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李七夜要离开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站在远处,在远远地眺望着老人,神态凝重无比。

    这个人正是三目神童,他远远眺望着凿石老人的时候,神态无比的凝重,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十分的谨慎。

    三目神童拥有着黄金眼,他能看到的东西,远远超过其他的人,那怕是实力与他相当的半步长存,所能看到的东西,远远也不如他。

    所以,当他看到这个凿石老人的时候,他神态凝重无比,知道遇到一个强大无匹的存在了。

    在此之前,三目神童见过的无敌存在,如金光上师,如兰书才圣,但是,那怕惊艳无敌的金光上师,比起眼前这个凿石老人来,只怕都不如。

    这才是真正站在巅峰上的存在,真正的无上至尊。这样的一个无上至尊,竟然停留在这里凿石,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如果不是早就肯定远荒圣人已经不在人世间,这都让三目神童怀疑眼前这个凿石老人,就是远荒圣人。

    此时三目神童远远眺望,不敢靠近,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打扰。

    三目神童,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张扬跋扈的主儿,作为当今最年轻的半步长存,可谓是绝世天才,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是张扬跋扈,都是嚣张得不可一世。

    但是,现在他变得十分谨慎,因为他心里面十分清楚,在这个凿石老人面前,他这样的半步长存,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他这样的半步长存灰飞烟灭。

    所以,三目神童屏住呼吸,远远地观望着凿石老人的一举一动,当他的黄金眼转动之时,窥视出其中的一些玄机的时候,让他心里面无比的震撼,如此的逆天手段,举世之间,又有几人能做得到呢?

    “怎么,看够了没有?”就在三目神童聚精会神地看着凿石老人的一举一动之时,耳边响起了一个悠悠的声音。

    这个悠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之时,瞬间如同是焦雷一样在他耳边炸开,瞬间让三目神童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反应是让他瞬间跳开,一下子拉开了足够远的距离。

    这也不怪三目神童有着如此大的反应,要知道,这个地方本来就很难来,只有实力极为强大逆天的人敢冒险,他是身怀重宝,才敢进入这里的,就算是如此,他也是小心翼翼。

    可以说,这片广袤的天地,是人影都没有一个的地方,甚至连鬼影都看不到。

    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自己耳边悠悠地说话,这怎么不把三目神童吓得一大跳呢。

    更何况,三目神童作为半步长存,实力极为逆天,任何人靠近他,他都有所发现才对。

    但是,现在在他如此高的警惕之下,有人靠近自己的身旁,自己都一无所知,如果对方要出手偷袭他,要取他性命,只怕这也不是能事。

    如此一来,这怎么不把三目神童吓得一大跳呢,这又怎么不把三目神童吓得如同被焦雷炸了一下呢。

    当三目神童一跳开的时候,立即摆出了防御的姿态,怀抱重宝,他立即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就在他刚才所站的地方,旁边悠闲地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李七夜。

    第二次见到李七夜,这顿时让三目神童一下子全身寒毛都炸了起来了,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色大变,骇然叫道:“是你——”

    看到李七夜的时候,这一下把三目神童吓得不轻。

    这是三目神童第二次见到李七夜,但是,李七夜却是他偏偏最不想看到的人。

    三目神童见过很多的无敌之辈,当今天下,最强大的存在,莫过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对于三目神童来说,不论是金光上师,还是兰书才圣,他都能看个大概,至少大约知道个深浅,让他心里面有底。

    更恐怖的,就是刚才让他毛骨悚然的、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凿石老人了,在他看来,这个凿石老人比金光上师、兰书才圣还有恐怖。

    但,以三目神童的黄金眼看来,凿石老人的确恐怖,但,他的恐怖,依然还有一个大概,还有一个可揣测的范围。

    但是,眼前的李七夜,就真正的让他惊悚了,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在此之前,三目神童曾经打开过黄金眼窥视李七夜,这真的是把他吓住了。

    要知道人,他的黄金眼可以破虚妄,见真知,没有什么可以逃得过他的黄金眼。

    但是,在他的黄金眼之下,李七夜依然是深不可测,那怕他黄金眼发挥到最极限,依然是看不到李七夜的边际,他就像是无边无际的存在,那怕世界再大,都远不如他的高大,他的存在,世间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容纳他一样,他是超越了世间的一切存在。

