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陈好结婚,向泽羿,第2969章光明海洋

已有 4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在那深处,乃是无尽深渊,犹如是看不到底一样,深不可测,任何人一旦掉入了这样的无尽深渊,再也爬不上来了。

    李七夜站在那里,纵身跳了下去,眨眼之间,如同化作了流星一样,消失去了深渊的黑暗之中。

    如此的急速下坠,速度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在这个下坠的过程中,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最终,李七夜双脚着地,终于达到了目的地。

    在这里,乃是圣山的最深处,事实上,也是整个人光明圣院的最深处。

    想走到这里来,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就算像是强大的真帝,都不一定能抵达这里。

    还没有走进去之时,那已经是一片光明吞吐了,当走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一片汪海大海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深深藏于圣山之下的一片汪洋大海,这片汪洋大海广袤无边,无穷无尽,似乎,你是没有办法走到这个汪洋大海的尽头一样。

    最让人为之震撼的是,眼前的汪洋大海乃是一个光明海洋,也就是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海洋,而是整个光明圣院的所有光明力量所聚集之处,眼前的整个汪洋大海,也就是整个光明圣院的道源。

    这样的一幕只怕任何人看来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都会觉得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一个道统的道源,竟然如此的巨大,这只怕是谁都无法想象的吧。

    事实上,光明道源这里所汇聚的光明力量,这并仅仅是远荒圣人一个人所留下来的光明力量,而是光明圣院千百万年以来,无数先贤、强者乃至是亿万生灵所凝集的光明力量。

    对于很多道统而言,随着一个道统发展到一定地步之后,道统衰竭,随之整个道统的道源力量也会随之干枯。

    而光明道统的道源却与众不同,只要你是光明圣院的子民,不管你有没有修练光明功法,但是你信仰光明,随着你的信仰越深,那么你身上所拥有的光是力量也就越大,当你死了之后,你的光明力量都会归于大地,特别是皈依光明的生灵,当他坐化之后,所有的光明力量毫不保留地归还于道统,汇聚于道源之中。

    这也就会为什么有圣山深处能看到那些坐化的人会那么的安祥了,因为他们皈依光明,在他们临终的时候,他们自认为已经与光明同在,与道统同源,所以他们坐化的时候,是那么的安祥,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与道统同寿齐生。

    这就是光明圣院最可怕的地方,你穷其一生,夺天造化,但是,当你皈依之后,一切都归于光明,汇聚于道源。

    说句不好听的,在你死时候,光明圣院的道源,将会榨干你的一切,你一生的血气、一生的造化、一生的功力最终都化作了光明,汇聚入光明圣院的道统之中。

    所以,这也难怪大黑牛一直笑话远荒圣人,认为远荒圣人是个伪君子,笑话远荒圣人才是真正的黑暗存在。

    当你明白了光明圣院的道源奥妙之后,你也就会明白为什么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是如此的不屑一顾了。

    当然,远荒圣人能如此的夺天造化,那也的的确确有他逆天的地方,那也的的确确有他惊艳之处,只不过,有些绝世之辈,并不认同远荒圣人的做法而已。

    试想一下,在光明圣院,在这千万年以来,有过多少的生灵,有过多少的生命,而这些生命全部都是信仰光明,当他们死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光明,最终汇聚在了光明圣院的道源之中。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是无法数得清楚的,正是因为千百万年以来,有着无数的生灵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之后,这才汇聚成了光明圣院如此浩瀚的道源,看起来如汪洋大海一样。

    李七夜站在这汪洋大海之前,笑了一下,踏空而起,横渡于这浩瀚无边的汪洋。

    这个汇聚了无穷光明的道源海洋,无边无际,似乎你穷其一生,都没有办法横渡这个汪洋大海一样。

    而且,在这样的光明大海之中,并非是风平浪静,处处是风大浪高,有地方乃是惊涛骇浪,当惊涛骇浪掀起的时候,直拍天穹,似乎把整个星空都拍打下来一样,如此恐怖的光明风暴,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但是,不管这个光明海洋有多么的广袤,不管光明风暴有多么的凶猛,这都阻挡不了李七夜的步伐,这些对于李七夜而言,都是没有任何难度。

