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到李七夜这样的状态,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也神态一凝。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犹如空间替换,时光逆转,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兰书才圣挥笔疾书,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是瞬间而已,笔落章成,一下子便是书写了亘古,书写了万世。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一道篇章出现,跨越了时光,成为了大世。

    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并没有停止,他笔如闪电,龙行蛇走,奥妙得无与伦比,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他的笔下,那怕他仅仅是勾勒几笔,就是整个世界在他的笔下出现。

    在这个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在眨眼之间,兰书才圣挥笔写出了一篇篇的无上篇章,当这一篇篇的无上篇章被书写而成的时候,便是一下子装订成了仙经。

    在这一刻,仙经沉浮于兰书才圣的面前,似乎传授着无上的仙道一样。

    仙经之内,有着一个又一个仙文游动,每一个仙文都是变幻莫测,根本就让人无法揣测它的奥妙,似乎每一个仙文就代表着无上的仙道一样。

    仙经散发出了仙光,每一缕的仙光,就好像辟开大世一样,似乎每一缕的仙光都是开辟了万古,似乎这一本仙经才是这上世界的开端,一切都仅仅存在于一字一句之中。

    可以说,当这样的仙经翻开之时,它能诠释这个世界的一切,因果,时光,轮回,长生……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本仙经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本仙经浮现之时,让所有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因为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世间的什么功法,什么无敌之术,什么绝世之招,都无法与这本仙经相比,这本仙经才是世间人人所谋求的无上之术,这才是真正的大道真解。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兰书才圣翻动了仙经,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之时,兰书才圣在“嗡”的一声中,他的全身也浮现了仙光。

    在这个时候,兰书才圣好像是在吸收着这无上仙经一样,身上所浮起来的仙经瞬间归于他的身体。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兰书才圣整个人吸收了仙经的一切,在这瞬间,他整个人腾起了仙焰,听到“铛、铛、铛”的声音不绝于耳,仙甲浮现,只见仙甲乃是一块块相凑,穿着在了兰书才圣的身上了。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只见兰书才圣那合拢的双掌慢慢地张开,当他合拢着双掌在拉开的时候,好像是要拉开一个全新的世界一样。

    兰书才圣拉得很慢,似乎一个亘古的世界就在他的手掌之间,他要拉开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多么的恐怖,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巨响中,只见大家所在的世界出现了一道裂缝,在这裂缝中,好像有一个全新的世界要诞生一样,一个全新的世界把这个世界代替一样。

    所以,在这裂缝之上,浮现了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如同大世初启,在那太初之时,刚刚出现的一道光芒。

    就是这么一道光芒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如同要被毁灭一样,那怕是这一缕道光芒摇拽不定,好像是残烛一样,似乎有微风吹来,就可以把它吹灭一样。

    但是,就是这么微弱的光芒,它却是一个世界的终结,也是一个世界的开端。

    所以,当这样微弱的光芒在摇晃之时,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整个世界开始融化,不论是星空中的无数星辰还是亿万银河,都在这个时候缓缓融化,好像是阳光下的积雪一样。

    与此同时,星空下的空间、时光都随之融化,似乎整个世界都要被融化掉,整个世界都要灰飞烟灭掉。

    而在整个世界开始慢慢融化之时,被拉开的裂缝之中,则是生机盎然,似乎一个生新的世界就要在这裂缝之中诞生一样,似乎它可以从这裂缝之中跳脱出来一样。

    灭世,创世!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的妈呀——”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发现自己随着整个世界而融化,他们的身体就像太阳下的冰雪一样,一层层地融化。

    当他们相视之时,发现大家都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似乎他们都要消失了一样。

    这一下,把所有的学生都被吓坏了,他们想转身逃走,但是,当他们一回头的时候,在这一刻,身后哪里还有什么天地,根本一切都没有了。

    一切都在变得模糊,一切都在慢慢消失,这并不是他们自己融化了,而是整个世界都在消融之中,不论是时间还是空间,又或者是这世间的一沙一粒,任何的一切,都无法逃脱。

    “我们要消失了吗?”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都吓坏了,他们根本就没得逃走,这就好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海水那样,它们逃到哪里去?

