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远荒圣人怎么样想的,但是,当时他的的确确是留下了自己的真知,留下了这一颗光明心脏。

    这是一个很纯粹的举动,在这里,没有任何后手,或者说任何阴谋。

    远荒圣人留下了这样的真知,留下了这样的光明心脏,他的的确确是为了这个道统,或者,这就是唯一能留给后人的遗产。

    不管远荒圣人的手段是如何,如凿石的老人所说的那样,剑走偏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当他留下这颗光明心脏的时候,他的的确确是心存善举,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某一世能卷土重来。

    虽然说,在星空下的大殿中,远荒圣人的的确确留下了后手,存有私心。

    但是,在光明圣院这么一个强大无匹的道源之中,远荒圣人的的确确是出自于无私,并没有留下后手,把世世代代所积累的光明力量占为己有。

    “人之初,人本善?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是,至少,他的的确确是善过。”李七夜有些感慨,说道:“如世间一样,谁都想过做一个好人,但是,最终却选择了做坏人。只不过,在做坏人之前,留下了自己的一些遗产。”

    当然,没办法用好人或者人去衡量远荒圣人这样的一个存在,但是,至少,在这一条道路上,他曾经尝试过,就好像世人一样,谁都挣扎过去做好人,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最终,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那环绕着光明心脏而自转的那股黑暗力量之上。

    如果看过这股黑暗力量,一定会感觉这一股黑暗力量十分的熟悉,这一股黑暗力量,就是在洗罪院逃出来的那股黑暗力量,这股黑暗力量曾经被镇压在远荒圣人的雕像之内,也是被洗罪剑所镇压着。

    只不过,当李七夜取走洗罪剑的时候,这一股黑暗力量从里面逃了出来。

    当你乍一看,这一股黑暗力量就是充满着黑暗,但是,当你仔仔细细去看,会发现,这样的一股黑暗力量承载着太多的东西,只不过,没有那种强大的实力是无法体味这股黑暗力量所承载的东西。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锁定了这股黑暗力量,最终,大手向这股黑暗力量抓去,虽然说这股黑暗力量强大,但是,当李七夜大手抓去的时候,那怕这股黑暗力量想逃走,都逃不掉,瞬间被李七夜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在这个时候,这股黑暗力量被李七夜抓住之后,它也停止了转动。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凝,瞬间穿透了这股黑暗力量,细细地品味着这股黑暗力量所承载的东西。

    在这刹那之间,在这黑暗力量之中浮现了太多的东西,事实上,当你仔细去品味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并不是真正的黑暗力量,更准确地说,这是负面的情绪,黑暗的记载。

    在这里面承载着太多的悲伤,承载着太多的别离。

    这是由负面力量所承受的记忆,在这里面,记忆着太多的东西,最终化作了黑暗。

    从这黑暗中,能看得出来,一开始,或许任何人的初衷都是好的,谁都想过保护自己身边的人,谁都想过守护自己的世界。

    但是,随着对于未知的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毁灭的恐惧……慢慢地,贪婪腐蚀了一颗心,腐蚀了一个人。

    在你年少之时,你想过让自己变得强大,去守护自己的家人,守护自己的爱人,去守护自己的家园……

    所以,去拼搏,去奋斗,但是,当你越来越强大的时候,你所需求的,就是越来越多,权势,名利,无敌……

    当登临巅峰之时,才会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一切都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所努力过的,你所奋斗过的,在大灾难来临之前,都会灰飞烟灭。

    在这个时候,在奋斗着,拼搏着,但是,当你的一切努力,一切拼搏都是无济于事的时候,或者在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诱惑着你的时候,一颗道心开始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当年所执着的念头,也开始动摇了。

    在一开始,你或者是想守护着什么,但是,面对死亡的时候,面对着毁灭的时候,在面对着未知的时候,一切都让你动摇了,有着更加强大的力量在诱惑着你。

    在这一刻,你所想要的,让自己活下去,因为自己活下去了,你才有可能去战胜毁灭,去战胜未知……或许,当你迈出了那一步之时,你更会发现,在长生不死之前,世间的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

