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一会儿之后,金蒲真帝的身体才重塑回来,但是,这一次他被李七夜卷走了所有血气,损失就十分惨重了,脸色煞白,连服了好几瓶仙丹,这才恢复了一些血气,尽管是如此,他的损失依然十分的惨重。

    看到金蒲真帝的这番模样,不知道多少人毛骨悚然,一尊八宫真帝,竟然就这样败了,如果不是光明黄金龙出手相救的话,他甚至将会惨死在李七夜手中。

    更为可怕的是,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未出手,连一招一式都没有使出来。

    试想一下,此之前,李七夜曾说,一招半式便可以把金蒲真帝打得趴下,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李七夜所说并非是虚词,也不是狂妄自大,他所说的,句句皆是实话,只不过,所有人对他一无所知而言,把他的实话认为了大放厥词。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学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不由为之毛骨悚然,李七夜不出一招一式便可以把金蒲真帝杀了,这是多么可怕的实力。

    此时,就是金蒲真帝也是眼瞳收缩,他从李七夜的血气汪洋中逃过一劫,完全能体会到李七夜的强大,完全能领会李七夜的可怕。

    在那滔天的血海之中,李七夜就像是整个世界的主宰,而他这尊八宫真帝,在那无穷的血海之中,就像是一只蚁蝼那么的弱小,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想吸我血,你唯有成祖。”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风轻云淡。

    这话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就算是金蒲真帝也不由窒息了一下,他师父兰书才圣就是始祖,他知道始祖是有多么的强大,而他作为八宫真帝,他十分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成祖的希望。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所有血气了,他丝毫不损,虽然,在此之前,曾经被金蒲真帝吸去了大量的血气,但现在已经被收回来了,而且连金蒲真帝的血气都被他卷走。

    可以说,金蒲真帝这是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不但是没能吸到李七夜的一丝一缕的血气,反而是被李七夜卷走了自己的所有血气。

    “还有什么手段吗?”李七夜笑了一下,风轻云淡地看了金蒲真帝他们一眼。

    那怕李七夜目光随意一扫,这顿时让金蒲真帝他们不由为之窒息了一下,都不由后退了一步。

    这样的姿态,在场的所有学生也都一样毛骨悚然,现在谁都看得出来,那怕是八宫真帝的金蒲真帝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想一想,在此之前,那些曾经对李七夜不屑一顾的学生,在这个时候,都不由心里面发怵,特别是一些对李七夜出言不敬的学生,更是冷汗涔涔,如果李七夜记仇的话,只怕他们要惨了,只怕是难逃一死。

    所以,在这个时候,有学生相视了一眼,不由脸色惨白。

    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看了光明黄金龙一眼,光明黄金龙的龙爪已经重塑成功了,实力依然是十分强大。

    金蒲真帝不由望向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三个人也同时望向了金蒲真帝。

    在这个时候,毫无疑问,他们三个人也是与金蒲真帝马首是瞻了。毕竟,在他们之中,以实力而言,金蒲真帝最强大,更何况,金蒲真帝拥有光明黄金龙,光明黄金龙还能驱使所有的远古巨兽。

    “你们四个人一同上吧。”李七夜负手而立,笑了一下,随意无比。

    这样的话一出,让金蒲真帝他们不由为之窒息了一下,他们三位真帝、一位真神,此时此刻,在李七夜眼中似乎如同蚁蝼一样,似乎他随手扫荡,便可以把他们荡灭一样。

    这对于金蒲真帝他们来说,那是不小的打击,他们出身高贵,横扫八方,那怕是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都对他们赞赏有加,可以说,他们不论走到哪里都倍受尊敬,就算是遇到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存在了,都不敢如此的看轻他们。

    今日,李七夜却视他们无物,那风轻云淡的姿态,似乎把他们视作了蚁蝼。他们一生,都是他们视别人如蚁蝼,何时被人视之为蚁蝼的?这种感觉,那怕是对于真帝的他们而言,都是那么的憋屈。

    但是,那怕他们心里面觉得憋屈,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李七夜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就算是觉得憋屈,也唯有往肚子里面吞。

    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意识到,就算他们四个人联手,只怕也一样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各位道友,有什么高见?”此时金蒲真帝沉声地说道。

    金蒲真帝的话一出,刻石真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也都拿不出什么绝世的手段了,因为李七夜的实力那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估计了。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也都屏住呼吸看着金蒲真帝他们四人,事实上,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他们转身逃走,只怕都没有学生会嘲笑他们。

    遇到李七夜这么强大的敌人,遇到李七夜这么恐怖的敌人,换作是他们任何一个人,心里面第一个想法就是转身逃走!

