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蒲真帝此时挑战李七夜,也是迫不得己,他也怕李七夜突然对刻石真帝他们出手。

    李七夜看了看金蒲真帝一眼,笑笑,说道:“八宫真帝,的确是有点本事,不过,我一出手,你也一样挡不住几招,一招半式,便可以把你打得趴下去。”

    李七夜这话说得轻描淡写,让所有人都窒息了一下,但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再也开口骂上一句。

    在此之前,李七夜曾说一二招便把刻石真帝他们打得趴下,这让所有的学生都认为李七夜是口出狂言。

    但是,现在李七夜说一招半式便可以把金蒲真帝打得趴下,这让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再也没有人骂李七夜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

    毕竟,在刚才,李七夜就是一拳把刻石真帝他们三个人崩得粉碎的,也是随手一掌,便把刻石真帝他们如同秋风扫落一样荡扫于地。

    虽然说,金蒲真帝是一尊八宫真帝,但是,当李七夜说一招半式要把他打趴下的时候,一下子让在场的学生都没有低气了。

    “可能吗?”有学生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都不是特别的相信,不由咕嘀了一声。

    “这不可能吧,一招半式就能把八宫真帝打得趴下,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兰书才圣吗?说不定兰书才圣也不可能一招半式能把金蒲真帝的打得趴下的。”有学生也不是很服气。

    事实上,此时很多学生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一招半式把八宫真帝打得趴下,这样的实力,那就太离谱了。

    就是金蒲真帝,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心里面也不由震了一下,李七夜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一下子撼动了他的道心。

    但,金蒲真帝终究是一尊八宫真帝,不会因为李七夜这么一句话而乱了方寸。

    金蒲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尽管在这个时候,他能稳住心神,但是,李七夜的这句话依然很大压力。

    李七夜轻描淡写,就说可以一招半式把他打趴下去,这并不像是吹嘘之词。如果真的是如此,这就让金蒲真帝心里面悚然了,遇到如此强大的敌人,唯有他师尊兰书才圣才能与之为敌……

    但是,想到这里,金蒲真帝立即遏住自己的想法,不敢再浮想联翩。

    “道兄大道乃是无上造化。”金蒲真帝徐徐地说道:“刚才道兄一拳之威,当世无双,在下也不敢自撄其锋。”

    此时金蒲真帝话说得很低调,很谦逊,当然,他这话所说也是实情。

    尽管是如此,金蒲真帝也不会就这样害怕李七夜,他深呼一口气,徐徐地说道:“在下学了点薄技,奇技淫巧而已,不知道道兄愿不愿与我切磋一下。”

    见金蒲真帝说得如此的低调,如此的谦逊,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要知道,金蒲真帝可是一尊八宫真帝,可是兰书才圣的徒弟,什么时候如此的谦逊过了?

    “第一凶人,的确有资格这样称呼。”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心里面一震,也意识到,只怕金蒲真帝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了。

    在这一刻,有学生想到了李七夜自我称号,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由觉得“第一凶人”,这样的一个称谓,的的确确适合李七夜。

    “你是魔蒲族是吧。”李七夜看了金蒲真帝一眼,说道:“魔蒲一族,最拿手的,就是下种子了,只需要微风轻轻摇曳,便可灭国灭世。甚至在刹那之间,能把八方天地灭了,这的确是一个凶险的种族。”

    金蒲真帝含笑,说道:“道兄过誉,强大如道兄,举手投足之间,不也一样是毁天灭地,我这区区雕虫小技,不足为道,无法与道兄相比。”

    “也罢。”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那就让我看一看你的开花下种吧,我接了便是。”

    “多谢道兄成全。”金蒲真帝抱拳,真帝风范尽览无余。

    “开始吧,我看你的魔花有何强大。”李七夜在那里随意一站,风轻云淡。

    “好。”金蒲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在这刹那之间,他的目光一炽,好像是化作了两轮金阳一样。

