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时空崩碎,三位真帝全力一击,瞬间临于李七夜身上,威力绝伦。

    虽然说,此时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都是血气大损,身受重伤,功力大不如前,不再是巅峰状态,但是,真帝终究是真帝,实力之强悍,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三位真帝同时杀到,天地变色,风云变幻,日月无光,在场的所有学生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

    那怕大家明知三位真帝不是李七夜对手了,但是,他们全力一击,依然可以碾压在场的任何一位学生,击杀任何一位强者。

    “那就成全你们。”面对三位真帝全力的一击,李七夜大笑一声,手臂一震。

    “轰、轰、轰”当李七夜手臂一震之时,整个空间颤抖起来,似乎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都承受不起李七夜这只手臂的力量。

    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只见李七夜的手臂上乃是大道环绕,这是李七夜的无上大道,当这条无上大道环绕在李七夜手臂之上时,李七夜的手臂好像是是天地之柱一样,它的力量可以承受着整个天地。

    “破——”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声长啸,一拳长贯而出,如长虹贯日,手臂随拳而出,瞬间击穿了世间的一切。

    “轰——”的一声巨响,天地一暗,就在李七夜一拳长贯而出的时候,一下子击穿了天地,击穿了大道,在这刹那之间,把一切都轰回了原点,在这一刻之下,一切都化作为了混沌,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是茫茫一片。

    在这一拳长贯而出的时候,在所有人看来,这已经不是一拳破空了,而是一条无上的大道亘横于天地之间,碾灭了九界十方,这不是一拳,而是一条无上大道的绝对镇杀。

    在这样的一条无上大道碾杀之下,一切都崩碎,一切都将会随之灰飞烟灭。

    这样的力量,所有人都骇然,所有学生都感觉,这一拳好像是瞬间击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瞬间击穿了自己的胸膛,一阵剧痛传来。

    “砰——”的一声巨响,一拳崩碎了一切,在这刹那之间,一拳之力乃是摧枯拉朽,什么防御,什么力量都挡不住这一拳。

    所有人都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只见金蒲真帝他们的兵器宝物、护甲在这个时候瞬间被摧毁,最后才响起了“噗”的一声响起,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在这绝对的力量碾杀之下,连惨叫都没有,瞬间被碾杀成了血雾。

    这一拳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刹那之间,把天地都打回了原点,一切都归于混沌,这是多么可怕的一拳。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混沌归于天地,而已经被轰成血雾的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也随之飘散而去,一切都消逝在微风之中。

    当微风轻轻吹过的时候,带起了一丝丝的凉意,有回过神来的人不由拉了拉衣领,似乎秋天已经来了,带着丝丝的秋意。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三位真帝成了血雾,随风飘散,消逝在天地之间,在这一刻,一切都归于平静,天地依然不变,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且金蒲真帝他们化作了血雾,飘散而去之后,尸骨不存,他们就好像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一幕,三位真帝化作血雾飘散而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全身冷汗涔涔。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再也站不稳了,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吓瘫在了那里,试想一下,三位真帝都被轰成了血雾,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实。

    “气吞山河。”过了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喃喃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都不由脱帽向金蒲真帝他们致敬。

    不少学生回过神来之后,看到金蒲真帝他们都化作了血雾飘散而去,他们都不由肃然起敬,向飘散而去的金蒲真帝他们致最高的敬意。

    大家都看得出来,在刚才金蒲真帝他们已经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了,再次出手,他们必死无疑。

    但是,金蒲真帝他们明知道是死,都依然要血战到底,至死方休。他们不向李七夜求饶,也不向李七夜求弱,那怕是临死最后一刻,他们都悍卫着作为真帝的尊严,都在悍卫着真帝的帝威。

    这就是真帝,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他们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悍卫尊严,用性命去悍卫帝威,真帝就是真帝,他们拥有着很多人所没有的品质。

    “死在我大道之下,也没有辱没你们。”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收回了手臂。

    在这个时候,看着站天空上的李七夜,所有人都不由为之窒息,那怕是轰杀了三位真帝了,他都依然的那么风轻云淡,那么的平静自在,似乎,他只不过是轰杀了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