    在这样的光明海洋之中,李七夜横渡而过,跨越茫茫大海,穿越了呼啸的风暴,最终来到了这个光明海洋的源头。

    “咚——咚——咚——”在李七夜还没有抵达光明大海的源头之时,远远就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声音了,这样的声音在远远的听来,就好像是心跳声一样,这样的心跳声十分的有韵律,节奏感十分的强大。

    听这样咚咚咚的心跳声,就像让人明白这样的心跳声是一颗强壮的心脏所跳动的声音。

    最终,李七夜抵达了这个光明大海的源头——一颗光明之心!

    正如远远就能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一样,当你走到光明大海的源头之时,那的的确确是一颗心脏,刚才所听到的心跳之声,就是由它所发出来的。

    这一颗心脏,和普通人的心脏又不一样,这颗心脏晶莹剔透,整颗心脏就了像是无量的光明所凝集而成的一样,好像整颗心脏用整个世界的所有光明压缩而成的一样,单是这样的一颗心脏,就已经凝集了整个世界的光明。

    在这个光明心脏“咚、咚、咚”的跳动之时,随着心脏一吸一放之间,它在呼吸着光明,吐纳着光明。

    似乎,这一颗光明力量在呼吸着光明力量,但是,当他吸进光明力量之后,呼出来的光明力量就更加的纯粹,更加的炽耀,似乎被它所呼吸进去的光明,都是经历了这颗光明心脏的千锤百炼。

    但是,说来十分奇怪,就在这颗光明力量一呼一吸之间,竟然有一股黑暗伴随着光明心脏而旋转,这一股黑暗力量就好像是一条环带一样,环绕着光明心脏一圈又一圈地自转着。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十分不可思议,要知道,这里是光明的世界,在这个道源之中,可以说是汇聚了整个世界最强大最无敌的光明力量。

    试想一下,在这样浩瀚无尽的光明力量之下,这么一股的黑暗力量又算得了什么?根本就微不足道,只要光明海洋掀起一个光明的惊涛,都可以把这一股黑暗力量焚化的一干二净。

    但是,说来也古怪,在这样的光明海洋之中,光明力量竟然没有丝毫焚化黑暗力量的意思。

    而且,黑暗力量在环绕着光明心脏转动的时候,竟然是追逐不舍,这样的一幕,就好像是一个异性在追逐着自己的恋人一样,不离不弃,永不放弃。

    要知道,光明与黑暗,是誓不两立的,当有一方足够强大的时候,必定会焚化另一方,而且,另一方弱小之时,必定会远离强大的一方。

    然而,现在这股黑暗力量比起光明心脏来,那是弱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在这样的无穷光明力量之下,只需要有一点点的光明波涛,就可以把它焚化得一干二净。

    尽管是如此的危险,但是,这一股的黑暗力量依然环绕着光明心脏在自转着,追逐不舍,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这样诡异的一幕,任何人看到了,都觉得不可相信,这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好一个奇观。”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也不由有些感慨。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睁,目光无比的璀璨,犹如跨越了亘古一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如同穿透了一切,瞬间向光明心脏炽照过去。

    光明心脏在这一刻也是感受到了李七夜那可怕的目光,收缩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又是“咚、咚、咚”地跳动着,节奏依然是不变,依然是充满了韵律。

    此时此刻,光明心脏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依然是那么的坦荡,似乎它就是那么的光明磊落,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目光穿透了光明心脏,没有任何手段可以遮蔽,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躲得过李七夜目光的审视。

    当李七夜的目光穿透光明心脏的时候,才是彻底的看透了这颗光明心脏,这不仅仅是一颗光明心脏,这更是一颗真知的心脏。

    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最终也是点了点头。

    “不管你的手段如何,走到最终,远荒圣人还是留下了自己的良知,留下了自己的光明真知。当他留下这颗光明心脏的时候,转身归于黑暗之时,他走得彻底,他留下了自己的良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或者,他留下良知,是让自己黑暗得更彻底,或者,他希望自己真正黑暗之后,或者烟消云散之后,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留下一点痕迹,给后人留下一些可以承载的遗产。”李七夜有些感慨,轻轻地摇了摇头。

