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当金蟒真帝他们的所有血气灌入金蒲真帝的体内之后,在这刹那之间,金蒲真帝在巨响之中喷涌出了无穷的帝焰,刹那之间,帝焰滔天,席卷九天十地,一尊八宫真帝再一次归来。

    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又再一次血气旺盛,犹如站在巅峰一样,顾盼之间,帝威浩荡,帝焰冲天而起的时候,如同巨浪一样高高掀起,拍打着九天十地的日月星辰。

    “轧——”在这个时候,沉重的声音响起,只见金蒲真帝缓缓地移开了怀中宝鼎的鼎盖,当他缓缓移动鼎盖的时候,让人感觉这个鼎盖重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在“轧——轧——轧——”的移动声音中,好像此时金蒲真帝所移动的不是鼎盖,而是天穹盖,那是盖压着天穹的无形巨盖。

    甚至当金蒲真帝缓缓移动鼎盖的时候,让人感觉到天穹被移开了一样,好像是星空之上的无形巨盖被移开了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最终,鼎盖被金蒲真帝移开了,在鼎盖被移开的瞬间,只见宝鼎中喷涌出了星光。

    星光如江水一样喷涌而起,在这星光之中,竟然浮现了一个个古老的星座,每一个星座,都包含着浩瀚无际的星空。

    “呜——”在这刹那之间,一声声兽吼响起,只见光明黄金龙带着一头头的远古巨兽长啸一声,在这刹那之间,光明黄金龙和一头头的远古巨兽他们身体里也喷涌出了星光,星光照耀天地。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光明黄金龙、远古巨兽它们都好像一下子化作了光粒子,它们的身体一下子光化。

    当所有的远古巨兽身体光粒子化之后,紧接着光粒子汇聚,化作了一个又一个的星座,有巨熊座、蛇夫座、天鹰座……

    在这刹那之间,一个个星座璀璨无比,每一个星座不仅仅是蕴孕着无穷的星空,更是蕴孕着无上的生命,似乎,这生命之中拥有着最至高无上的力量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当光明黄金龙、远古巨兽所凝化的星座与宝鼎星耀中所吞噬的星座重合之时,就在这刹那之间,无尽的星辉瞬间化作了巨大的漩涡,随着这个星空漩涡急速转动的时候,把所有的星座、日月星辰都卷入了其中。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随着星空漩涡越转越快,最终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这个星空漩涡,在这个时候,似乎整个世界都消逝了,金蒲真帝他们、所有的远古巨兽,在这一刻都消逝得无影无踪了,只剩下了眼前这个无穷扩大的星空漩涡。

    随着这个星空漩涡越转越快,似乎把整个世界都吸了进去,而且,在星空漩涡急速漩转的时候,在星空漩涡好远穷扩大的时候,漩涡之中弥漫着至高无上的力量,在那里似乎有着至高无上的生命要诞生一样,当这样的至高无上生命诞生之时,就是他所主宰整个世界之日。

    “轰——”一声巨响,刹那之间炸开了天地,在这瞬间,整个天地黯淡了下来,似乎整个世界被一个全新的星空所代替了一样。

    在这星空之下,出现了一个人,一个青年,这个青年静静地站在星空之中,他成了一切的主宰。

    这个青年星辉熠熠,似乎是日月星辰组建了他的身体,纬经大道构勒了他的线条,他站在那里,是那么的高远,因为他就是星空,浩瀚的宇宙,只不过是他的身体一部分。

    就是这么一个青年站在那里,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又显得那么的至高无上,似乎,他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一切生灵都必须訇伏在他的脚下。

    “兰书才圣——”看到这个青年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大叫了一声。

    此时,这个青年没有散发出无敌祖威,没有爆发无上祖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星空之下而已,仅此而已,但,已经让很多的学生纷纷跪拜在地上了,那怕是拥有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在这个青年面前,已经站不稳了。

    兰书才圣,当世两大始祖之一,这是一个双祖并立的时代,只不过,兰书才圣成就始祖之道后,还未取祖号,因为对于他而言,这只是始祖的起程而已,还未登临巅峰,当他能登临巅峰,再取祖号也不迟。

    站在星空之下的青年,便是兰书才圣,虽然不是真身加临,但是,他所彰显的手段,已经是举世无敌了,他即是天地,天地即是他。

    “兰书才圣——”一时之间,看到星空之中的青年,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激动不已。