    而且,随着天地隔化的时候,他们根本就动弹不得,他们好像是牢牢地被钉在了那里一样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被吓破了胆,有学生不由尖叫地说道:“我才二十岁,还有大好青春呢,我不想这样死了。”

    但是,任由他在尖叫,都无济于事,大家这一刻被吓坏了。

    “不是还有第一凶人吗?第一凶人快出手。”随着所有人都要融化的时候,整个天地都要融化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想到了李七夜了。

    在刚才,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李七夜胜出,所有人都认为李七夜太恐怖了,太过于邪门了,都希望他败在兰书才圣的手下,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希望李七夜出手,都希望李七能赢了兰书才圣。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向李七夜望去,说来也奇怪,虽然他们所有人都随着整个世界融化了,他们也都被融化成了面目全非了,但是,他们一望去的时候,也一样能看到李七夜。

    而在星空之下,只见李七夜也随着整个世界开始融化,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也被融化得模糊不清了,似乎,他整个人都要消融在这天地之间。

    看着李七夜这就这样要融化了,所有学生都一颗心都完全凉透了,他们都一下子绝望了。

    “我们要消失了,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在这个时候,有学生不由尖叫。

    在这个时候,哪一个学生不是被吓破胆子的,因为在这样的融化之下,他们不是死亡,也不是被斩杀什么的,而是被抹除。

    在这个时候,他们就是纸上的图案一样,只需要轻轻地涂抹掉,就一切不复存在,他们就好像完全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

    不仅仅是他们要被抹除一样,就是整个世界也都会被要被抹除一样,整个世界都只不过是纸上的素描而已。

    一时之间,绝望充斥在所有人的心头,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们要随着这个世界融化一样。

    “的确是了不起。”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而那个已经面目全非的李七夜竟然还笑了笑,似乎依然是气定神闲一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那笑声听起来就是那么的悦耳,任何人听起来,这声音就像是救世主的声音一样。

    “你的确是潜力很大,未来还有大突破。”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可惜,你仅仅是领悟到一点点的端倪而已,还不能真正的创世,不然,还能与我战一战。”

    李七夜这话风轻云淡,轻描淡写,说得很自在。

    在此之前,如果说,李七夜这样的话,会让所有人认为,这话太嚣张了,太狂妄了,连始祖都仅仅能与他战一战而已,这口气太大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听到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嚣张之话时,所有人都觉得悦耳无比,所有人都觉得这话太好听了,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这话会嚣张。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不仅一点嚣张都没有,而是大实话,十分的实在。

    “该结束了。”在这一刻,李七夜淡淡一笑。

    话一落下,被融化的李七夜竟然再一次浮现,在这一刻,他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晰,似乎,他是从整个世界中独立出来一样。

    “结束吧。”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掌一拍,是自己的手掌击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砰——”的一声巨响,举世无上的力量瞬间冲击而出,冲击波瞬间冲毁了一切,瞬间荡扫了整个世界。

    在冲击波一冲击而来的时候,听到“蓬”的一声响起,那本是在裂缝中的光芒,瞬间被拍得熄灭。

    在“砰”的一声巨响,恐怖无上的冲击波瞬间把兰书才圣整个击飞,瞬间把他击到了天宇之上。

    听到“喀嚓”的一声响起,只见兰书才圣的身体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那怕再强大的他,此时,也承受不了李七夜这绝世的一击,整个身体崩碎。

第2961章谁是无敌    光芒从天垂落,如同通往于仙境一样,在这刹那之间达到了永恒,似乎是亘古不灭。

    沐浴在了光芒之中,兰书才圣似乎是成为了永恒的存在一样,似乎,任你海枯石烂、任你天荒地老,他都是亘古不变。

    在这光芒之中,兰书才圣成为了唯一的真知,这才是真正的不灭。

    任你时光流淌,岁月变迁,大世磨灭,不变的乃是真知。不管是怎么样的时代,不管是怎么样的纪元,真知便是真知,它不会因为时代而变,也不会因为大道而变,它便是亘古的唯一。