第2968章什么道    李七夜笑了笑,看着石壁上的符文,说道:“剑走偏锋,这却是世人最爱。世间皆俗子,又有多少人愿意去夯厚基石呢?在多少自诩聪明的人看来,大道高远,这才是他们的追求,把时间精力浪费在夯厚基石上,那是笨蛋的做法。”

    “所以,能走亘古者,寥寥无几。”老人也笑了笑,说道:“天才何其多,成道者,又何其少。”

    “唯心不动,才能走亘古。”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无关于光明,无关于黑暗,也无关于堂皇王道或旁门左道。”

    “道基不实,何来道心不动。”老人凝视,神态郑重。

    李七夜不由望着远处,点头,也承认,说道:“也的确是如此,人们在远眺遥远之处的时候,往往是忘了自己的脚下。无积跬步,何以致远。”

    老人喝了口山泉,点头,然后看李七夜,说道:“道友为何而来?”?“看看而已。”李七夜一笑,说道:“看看远荒圣人留下了什么,不过嘛,来到这里,看到了你,我觉得,我也该放心了,看与不看,都无所谓了。”

    “既然来了,又何不一看呢,亲眼所见,这才踏实。”老人说话很和谒,就好像是长辈一样。

    “这话说得也是,也好,看看也行,就看看远荒圣人,他当时的心态也好。”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他从黑暗而来,虽然说点燃自己心中的光明,但,他终究是黑暗,所以,他还是归于黑暗。”老人认真地说道:“所以,我说他,他不代表光明,只不过,我当年道还浅,技不如人。”

    “光明也好,黑暗也罢,无非是他心中的一念。”李七夜不由笑了笑,摇头,说道:“他与你不一样,你是执于光明,终于光明,所求,只是所走而已。”

    “这倒是。”老人难得认真点头,说道:“当年,我与他言,他所求的光明,无非是心中的慰藉罢了,只求自我安慰。他的普渡众生、光明普照,只不过是自我的寻求而已。在他内心深处,贪婪一直蠢蠢欲动,他的贪婪,一直想撷取他的光明。到了最后,光明,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手段而已,他摆脱不了自己的贪念!”

    “更准确说,他摆脱不了心中的恐惧!”李七夜望着遥远之处,徐徐地说道:“面对灭亡之时,他摆脱不了这份恐惧,摆脱不了这一份失败,无法坦荡,这使得他不论如何,他都必须谋存,或者有一搏之力。正是因为如此,这才使得他一直谋求让自己变强……”

    “……当他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心里面的贪婪突破了他的底线,动摇了他的道心,使得他为了达到自己的战略,可以不惜一切,那怕是葬送自己的世界,葬送自己的纪元……最后当他想回归光明之时,寻找自己的人性之时,他才会发现,那只不过是自我的慰藉而已,想告慰亡灵。告慰曾经对他失望的人们。”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老人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徐徐地说道:“我所求,只是授道而已,走自己的路而已。”?“纯粹,这是好事。”李七夜笑着说道。

    老人抬头,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呢?道友所走过的路,要去告慰吗?”

    “不,我不需要告慰自己,也不需要去告慰亡灵。”李七夜望着远处,目光坚毅,徐徐地说道:“善始,而善终。无关于黑暗,无关于光明,我独自前行,身后的世界兴衰,那是它的事情,不需要我去托举,也不需要我去葬送,所以,我不需要肩负众生,众生也不需要去骥希于我。”

    “世间,没有救世主。”老人点了点头。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错,世间,没有救世主,如果说,世间有救世主,那么,这个救世主,往往就是恶魔!所以,我不是救世主,我所做的,仅仅是做我自己而已,我便是我!”