    这就顿时让三目神兰吓住了,在此之前,他见过金光上师、见过兰书才圣,但是,不论是金光上师,还是兰书才圣,在他的黄金眼之下,都能看到边际。

    而李七夜,在他黄金眼之下,是唯一一个看不到边际的人,这的的确确是把三目神童给吓坏了。

    当时就让三目神童吓住了,毛骨悚然,所以在那个时候,他立即找了个借口,逃之夭夭。

    那所他三目神童在对于任何人都是那么的张扬跋扈,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但,李七夜这样的无边无际,却让三目神童吓住了,心里面不由害怕。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那个时候,三目神童也顾不上什么颜脸,也顾不上什么尊严,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逃之夭夭,他根本就不愿意去与李七夜为敌,在他看来,与李七夜为敌,唯有死路一条!

    如果说,在世间,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不是金光上师,也不是兰书才圣,而是李七夜。

    当时他逃走了之后,就在心里面暗暗发誓,以后能离李七夜有多远就多远,只要李七夜出现的地方,他就不去。

    但是,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遇到了李七夜,而且想到刚才李七夜就站在自己的身旁,这一下子就把三目神童吓得冷汗涔涔了。

    如果说,在刚才,李七夜要出手取他的性命,那也只不过是弹指之间而已。

    “怎么,像见了鬼一样。”李七夜看了一眼惊悚的三目神童,悠悠地说道:“我又不会吃人,用得着这么惊悚吗?”

    “没,没,没……”这一下三目神童十分的尴尬,他三目神童一辈子张扬跋扈,什么时候如此胆怯过,他干笑了一声,说道:“前辈举世无双,万古无敌,第一,第一名,第一名……”

    三目神童终究是年轻,而且他是十分骄傲的人,一向来都是张扬跋扈,他什么时候拍过别人的马屁了?

    所以,三目神童拍起李七夜的马屁来,是那么的生硬,不像大黑牛那样,张口就滔滔不绝。

    “我才十八岁,不要叫我前辈,这让我显老。”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是的,是的,前辈十八岁,不,不,尊驾十八岁,年年十八岁,年轻了不起,了不起……”三目神童立即改口,神态十分不自然。

    “看来,你拍马屁的功夫,不咋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想不到你这样高傲不可一世的人,也不能拍拍我的马屁,了不得,了不得,带算是个聪明人。”

    李七夜这话让三目神童十分的尴尬,他的确是没拍过别人的马屁,一直以来,都是别人拍他马屁,年少得志,他一向都高傲自满,他什么时候向别人低过头了,今日他如此的拍马屁,可谓是破天荒了。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浑身不自在,他恨不得现在就逃之夭夭。

    “你的那颗黄金眼的确不错,是一只很了不起的眼睛,用处很大。”李七夜点头,赞了一声。

    李七夜这样平平淡淡的赞赏,那都已经是很高的赞誉了,是一个无上荣耀。但是,在三目神童听来,却是怪怪的,甚至是让他毛骨悚然。

    这让三目神童产生一种错觉,这就好像李七夜刚刚赞赏了他的黄金眼,下一刻就出手把他的黄金眼挖走,这让他不由后退了一步。

    三目神童的神态,尽让李七夜收入眼底,他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挖你的眼睛,如果我真的想挖你这只黄金眼,也不会等到现在,上次就挖了。”

    李七夜这话,这才让三目神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他忙是干笑一声,说道:“我这区区肉眼,又怎么能让尊驾法眼呢,我这等凡胎肉眼与尊驾的法眼一比,那是微不足道,不值得一提。”

    “嗯,你天赋的确是很高,在眨眼之间,拍马屁的功夫就进展了十倍都不止。”李七夜点头,笑着说道:“难怪你小小年纪就能成为半步长存,这样的天赋,的确是绝世无双。”

    李七夜这话明明是赞赏三目神童,但是,让三目神童听起来十分的尴尬,他又不能怎么样?只好干笑几声,不敢造次。

    ps:神秘的三仙之一终于现身,曾经在前文出现过,即将会在公众号揭秘,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

