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不理会大黑牛的怂恿,取出了洗罪剑,递给了杜文蕊,说道:“带回去吧,这终究是你们洗罪院的镇院之宝。”

    “洗罪剑呀,不要给我吧。”一看到李七夜要把洗罪剑还给杜文蕊,大黑牛双眼一亮,就伸蹄子去抢。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洗罪剑刚到手,大黑牛就摔个四脚朝天,洗罪剑根本就不是承认他,或者说,洗罪剑对他脾气特别的大,瞬间就冲击了他一下,似乎,洗罪剑与大黑牛之间被不是那么的待见。

    “呸,不就是一把破剑吗?有什么了不起,当年有远荒圣人在世,你还能耍点小威风,现在远荒圣人已经死了,看你还能怎么样威风。来,来,来,你有本事从剑鞘里面蹦出来,看本帅牛怎么样好好教训你……”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是十分的气愤,跳了起来,破口大骂:“……本帅牛一定会把你踏在蹄下,把你踩得稀巴烂,不,本帅牛一定要把你炼成废铁,把你扔入深渊之中,让你万劫不复,永不见天日!”

    “既然是一把破剑,你还与它一般见识干什么。”李七夜看了一眼破口大骂的大黑牛。

    “也对哦。”大黑牛怔了一下,觉得李七夜的话是十分有道理,站直身体,高高昂起了牛头,对洗罪剑不屑一顾,说道:“一把破剑而已,本帅牛不屑一顾,还看不上眼,你这样的破铜烂铁,还是留在洗罪院这样的破地方发烂吧,有谁稀罕你。”

    “铛”的一声,洗罪剑也是剑鸣一声,似乎对于大黑牛也是十分的不屑,一副高高在上,气势凌人的模样。

    看来,洗罪剑和大黑牛在以前就曾经结过仇,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李七夜笑了笑,懒得去理会大黑牛,对杜文蕊说道:“带回去吧,未来传给有缘人。”说着,把洗罪剑递给了他。

    “这——”杜文蕊不由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此剑认李同学为主,它从此便是李同学的东西,不再属于李同学。”

    杜文蕊也很清楚,他看得出来,如果李七夜愿意带走洗罪剑的话,那么洗罪剑本身就是十分乐意跟随着李七夜而去。

    “我也只是试试手而已,这是一把好剑。”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君子不夺人所爱,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至于和你们洗罪剑抢镇院之宝。”

    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后郑重地再拜,说道:“那杜某就厚颜收下了,多谢李同学的成全。”说着,这才接过了洗罪剑。

    “铛”的一声,洗罪剑是轻鸣了一声,剑鸣之声有着不舍之意,毫无疑问,洗罪剑也的确是愿意跟随李七夜而去。

    “去吧。”李七夜轻轻地拂了一下洗罪剑,淡淡地说道:“天地将有变,或许,光明圣院,这才是你真正的归宿,未来,你终会遇到适合的主人。”

    在李七夜轻轻地一拂之下,洗罪剑这才平静下来,最后,杜文蕊收起了洗罪剑,对李七夜再拜。

    对于洗罪院来说,洗罪剑乃是镇院之宝,它是何等的珍贵,当然,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带走洗罪剑,杜文蕊也没有什么异议。

    现在李七夜却重新把洗罪剑赐还给了洗罪院,这可谓是大恩,此举不亚于当年远荒圣人把洗罪剑赐于洗罪院。

    洗罪剑虽然强大,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并非是达到非要不可的地步,毕竟,如洗罪剑这样强大的兵器,他手中还是有好几件,甚至还有比洗罪剑更加强大的兵器。

    对于李七夜而言,洗罪剑这样的兵器,完全可以代替,他当日从洗罪院取走洗罪剑,那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试试手罢了,并非是真正的想从洗罪院中夺走这把神剑。

    “同学们,我们感谢李公子一路来的照顾。”在这个时候,杜文蕊带着洗罪院的学生,向李七夜再拜。

    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地跟随着杜文蕊大拜,恭恭敬敬,也是十分的虔诚,他们大拜,乃是真诚无比。

    这一路来,李七夜的的确确给了他们不少的照顾,给了他们很多的好处,这让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感恩万物。