    真知唯一,兰书才圣笔锋落下,便让自己成为了真知,如此的手段,逆天无上。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金剑海洋冲击向了兰书才圣,但是,所有冲击而来的金剑都被天上所降落的光芒所挡住了一样。

    真知唯一,似乎就像形成了亘古不灭的光柱,挡住了那疯狂冲击而来的金剑海洋。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撼动了整个世界,在如此极速而又是有亿万支金剑的金剑海洋冲击之下,这是多么恐怖的威力,这简直是毁天灭地。

    在这样的冲击之下,单是撞击的声音都把天边许多的学生震昏过去,不知道有多少学生被如此恐怖的冲击力吓得脸色煞白。

    谁都看得出来,在如此恐怖的金剑海洋冲击之下,如果是一旦向大地冲击而去的话,可以瞬间把大地打穿,把九幽地府打穿。

    但是,在真知唯一的光芒所笼罩之下,却挡住了金剑海洋的冲击,让兰书才圣屹立不倒,亘古不灭。

    “太强大了,不愧是始祖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惊叹一声,说道:“始祖就是始祖,真帝再强大,都无法与之相比,两者差距的鸿沟是无法跨越的。”

    在真知唯一之下,兰书才圣犹如亘古不灭一样,有学生不由说道:“只怕这一次第一凶人是要踢到铁板了,只怕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众人话一落下之时,剑鸣天地,只见万剑合一,金剑海洋的亿万把金剑瞬间合并为一。

    听到“铛”的一声剑响,金剑如同瞬间脱壳一样,金剑瞬间转变化铜剑,一把巨大无比的铜剑出现在了星空之下。

    这把铜剑屹立于天地之间,似乎天地都没有它那么巨大,当它竖立在那里的时候,似乎,它便超越了天地,在它那巨大无匹的剑身之下,连星空天地都显得渺小了。

    所有人抬头看如此一把巨大无匹的铜剑之时,都吸了一口冷,有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样一把无匹铜剑,只需要它倒了下来,就可以把一个道统压得粉碎,如此巨大无量的铜剑,那简直就不需要任何的剑法了,单是它的体重就可以压塌一切了。

    “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在铜剑出现的瞬间,连星空都承受不住它那无比的重量,星空都被被它压得出现了无数的裂缝,整个星空随时都会要崩碎一样。

    “铛——”的一声剑鸣,铜剑瞬间抡斩而下,直劈向了兰书才圣,一剑绝杀。

    一剑劈下,绝杀,它不需要剑法,也不需要任何变化,直劈而下,便是无敌,便是碾杀一切,亘古的无敌。

    它的重量,就是最大的绝杀,它直需要劈下,一切都将会崩碎,一切都将会灰飞烟灭,一切都会成为齑粉。

    “我的妈呀——”看到这样一把万古无匹的铜剑劈下,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吓得脸色煞白,不争气地双腿直打哆嗦。

    一剑劈下来,便是碾灭了世间一切,星空化作了尘屑,时光、空间都在这刹那之间崩碎。

    那怕强大如兰书才圣,都在这刹那之间脸色一变,在知真唯一之下,他依然神态一紧,手中的神笔一拔,如同泼墨一样。

    “砰——”的一声巨响,在无量巨剑之下,世间还有什么能挡得住,只见光芒崩碎,真知唯一也承受不了如此恐怖无匹的一剑,在“砰”的巨响下,真知唯一瞬间崩碎。

    剑无量,势无敌,铜剑依然向兰书才圣直劈了下去。

    “太可怕了——”看到一剑如此无敌,有学生不由骇然尖叫。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无尽的洋汪大海冲天而起,随着兰书才圣提笔泼墨,滔天的汪洋巨浪冲击而来,无垠的海洋冲击向了铜剑。