    在这个时候,更加贪婪的念头诱惑着你,让你真正的坠入了黑暗。

    在这个时候,你所谋求的,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不再是守护某个人,或者某个世界,而是仅仅为了自己在大灾难中活下来,甚至让自己长生不死。

    到了这个地步之时,一切都悄悄发生了变化,在这个时候,你不仅仅不再守护自己所守护的世界,而是开始毁灭自己的世界。

    因为你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才能战胜未知,你需要更加大的力量才能活下来,你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才能让自己永生。

    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向自己守护的世界搜刮力量,榨干了自己的世界,毁去了自己所守护的世界,最后,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强大,让自己永生……

    这一股黑暗力所承受的一切,这是远荒圣人所经历的黑暗,这股黑暗,不是源自于其他的地方,也不是源自于某些东西,而是源自于远荒圣人自己内心深处的贪婪。

    在这黑暗之中,承载着远荒圣人曾经不光彩的过去,但是,却又是他所想留下的东西,因为,在这经历中,有着一张张的脸庞,有人绝望,有人失望,也有人怨恨……这都是曾经远荒圣人他想守护的人,守护的东西,但是,最后,却是他亲手所毁了这个世界!

    是那么的刻骨铭心,这样的东西,永世都没办法忘记,只能是深深埋在内心最深处。

    所以,这可以想象,为什么这一股黑暗没有被光明所逐驱,没有被光明所焚化,因为这是负罪!

    “既然都选择了放弃,那就让它消失吧。”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明白为什么远荒圣人要把这样的黑暗留下来,因为这里有着一张张他不曾经忘记的脸庞。

    “滋、滋、滋”在这个时候,这一股黑暗力量所形成的环带在李七夜的道火之下慢慢地焚烧起来。

    “啵——”的一声响起,当这股黑暗力量焚烧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之间,焚烧中露出了一张脸庞,一张很熟悉的脸庞——远荒圣人。

    “你要抹去我留在世间的痕迹吗?”远荒圣人的声音在回荡着。

    “不,你已经有留下了,光明,就是你留下的痕迹。”李七夜看着远荒圣人那张脸庞,笑了笑,说道:“你不也是想抹去自己的一些东西吗?只不过,你下不了手而已,因为如果你忘记了一些人,那么,你就真正的不存在了!不再是那个少年!”

    远荒圣人沉默了一下,他那脸庞古井不波。

    “但,你把它封存在洗罪院的时候,那就是已经做出了选择,只不过,你做得不够彻底而已,既然你做出了选择,我就帮你做理更彻底,把它彻底地抹去。”李七夜说道。

    “也好,终究是烟消云散,谁都逃不过。”最终,远荒圣人感慨一声。

    “心若在,便永存。”李七夜笑笑。

    “心若在,便永存。”远荒圣人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可惜,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是行不通的!只有永生,才会永存!”

    “所以,你是你,你最大的高度,也就是远荒圣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而我,就是我,李七夜!”

    “但愿吧——”最终,远荒圣人轻轻地叹息一声。

    “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大道之火彻底的焚化了那股黑暗力量,而远荒圣人的那张脸庞也从此烟消云散了。

    最终,看着那颗跳动的光明心脏,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说道:“成也光明,败也光明,道心不坚,光明也好,黑暗也罢,那只不过是一念而已!”说完,转身离开。

    李七夜离开了光明圣院的道源,当他亲眼所见之后,他这一趟行程也终于结束了,光明圣院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看的了。

    走出了深渊之后,再次走回到了平原之时,远远就能看到那座矮小的山峰。

    “铛、铛、铛”一声声凿石的声音回荡于天地之间,只见老人依然在石壁之前凿着,一寸又一寸地凿着,十分的缓慢。

    那怕老人凿得十分缓慢,但是,他那凿石的声音,好像是成为这个世间永恒的旋律,千百万年过去,那怕是沧海桑田、海枯石烂,但是,老人依然在那里凿着石壁。

    李七夜只是远远着老人,没有再去打扰他,而老人似乎也没有发现李七夜一样。

第2969章光明海洋    在那深处,乃是无尽深渊,犹如是看不到底一样,深不可测,任何人一旦掉入了这样的无尽深渊,再也爬不上来了。

    李七夜站在那里,纵身跳了下去,眨眼之间,如同化作了流星一样,消失去了深渊的黑暗之中。

    如此的急速下坠,速度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在这个下坠的过程中,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最终,李七夜双脚着地,终于达到了目的地。