    “愿李同学未来旗开得胜。”最终,杜文蕊有些感慨,也有些伤感,对李七夜真诚地说道。

    “会的,相信光明,也会普照洗罪院的那一天。”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

    杜文蕊向李七夜顿首,最后,带着洗罪院的所有学生离开了,在临别之时,洗罪院的学生都一一向李七夜他们挥手,有着不舍,直至最后,他们消失在水晶螃蟹的山谷之外。

    “嘿,大圣人,我们该去哪里呢?”当杜文蕊他们离开之后,大黑牛不由双目发亮,有些摩拳擦掌,嘿嘿地笑着说道:“我们是不是该大杀八方,所向无敌,所向披靡呢?”?“走走。”李七夜向圣山更深处望去,徐徐地说道:“该往里面走走,该去看看。”

    “我靠,真的要去那里呀?”大黑牛吓了一跳,有些忌惮,说道:“其实,翻过圣兽园,那边已经不是圣山的范畴了,说不好听的,那里就是一个牢房,谁进去,谁都会悲剧,都出不来,嘿,什么光明普照,什么皈依光明,都是忽悠骗人的话,就是要你去送死,给这道基添夸加瓦而已。”

    “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李七夜悠悠地看了大黑牛一眼。

    大黑牛神态有些尴尬,干笑一声,说道:“嘿,嘿,嘿,哪里,哪里,只是,那地方,有点不祥,有点不祥,而且,那地方,去了之后,让人浑身不自在,不自在。”

    “你不会是怕了老树妖吧。”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放屁。”大黑牛立即跳了起来,十分傲气,睨睥八方的模样,说道:“本帅牛怎么可能会怕老树妖呢,哼,哼,哼,他不就是年纪大了一点而已,我这个人,最尊老爱幼了。哼,哼,哼,如果真的打起来……”

    “比吹牛皮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乜了大黑牛一眼。

    大黑牛不由干笑了一声,说道:“大圣人,话不能这样说,嘿,嘿,嘿,其实这事嘛,我也只是与老树妖有点小误会,小误会,小误会而已。”

    “小误会?”李七夜上下瞅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说道:“你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吧。”

    “嘿,没什么,啃了老树妖几片叶子而已。”大黑牛嘿嘿一笑,尽管这话让他有点小尴尬,但是,依然是有几分的得意,可以看得出来,大黑牛所做的事情,绝对不是那么几件叶子那么简单。

    “哼,就是老树妖太小气了,太抠门了,不就是那么一点点东西嘛,至于气得暴跳如雷吗?好歹我们两个人也是老邻居了,这太小气了。”在得意之余,大黑牛不由抱怨地说道,神态之间又有些懊恼。

    看得出来,大黑牛一定是在老树妖的手中吃了大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神态。

    “里面有什么?”李七夜不理会大黑牛的抱怨唠叨,看了看大黑牛。

    “不知道,我没仔细去琢磨。”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总之,我对于远荒圣人的那一套,完全没有什么兴趣了,至于他曾经在里面捣弄着什么,我是不会去关心,嘿,总之,我只要圣山,圣山给我,我就行了,懒得理会他的那些狗屁烂灶的事情。”

    “不过,老树妖,应该最清楚。”大黑牛最后补了一句,说道:“嘿,嘿,以我看,老树妖,他肯定会发大招的,这样的大招,他已经憋了很久很久了。”

    李七夜看着更远处,说道:“去走走看看也好,也该结束这一趟行程的时候了。”

    “那我就不陪大圣人了。”大黑牛一点都不讲义气,立即开溜,说道:“嘿,本帅牛还有其他的事情,再见了,下次再相见。”

    大黑牛话还没有落下,就已经逃出了山谷了。

    “对了,如果远荒圣人在里面留有什么坏东西的话,那还请大圣人替我狠狠地踩上几脚,这个伪君子,一定不会做出什么好事情来的,绝对不会留下什么好的东西。”跑远之后,大黑牛还依然唠叨地说道。