    “太强大了。”看着平淡无奇的李七夜,有人不由低喃了一声,说道:“只怕唯有始祖能与他一战了。”

    “难道,当今仙统界,真的又出了一个可以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争锋的人。”有学生看着李七夜,一时之间不由失神,被他的无敌所威慑。

    “这不是难道,这只怕是事实。”另外一个学生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李七夜,不由毛骨悚然。

    李七夜笑了一下,最后落入了水晶螃蟹的山谷里面。

    当李七夜落入山谷之中时,其他的人都纷纷离开了,一时之间,所有学生心里面都百味杂陈,因为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发生了太多骇人听闻的事情了。

    特别是三位真帝战死,更是慑人心魂,在这个时候,当提到李七夜的名字,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毛骨悚然。

    “要发生大事了,只怕天地要变了。”有学生脸色发白,说道。

    也有学生猜测地说道:“说不定兰书才圣会为自己死去的弟子报仇,到时候,只怕是一战惊天,天崩地灭。”

    “若真是如此,的确是要变天了。”有不少学生听到这话,都纷纷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毛骨悚然。

    在水晶螃蟹的山谷之中,当李七夜回去之后,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看到李七夜之时,都不由敬畏无比。

    试想一下,金蒲真帝他们是怎么样的存在,无敌的真帝,在平日里,在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的心里面,金蒲真帝他们的真帝,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存在。

    但是,现在金蒲真帝他们三位真帝都惨死在李七夜的手中了,李七夜的实力之强,那是多么的可怕,那是多么的恐怖。

    更让赵秋实他们打了一个冷颤的是,在以前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们曾经把李七夜当作是自己的同学而已,甚至还把他当作是自己的小学弟。

    想到这里,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有些措手无策。试想一下,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竟然有眼无珠,与他同学相称,而且还把他当作小学弟,甚至还是一副要照顾他的模样,现在这样的逆转,都让赵秋实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幸好的是,李七夜并没有与他们一般见识,不然的话,他们都不可能活在这里。

    此时,赵秋实他们敬畏无比地看着李七夜,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仅仅是把李七夜当作一个小学弟而已。

    相比起敬畏无比的赵秋实他们来,大黑牛倒是显得平静了,似乎就算是斩杀了三位真帝,在大黑牛看来,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圣人无双,举世无敌。”而水晶螃蟹不由赞叹了一声,亲眼看到李七夜的实力,他也是震撼无比。

    就在赵秋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不知道所措的时候,失踪了好一段时间的洗罪院院长杜文蕊回来了。

    “我们快离开吧,用不了多久,古园就要关闭了。”杜文蕊回来之后,立即对所有人说道。

    “唉,又要恢复平静了,我这只老螃蟹,又要再次沉睡了。”水晶螃蟹听到古园要关闭的消息,不由感慨地叹息了一声。

    尽管水晶螃蟹是十分的感慨,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他依然准备继续在这里沉睡,毕竟,没有什么地方比古园更舒适、更安全了,而且,他在这里继续沉睡,将不再会有人来打扰到他。

    “好戏落幕了,可惜,没有哪位始祖出手。”相比起水晶螃蟹来,大黑牛就幸灾乐祸了,他是唯恐天下不乱,天下大乱,他更愿意看到。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都回去吧,该是分别的时候了。”

    “李同学要走了?”杜文蕊不由看了看李七夜,事实上,这一天到来,也是他意料中的事情。

    杜文蕊在心里面很清楚,对于李七夜而言,他只不过是洗罪院的过客而已,他最多也就是在他们洗罪院稍稍停留,他不可能会停留在洗罪院,最终他依然会远行。

    “光明圣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李七夜笑了一下。

    “嘿,我还知道光明圣院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知道有几个大宝藏。”大黑牛立即来了精神,怂恿李七夜。