    在这里,乃是圣山的最深处,事实上,也是整个人光明圣院的最深处。

    想走到这里来,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就算像是强大的真帝,都不一定能抵达这里。

    还没有走进去之时,那已经是一片光明吞吐了,当走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一片汪海大海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深深藏于圣山之下的一片汪洋大海,这片汪洋大海广袤无边,无穷无尽,似乎,你是没有办法走到这个汪洋大海的尽头一样。

    最让人为之震撼的是,眼前的汪洋大海乃是一个光明海洋,也就是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海洋,而是整个光明圣院的所有光明力量所聚集之处,眼前的整个汪洋大海,也就是整个光明圣院的道源。

    这样的一幕只怕任何人看来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都会觉得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一个道统的道源,竟然如此的巨大,这只怕是谁都无法想象的吧。

    事实上,光明道源这里所汇聚的光明力量,这并仅仅是远荒圣人一个人所留下来的光明力量,而是光明圣院千百万年以来,无数先贤、强者乃至是亿万生灵所凝集的光明力量。

    对于很多道统而言,随着一个道统发展到一定地步之后,道统衰竭,随之整个道统的道源力量也会随之干枯。

    而光明道统的道源却与众不同,只要你是光明圣院的子民,不管你有没有修练光明功法,但是你信仰光明,随着你的信仰越深,那么你身上所拥有的光是力量也就越大,当你死了之后,你的光明力量都会归于大地,特别是皈依光明的生灵,当他坐化之后,所有的光明力量毫不保留地归还于道统,汇聚于道源之中。

    这也就会为什么有圣山深处能看到那些坐化的人会那么的安祥了,因为他们皈依光明,在他们临终的时候,他们自认为已经与光明同在,与道统同源,所以他们坐化的时候,是那么的安祥,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与道统同寿齐生。

    这就是光明圣院最可怕的地方,你穷其一生,夺天造化,但是,当你皈依之后,一切都归于光明,汇聚于道源。

    说句不好听的,在你死时候,光明圣院的道源,将会榨干你的一切,你一生的血气、一生的造化、一生的功力最终都化作了光明,汇聚入光明圣院的道统之中。

    所以,这也难怪大黑牛一直笑话远荒圣人,认为远荒圣人是个伪君子,笑话远荒圣人才是真正的黑暗存在。

    当你明白了光明圣院的道源奥妙之后,你也就会明白为什么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是如此的不屑一顾了。

    当然,远荒圣人能如此的夺天造化,那也的的确确有他逆天的地方,那也的的确确有他惊艳之处,只不过,有些绝世之辈,并不认同远荒圣人的做法而已。

    试想一下,在光明圣院,在这千万年以来,有过多少的生灵,有过多少的生命,而这些生命全部都是信仰光明,当他们死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光明,最终汇聚在了光明圣院的道源之中。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是无法数得清楚的,正是因为千百万年以来,有着无数的生灵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之后,这才汇聚成了光明圣院如此浩瀚的道源,看起来如汪洋大海一样。

    李七夜站在这汪洋大海之前,笑了一下,踏空而起,横渡于这浩瀚无边的汪洋。

    这个汇聚了无穷光明的道源海洋,无边无际,似乎你穷其一生,都没有办法横渡这个汪洋大海一样。

    而且,在这样的光明大海之中,并非是风平浪静,处处是风大浪高,有地方乃是惊涛骇浪,当惊涛骇浪掀起的时候,直拍天穹,似乎把整个星空都拍打下来一样,如此恐怖的光明风暴,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但是,不管这个光明海洋有多么的广袤,不管光明风暴有多么的凶猛,这都阻挡不了李七夜的步伐,这些对于李七夜而言,都是没有任何难度。

    在这样的光明海洋之中,李七夜横渡而过,跨越茫茫大海,穿越了呼啸的风暴,最终来到了这个光明海洋的源头。

    “咚——咚——咚——”在李七夜还没有抵达光明大海的源头之时,远远就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了,这样的声音在远远的听来,就好像是心跳声一样,这样的心跳声十分的有韵律,节奏感十分的强大。

    听这样咚咚咚的心跳声,就像让人明白这样的心跳声是一颗强壮的心脏所跳动的声音。

    最终,李七夜抵达了这个光明大海的源头——一颗光明之心!

