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光芒从天垂落,如同通往于仙境一样,在这刹那之间达到了永恒,似乎是亘古不灭。

    沐浴在了光芒之中,兰书才圣似乎是成为了永恒的存在一样,似乎,任你海枯石烂、任你天荒地老,他都是亘古不变。

    在这光芒之中,兰书才圣成为了唯一的真知,这才是真正的不灭。

    任你时光流淌,岁月变迁,大世磨灭,不变的乃是真知。不管是怎么样的时代,不管是怎么样的纪元,真知便是真知,它不会因为时代而变,也不会因为大道而变,它便是亘古的唯一。

    真知唯一,兰书才圣笔锋落下,便让自己成为了真知,如此的手段,逆天无上。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金剑海洋冲击向了兰书才圣,但是,所有冲击而来的金剑都被天上所降落的光芒所挡住了一样。

    真知唯一,似乎就像形成了亘古不灭的光柱,挡住了那疯狂冲击而来的金剑海洋。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撼动了整个世界,在如此极速而又是有亿万支金剑的金剑海洋冲击之下,这是多么恐怖的威力,这简直是毁天灭地。

    在这样的冲击之下,单是撞击的声音都把天边许多的学生震昏过去,不知道有多少学生被如此恐怖的冲击力吓得脸色煞白。

    谁都看得出来,在如此恐怖的金剑海洋冲击之下,如果是一旦向大地冲击而去的话,可以瞬间把大地打穿,把九幽地府打穿。

    但是,在真知唯一的光芒所笼罩之下,却挡住了金剑海洋的冲击,让兰书才圣屹立不倒,亘古不灭。

    “太强大了,不愧是始祖呀。”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惊叹一声,说道:“始祖就是始祖,真帝再强大,都无法与之相比,两者差距的鸿沟是无法跨越的。”

    在真知唯一之下,兰书才圣犹如亘古不灭一样,有学生不由说道:“只怕这一次第一凶人是要踢到铁板了,只怕不是第一凶人的对手。”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众人话一落下之时,剑鸣天地,只见万剑合一,金剑海洋的亿万把金剑瞬间合并为一。

    听到“铛”的一声剑响,金剑如同瞬间脱壳一样,金剑瞬间转变化铜剑,一把巨大无比的铜剑出现在了星空之下。

    这把铜剑屹立于天地之间,似乎天地都没有它那么巨大,当它竖立在那里的时候,似乎,它便超越了天地,在它那巨大无匹的剑身之下,连星空天地都显得渺小了。

    所有人抬头看如此一把巨大无匹的铜剑之时,都吸了一口冷,有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样一把无匹铜剑,只需要它倒了下来,就可以把一个道统压得粉碎,如此巨大无量的铜剑,那简直就不需要任何的剑法了,单是它的体重就可以压塌一切了。

    “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在铜剑出现的瞬间,连星空都承受不住它那无比的重量,星空都被被它压得出现了无数的裂缝,整个星空随时都会要崩碎一样。

    “铛——”的一声剑鸣,铜剑瞬间抡斩而下,直劈向了兰书才圣,一剑绝杀。

    一剑劈下,绝杀,它不需要剑法,也不需要任何变化,直劈而下,便是无敌,便是碾杀一切,亘古的无敌。

    它的重量,就是最大的绝杀,它直需要劈下,一切都将会崩碎,一切都将会灰飞烟灭,一切都会成为齑粉。

    “我的妈呀——”看到这样一把万古无匹的铜剑劈下,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吓得脸色煞白,不争气地双腿直打哆嗦。

    一剑劈下来,便是碾灭了世间一切,星空化作了尘屑,时光、空间都在这刹那之间崩碎。

    那怕强大如兰书才圣,都在这刹那之间脸色一变,在知真唯一之下,他依然神态一紧,手中的神笔一拔,如同泼墨一样。

    “砰——”的一声巨响,在无量巨剑之下,世间还有什么能挡得住,只见光芒崩碎,真知唯一也承受不了如此恐怖无匹的一剑,在“砰”的巨响下,真知唯一瞬间崩碎。

    剑无量,势无敌,铜剑依然向兰书才圣直劈了下去。

    “太可怕了——”看到一剑如此无敌,有学生不由骇然尖叫。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无尽的洋汪大海冲天而起,随着兰书才圣提笔泼墨,滔天的汪洋巨浪冲击而来,无垠的海洋冲击向了铜剑。