    最终,李七夜离开了山谷,水晶螃蟹和平世鹊都亲自来为李七夜送行,特别是平世鹊,因为两次救命之恩,它们都依依不舍。

    “送君千里,终需一别,这将要离开古园了,回去吧。”水晶螃蟹和平世鹊送李七夜很远,李七夜吩咐说道。

    最终,水晶螃蟹和平世鹊向李七夜鞠首,这才回去了。

    李七夜离开了古园,最后转身后了一眼,便离开了。

    “轧、轧、轧……”在李七夜离开古园一段时间之后,古园也开始关闭了,光明圣院有长辈通知古园中的所有学生撤离。

    最终,当所有的学生都撤离了古园之后,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古园封闭了,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第2964章真帝之死    “轰——”的一声巨响,时空崩碎,三位真帝全力一击,瞬间临于李七夜身上,威力绝伦。

    虽然说,此时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都是血气大损,身受重伤,功力大不如前,不再是巅峰状态,但是,真帝终究是真帝,实力之强悍,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三位真帝同时杀到,天地变色,风云变幻,日月无光,在场的所有学生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

    那怕大家明知三位真帝不是李七夜对手了,但是,他们全力一击,依然可以碾压在场的任何一位学生,击杀任何一位强者。

    “那就成全你们。”面对三位真帝全力的一击,李七夜大笑一声,手臂一震。

    “轰、轰、轰”当李七夜手臂一震之时,整个空间颤抖起来,似乎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都承受不起李七夜这只手臂的力量。

    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只见李七夜的手臂上乃是大道环绕,这是李七夜的无上大道,当这条无上大道环绕在李七夜手臂之上时,李七夜的手臂好像是是天地之柱一样,它的力量可以承受着整个天地。

    “破——”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声长啸,一拳长贯而出,如长虹贯日,手臂随拳而出,瞬间击穿了世间的一切。

    “轰——”的一声巨响,天地一暗,就在李七夜一拳长贯而出的时候,一下子击穿了天地,击穿了大道,在这刹那之间,把一切都轰回了原点,在这一刻之下,一切都化作为了混沌,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是茫茫一片。

    在这一拳长贯而出的时候,在所有人看来,这已经不是一拳破空了,而是一条无上的大道亘横于天地之间,碾灭了九界十方,这不是一拳,而是一条无上大道的绝对镇杀。

    在这样的一条无上大道碾杀之下,一切都崩碎,一切都将会随之灰飞烟灭。

    这样的力量,所有人都骇然,所有学生都感觉,这一拳好像是瞬间击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瞬间击穿了自己的胸膛,一阵剧痛传来。

    “砰——”的一声巨响,一拳崩碎了一切,在这刹那之间,一拳之力乃是摧枯拉朽,什么防御,什么力量都挡不住这一拳。

    所有人都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只见金蒲真帝他们的兵器宝物、护甲在这个时候瞬间被摧毁,最后才响起了“噗”的一声响起,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在这绝对的力量碾杀之下,连惨叫都没有,瞬间被碾杀成了血雾。

    这一拳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刹那之间,把天地都打回了原点,一切都归于混沌,这是多么可怕的一拳。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混沌归于天地,而已经被轰成血雾的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也随之飘散而去,一切都消逝在微风之中。

    当微风轻轻吹过的时候,带起了一丝丝的凉意,有回过神来的人不由拉了拉衣领,似乎秋天已经来了,带着丝丝的秋意。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三位真帝成了血雾,随风飘散,消逝在天地之间,在这一刻,一切都归于平静,天地依然不变,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且金蒲真帝他们化作了血雾,飘散而去之后,尸骨不存,他们就好像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一幕,三位真帝化作血雾飘散而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全身冷汗涔涔。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再也站不稳了,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吓瘫在了那里,试想一下,三位真帝都被轰成了血雾,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实。

    “气吞山河。”过了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喃喃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都不由脱帽向金蒲真帝他们致敬。

    不少学生回过神来之后,看到金蒲真帝他们都化作了血雾飘散而去,他们都不由肃然起敬,向飘散而去的金蒲真帝他们致最高的敬意。

    大家都看得出来,在刚才金蒲真帝他们已经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了,再次出手,他们必死无疑。

    但是,金蒲真帝他们明知道是死,都依然要血战到底,至死方休。他们不向李七夜求饶,也不向李七夜求弱,那怕是临死最后一刻,他们都悍卫着作为真帝的尊严,都在悍卫着真帝的帝威。