    正如远远就能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一样,当你走到光明大海的源头之时,那的的确确是一颗心脏,刚才所听到的心跳之声,就是由它所发出来的。

    这一颗心脏,和普通人的心脏又不一样,这颗心脏晶莹剔透,整颗心脏就了像是无量的光明所凝集而成的一样,好像整颗心脏用整个世界的所有光明压缩而成的一样,单是这样的一颗心脏,就已经凝集了整个世界的光明。

    在这个光明心脏“咚、咚、咚”的跳动之时,随着心脏一吸一放之间,它在呼吸着光明,吐纳着光明。

    似乎,这一颗光明力量在呼吸着光明力量,但是,当他吸进光明力量之后,呼出来的光明力量就更加的纯粹,更加的炽耀,似乎被它所呼吸进去的光明,都是经历了这颗光明心脏的千锤百炼。

    但是,说来十分奇怪,就在这颗光明力量一呼一吸之间,竟然有一股黑暗伴随着光明心脏而旋转,这一股黑暗力量就好像是一条环带一样,环绕着光明心脏一圈又一圈地自转着。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十分不可思议,要知道,这里是光明的世界,在这个道源之中,可以说是汇聚了整个世界最强大最无敌的光明力量。

    试想一下,在这样浩瀚无尽的光明力量之下,这么一股的黑暗力量又算得了什么?根本就微不足道,只要光明海洋掀起一个光明的惊涛,都可以把这一股黑暗力量焚化的一干二净。

    但是,说来也古怪,在这样的光明海洋之中,光明力量竟然没有丝毫焚化黑暗力量的意思。

    而且,黑暗力量在环绕着光明心脏转动的时候,竟然是追逐不舍,这样的一幕,就好像是一个异性在追逐着自己的恋人一样,不离不弃,永不放弃。

    要知道,光明与黑暗,是誓不两立的,当有一方足够强大的时候,必定会焚化另一方,而且,另一方弱小之时,必定会远离强大的一方。

    然而,现在这股黑暗力量比起光明心脏来,那是弱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在这样的无穷光明力量之下,只需要有一点点的光明波涛,就可以把它焚化得一干二净。

    尽管是如此的危险,但是,这一股的黑暗力量依然环绕着光明心脏在自转着,追逐不舍,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这样诡异的一幕,任何人看到了,都觉得不可相信,这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好一个奇观。”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睁,目光无比的璀璨,犹如跨越了亘古一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如同穿透了一切,瞬间向光明心脏炽照过去。

    光明心脏在这一刻也是感受到了李七夜那可怕的目光,收缩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又是“咚、咚、咚”地跳动着,节奏依然是不变,依然是充满了韵律。

    此时此刻,光明心脏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依然是那么的坦荡,似乎它就是那么的光明磊落,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目光穿透了光明心脏,没有任何手段可以遮蔽,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躲得过李七夜目光的审视。

    当李七夜的目光穿透光明心脏的时候,才是彻底的看透了这颗光明心脏,这不仅仅是一颗光明心脏,这更是一颗真知的心脏。

    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最终也是点了点头。

    “不管你的手段如何,走到最终,远荒圣人还是留下了自己的良知,留下了自己的光明真知。当他留下这颗光明心脏的时候,转身归于黑暗之时,他走得彻底,他留下了自己的良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或者,他留下良知,是让自己黑暗得更彻底,或者,他希望自己真正黑暗之后,或者烟消云散之后,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留下一点痕迹,给后人留下一些可以承载的遗产。”李七夜有些感慨,轻轻地摇了摇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