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砰——”的一声响起,只见兰书才圣的身体崩碎。

    紧接着,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只见整个星空出现了无数的裂缝,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整个星空就好像陶瓷一样碎裂。

    最后,在“砰”的一声响起,整个星空粉碎,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消失了,没有了广袤的星空,也没有了兰书才圣,古园依然是古园,水晶螃蟹的山谷依然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消逝不见,大家头顶上,又恢复了朗朗的晴空。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呆了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回不过神来。

    当回过神来之后,所有的学生立即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又张望了一下四周,他们安然无恙,身体四肢依然健在,不再像刚才那样融化掉。

    “哈,哈,哈,我们还活着,我们安然无恙,丝毫不损。”在这个时候,率先回过神来的学生不由兴奋得尖叫一声。

    其他的学生都纷纷回过神来,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四肢依然健在,并没有融化,再张望的时候,整个古园也依然健在,一切都安好无损。

    “真的,我们还活着。”回过神来之后,发现一切安好,所有的学生都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对于大家来说,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特别是劫后重生,这更是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兴奋的了。

    一时之间,不少学生欢呼,激动不己,在刚才的时候,他们差一点点就如图画一样被涂抹掉。

    劫后重生,一时之间,让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无比的兴奋,恨不得跳了起来。

    只不过,在这“砰”的一声中,古园虽然恢复了原貌,但,也不少人趴在了地上了。

    在“砰”的一声中,随着兰书才圣消失,整个星空崩碎,金蒲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以及光明黄金龙众多的远古巨兽都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此时看去,只见金蒲真帝他们脸色发白,这并非是他们被吓破了胆子,而是刚才一出手,他们损耗的血气太过于巨大了,现在他们是血气难续,想站都有些站不稳,特别是在最后一击之下,不仅仅是兰书才圣崩碎消失,而金蒲真帝他们都受了重伤。

    看到金蒲真帝他们都鲜血狂喷,这让所有的学生都暗暗抽了一口冷气,金蒲真帝他们手段尽出,如同兰书才圣亲临,堪称是无敌,但是,最终还是败在了第一凶人李七夜手中,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只怕,也唯有始祖亲临,才有资格与他一战了。”有学生不由嘀咕地说道。

    “呜——”就在这个时候,光明黄金龙大声咆哮一声,所有学生都还以为光明黄金龙会冲杀向李七夜,要与李七夜一决生死呢。

    “轰、轰、轰”一阵奔跑声响起,在所有学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光明黄金龙转身就逃走了,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跑去,眨眼之间便逃之夭夭。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一时之间,天地摇晃,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远古巨兽都是连滚带爬,跟着光明黄金龙逃之夭夭了。

    一时之间,烟尘滚滚,所有的远古巨兽连滚带爬,眨眼之间便是绝尘而去,瞬间消失在了天边。

    要知道,在平时,这些远古巨兽,都是威武无比,兽威慑人,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些远古巨兽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兽威慑人,它们连滚带爬就逃之夭夭了,恨不得再多长几条腿,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眨眼之间,所有的远古巨兽都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得一干二净,最后,偌大的战场,只留下了金蒲真帝他们四个人孤伶伶地站在了那里。

    这样的反差,一时之间,让大家看得目瞠口呆,在此之前,一头头远古巨兽盘踞在这里,是多么的威风,是多么的热闹,是多么的慑人心魂,让多少人看到这样的仗势,都会双腿直打哆嗦,双腿发软。

    现在所有的远古巨兽都如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得傻在了那里,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好。

    特别是是光明黄金龙率先逃走的时候,更是让所有人无语,光明黄金龙,这可是巨兽之皇,野兽之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算是八宫真帝,都不如它强大。

    但是,作为巨兽之王,在刚才光明黄金龙一点王者气势都没有,根本就顾不上什么形象,竟然是率先第一个逃走,也正是因为光明黄金龙第一个带头逃走的,其他的远古巨兽才会跟着逃之夭夭的。