    面对这么恐怖的敌人,逃之夭夭,这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若是三位道兄想走,小弟不自量力,为三位道兄断后。”在金蒲真帝他们踌躇的时候,宝源真神沉声地说道。

    宝源真神的话,让金蒲真帝他们三个人交了一个眼色,说实在话,在这个时候,他们在心里面也想过逃走。

    但是,三位真帝,被人杀得如丧家之犬一样逃走,这就真的是让他们颜脸无存。

    “若是三位道兄若还要再战,小弟愿打先锋,血战到底,不死不休!”宝源真神态度十分坚定,说道:“今日,小弟便洒血在此,命丧于此,也必要一战。小弟不自量力,以命报邓老之恩!”

    宝源真神此时的态度已经十分的坚定了,今日他就是要与李七夜战死为止,若是金蒲真帝他们想逃走,他愿意为金蒲真帝他们断后,如果金蒲真帝他们要战,他也愿意第一个冲杀上去,以当先锋。

    宝源真神这样的态度,让金蒲真帝他们都不由苦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是敬佩好,还是无奈好。

    明知自己不敌,明知自己必死无疑,宝源真神还依然要血战到底,以命报恩。

    单是在一点上,宝源真神还是值得他们去尊敬的。他们与李七夜为敌,都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但是,宝源真神与李七夜为敌,那是想报答邓壬森的大恩而已。

    虽然说,宝源真神这样的做法是十分的愚昧,但,却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他们都犹豫了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谁都看得出来,最好的做法就是逃走,这才是上上之策。

    说句难堪的话,在这个时候,他们能逃走,那都已经算是万幸了,当然,这也会让他们帝威荡然无存,让他们颜脸扫地。

    “三位道兄先走,我断后便是。”看到刻石真帝他们犹豫了一下,宝源真神沉喝一声。

    虽然一开始,是宝源真神怂恿他们与李七夜为敌的,但是,在生死关头,宝源真神还算是一条汉子,愿意扛下这条大梁。

    不论如何,他都要与李七夜血战到底,不死不休,所以,他也愿意为金蒲真帝他们断后。

    “我师尊传下手段,如同他老人家亲临。”金蒲真神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知道三位道兄愿不愿意一试?”

    “才圣亲临——”听到金蒲真帝的话,这让刻石真帝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如果说,这手段如同兰书才圣亲临,那是多么强大的手段,始祖出手,那怕荡平万世,举世无敌。

    金蒲真帝的话,顿时让刻石真帝他们心里面燃起了希望,毕竟,兰书才圣乃是一尊始祖,他的手段,当然是逆天了。

    “若是三位道兄愿意一搏的话,我需要三位道兄相助。”金蒲真帝沉声地说道。

    金蒲真帝也有一战之心,对于他来说,就这样败在了李七夜手中,这让他心里面十分不甘。

    他苦修一生,身经百战,甚至连始祖都见过,但是,这是他败得最惨的一次,李七夜的功法招式都还没有看到,就差点丢失了性命了。

    对于金蒲真帝这样的八宫真帝来说,算是奇耻大辱,这让金蒲真帝有些不信邪,想再战一场,那怕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他也想撼动一下李七夜。

    “我愿意。”宝源真神第一个表态,沉声地说道:“不死不休。”

    “一战又何妨。”刻石真帝一咬牙,沉声地说道:“如此一败,实在是不明不白,再战一场,要输也输个明白,死又何妨!”