第2963章什么是大义    “砰——”的一声响起,只见兰书才圣的身体崩碎。

    紧接着,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只见整个星空出现了无数的裂缝,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整个星空就好像陶瓷一样碎裂。

    最后,在“砰”的一声响起,整个星空粉碎,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消失了,没有了广袤的星空,也没有了兰书才圣,古园依然是古园,水晶螃蟹的山谷依然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消逝不见,大家头顶上,又恢复了朗朗的晴空。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呆了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回不过神来。

    当回过神来之后,所有的学生立即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又张望了一下四周,他们安然无恙,身体四肢依然健在,不再像刚才那样融化掉。

    “哈,哈,哈,我们还活着,我们安然无恙,丝毫不损。”在这个时候,率先回过神来的学生不由兴奋得尖叫一声。

    其他的学生都纷纷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四肢依然健在,并没有融化,再张望的时候,整个古园也依然健在,一切都安好无损。

    “真的,我们还活着。”回过神来之后,发现一切安好,所有的学生都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对于大家来说,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特别是劫后重生,这更是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兴奋的了。

    一时之间,不少学生欢呼,激动不己,在刚才的时候,他们差一点点就如图画一样被涂抹掉。

    劫后重生,一时之间,让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无比的兴奋,恨不得跳了起来。

    只不过,在这“砰”的一声中,古园虽然恢复了原貌,但,也不少人趴在了地上了。

    在“砰”的一声中,随着兰书才圣消失,整个星空崩碎,金蒲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以及光明黄金龙众多的远古巨兽都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此时看去,只见金蒲真帝他们脸色发白,这并非是他们被吓破了胆子,而是刚才一出手,他们损耗的血气太过于巨大了,现在他们是血气难续,想站都有些站不稳,特别是在最后一击之下,不仅仅是兰书才圣崩碎消失,而金蒲真帝他们都受了重伤。

    看到金蒲真帝他们都鲜血狂喷,这让所有的学生都暗暗抽了一口冷气,金蒲真帝他们手段尽出,如同兰书才圣亲临,堪称是无敌,但是,最终还是败在了第一凶人李七夜手中,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只怕,也唯有始祖亲临,才有资格与他一战了。”有学生不由嘀咕地说道。

    “呜——”就在这个时候,光明黄金龙大声咆哮一声,所有学生都还以为光明黄金龙会冲杀向李七夜,要与李七夜一决生死呢。

    “轰、轰、轰”一阵奔跑声响起,在所有学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光明黄金龙转身就逃走了,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跑去,眨眼之间便逃之夭夭。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一时之间,天地摇晃,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远古巨兽都是连滚带爬,跟着光明黄金龙逃之夭夭了。

    一时之间,烟尘滚滚,所有的远古巨兽连滚带爬,眨眼之间便是绝尘而去,瞬间消失在了天边。

    要知道,在平时,这些远古巨兽,都是威武无比,兽威慑人,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些远古巨兽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兽威慑人,它们连滚带爬就逃之夭夭了,恨不得再多长几条腿,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眨眼之间,所有的远古巨兽都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得一干二净,最后,偌大的战场,只留下了金蒲真帝他们四个人孤伶伶地站在了那里。

    这样的反差,一时之间,让大家看得目瞠口呆,在此之前,一头头远古巨兽盘踞在这里,是多么的威风,是多么的热闹,是多么的慑人心魂,让多少人看到这样的仗势,都会双腿直打哆嗦,双腿发软。

    现在所有的远古巨兽都如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得傻在了那里,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好。

    特别是是光明黄金龙率先逃走的时候,更是让所有人无语,光明黄金龙,这可是巨兽之皇,野兽之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算是八宫真帝,都不如它强大。

    但是,作为巨兽之王,在刚才光明黄金龙一点王者气势都没有,根本就顾不上什么形象,竟然是率先第一个逃走,也正是因为光明黄金龙第一个带头逃走的,其他的远古巨兽才会跟着逃之夭夭的。