    浩瀚大海,在兰书才圣笔落成海,泼墨一般迎战这举世无匹的铜剑。

    “砰——”的巨响之下,掀起了灭世巨浪,大浪滔天,瞬间淹没了整个世界,那怕这个浩瀚大海无垠无际,依然被这可怕无比的铜剑劈开了。

    整个洋海大海在巨大铜剑之下,被劈得飞了出去,在这“砰”的一声中,只见兰书才圣整个人都被震飞。

    “我的妈呀——”看到兰书才圣如此无敌的始祖,在巨剑之下,都依然被震飞,这吓得所有人都不由尖叫一声,这样的一幕,若是传出去,那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嗡”的一声响起,在被震飞的瞬间,兰书才圣提笔而书,次元叠垒,瞬间出现了无数的深层次空间,在这“嗡”的一声中,瞬间把李七夜放逐了。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被放逐到了无穷的次元之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跳,被震飞的兰书才圣这才站稳了身体,他身上的光芒都闪动了一下,似乎明灭不定,片刻之后,这才稳定下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双腿不争气地直打哆嗦,兰书才圣都被这一劈飞,那怕不是真身,那都已经很恐怖了。

    如果说,边样的一剑劈下,有几个道统能承受得起这么恐怖的一剑?

    “结束了吗?”看到李七夜消失在无穷的深层次空间中,有人毛骨悚然,相视了一眼,有些心里面发毛。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里面希望李七夜就这样消息,因为这个第一凶人,实在是太恐怖了,实在是太邪门了,邪门得让所有学生对他都变得无比忌惮。

    “希望结束了,被放逐在如此无穷的深层次空间,只怕无法回来了。”有学生心里面嘀咕地说道。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位学生的话才刚刚落下,空间崩碎,从崩碎之处,只见一个人走了出来,风轻云淡,气定神闲。

    从如此无穷的深层次空间中走出来,他都依然的那么自在,似乎连一丝头发都没有凌乱。

    “第一凶人。”看到从无穷深层次空间走出来的李七夜,有学生不由尖叫了一声。

    走出来的李七夜,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看了兰书才圣一眼,说道:“也好,热身了一下,还真有点本事,那我们正式开始吧。”

    “什么?刚才只是热身——”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所有学生都彻底的傻眼了。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都呆在那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了,不由面面相觑,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说,刚才如此恐怖的一战,那仅仅是热身的话,那么,真正的战斗那是多么恐怖的威力?这是要崩灭整个世界吗?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身上光芒一闪,只见光芒如同神焰一样在他周身跳动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如同被神焰所笼罩着的无上存在。

    在这刹那之间,虽然李七夜依然没有散发出举世无敌的神威,但是,当他身上神焰一跳动的时候,他就好像是化身为了无上至尊,有着唯我独尊之势,举止之间,睥睨九天十地,俯视古今,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如同是恒河沙数一样。

    看到这样状态之下的李七夜,所有人的一颗心都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都不由害怕了。

    在此之前,李七夜一直都是气定神闲,好像什么都是漫不经心一样,对于任何敌人,都好像是懒洋洋的姿态,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使用上一样。

    就是刚才对刻兰书才圣的时候,他都好像不是气定神闲,好像没有使用什么力气一样,但,当现在他出现这样的状态之时,大家才意识到,现在的第一凶人,这才是真正的进入了战斗状态,刚才只不过是于玩玩而已。

    “这是全力的状态吗?”看到李七夜唯我独尊的气势,不知道有多少人跪拜在那里,心惊肉跳地说道。

    “不,只怕不是全力的状态。”有一位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也一样心惊肉跳,说道:“我觉得,他现在只是稍稍用一点力气而已,在此之前,他连一点点的力气都没有用。”

    “你,你这话太夸张了,不要吓人。”其他不生被他这样的话吓得脸色发白,说道:“这都是仅是稍稍用点力气的话,那么,他全尽全力是怎么样的状态?难道还能屠杀始祖不成?”

    这个学生就立即不说话了,其他的学生也觉得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能屠始祖,那是怎么样的存在?这样的存在,未免太恐怖了吧。

    Ps:阴鸦最重要的女人是哪个?她到底何等美貌,何等风情,居然可以让阴鸦甘愿让她留下他的血脉?大伙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回复“挚爱”,即可查看画师手绘的她,到底是什么模样!