    “道友的路途遥远,不好走,不好走。”老人感慨一声,说道:“我穷其一生,也仅止于此而已,也仅是授道,并肩始祖。而道友,远行天外,超脱万界,不在我类之中,只怕此生,我不能见到道友的成就。”

    “或者,这是一件好事。”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若我成功,天将变,若我失败,只怕,天地灭。不论是哪一种,对于世人来说,都不见得是乐意接受的,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更乐意接受现状。”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老人看着遥远的地方,过了好一会儿,徐徐地说道:“我道有限,不能见全豹,但,从远荒圣人所言得知,该来的,终究会来,不论哪一个世界,最终都逃不掉,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对于蝼蚁而已,当然是活在当下。一春一夏,它们便是生命结束,至于死后,洪水滔天,又与它们何关?”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千万年,对于世人而言,太久远,不在他们考虑之中,他们活在当下,所求的只是让自己更强罢了。”

    “是呀。”老人不由为之感慨,说道:“圣人所为,又焉是凡夫俗子所能理解。”

    “还好,我不是圣人,所以不像圣人那么的寂寞,那么孤独。”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是吗?”老人笑了笑,说道:“是不是圣人,遥远的未来,便可知。不过,现在可知的,或许,总有一天,道友可能会遭受世人的唾骂,世代的唾骂。”

    “那又不是一二天的事情。”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起于远古,骂我的人多去了,谁人不知我是恶魔,又有谁人不知我是幕后黑手。若是想求个清名,那就什么都不做,若想求个美誉,就做远荒圣人。”

    “但,道友都不愿意去做这两种人。”老人笑了笑。

    “我说是我。”李七夜也不由笑了笑,说道:“何需去做别人,世人如何看,关我屁事。”

    “好一句关我屁事。”老人不由赞叹了一声,说道:“我年轻之时,没有道友如此的胸襟,患得患失,走到今日,才明白,这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那么的可笑。”

    “做自己,身后之名,让人说去吧。”李七夜随意笑着说道,浑然不在意。

    “做自己,身后之名,让人说去吧。”老人也不由感怪,点头,说道:“可惜,当年我觉悟得迟了,再早一步,或许,也没有远荒圣人。”

    “现在也不迟。”李七夜笑了笑,悠然地说道:“总有一日,你的光明,会照耀着这个世界,在未来,远荒圣人之后,还有你。”

    老人笑了笑,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也只能是如此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老人,说道:“大黑牛曾说,你曾是有过想法的。”

    “这头小牛犊,就是太皮了。”老人也不由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他一身造化,了不得,出身好,血统正,可谓是前途无量,可惜,就是皮得紧,不然,他会成为一个时代的谛造者。”

    “他也不是这样的人。”李七夜着说道:“就算让他坐在至尊位上,只怕他也坐得不舒服,心性使然,他就是一头在荒野中狂奔的野牛,这就是他所求的,生于天地,无拘无束!不因为名,不因为势!”

    “也是该打磨打磨。”老人笑了笑,说道:“没点约束,他迟早要掀翻天。”

    “所以,你留着夜皇鬼凤不斩。”李七夜笑着说道:“就是想压着他一口气。”

    “这小牛犊,什么事都敢干得出来,无法无天。”老人苦笑了一下,说道:“他也曾求过我,只不过,就是忍不住嘴馋,我把他轰出去了。”

    老人这样一说,李七夜完全能想象当时所发生的一切了。

    当然,这其中并不像大黑牛所说的那么的轻描淡写,只怕不仅仅只是偷吃了几片叶子那么简单。

    这头大黑牛,当年肯定是一时没能忍住,闯了大祸,所以才会在老人的手中吃了大亏。

    这也难怪大黑牛会如此的忌惮,不敢来这里,他就是因为做了亏心事,才不敢到这里来的。

    “随缘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他终究会有这么一场造化。”

    老人也笑了笑,看他模样,也不是记仇之人,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让大黑牛继续在圣山撒野呢,当时,他也只不过是给了大黑牛一点教训而已。

    “道友去看看也好,也算了了一桩心事。”最后,老人对李七夜说道。

    “去看看,起身了。”李七夜点了点头,站直了身子,然后看了看前面,往前而行。

    老人继续坐在树下,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天将变,你可准备好了。”走了没几步,李七夜回头,看了老人一眼。

    “尽力而为吧。”老人也只能叹息一声,说道:“万古以来,比我强者不少,又有谁能逃过一劫呢?我也只能是尽力,未来,还需要看道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