    “金蒲真帝要开花下种了。”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大叫地说道。

    “这,这太危险了吧。”甚至有学生听到金蒲真帝要开花下种,吓得连退千里,离现在更远。

    “是很危险。”曾经见过金蒲真帝开花下种的学生毛骨悚然,说道:“金蒲真帝还在年少之时,他曾与宝仙国为敌,他只是开花下种而已,只见魔蒲花轻轻一摇,整个宝仙国生长出了魔蒲树,瞬间被抽干,在眨眼之间,整个宝仙国灰飞烟灭。”

    想到当时金蒲真帝只是魔蒲花摇曳,便灭了一个强大无比的疆国,尸骨如山,今日回想起,都让这位学生打了一个冷颤。

    “魔蒲族一旦开花下种,那就是可以屠国灭族。”不少学生谈到魔蒲族的开花下种,都是毛骨悚然的。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学生都被吓得纷纷后退呢。

    魔蒲花开,这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一谈到魔蒲花开,都会毛骨悚然。

    “放心吧,金蒲真帝已经是一尊八宫真帝了,他对于自己的魔蒲花,控制得得心由意,根本就不会伤到无辜。”有学生倒是对金蒲真帝的魔蒲花开十分的有信心。

    尽管是如此,依然让很多人敬畏,很多学生依然是纷纷后退,拉开足够远的距离。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金蒲真帝露出了真身,这是一株魔蒲树,一株似乎生长了千百万年的魔蒲树。

    这一株魔蒲树浸透着苍古气息,似乎跨越了千百万年的时光生长于这天地之间一样。

    这如虬龙一般的魔蒲树又是蔓藤缠绕,看起来十分诡异,又显得十分的和谐。

    金蒲真帝,那可不是一般的魔蒲树,它是一株金色的魔蒲树,这就注定着他是异种,天生不一样,有着绝无伦比的天赋,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成就八宫真帝。

    魔蒲花,看起来像蒲公英的花蕾,此时,魔蒲花只是含苞欲放而己,还没有开放。

    在这个时候,看着含苞欲放的魔蒲花,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有人说,魔蒲花和蒲公英一样,当它花朵完全开放的时候,所有的花绒都飘散而去,随风飘摇。

    但是,魔蒲花开,它可就不像蒲公英那么的充满浪漫色彩了,当魔蒲花开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死亡,而且是大面积的死亡,甚至是灭国灭族。

    魔蒲花的花绒在开放的时候,一旦附在了任何地方,它都会瞬间扎根,而且在瞬间吸干被附之物的所有精血或生命,又或者是天地精气。

    所以,如此一来,当魔蒲花的花绒飘散而去的时候,会瞬间扎根在这片天地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只生命之上,会在眨眼之间吸干这每一个生命或每一寸天地,把这里的一切都化作了枯死。

    像金蒲真帝这样的八宫真帝,他的魔蒲花开,就更加的恐怖了,一旦被他锁定了,他魔蒲花开的时候,不论你有什么样的神通,不论你有什么样的无上大道,你都无法躲避得了,因为它的花绒会瞬间附在你的身上,一下子吸干你的精血,吸干你的生命。

    所以曾有人说过,一旦被金蒲真帝锁定,如果他魔蒲花开,那你只有死亡,而你的国家也只会化作一个枯骨如山的地方。

    “能躲得了金蒲真帝的花绒吗?”看着金蒲真帝露出了真身,有学生不由嘀咕。

    “这不好说,听说,有一尊半步长存,都躲不过花绒的吸附。”有一位学生说道:“后来,以逆天的手段,才把花绒焚化。”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露出真身的金蒲真帝是金光摇曳,他所在之地,便成了一片领域,他所散发出来的金光,就在这刹那之间笼罩住了李七夜。

    “他已经锁定了第一凶人了。”看到金蒲真帝所散发出来的金光在这刹那之间已经锁定了李七夜,有人不由惊呼了一声。

    金光一下子笼罩着李七夜,所有人望去,李七夜此时是处身在了金蒲真帝的领域了,这是一个异种的领域。

    就算现在李七夜拼命地逃走,但是,都依然会被金光所笼罩着,因为他被金蒲真帝锁定了。

    “此时就算李七夜逃到天涯海角,都无济于事。”看到被金蒲真帝锁定,有人说道:“除非他有逆天的手段焚化花绒,否则,他必定会被花绒吸附。”