第2960章笔落则无敌    星河倒卷,时光逆流,在这刹那之间,千万年的时间长河,如同是巨浪一样向兰书才圣拍打而去,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要拍打到他的身上。

    眼看时光长河要拍来之时,只见兰书才圣大笔一挥,如同涂抹,听到“涮”的一声响起,那逆转拍打而来的时光长河一下子消失,好像整条千万年的时光长河都一下子被抹除了一样。

    就这样,时光长河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都不复存在。

    看着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学生都傻了眼,他们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手段。

    “这样也行——”看到兰书才圣轻而易举地抹去了时光长河,有学生完全看呆了,说道:“一笔岂不是可以无敌。”

    “当是无敌,不要忘记了,他叫兰书才圣,笔下无敌。”有一位强大的学生说道:“笔落惊风雷,这对于兰书才圣而言,那是轻而易举之事。”

    “破——”李七夜一步跨来,大笑一声,抡起拳头就直接砸了过去。

    李七夜这样的动作十分的粗鲁鄙俗,完全没有章法可言,抡拳捶了过来,就好像是村夫打架的招式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奥妙可言,更谈不上高雅。

    但是,就是这么粗俗的一拳抡了过来,就崩碎星河,在这粗俗的一拳之下,什么无上大道,什么奥妙功法,都显得那么的脆弱,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在“砰”的一声中,一切都会粉碎。

    面对一拳粗鲁地抡捶过来,兰书才圣笔起,笔落便是“厚土载道”!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广袤无比的大地出现在了兰书才圣与李七夜之间,瞬间把他们两个人隔开了。

    在这广袤无比的大地之上,博厚无匹,整个广袤的大地可以承载日月星辰,可以容纳九天十地,诸天都在大地之上运转生息。

    厚土载道,世间还有什么防御、什么宝物比得上眼前这广袤无比的大地呢?这才是世间最好最坚厚的防御。

    “砰——”的一声巨响,一拳抡捶而下,李七夜便一拳击碎了大地,无数的泥土碎石如同惊天巨浪一样掀起,如同整个世界被掀翻一样。

    如此的一幕,实在足够震撼人心,当李七夜的一拳击碎大地之时,就好像天外的陨石冲击而来,瞬间把整个世界击穿一样,那种毁灭的威力,实在是太有震撼力了。

    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如果这样的一拳抡捶在了任何一个大教、任何一个疆国,那么它们都会在瞬间灰飞烟灭。

    毫不夸张地说,只怕任何一个大教、任何一个疆国,都挡不住李七夜这看起来粗鲁鄙俗无比的一拳,这就是真正的一拳灭一国。

    在李七夜一拳抡捶碎了这广袤无比的大地之时,在这一刻,兰书才圣再次挥毫疾书,笔落之时,便有“十方埋伏”这四个字。

    “轰——”的一声巨响,在笔落之下的时候,十方世界打开,十方世界,有十个出口,十个出口之中,已经出现了恐怖无比的生灵。

    在正南方,有修罗王持刀,修罗王身高万丈,吞日月,身后有千万修罗部。

    在正北方,有夜叉帝持戟,夜叉帝身后乃是浩瀚汪洋,百万夜叉大军森罗万象。

    在正东方,有迦楼罗张开了巨翅,当迦楼罗的巨翅一扇之时,掀翻了三界,扇动了因果……

    在正西方,有神龙盘踞,神龙长啸,震碎日月星辰,断了无上造化

    ………………………………………………

    十面埋伏,亿万大军,在这刹那之间,便把李七夜围得水泄不动,眨眼之间,李七夜整个人都被困在了浩浩荡荡的大军之中了。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所有学生都不由骇然失色,兰书才圣只是挥笔疾书而已,在他的笔下,便已经调动了亿万大军。

    而且,这不是普通的大军,而是八部天龙的大军,此时此刻,如同神话一样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这,这,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看到十面埋伏,亿万大军,有学生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这能假吗?”有更强的学生摇了摇头,说道:“亿万大军,它们可以瞬间把你碾得粉碎。”

    “呜——”在这个时候,号角声不绝于耳,八部天龙的亿万大军瞬间进入了战场。

    “杀——”一声狂吼响起,亿万大军一声怒吼,兵发李七夜,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下子被八部天龙的亿万大军所淹没了。