    毕竟,兰书才圣证得祖道之后,就很少出现在世人的面前,有人说他已经闭关悟道,也有人说,他远走天地之外。

    今日,却能见到兰书才圣,虽然不是真身,虽然此时兰书才圣的面目也不是那么的真实,但,当所有人感受到这个青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那种高远无上的气韵之时,都让人不由五体投体,敬佩万分。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为什么金蒲真帝一定要降伏光明黄金龙这样的圣兽,原来他就是为了这只宝鼎,凭他自己的力量还是没办法去驱动着这只宝鼎,他必须得到光明黄金龙这样的圣兽相助。

    而且,驱动这只宝鼎的力量越大,就能越大地发挥这只宝鼎的威力。

    此时,星空交替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感觉站在了星空之下,而李七夜,便是站在了兰书才圣的对面,两个人对峙在星空之中。

    在这一刻,所有学生都不由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虽然说,兰书才圣没有亲临,但是,在他逆天无敌的手段之下,也能窥得他的实力是有多么的强大,有多么的恐怖。

    李七夜站在星空之中,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看了看兰书才圣的身影,淡淡地笑着说道:“有点意思,我是有点见猎心喜了。”

    李七夜那风轻云淡的姿态,让不少人都为之一窒息,面对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了,他依然如此的风轻云淡,依然是如此的无所谓态度,这未免太逆天,太强大了,或者说,一直以来,他就是那么的嚣张,那么的霸道,那怕是面对始祖,他也是无所畏惧。

    兰书才圣双眼望来,星光汇聚,瞬间如同有两脉星光脉冲轰了过来一样,洞穿了一切,威不可挡。

    仅仅是双目望来而已,那种无敌之威,便是可以斩诸神、屠真帝,如此可怕的实力,让所有学生都不由双腿打了一个哆嗦,訇伏在地上的学生,更是不敢动弹了。

    兰书才圣,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真正强烈地体验到,始祖,这不仅仅是一个称号而已,这更是代表着无敌的力量。

    但是,那怕目光如好脉冲一样轰来,李七夜也不为所动,根本就不受影响。

    “开始吧。”李七夜大笑一声,一步迈出,一步便是跨越了无尽的星空,便是穿越了时光,瞬间向兰书才圣逼了过去。

    在李七夜一步逼到面前之时,兰书才圣动了,手起笔落,大毫一挥,星光璀璨。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一条时光长河瞬间出现在了兰书才圣的笔下。

    时光长河瞬间跨越了千万年之久,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时光长河的河水就像是决堤一样,瞬间冲涮向了李七夜,要把李七夜带回了亘古,要把李七夜彻底的摧毁掉。

    “笔落星河——”看到兰书才圣提笔便是时光长河,让所有人都不由大叫了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千万年的时光长河就像洪水一样冲涮而下,要把李七夜瞬间冲涮得一干二净。

    试想一下,千万年时光长河瞬间冲涮而来,千万年瞬间在身上流淌而过,这样的毁灭力量是多么的恐怖。

    所以,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身体好像一下子被虚化,在时光长河瞬间冲涮之下,他的身体好像一下子化作了无数的光粒子,要随着冲涮而来的时光长河流淌而去。

    “太可怕了。”看到笔起便是千万年,这让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一念便是千万年。”在自己要被千万年的时间长河冲毁的时候,李七夜大笑了一声,他那虚化的光芒一下子明亮起来,刹那之间,他那快要被冲涮掉的身体一下子凝集,身体丝毫无损站在了时光长河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在时光长河之中,只见李七夜随手一挽,这冲涮而来的时光长河瞬间被掀起,高高抛起的时光长河在高空中转了一个弯,调头,向兰书才圣冲击而去。

    看到李七夜随手一挽,便让时光长河向兰书才圣冲涮而去,一时之间,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样也可以?”有学生傻傻地说道。

    他们中的任何人,能承受得起时光冲涮,那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像这种随手便可以挽起时光长河,那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Ps:阴鸦活了辣么久!到底谁是他最强弟子?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副画师手绘,空远寂寥,万古无敌!她是阴鸦最强弟子么?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这个绝世强者图.