    但是金蒲真帝他们也只有站在那里,苦笑了一下。光明黄金龙它们可以转身逃走,逃之夭夭,毕竟,它们是野兽,求生是它们的本能,不敌而逃,这是正常之事。

    但是,金蒲真帝他们却不能像光明黄金龙这些远古巨兽那样转身就逃,逃之夭夭。

    他们是真帝,他们是威慑九天十地的存在,他们在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可以镇压诸天的,若是他们如同丧家之犬一样逃走,这对于他们而言,乃是有损他们的帝威,更是有损他们宗门威名。

    他们所背负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帝名,更是背负着整个道统宗门的荣耀。

    所以,在这一刻,他们那怕是战到最后,也不能像丧家之犬一样逃之夭夭,他们就算是战死,也不能落荒而逃。

    “结束的时候了。”李七夜站在那里,笑了一下,轻描淡写。

    “不死不休!”最先站了出来的是宝源真神,他狂吼一声,跃空而起,“轰”的一声巨响,他胸前的宝源乃是瞬间爆发出了所有的力量,似乎,在这刹那之间,宝源真神是榨干了整个宝源的所有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震动天地,宝源内的所有力量在这刹那之间都化作了光柱,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当宝源真神的所有宝源力量轰了出去的时候,威力绝伦,化作了最强大的脉冲,轰向李七认,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中,空间瞬间被击穿了一个空洞,脉冲就是穿过了空洞,瞬间轰击向李七夜的胸膛的。

    面对宝源真神轰击而来的脉冲,李七夜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胸膛一挺,笑了一下,说道:“成全你!”

    “轰”的一声巨响,在脉冲重重地冲击在李七夜的胸膛之时,没有大家所想象中的那样,李七夜胸膛被击穿。

    当脉冲冲击在李七夜胸膛之上的时候,在“砰”的巨响之下,李七夜胸膛竟然丝毫不损,反而,这强大无匹的脉冲瞬间击震荡的力量击了回去。

    在这刹那之间,宝源真神的脉冲如同逆流一样,倒向冲击向了宝源真神。

    “砰”的一声巨响,逆流的脉冲重重地冲击在了宝源真神的胸膛之上,在这“砰”的巨响之下,宝源真神胸膛中的宝源瞬间粉碎。

    “啊”的一声惨叫,在宝源被击得粉碎之时,脉穿也是在这瞬间击穿了宝源真神的胸膛。

    在惨叫中,宝源真神的身体高高地从高空中摔落下来,最后“砰”的一声,宝源真神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鲜血染红了泥土。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宝源真神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悔怨,一命归西。

    看到宝源真神死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心里面是敬意油然而生。

    宝源真神,他乃是为邓壬森报仇,因为邓壬森对他有恩,所以,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报恩,此举的确是了不起。

    在场的学生都扪心自问一下,换作是自己,只怕是做不到宝源真神这样,以自己的生命来报恩。

    “勇气可嘉。”对于死去的宝源真神,李七夜点头,说道:“汉子是也。”

    宝源真神的死,让不少人心里面有些戚戚兮,虽然在天才之中,宝源真神不是最杰出的,也不是最惊才绝艳的,但是,今日之死,他的的确确是一条汉子,也是敢做敢为,有恩必报。

    “宝源兄大义,我等自愧不如。”此时刻石真帝他们也不由动容,他们三位真帝相视了一眼,肃然起敬。

    “今日并肩而战,也是我们的缘份,更是我的福份,我先随宝源兄走一步。”此时刻石真帝狂笑一声,跃空而起,“轰”的一声巨响,出手就是帝枪横空,直取李七夜。

    “刻石兄,我来也。”金蟒真帝也狂吼一声,“轰、轰、轰”在巨响中,他整个人化作了金色的钢铁洪流,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与三位道友并肩作战,乃是我的荣幸,今日,我们同生共死。”金蒲真帝也是豪气冲天,狂笑一声。