    “有点意思。”虽然是被金蒲真帝锁定,但是,李七夜一点都不着急,只是看了一下而已,风轻云淡。

    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有一阵微风“呼”的一声,轻轻地吹过,当这样的一阵微风轻轻吹过的时候,一朵朵的魔蒲花绽放了,本是含苞欲放的花蕾都纷纷绽放。

    “魔蒲花开。”看到魔蒲花绽放,有学生大叫一声。

第2953章真帝如蚁蝼    “垂死挣扎而已。”面对刻石真帝他们三个人的联手,李七夜风轻云淡,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而已。

    拳劲一吐,“砰”的一声响起,在拳劲瞬间穿击了一切,万法大道,时光空间,在拳劲一吐的瞬间,一切都犹如被击穿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本源印、金蟒巨嘴,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中一下子崩碎。

    “砰、砰、砰”一阵阵崩碎之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在这一阵阵崩碎声中,拳劲不仅仅是击碎了本源印、金蟒巨嘴,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拳劲是击穿了一切,碾碎了所有。

    在这“砰、砰、砰”的声音中,只见刻石真帝的身体一下子被击穿,在这“砰”的声中,被一拳穿胸的身体紧接着一下子崩碎掉,刹那之间,无数的碎石纷飞。

    要知道,刻石真帝的身躯坚硬如玉,出身于通天石族的他,他的身体拥有着无上的神通,号称是刀枪不入,但是,却在这刹那之间被击穿了胸膛,整个身躯被击得粉碎。

    身体被击得粉碎,刻石真帝连惨叫都来不及。

    相比起刻石真帝来,身体化作巨大无比金蟒的金蟒真帝,在这一刻击穿他的身体之时,是如蟒蛇一样“吱”的一声惨叫,但是,那怕金蟒真帝的身体巨大得不可思议,单是巨嘴一张口就可以吞食掉天地,然而,一拳崩下,由头颅开始粉碎,紧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巨大无比的身体都被轰得粉碎。

    在这眨眼之间,无数的金粉飘散而去,在李七夜的一拳之下,金蟒真帝整个人被碾成了金粉,如同是在这刹那之间,灰飞烟灭一样。

    李七夜这一拳就像是崩碎了一切,击穿了亘古,在这一拳击穿之下,连同没有与之接触的宝源真神也是被可怕无匹的拳劲击中。

    在“砰”的一声巨响中,听到宝源真神“啊”的一声惨叫,拳劲瞬间击穿了他的胸膛,他胸前那湖泊一样的宝源瞬间被击穿,鲜血溅射,只见宝源真帝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身体笔直倒下,在“砰”的一声中,他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在这刹那之间,时间如同是停滞了一样,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学生都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僵在了那里了。

    这对于所有的学生来说,太过于震撼了,一拳之下,崩碎了刻石真帝、碾灭了金蟒真帝,同时也是击杀了宝源真神。

    这一拳之威,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一拳杀一神两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怕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帝,这样的一拳,那简直就像是传奇一样,甚至可以当作神话被传颂。

    一拳崩杀两位真帝、一位真神,这样的一拳之威,在这刹那之间,也让金蒲真帝不由眼瞳收缩了一下,心里面不由跳动了一下,这样的这实力,已经是远远地超出了他的估量了。

    “这,这,这是真的吗?”那怕是亲眼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依然有学生觉得如梦如幻,都不由觉得自己是眼花了,这并不是真的。

    “是真的。”当有学生闻到了血腥味的时候,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毛骨悚然,忍不住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声音都有些颤抖。

    “看——”就在这个时候,有学生大叫了一声,说道:“还没有死透。”

    大家一望去,只见刻石真帝那崩碎的身体竟然也听到“喀、喀、喀”的声音响起,已经化作碎石的身体竟然是拼凑起来,只见他身跳动着光芒,好像是生命之光在治愈着他已经崩碎的身体。

    而与此同时,化作了金粉的金蟒真帝,他身体本就已经是化作金粉随风飘散而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真帝的光芒照耀着,只见天地之间飘浮着无数的光粒子一样,这光粒子受到了真帝的力量牵引,所有的光粒子都把金粉汇聚在了一起,凝成了形象。