    刻石真帝也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是,被李七夜如同扫落叶一样扫落在地,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这样败在了李七夜手中,这对于刻石真帝来说,那也是十分的憋屈,就算他能活着离开了,只怕李七夜也会成为他的噩梦,如阴影一样笼罩着他一辈子。

    ps:双倍月票,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大家。

第2856章撑死你    “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的血气外放,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天地都如同被李七夜的血气一下子淹没一样,九天十地,八荒万界,都一下子被那恐怖绝伦的血气所淹没了一样。

    毫不夸张地说,在那磅礴无匹的血气之下,整个世界都要被这血气所撑破一样。

    “这,这,这太恐怖了吧——”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骇然,在这刹那之间,在李七夜那外放的血气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在血气外放的时候,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世界都淹没在这滔滔无尽的血气之中。似乎,当无尽的血气淹没了整个世界之后,整个三仙界那也只不过是无穷无尽血气中的一个小小角落而已。

    如此磅礴无尽的血气瞬间外放,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世间还有什么可以承受得了如此磅礴的血气呢?

    “不——”在这刹那之间,金蒲真帝骇然大叫了一声。

    试想一下,如此可以淹没世间一切的血气瞬间灌入他的身体,那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那怕是十分之一的血气通过花绒灌入他的身体,他也一样承受不了。

    在这刹那之间,听到“啵、啵、啵”的声音响起,只见金蒲真帝的本相在疯狂的生长,眨眼之间,魔蒲树已经生长成了一株遮天巨树。

    更准确地说,这一株已经生长成遮天巨树的魔蒲树,那不是它自己生长得如此巨大粗壮的,而是被李七夜强大无匹的血气撑大的。

    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金蒲真帝主导局面了,不再是他在吸收李七夜的血气了,在这个时候,是李七夜主导着整个局面,是李七夜那磅礴无尽的血气在瞬间疯狂地灌入了他的身体里面。

    在这刹那之间,就算金蒲真帝想封闭自己的门户,关闭李七夜那疯狂注灌入自己体内的血气,但是,他都无能为力。

    当他的花绒开始吸收李七夜的血气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他的命宫大门为李七夜敝开着,当李七夜的血气狂灌而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轰、轰、轰”一阵阵颤抖之声不绝于耳,当魔蒲树被撑到了极限之时,再也承受不了了,身体已经被撑到最大了,拼命地震动,听到“啵、啵、啵”的声音不绝于耳,因为李七夜那磅礴无穷的血气依然没有停下来,依然疯狂地灌入了进去,硬是把身体一层层地撑开。

    “快停下——”最后,金蒲真帝都已经承受不住了,骇然大叫一声。

    但,在这个时候,一切都迟了,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遮天蔽日的魔蒲树一下子被撑破了,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中,金蒲真帝的身体再也没办法承受,一下子炸开。

    在这“轰”的巨响中,金蒲真帝的身体炸得血肉横飞,在刹那之间,满天血雨,金蒲真帝的身体一下子被炸成了碎肉。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所有人都看呆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想象不到这样的一幕。

    一位真帝,如果说,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大家都可以想象一下,有可能是衰老而死,也有可能被强敌斩杀,或有可能是死于凶地……

    但是,如果说,一位真帝,被撑死的,这样的事情,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

    但是,今天,这一幕是所有人亲眼所见的,八宫真帝的魔蒲真帝,竟然被李七夜那磅礴无尽的血气撑得身体一下子炸成了碎片,这样的事情传出去,那是多么的骇然听闻。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都呆住了,傻傻地看着眼前满天溅洒的血肉,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他们也没有想到,八宫真帝的金蒲真帝就这样被撑死了。

    与所有学生一样是瞠目结舌的,还有刻石真帝他们三个人,他们三个人也没有意料到这样的结局,作为八宫真帝,刻石真帝他们对于八宫真帝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

    问题是,现在李七夜没使用一招一式,便用最磅礴无双的血气硬生生地把金蒲真帝给撑死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那是多么的骇人听闻,那是多么的荒唐不可思议。

    看着金蒲真帝被炸得血肉溅飞,那怕是作为真帝的金蟒真帝他们,都一下子看傻住了,道心都一下子被震撼了。

    当金蒲真帝的身体被炸成碎片的时候,那些所有吸附在李七夜身上的花绒都纷纷掉落,飘散而去。

    毫无疑问,李七夜不需要用一招一式,直接把自己的血气灌入金蒲真帝的身体里,就一下子把金蒲真帝给撑爆了。

    “太弱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血气一收。

    “轰、轰、轰”在这瞬间,天地摇晃,随着李七夜血气一收的时候,他如同是世间最恐怖的黑洞一样,所有的血气都向他的身体冲去,就好像是无穷无尽的大海被他一下子吞入了体内一样。