    这就是真帝,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他们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悍卫尊严,用性命去悍卫帝威,真帝就是真帝,他们拥有着很多人所没有的品质。

    “死在我大道之下,也没有辱没你们。”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收回了手臂。

    在这个时候,看着站天空上的李七夜,所有人都不由为之窒息,那怕是轰杀了三位真帝了,他都依然的那么风轻云淡,那么的平静自在,似乎,他只不过是轰杀了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

    “太强大了。”看着平淡无奇的李七夜,有人不由低喃了一声,说道:“只怕唯有始祖能与他一战了。”

    “难道,当今仙统界,真的又出了一个可以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争锋的人。”有学生看着李七夜,一时之间不由失神,被他的无敌所威慑。

    “这不是难道,这只怕是事实。”另外一个学生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李七夜,不由毛骨悚然。

    李七夜笑了一下,最后落入了水晶螃蟹的山谷里面。

    当李七夜落入山谷之中时,其他的人都纷纷离开了,一时之间,所有学生心里面都百味杂陈,因为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发生了太多骇人听闻的事情了。

    特别是三位真帝战死,更是慑人心魂,在这个时候,当提到李七夜的名字,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毛骨悚然。

    “要发生大事了,只怕天地要变了。”有学生脸色发白,说道。

    也有学生猜测地说道:“说不定兰书才圣会为自己死去的弟子报仇,到时候,只怕是一战惊天,天崩地灭。”

    “若真是如此,的确是要变天了。”有不少学生听到这话,都纷纷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毛骨悚然。

    在水晶螃蟹的山谷之中,当李七夜回去之后,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看到李七夜之时,都不由敬畏无比。

    试想一下,金蒲真帝他们是怎么样的存在,无敌的真帝,在平日里,在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的心里面,金蒲真帝他们的真帝,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存在。

    但是,现在金蒲真帝他们三位真帝都惨死在李七夜的手中了,李七夜的实力之强,那是多么的可怕,那是多么的恐怖。

    更让赵秋实他们打了一个冷颤的是,在以前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们曾经把李七夜当作是自己的同学而已,甚至还把他当作是自己的小学弟。

    想到这里,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有些措手无策。试想一下,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竟然有眼无珠,与他同学相称,而且还把他当作小学弟,甚至还是一副要照顾他的模样,现在这样的逆转,都让赵秋实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幸好的是,李七夜并没有与他们一般见识,不然的话,他们都不可能活在这里。

    此时,赵秋实他们敬畏无比地看着李七夜,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仅仅是把李七夜当作一个小学弟而已。

    相比起敬畏无比的赵秋实他们来,大黑牛倒是显得平静了,似乎就算是斩杀了三位真帝,在大黑牛看来,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圣人无双,举世无敌。”而水晶螃蟹不由赞叹了一声,亲眼看到李七夜的实力,他也是震撼无比。

    就在赵秋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不知道所措的时候,失踪了好一段时间的洗罪院院长杜文蕊回来了。

    “我们快离开吧,用不了多久,古园就要关闭了。”杜文蕊回来之后,立即对所有人说道。

    “唉,又要恢复平静了,我这只老螃蟹,又要再次沉睡了。”水晶螃蟹听到古园要关闭的消息,不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

    尽管水晶螃蟹是十分的感慨,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他依然准备继续在这里沉睡,毕竟,没有什么地方比古园更舒适、更安全了,而且,他在这里继续沉睡,将不再会有人来打扰到他。

    “好戏落幕了,可惜,没有哪位始祖出手。”相比起水晶螃蟹来,大黑牛就幸灾乐祸了,他是唯恐天下不乱,天下大乱,他更愿意看到。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都回去吧,该是分别的时候了。”

    “李同学要走了?”杜文蕊不由看了看李七夜,事实上,这一天到来,也是他意料中的事情。

    杜文蕊在心里面很清楚,对于李七夜而言,他只不过是洗罪院的过客而已,他最多也就是在他们洗罪院稍稍停留,他不可能会停留在洗罪院,最终他依然会远行。

    “光明圣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李七夜笑了一下。

    “嘿,我还知道光明圣院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知道有几个大宝藏。”大黑牛立即来了精神,怂恿李七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