    浩瀚大海,在兰书才圣笔落成海,泼墨一般迎战这举世无匹的铜剑。

    “砰——”的巨响之下,掀起了灭世巨浪,大浪滔天,瞬间淹没了整个世界,那怕这个浩瀚大海无垠无际,依然被这可怕无比的铜剑劈开了。

    整个洋海大海在巨大铜剑之下,被劈得飞了出去,在这“砰”的一声中,只见兰书才圣整个人都被震飞。

    “我的妈呀——”看到兰书才圣如此无敌的始祖,在巨剑之下,都依然被震飞,这吓得所有人都不由尖叫一声,这样的一幕,若是传出去,那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嗡”的一声响起,在被震飞的瞬间,兰书才圣提笔而书,次元叠垒,瞬间出现了无数的深层次空间,在这“嗡”的一声中,瞬间把李七夜放逐了。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被放逐到了无穷的次元之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跳,被震飞的兰书才圣这才站稳了身体,他身上的光芒都闪动了一下,似乎明灭不定,片刻之后,这才稳定下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双腿不争气地直打哆嗦,兰书才圣都被这一劈飞,那怕不是真身,那都已经很恐怖了。

    如果说,边样的一剑劈下,有几个道统能承受得起这么恐怖的一剑?

    “结束了吗?”看到李七夜消失在无穷的深层次空间中,有人毛骨悚然,相视了一眼,有些心里面发毛。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里面希望李七夜就这样消息,因为这个第一凶人,实在是太恐怖了,实在是太邪门了,邪门得让所有学生对他都变得无比忌惮。

    “希望结束了,被放逐在如此无穷的深层次空间,只怕无法回来了。”有学生心里面嘀咕地说道。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位学生的话才刚刚落下,空间崩碎,从崩碎之处,只见一个人走了出来,风轻云淡,气定神闲。

    从如此无穷的深层次空间中走出来,他都依然的那么自在,似乎连一丝头发都没有凌乱。

    “第一凶人。”看到从无穷深层次空间走出来的李七夜,有学生不由尖叫了一声。

    走出来的李七夜,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看了兰书才圣一眼,说道:“也好,热身了一下,还真有点本事,那我们正式开始吧。”

    “什么?刚才只是热身——”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所有学生都彻底的傻眼了。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都呆在那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了,不由面面相觑,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说,刚才如此恐怖的一战,那仅仅是热身的话,那么,真正的战斗那是多么恐怖的威力?这是要崩灭整个世界吗?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身上光芒一闪,只见光芒如同神焰一样在他周身跳动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如同被神焰所笼罩着的无上存在。

    在这刹那之间,虽然李七夜依然没有散发出举世无敌的神威,但是,当他身上神焰一跳动的时候,他就好像是化身为了无上至尊,有着唯我独尊之势,举止之间,睥睨九天十地,俯视古今,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如同是恒河沙数一样。

    看到这样状态之下的李七夜,所有人的一颗心都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都不由害怕了。

    在此之前,李七夜一直都是气定神闲,好像什么都是漫不经心一样,对于任何敌人,都好像是懒洋洋的姿态,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使用上一样。

    就是刚才对刻兰书才圣的时候,他都好像不是气定神闲,好像没有使用什么力气一样,但,当现在他出现这样的状态之时,大家才意识到,现在的第一凶人,这才是真正的进入了战斗状态,刚才只不过是于玩玩而已。

    “这是全力的状态吗?”看到李七夜唯我独尊的气势,不知道有多少人跪拜在那里,心惊肉跳地说道。

    “不,只怕不是全力的状态。”有一位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也一样心惊肉跳,说道:“我觉得,他现在只是稍稍用一点力气而已,在此之前,他连一点点的力气都没有用。”

    “你,你这话太夸张了,不要吓人。”其他不生被他这样的话吓得脸色发白,说道:“这都是仅是稍稍用点力气的话,那么,他全尽全力是怎么样的状态?难道还能屠杀始祖不成?”

    这个学生就立即不说话了,其他的学生也觉得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能屠始祖,那是怎么样的存在?这样的存在,未免太恐怖了吧。

    Ps:阴鸦最重要的女人是哪个?她到底何等美貌,何等风情,居然可以让阴鸦甘愿让她留下他的血脉?大伙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回复“挚爱”,即可查看画师手绘的她,到底是什么模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