    金蒲真帝跃空而起,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中,手持宝轮,瞬间轮舞三千世界,碾杀向了李七夜。

    虽然刻石真帝他们三位真帝出手有先后,但是,他们都是差不多刹那之间轰杀到了李七夜身上。

第2962章仙章偶天成,唯我最无敌    见到李七夜这样的状态,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也神态一凝。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犹如空间替换,时光逆转,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兰书才圣挥笔疾书,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是瞬间而已,笔落章成,一下子便是书写了亘古,书写了万世。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一道篇章出现,跨越了时光,成为了大世。

    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并没有停止,他笔如闪电,龙行蛇走,奥妙得无与伦比,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他的笔下,那怕他仅仅是勾勒几笔,就是整个世界在他的笔下出现。

    在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在眨眼之间,兰书才圣挥笔写出了一篇篇的无上篇章,当这一篇篇的无上篇章被书写而成的时候,便是一下子装订成了仙经。

    在这一刻,仙经沉浮于兰书才圣的面前,似乎传授着无上的仙道一样。

    仙经之内,有着一个又一个仙文游动,每一个仙文都是变幻莫测,根本就让人无法揣测它的奥妙,似乎每一个仙文就代表着无上的仙道一样。

    仙经散发出了仙光,每一缕的仙光,就好像辟开大世一样,似乎每一缕的仙光都是开辟了万古,似乎这一本仙经才是这上世界的开端,一切都仅仅存在于一字一句之中。

    可以说,当这样的仙经翻开之时,它能诠释这个世界的一切,因果,时光,轮回,长生……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本仙经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本仙经浮现之时,让所有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因为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世间的什么功法,什么无敌之术,什么绝世之招,都无法与这本仙经相比,这本仙经才是世间人人所谋求的无上之术,这才是真正的大道真解。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兰书才圣翻动了仙经,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之时,兰书才圣在“嗡”的一声中,他的全身也浮现了仙光。

    在这个时候,兰书才圣好像是在吸收着这无上仙经一样,身上所浮起来的仙经瞬间归于他的身体。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整个人吸收了仙经的一切,在这瞬间,他整个人腾起了仙焰,听到“铛、铛、铛”的声音不绝于耳,仙甲浮现,只见仙甲乃是一块块相凑,穿着在了兰书才圣的身上了。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只见兰书才圣那合拢的双掌慢慢地张开,当他合拢着双掌在拉开的时候,好像是要拉开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

    兰书才圣拉得很慢,似乎一个亘古的世界就在他的手掌之间,他要拉开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多么的恐怖,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巨响中,只见大家所在的世界出现了一道裂缝,在这裂缝中,好像有一个全新的世界要诞生一样,一个全新的世界把这个世界代替一样。

    所以,在这裂缝之上,浮现了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如同大世初启,在那太初之时,刚刚出现的一道光芒。

    就是这么一道光芒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如同要被毁灭一样,那怕是这一缕道光芒摇拽不定,好像是残烛一样,似乎有微风吹来,就可以把它吹灭一样。

    但是,就是这么微弱的光芒,它却是一个世界的终结,也是一个世界的开端。

    所以,当这样微弱的光芒在摇晃之时,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整个世界开始融化,不论是星空中的无数星辰还是亿万银河,都在这个时候缓缓融化,好像是阳光下的积雪一样。

    与此同时,星空下的空间、时光都随之融化,似乎整个世界都要被融化掉,整个世界都要灰飞烟灭掉。

    而在整个世界开始慢慢融化之时,被拉开的裂缝之中,则是生机盎然,似乎一个生新的世界就要在这裂缝之中诞生一样,似乎它可以从这裂缝之中跳脱出来一样。

    灭世,创世!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的妈呀——”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发现自己随着整个世界而融化,他们的身体就像太阳下的冰雪一样,一层层地融化。

    当他们相视之时,发现大家都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似乎他们都要消失了一样。

    这一下,把所有的学生都被吓坏了,他们想转身逃走,但是,当他们一回头的时候,在这一刻,身后哪里还有什么天地,根本一切都没有了。

    一切都在变得模糊,一切都在慢慢消失,这并不是他们自己融化了,而是整个世界都在消融之中,不论是时间还是空间,又或者是这世间的一沙一粒,任何的一切,都无法逃脱。

    “我们要消失了吗?”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都吓坏了,他们根本就没得逃走,这就好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海水那样,它们逃到哪里去?