第2970章远荒圣人的遗产    不管远荒圣人怎么样想的,但是,当时他的的确确是留下了自己的真知,留下了这一颗光明心脏。

    这是一个很纯粹的举动,在这里,没有任何后手,或者说任何阴谋。

    远荒圣人留下了这样的真知,留下了这样的光明心脏,他的的确确是为了这个道统,或者,这就是唯一能留给后人的遗产。

    不管远荒圣人的手段是如何,如凿石的老人所说的那样,剑走偏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他留下这颗光明心脏的时候,他的的确确是心存善举,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某一世能卷土重来。

    虽然说,在星空下的大殿中,远荒圣人的的确确留下了后手,存有私心。

    但是,在光明圣院这么一个强大无匹的道源之中,远荒圣人的的确确是出自于无私,并没有留下后手,把世世代代所积累的光明力量占为己有。

    “人之初,人本善?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是,至少,他的的确确是善过。”李七夜有些感慨,说道:“如世间一样,谁都想过做一个好人,但是,最终却选择了做坏人。只不过,在做坏人之前,留下了自己的一些遗产。”

    当然,没办法用好人或者人去衡量远荒圣人这样的一个存在,但是,至少,在这一条道路上,他曾经尝试过,就好像世人一样,谁都挣扎过去做好人,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最终,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那环绕着光明心脏而自转的那股黑暗力量之上。

    如果看过这股黑暗力量,一定会感觉这一股黑暗力量十分的熟悉,这一股黑暗力量,就是在洗罪院逃出来的那股黑暗力量,这股黑暗力量曾经被镇压在远荒圣人的雕像之内,也是被洗罪剑所镇压着。

    只不过,当李七夜取走洗罪剑的时候,这一股黑暗力量从里面逃了出来。

    当你乍一看,这一股黑暗力量就是充满着黑暗,但是,当你仔仔细细去看,会发现,这样的一股黑暗力量承载着太多的东西,只不过,没有那种强大的实力是无法体味这股黑暗力量所承载的东西。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锁定了这股黑暗力量,最终,大手向这股黑暗力量抓去,虽然说这股黑暗力量强大,但是,当李七夜大手抓去的时候,那怕这股黑暗力量想逃走,都逃不掉,瞬间被李七夜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在这个时候,这股黑暗力量被李七夜抓住之后,它也停止了转动。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凝,瞬间穿透了这股黑暗力量,细细地品味着这股黑暗力量所承载的东西。

    在这刹那之间,在这黑暗力量之中浮现了太多的东西,事实上,当你仔细去品味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并不是真正的黑暗力量,更准确地说,这是负面的情绪,黑暗的记载。

    在这里面承载着太多的悲伤,承载着太多的别离。

    这是由负面力量所承受的记忆,在这里面,记忆着太多的东西,最终化作了黑暗。

    从这黑暗中,能看得出来,一开始,或许任何人的初衷都是好的,谁都想过保护自己身边的人,谁都想过守护自己的世界。

    但是,随着对于未知的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毁灭的恐惧……慢慢地,贪婪腐蚀了一颗心,腐蚀了一个人。

    在你年少之时,你想过让自己变得强大,去守护自己的家人,守护自己的爱人,去守护自己的家园……

    所以,去拼搏,去奋斗,但是,当你越来越强大的时候,你所需求的,就是越来越多,权势,名利,无敌……

    当登临巅峰之时,才会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一切都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所努力过的,你所奋斗过的,在大灾难来临之前,都会灰飞烟灭。

    在这个时候,在奋斗着,拼搏着,但是,当你的一切努力,一切拼搏都是无济于事的时候,或者在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诱惑着你的时候,一颗道心开始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当年所执着的念头,也开始动摇了。

    在一开始,你或者是想守护着什么,但是,面对死亡的时候,面对着毁灭的时候,在面对着未知的时候,一切都让你动摇了,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诱惑着你。