第2958章独战三帝    “那就一战到底,不死不休!”在这个时候,金蟒真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表态说道。

    现在金蒲真帝、宝源真神、刻石真帝都有一战到底的决心,他一个人逃走,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毕竟,作为真帝,金蟒真帝不算是最巅峰的真帝,那也是贵胄无双的存在,让他如丧家之犬一样逃走,那实在是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既然金蒲真帝他们都愿意一战到底了,他也将心一横,不死不休。

    “你们商量得怎么样呢?”相比起金蒲真帝他们郑重无比的心态来,李七夜倒是神闲气定。

    金蒲真帝他们相视了一眼,最后郑重一点头,徐徐地说道:“我们不死不休!”?“好,有勇气,倒出乎我的意料。”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会逃遁而去呢,既然你们想战死为止,那我成全你们便是。”

    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他们神态凝重,丝毫都不觉得李七夜的话托大,也丝毫不觉得李七夜的话嚣张。

    “要至死方休了吗?”见到金蒲真帝他们神态凝重,不少学生心里面都为之一震,知道一场激战要开始了。

    “只怕,金蒲真帝他们四人联手,都不是对手。”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学生神态凝重地说道。

    在此之前,只怕很多人都认为,金蒲真帝他们联手,只怕李七夜不敌。但是,现在情况恰恰是相反,如果李七夜出手,只怕金蒲真帝他们四个人联手,都不敌。

    刚才一出手,李七夜的表现太恐怖了,不需要一招一式,都可以斩金蒲真帝,这样的实力,太恐怖绝伦了。

    “在下不自量力,唯有师尊留下大道一途,怕有辱师门,但,今日,在下依然愿舍命一搏,领教道兄的无上之术。”此时金蒲真帝神态郑重庄严。

    “哦,你师尊兰书才圣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悠然地说道:“也好,最近听人人皆说,你师父兰书才圣,绝世无双,我倒要看一看你师尊有多少本事。”

    李七夜这神闲气定的话说出来,让人为之窒息。

    若是在以前,听到李七夜如此狂傲地议论他师父,金蒲真帝一定会忿忿不平,一定会为他师尊讨回一个公道,现在金蒲真帝都神态凝重起来了,除非他师父亲临,不然的话,他也不敢说大话。

    “兰书才圣。”听到金蒲真帝的话,不少学生也不由为之心神一振,有不少学生翘首以盼,有学生低声说道:“兰书才圣的手段吗?”?兰书才圣,当今两大始祖之一,很少人有资格一见兰书才圣,如果说,今日能亲眼一观兰书才圣的逆天手段,那也不枉此行了。

    “惭愧,是我无能,未能学到我师尊十之一二的本事,有辱师门。”金蒲真帝愧然,徐徐地说道:“今日一战,我也不敢代表师门。只是我心高气傲,谨代表自己,与道兄一战到底。所用的师尊手段,只怕也无法发挥师尊他真实实力的十之一二。”

    面对李七夜这样恐怖的存在,那怕拥有他师尊的手段,但,金蒲真帝心里面也没有底,所以先把门面话亮开了。

    他这一战,仅仅是代表着他而已,并不代表着他们的道统,更不代表着他的师尊。毕竟,万一他败在了李七夜的手段,有损师门威风,他是愧对师门。

    “也好。”李七夜笑笑,说道:“放心,就算你用了你师门手段,我也不会找你师父的麻烦。”

    所有学生听到这话,都不由面面相觑,听李七夜这样一说,还没有出手,就好像已经击败了兰书才圣的手段一样了,他说得如此的风轻云淡,似乎并不把兰书才圣放在眼中一样。

    “口气,的确够大,够嚣张。”虽然说,大家都知道李七夜的实力十分骇人,但是,如此的风轻云淡,依然不把兰书才圣放在眼中,似乎这也让人觉得他的确是够狂妄了。

    毕竟,兰书才圣是一尊始祖,他的实力之强,远远不是金蒲真帝他们这样的晚辈所能相比的。

    “那就请道兄赐教。”金蒲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沉喝道:“三位道兄,我们不死不休!”

    “好,不死不休。”金蟒真帝也豁出去了,厉喝一声。

    刻石真帝徐徐地说道:“人终不免一死,作为真帝,战死沙场,也是死得其所。”

    “我以命报恩!”宝源真神也长啸一声,说道:“又能与三位真帝同战沙场,血战赴死,也算是我王伟源一生的荣幸!”

