一阵阵越来越微弱的轰鸣声中,只见这一道巨大的流光向天宇的另一端冲击而去,向更广袤的天宇中冲击而去。

    “它是冲向天墟”看到这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向天宇另一端冲击而去的时候,有人喃喃地说道。

    “天墟”有真帝低声说道:“这是广袤无尽的天地,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道流光冲向天墟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刻,天墟最深处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开了,就好像是红色的烟雾弹在天宇中炸开了一样,紧接着,这炸开的光芒瞬间收缩,一下子坍塌,好像是守护着什么一样,好像是什么防御一样,随之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天墟最深处好像有东西炸开,似乎是拉开了什么铁幕防自御,就算是始祖,都双目一厉,穿透亘古,跨越了一切空间,但是,都无法窥视这其中的奥妙与玄机。

    当这样的光芒一消失的时候,似乎再也让人无法窥视了。

    而在“轰、轰、轰”的轰鸣声中,那一道巨大无比的流光也慢慢地消失了天墟的广袤虚空之中。

    “幸好,幸好,躲过了一劫。”至于世人,他们没有看到这背后的玄机,见巨大的流光都消失之后,他们都不由欢呼起来。

    然而,一些无敌之辈,如真帝,如始祖,他们反而神态凝重起来,他们已经能预料,有惊天的大事发生了。

第2972章真·远道    李七夜看了看三目神童,然后张目看了看凿石老人,最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三目神童也望着凿石老人,事实上,在心里面,他对于凿石老人有着很多的疑问,也是有着很多的老奇,只是他不敢去向凿石老人请教而已。

    与此同时,三目神童见李七夜并没有恶意,他的一颗心也不由渐渐平定下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三目神童收回目光,不由好奇,向李七夜请教,说道:“大人,为什么他要留于此呢?以他的道行造化,完全可以自立门户。”

    三目神童觉得一直称呼李七夜为“尊驾”,也是十分不妥,所以改口尊称一声“大人”,在他看来,以李七夜这样深不可测的地步,称之为一声“大人”,也是应该的事情。

    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徐徐地说道:“这就是执念,唯有这样的执念,才让他的道心更加的坚定。每一个人的追求不一样而已,世俗所追求的无敌,或者在他眼中,那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执念”三目神童轻轻地说了一声。

    李七夜转身便走,说道:“走吧,莫留在这里打扰人家,徒增烦恼而已。”

    三目神童回过神来,忙是追了上去。在此之前,他一定想逃之夭夭,现在见李七夜对于自己并没有恶意,也不去追究自己对他的不敬,所以,这让三目神童松了一口气。

    三目神童对于李七夜,心里面充满好奇,所以,他不由跟上了李七夜的步伐。

    “能走到这里,还不受影响,的确是天赋很高。”三目神童跟了上来之后,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说道:“不过,如果你没重宝护体,凭你的道心,还是会被光明力量动摇。”

    “大人说得甚是。”三目神童干笑了一声,虽然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主,但,也不得不承认李七夜这话说得有道理,这话也是说出了实情。

    这一点,三目神童还是承认的,他的确是天赋无双,但是,进入这个地方,如果没有重宝护体,他也一样不敢轻易冒险。

    “你天赋的确不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过,道心,还需要打磨打磨,当你道心经历了磨砺之后,那才是真正的匹配你的天赋,到了那地步,你未来才真正的是前途无量,才真正的有机会登临巅峰。”

    李七夜这话也算说得婆口苦心,他也是欣赏三目神童的天赋。

    “我,我应该能行吧。”三目神童笑了一下,搔了搔头,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已经是很谦逊了,换作在别人面前,他说话早就很托大了。

    毕竟,作为当世间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作为他们三目族最年轻能修练成黄金眼的人,天下人都认为他能登临巅峰,他也自认为这绝对是没有问题。

    “那不一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万古以来,天才何其多,登临巅峰者,又有多少?莫说是真·远道,就算是远道长存,都寥寥无几。多少天才,乃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真·远道!”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三目神童心里面震了一下。

    在此之前,在以前,他自认为能登临巅峰,但是,对于未来,他没有一个具体的想法,只是有一个轮廓而已,现在李七夜这话一说,一下撼动了他。

    在此之前,并不是说三目神童自傲,他也的确是有这个天赋,有这个实力,很年轻,他就是半步长存,对于他来说,未来他能登临巅峰,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现在李七夜如此说来,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说,他是当今天下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但是,万古以来,天赋可以与他比肩的人,不在于少数。