    虽然说,在刚才他是把所有血气外放,现在他又能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所有血气吸收回来,一放一收之间,李七夜丝毫都没有损失,反而,金蒲真帝的身体被撑爆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血气就像狂奔的洪水一样,所有的洪水涌入了李七夜的体内。

    “啊——”在这疯狂涌动的血气之中,有一声惨叫响起,就好像大海的惊涛骇浪之中传来了一声求救声一样。

    很多学生回过神来,一望去,只见那被李七夜所收回的血气汪洋之中,看到了一道神魄,这正是金蒲真帝的真命。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看明白,此时李七夜不仅仅是收回自己的血气,还要把金蒲真帝那炸开的所有血气都一同吸收掉。

    “金蒲真帝还没有死。”看到这一幕,有学生大叫一声。

    此时,金蒲真帝在狂浪滔天的血气之中苦苦挣扎着,他的真命喷涌出了大量的光芒,欲挡住被李七夜所吞噬的命运。

    在这个时候,他处身于那如同洪流一样的血海汪洋之中,根本就是身不如己,就如一叶小舟一样,随时都会被惊涛骇浪所吞噬掉。

    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不要说是没有能力阻挡李七夜吞噬自己的血气,只怕,再这样下去,连他的真命都会被李七夜吞噬掉。

    在李七夜回收自己的血气之时,血气所化作的洪流,它可以席卷天地,可以卷走一切它想卷走的东西。

    此时,就像金蒲真帝的血气,瞬间就被卷走了,而金蒲真帝的真命也是支撑不住了。

    “第一凶人不仅仅是要回收自己的血气,他还要吸收金蒲真帝的血气,甚至是要把金蒲真帝整个人吞噬掉。”看到李七夜的血气像洪水一样要把金蒲真帝的真命卷走,有学生大叫一声。

    “怎么办?”在这个时候,那怕强大如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措手无策,他们想出手把金蒲真帝救出来,但是,李七夜的血气洪流实在是太强大了,他们只要一伸手,就被这可怕的洪流卷走。

    到时候,不要说是把金蒲真帝救出来,只怕他们都会把自己拖进去,到时候他们都会被洪流卷走,然后被李七夜吞噬掉,成为了李七夜的美味。

    李七夜的血气就像是万古纪元洪流,瞬间冲而来,可以碾灭一切,当李七夜收回自己的血气之时,只怕金蒲真帝的真命,已经彻底的被碾灭了。

    “太恐怖了。”看到金蒲真帝的真命已经是支撑不住了,随着血气向李七夜飘去,要被李七夜那强大无匹的血气碾灭,这让所有学生看得脸色煞白。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为什么面对金蒲真帝的花绒吸附之时,李七夜不为所动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挣扎反抗,他就是要乐见其成,就是要用自己强大无比的血气撑爆金蒲真帝的身体,然后再把金蒲真帝的血气收为己有。

    “轰——”的一声巨响,在生死瞬间之时,一道圣光垂落,瞬间把血气洪流中的金蒲真帝的真命救了出来。

    “砰、砰、砰”的一声响起,那怕是被救出来了,出手救金蒲真帝的人也是一下子被震飞,手臂瞬间被李七夜那恐怖无匹的血气洪流碾碎,一下子碾成了血雾。

    “总算救出来了。”看到金蒲真帝的真命被人从血气洪流中救出来,刻石真帝他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大家放眼望去,一看,发现救了金蒲真帝真命的人,正是光明黄金龙。

    在生死瞬间,光明黄金龙救了金蒲真帝,但是,光明黄金龙的一只龙爪被李七夜的血气洪流碾得粉碎。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光明黄金龙的身体是多么的坚硬,那简直就是刀枪不入。

    但是,在血气洪流之中,光明黄金龙的龙爪瞬间被碾成了血雾,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在这个时候,大家想一想,金蒲真帝的真命在血气洪流中能支撑这么久,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已经是很强大了,不愧是八宫真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