    一时之间,金蒲真帝他们四人豪气干云,真帝之威弥漫于天地之间,有着气吞山河之势。

    “男儿也——”看到金蒲真帝他们四人豪气冲天,有人不由大赞了一声。

    在此之前,刻石真帝他们三人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被扫荡,而金蒲真帝又是被瞬间击败,使得他们真帝之威荡然无存,都快让人忘记了他们是一尊尊真帝了。

    但,此时,他们誓言血战到底,那怕敌人再强大,依然寸步不让,一时之间,也让人肃然起敬,特别是在这个时候,他们依然是帝威浩荡,刚才的狼狈神态,此时此刻是荡然无存,在这个时候,他们站在所有人面前,站在敌人面前,他们依然是真帝!

    那怕一战见生死,在此时,金蒲真帝他们四人都没有转身逃走,没有怯战,也没有向敌人求饶,他们要以自己的生死来悍卫真帝的帝威,这一点,的的确确是让人为之敬佩。

    “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光明黄金龙站在了金蒲真帝的身后,当它的光明之翼张开的时候,犹如无上的荣光在照耀着金蒲真帝一样。

    “嗷——”在这一刻,光明黄金龙一声咆哮,响彻了天地,在场所有的远古巨兽都齐齐站在了光明黄金龙的身后,扇形排开,形成了巨兽大势。

    “呜——”此时,所有的巨兽都齐喑一声,声响天地,兽息滚滚,如同亿万兽潮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一样。

    在恐怖无比的兽息之下,所有学生都打了一个冷颤,特别是兽息滚滚而来,像惊涛骇浪一样,瞬间席卷整个天地。

    “还有最后这个手段呀。”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想到光明黄金龙能御驭所有的远古巨兽,如果说,所有的远古巨兽形成战阵,威力也是非同小可的,实力远在金蒲真帝他们之上。

    在刚才,金蒲真帝他们战败的时候,大家都快忘记了还有最后这样的一个杀手锏。

    现在见光明黄金龙带着所有的远古巨兽成阵之时,看到荒莽无比的兽息一下子淹没天地的时候,这又让所有的学生在心里面燃起了希望。

    “金蒲真帝他们四人联手,又有巨兽阵,再配合上兰书才圣的手段,说不定还能打败第一凶人。”有学生燃起了希望,徐徐地说道。

    “是有希望。”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盯着眼前这一幕,都不由屏住呼吸。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金蒲真帝怀抱一只宝鼎,这只宝鼎乃是星光吞吐,上面铭刻有无数的星文,一颗颗嵌镶的宝石,看起来像是一颗颗星辰一样。

    当金蒲真帝怀抱这样的宝鼎之时,好像他是把整个星空抱在怀中一样,似乎,这个宝鼎就是把一个星空祭炼而成,而一颗颗宝石,就是一颗颗星辰炼化而成。

    这只宝鼎在手,祖威弥漫,特别是随着星光吞吐的时候,祖威如同实质化一样,十分的炽烈,好像祖威的光焰跳跃着,把整个天空都撑开了一样。

    所以,当金蒲真帝怀抱宝鼎的时候,整个人神态庄重严肃,他全身帝威弥漫,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

    “祖器,始祖之器,是兰书才圣亲手所祭炼的宝鼎。”看到金蒲真帝怀中所抱的宝鼎,有学生不由大叫了一声。

    虽然宝鼎所散发出来的始祖之威没有刻意去镇压谁,但是,在祖威弥漫,让所有人都颤了一下,不知道多少人伏拜于地,跪拜祖威。

    要知道,学生中不少是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但是,在祖威之下,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试想一下,如果始祖亲临,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景象。

    “出手吧。”面对滔天的祖威,李七夜风轻云淡,只是笑了笑而已。

    金蒲真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三位道兄,助我一臂之力,开宝鼎!”在此时,金蒲真帝有些血气难继。

    若是在平时,他自己能掌御这只宝鼎,但是,这一次败在李七夜手中,被李七夜卷走了所有的血气,那怕他有所恢复,也无法再恢复最巅峰的状态,所以,在这个时候,他需要刻石真帝他们助一臂之力。

    “好——”刻石真帝他们三个人齐喝一声,都手按在了金蒲真帝的身后。

    “轰——轰——轰——”一阵轰鸣之声瞬间响起,在这一刻,刻石真帝他们全力以赴。

    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乃是帝威滔滔,血气如海,而宝源真神乃是宝光冲天,宝源的光芒都一下子把他整个人淹没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