    但是金蒲真帝他们也只有站在那里,苦笑了一下。光明黄金龙它们可以转身逃走,逃之夭夭,毕竟,它们是野兽,求生是它们的本能,不敌而逃,这是正常之事。

    但是,金蒲真帝他们却不能像光明黄金龙这些远古巨兽那样转身就逃,逃之夭夭。

    他们是真帝,他们是威慑九天十地的存在,他们在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可以镇压诸天的,若是他们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逃走,这对于他们而言,乃是有损他们的帝威,更是有损他们宗门威名。

    他们所背负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帝名,更是背负着整个道统宗门的荣耀。

    所以,在这一刻,他们那怕是战到最后,也不能像丧家之犬一样逃之夭夭,他们就算是战死,也不能落荒而逃。

    “结束的时候了。”李七夜站在那里,笑了一下,轻描淡写。

    “不死不休!”最先站了出来的是宝源真神,他狂吼一声,跃空而起,“轰”的一声巨响,他胸前的宝源乃是瞬间爆发出了所有的力量,似乎,在这刹那之间,宝源真神是榨干了整个宝源的所有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震动天地,宝源内的所有力量在这刹那之间都化作了光柱,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当宝源真神的所有宝源力量轰了出去的时候,威力绝伦,化作了最强大的脉冲,轰向李七认,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中,空间瞬间被击穿了一个空洞,脉冲就是穿过了空洞,瞬间轰击向李七夜的胸膛的。

    面对宝源真神轰击而来的脉冲,李七夜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胸膛一挺,笑了一下,说道:“成全你!”

    “轰”的一声巨响,在脉冲重重地冲击在李七夜的胸膛之时,没有大家所想象中的那样,李七夜胸膛被击穿。

    当脉冲冲击在李七夜胸膛之上的时候,在“砰”的巨响之下,李七夜胸膛竟然丝毫不损,反而,这强大无匹的脉冲瞬间击震荡的力量击了回去。

    在这刹那之间,宝源真神的脉冲如同逆流一样,倒向冲击向了宝源真神。

    “砰”的一声巨响,逆流的脉冲重重地冲击在了宝源真神的胸膛之上,在这“砰”的巨响之下,宝源真神胸膛中的宝源瞬间粉碎。

    “啊”的一声惨叫,在宝源被击得粉碎之时,脉穿也是在这瞬间击穿了宝源真神的胸膛。

    在惨叫中,宝源真神的身体高高地从高空中摔落下来,最后“砰”的一声,宝源真神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鲜血染红了泥土。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宝源真神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悔怨,一命归西。

    看到宝源真神死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心里面是敬意油然而生。

    宝源真神,他乃是为邓壬森报仇,因为邓壬森对他有恩,所以,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报恩,此举的确是了不起。

    在场的学生都扪心自问一下,换作是自己,只怕是做不到宝源真神这样,以自己的生命来报恩。

    “勇气可嘉。”对于死去的宝源真神,李七夜点头,说道:“汉子是也。”

    宝源真神的死,让不少人心里面有些戚戚兮,虽然在天才之中,宝源真神不是最杰出的,也不是最惊才绝艳的,但是,今日之死,他的的确确是一条汉子,也是敢做敢为,有恩必报。

    “宝源兄大义,我等自愧不如。”此时刻石真帝他们也不由动容,他们三位真帝相视了一眼,肃然起敬。

    “今日并肩而战,也是我们的缘份,更是我的福份,我先随宝源兄走一步。”此时刻石真帝狂笑一声,跃空而起,“轰”的一声巨响,出手就是帝枪横空,直取李七夜。

    “刻石兄,我来也。”金蟒真帝也狂吼一声,“轰、轰、轰”在巨响中,他整个人化作了金色的钢铁洪流,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与三位道友并肩作战,乃是我的荣幸,今日,我们同生共死。”金蒲真帝也是豪气冲天,狂笑一声。

    金蒲真帝跃空而起,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中,手持宝轮,瞬间轮舞三千世界,碾杀向了李七夜。

    虽然刻石真帝他们三位真帝出手有先后,但是,他们都是差不多刹那之间轰杀到了李七夜身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