    修罗王长啸,手中的长刀斩下,乃是刀浪滚滚,他身后的修罗部大军更是像钢铁洪流一样向李七夜碾灭而去。

    夜叉帝一声大吼一声,高高跃身而起,长戟刺破了三界,瞬间向李七夜的心脏钉杀而去。

    迦楼罗怒啼,双翅扇动风雷,瞬间无穷无尽的雷火倾泻而下,焚毁一切的雷火一下子要把李七夜淹没。

    ………………………………………………

    眨眼之间,亿万大军向李七夜发动起了进攻,毁天灭地,如此亿万大军碾灭而来,不要说是李七夜一个人,就算是一个道统,都会被这样的亿万大军所毁灭。

    “太恐怖了,这样的八部天龙大军,完全可以毁灭一个道统!”看到十面埋伏,看到八部天龙,这亿万大军发动进攻,他们那毁天灭地的威力,看得所有学生都不由心惊肉跳,有多少学生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八部天龙的亿万大军轰杀过来,就像风卷残云一样,如此可怕恐怖的亿万大军,可以说,随时都能把一个道统毁灭掉,像他们这些的学生,根本就不堪一击,眨眼之间便会被这样的亿万大军吞噬掉。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八部天龙的这亿万大军,只不过是在兰书才圣的笔起笔落之间而已。

    试想一下,一个人笔起笔落,便可以召唤驱使亿万大军,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他手中的一支笔,不仅仅是可以毁灭一个道统,甚至可以说,他手中的一支笔,可以做到任何事情。

    “兰书才圣——”有学生喃喃地说道,在这一刻,他们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他会叫兰书才圣了。

    “杀——”一声狂吼,响彻了天地,亿万大军瞬间淹没而来,李七夜也无所畏惧,只不过是一声长啸而已。

    听到“铛——”的剑鸣声音响起,在剑鸣声下,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滔天的剑海瞬间出现在了李七夜的身后。

    剑海无边无际,在整个汪洋无尽的剑海之中,沉浮着亿亿万支金剑,每一把金剑,都在那里吞吐着女刺眼的金光。

    而且,当每一把金剑颤抖的时候,好像抖动了时光,抖动了空间。

    “嗤、嗤、嗤……”就在这刹那之间,剑海之中的亿亿万把的金剑瞬间激射而出,这些金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亿亿万把金剑瞬间激射而来,远远看去,就像是金色的海洋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狠狠地向亿万大军拍了过去。

    “嗤、嗤、嗤……”的声音响起,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响起了金剑破空之声,在金剑破空之声响起的时候,便看到了一个个头颅高高地飞起,头颅高高飞起的时候,乃是一道道血柱冲天。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幕,亿万大军,所有的大军都被斩了头颅,只见金光一闪,头颅飞了起来,紧接着是血柱冲天。

    在如此的金剑海洋冲击之下,它的速度太过于绝无伦比的,亿万大军还来不及惨叫,他们的头颅就已经被砍下来了。

    最终,听到“砰——”的巨响,亿万大军,同时倒在了地上,震动了星空,一时之间,血水流成了汪洋,尸骨如山。

    看到八部天龙的亿万大军,瞬间授首,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看得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这简直就是成了一个地狱,尸骨如山,血流成海。

    “呕——”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有学生被吓破了胆子,忍不住呕吐起来,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轰——”的一声巨响,金剑的海洋斩杀了亿万大军之后,并没有停止下来,一声巨响,拍碎天地,亿万金剑击碎了时光长河、无垠空间,瞬间向兰书才圣轰了过去。

    金剑的海洋,它的速度太快了,再遥远的距离也不是距离,它甚至是在刹那之间跨越了时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得住这冲击而来的金剑海洋了。

    金剑海洋呼啸而来,毁天灭地,一切生灵、一切存在都不由颤抖,不管你有多么强大的存在,在这呼啸而来的金剑海洋之下,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它能在瞬眼把你毁灭掉。

    面对如此恐怖的金剑海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破了胆子,都闭上眼睛不敢去看了,都站着等死了。

    面对呼啸轰了过来的金剑海洋,兰书才圣提笔疾书,笔落惊天,当笔落之下,便是“真知唯一”四个字出现。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兰书才圣这四个字落下的时候,他全身散发出了光芒,刹那之间,天空上垂落了无尽光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