    在这一刻,你所想要的,让自己活下去,因为自己活下去了,你才有可能去战胜毁灭,去战胜未知……或许,当你迈出了那一步之时,你更会发现,在长生不死之前,世间的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

    在这个时候,更加贪婪的念头诱惑着你,让你真正的坠入了黑暗。

    在这个时候,你所谋求的,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不再是守护某个人,或者某个世界,而是仅仅为了自己在大灾难中活下来,甚至让自己长生不死。

    到了这个地步之时,一切都悄悄发生了变化,在这个时候,你不仅仅不再守护自己所守护的世界,而是开始毁灭自己的世界。

    因为你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才能战胜未知,你需要更加大的力量才能活下来,你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才能让自己永生。

    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向自己守护的世界搜刮力量,榨干了自己的世界,毁去了自己所守护的世界,最后,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强大,让自己永生……

    这一股黑暗力所承受的一切,这是远荒圣人所经历的黑暗,这股黑暗,不是源自于其他的地方,也不是源自于某些东西,而是源自于远荒圣人自己内心深处的贪婪。

    在这黑暗之中,承载着远荒圣人曾经不光彩的过去,但是,却又是他所想留下的东西,因为,在这经历中,有着一张张的脸庞,有人绝望,有人失望,也有人怨恨……这都是曾经远荒圣人他想守护的人,守护的东西,但是,最后,却是他亲手所毁了这个世界!

    是那么的刻骨铭心,这样的东西,永世都没办法忘记,只能是深深埋在内心最深处。

    所以,这可以想象,为什么这一股黑暗没有被光明所逐驱,没有被光明所焚化,因为这是负罪!

    “既然都选择了放弃,那就让它消失吧。”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明白为什么远荒圣人要把这样的黑暗留下来,因为这里有着一张张他不曾经忘记的脸庞。

    “滋、滋、滋”在这个时候,这一股黑暗力量所形成的环带在李七夜的道火之下慢慢地焚烧起来。

    “啵——”的一声响起,当这股黑暗力量焚烧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之间,焚烧中露出了一张脸庞,一张很熟悉的脸庞——远荒圣人。

    “你要抹去我留在世间的痕迹吗?”远荒圣人的声音在回荡着。

    “不,你已经有留下了,光明,就是你留下的痕迹。”李七夜看着远荒圣人那张脸庞,笑了笑,说道:“你不也是想抹去自己的一些东西吗?只不过,你下不了手而已,因为如果你忘记了一些人,那么,你就真正的不存在了!不再是那个少年!”

    远荒圣人沉默了一下,他那脸庞古井不波。

    “但,你把它封存在洗罪院的时候,那就是已经做出了选择,只不过,你做得不够彻底而已,既然你做出了选择,我就帮你做理更彻底,把它彻底地抹去。”李七夜说道。

    “也好,终究是烟消云散,谁都逃不过。”最终,远荒圣人感慨一声。

    “心若在,便永存。”李七夜笑笑。

    “心若在,便永存。”远荒圣人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可惜,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是行不通的!只有永生,才会永存!”

    “所以,你是你,你最大的高度,也就是远荒圣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而我,就是我,李七夜!”

    “但愿吧——”最终,远荒圣人轻轻地叹息一声。

    “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大道之火彻底的焚化了那股黑暗力量,而远荒圣人的那张脸庞也从此烟消云散了。

    最终,看着那颗跳动的光明心脏,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说道:“成也光明,败也光明,道心不坚,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那只不过是一念而已!”说完,转身离开。

    李七夜离开了光明圣院的道源,当他亲眼所见之后,他这一趟行程也终于结束了,光明圣院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看的了。

    走出了深渊之后,再次走回到了平原之时,远远就能看到那座矮小的山峰。

    “铛、铛、铛”一声声凿石的声音回荡于天地之间,只见老人依然在石壁之前凿着,一寸又一寸地凿着,十分的缓慢。

    那怕老人凿得十分缓慢,但是,他那凿石的声音,好像是成为这个世间永恒的旋律,千百万年过去,那怕是沧海桑田、海枯石烂,但是,老人依然在那里凿着石壁。

    李七夜只是远远着老人,没有再去打扰他,而老人似乎也没有发现李七夜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