    而且,随着天地隔化的时候,他们根本就动弹不得,他们好像是牢牢地被钉在了那里一样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被吓破了胆,有学生不由尖叫地说道:“我才二十岁,还有大好青春呢,我不想这样死了。”

    但是,任由他在尖叫,都无济于事,大家这一刻被吓坏了。

    “不是还有第一凶人吗?第一凶人快出手。”随着所有人都要融化的时候,整个天地都要融化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想到了李七夜了。

    在刚才,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李七夜胜出,所有人都认为李七夜太恐怖了,太过于邪门了,都希望他败在兰书才圣的手下,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希望李七夜出手,都希望李七能赢了兰书才圣。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向李七夜望去,说来也奇怪,虽然他们所有人都随着整个世界融化了,他们也都被融化成了面目全非了,但是,他们一望去的时候,也一样能看到李七夜。

    而在星空之下,只见李七夜也随着整个世界开始融化,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也被融化得模糊不清了,似乎,他整个人都要消融在这天地之间。

    看着李七夜这就这样要融化了,所有学生都一颗心都完全凉透了,他们都一下子绝望了。

    “我们要消失了,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在这个时候,有学生不由尖叫。

    在这个时候,哪一个学生不是被吓破胆子的,因为在这样的融化之下,他们不是死亡,也不是被斩杀什么的,而是被抹除。

    在这个时候,他们就是纸上的图案一样,只需要轻轻地涂抹掉,就一切不复存在,他们就好像完全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

    不仅仅是他们要被抹除一样,就是整个世界也都会被要被抹除一样,整个世界都只不过是纸上的素描而已。

    一时之间,绝望充斥在所有人的心头,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们要随着这个世界融化一样。

    “的确是了不起。”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而那个已经面目全非的李七夜竟然还笑了笑,似乎依然是气定神闲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那笑声听起来就是那么的悦耳,任何人听起来,这声音就像是救世主的声音一样。

    “你的确是潜力很大,未来还有大突破。”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可惜,你仅仅是领悟到一点点的端倪而已,还不能真正的创世,不然,还能与我战一战。”

    李七夜这话风轻云淡,轻描淡写,说得很自在。

    在此之前,如果说,李七夜这样的话,会让所有人认为,这话太嚣张了,太狂妄了,连始祖都仅仅能与他战一战而已,这口气太大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听到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嚣张之话时,所有人都觉得悦耳无比,所有人都觉得这话太好听了,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这话会嚣张。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不仅一点嚣张都没有,而是大实话,十分的实在。

    “该结束了。”在这一刻,李七夜淡淡一笑。

    话一落下,被融化的李七夜竟然再一次浮现,在这一刻,他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晰,似乎,他是从整个世界中独立出来一样。

    “结束吧。”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掌一拍,是自己的手掌击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砰——”的一声巨响,举世无上的力量瞬间冲击而出,冲击波瞬间冲毁了一切,瞬间荡扫了整个世界。

    在冲击波一冲击而来的时候,听到“蓬”的一声响起,那本是在裂缝中的光芒,瞬间被拍得熄灭。

    在“砰”的一声巨响,恐怖无上的冲击波瞬间把兰书才圣整个击飞,瞬间把他击到了天宇之上。

    听到“喀嚓”的一声响起,只见兰书才圣的身体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那怕再强大的他,此时,也承受不了李七夜这绝世的一击,整个身体崩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