    但,最后真正成为惊艳无敌始祖、成为真·远道的?又有几个人?甚至连远道的,都没有几个。

    远道长存,那是后世对于突破至尊长存这个境界之后,进入新境界的一个划分,开创这个境界的人,正是远道,所以才会被称之为远道长存。

    但是,要知道,远道他本人不仅仅是停留在这个层次,他可是曾经斩杀过始祖的存在,后世很多突破了至尊长存的无敌之辈,事实上,还是远远无法与远道本人相比肩的。

    所以,后世认为,只有达到远道本人这种高度的人,才是真神的最高巅峰,所以,大家把这个高度称之为真·远道!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心里面为之一震,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能登临巅峰,但,没有具体的目标,也仅仅只有一个轮廓。

    现在李七夜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在这刹那之间,他只有一个轮廓的梦想一下子被点亮了,在这个时候,他心里面的目标很清晰真·远道!

    而且,李七夜的话,让三目神童有些窒息,虽然他天赋无双,但,放眼万古,天赋可以和他相比的,不在于少数,但是,像他这样天赋的人,又有几个成为真·远道的呢,用手指都能数得出来。

    在此之前,三目神童自认为,自己未来一定能登临巅峰的,一定会成为那个最有成就的人,但是,现在再比一比那些也曾经像自己这么优秀的人,他们也有很多人没能达到真·远道,所以,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三目神童心里面不由窒息了一下。

    在这刹那之间,三目神童意识到了任重道远,他还不够优秀。

    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一下子给三目神童敲响了警钟,也让三目神童从自傲自满中一下子清醒过来。

    换作是别人,没有人敢在三目神童面前说这样的话,而且,别人跟三目神童说这样的话,他自己也不以为然。

    毕竟,比他还弱的人,在他面前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说出来,那也是没有份量,三目神童他自己也不会放在心上,甚至是不屑一顾。

    但是,这样的话由李七夜说出来,就像当头棒喝一样,一下子敲醒了三目神童。

    “你还是有机会的。”在三目神童窒息了一下的时候,李七夜看了他一眼,说道:“哪个年轻人没有嚣张狂傲过,只要你能稳住自己的道心,再狂再傲又有何妨。道心坚定,一路前行,你必有机会登临巅峰。至于狂狷嚣张,那只不过是做人的风格而已,又何必在意。”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三目神童呆了呆,不由细细品味李七夜这一席话。

    可以说,李七夜这一幕话对他影响很大,可谓是金言玉语,对于他而言,如同是良师益友。

    好一会儿,三目神童回过神来,追上李七夜,向李七夜大拜,恭敬,说道:“多谢大人指点迷津,弟子受教。”

    “孺子可教。”李七夜坦然地受了三目神童的大礼。

    三目神童这个时候心里面十分的舒畅,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就好像醍醐灌顶一样。

    李七夜没有再多说什么,依然前行,三目神童跟随在身旁。

    好一会儿之后,三目神童想到了一件事,犹豫了一下,最后,他有些不肯定,说道:“大人,我,我以黄金眼观之,大人乃是无边无际,大道无量,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有所错觉,似乎,大人,大人的体内,有黑暗存在……”

    说到这里,三目神童不是很肯定,因为当时他被吓住了,不说李七夜那种无边无际的体量,就是他体量之内的那股黑暗,都可以碾压诸天,如同至高无上存在一样……

    “哦,你说的那股黑暗呀。”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镇压了一尊无上巨头而已,算是黑暗中的至高无上吧,正在把他磨灭。”

    李七夜这十分随意的话,却顿时让三目神童瞬间发怵,不由失声说道:“这,这是怎么样的巨头”

    “屠始祖,轻而易举。”李七夜轻描淡写笑了一下。

    这话一出,顿时让三目神童全身寒冷,试想一下,在多少人心目中,始祖那是至高无上的,不论是万统级别还是帝统级别又或者是仙统级别。

    然而,李七夜的体量之内,就已经镇压着一尊可以屠始祖的无上巨头,那试想一下,李七夜是有多么恐怖!

    想到这一点,三目神童都不由头皮发麻,全身发怵,在这个时候,他十分庆幸自己当时不顾颜面逃之夭夭,否则的话,只怕当时李七夜仅仅是一个响指,就可以把他灭掉。

    “这一点都能看得出来,你的黄金眼,的确还可以再挖挖潜力。”在三目神童被吓得发怵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多谢大人,我一定会的,会更努力去尝试的。”回过神来,三目神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谨记李七夜的话。

    一直以来,三目神童对于自己的黄金眼都很满意,甚至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把黄金眼发挥到了极限了,现在听李七夜这么一说,自己的黄金眼还没有达到极限,还可以修练到更高的层次。

    一时之间,这更让三目神童有了动力,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网址: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