    除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在死而复原之外,只见被击穿胸膛的宝源真神,他胸膛之中也跳动着琥珀一般的光芒,十分的迷人,随着琥珀光芒的跳动,以很快的速度凝成了湖泊,这正是他的宝源,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又恢复过来。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宝源真神胸膛的宝源在愈合着他的伤口。

    ”金蟒真帝他们还没有死透。”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学生不由大叫了一声,声音中有着惊喜。

    看到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开始恢复,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为之松了一口气。

    毕竟,两位真帝,被一拳击杀,这对于他们来说,震撼太大了,强大如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接不住李七夜一拳的话,都惨死在李七夜一拳之下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太让人难于接受了。

    “毕竟,他们是真帝,想斩杀真帝,哪里有那么容易。”看到金蟒真帝他们慢慢地恢复过来,有学生不由轻轻地说道。

    这话都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为刻石真帝他们鼓气。

    毕竟,在一拳之下被崩杀了,就算没有把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彻底的杀死,但,这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对于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来,这样的打击也是足够大了。

    在他们之中,恢复最快的竟然不是作为真帝的金蟒真帝、刻石真帝,而是宝源真神。

    按道理来说,不论是生命力还是承受力之上,真神都远不如真帝,换一句话说,真帝更难杀死,如果真帝受了伤,他所恢复的速度是远远超过真神的。

    但是,这样的情况却不适应宝源真神,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在眨眼之间,宝源真神胸前的宝源就一下子把宝源真神救活过来。

    紧接着,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宝源真神胸前的宝源就像湖水荡漾一样,散发出来的光芒笼罩在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身上,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直民,只见宝源真神的宝源在为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疗伤。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看得都觉得不可思议,换作其他人而言,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应该是真帝为真神疗伤才对,但是,现在却是宝源真神为刻石真帝他们疗伤了。

    “果然如同传说一样,宝源真神得到过奇遇,拥有着一个神奇无比的宝源。”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不由惊叹一声。

    宝源真神能如此快的被救活过来,正是因为他拥所有的这一块宝源之上,现在这块宝源也正为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两个人疗伤。

    真帝的恢复速度本来就很快,在宝源的相助之下,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伤势恢复得更快了,本就已经崩碎化作粉末的他们,此时不仅仅已经是凝集成了人形了,他们的身体伤口也慢慢消逝了,血气开始恢复正常。

    这一拳击下,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是损耗了大量的血气,就算他们能治疗好伤势,但是,想恢复血气,都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现在有着宝源真神的这一块宝源相助,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们的血气恢复得特别之快。

    “的确是一块好东西。”看到宝源真神在为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疗伤,李七夜上前一步,露出淡淡的笑容,赞了一声。

    能是到李七夜这么赞了一声,这说明宝源真神的这一块宝源,那的的确确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东西。

    就在李七夜上前一步之时,金蒲真帝立即一步上前,挡在了刻石真帝他们之前,挡住了李七夜。

    毫无疑问,金蒲真帝是怕李七夜趁着宝源真帝他们疗伤之时出手,毕竟,现在是金蟒真帝他们最虚弱的时候。

    “轮到你出手了吗?”见金蒲真帝堵了上来,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金蒲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沉住道心,徐徐地说道:“那在下不自量力,愿向道兄讨教一招。”

    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对于自己的实力都没有信心,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临阵逃脱,他不能说在这时候逃走。

    作为真帝,如果不战而逃,那必将会在他的心里面留下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阴影,会让他一辈子活在这样的阴影之下,这不仅仅会让他一辈子寸步不进,甚至有可能动摇他的道心。

    更何况,作为真帝,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也不可能丢弃自己的同伴而逃走,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丢下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逃走的话,那么他将会被世人笑话,天下没有他立足之地,同时,也将会让他师门的威严尽丢,让他师尊兰书才圣颜脸扫地。

    所以,那怕明知不敌,金蒲真帝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迎战。

    所有人都不由看着李七夜与金蒲真帝了,至少金蒲真帝是八宫真帝,比刻石真帝他们不知道强大了多少,或许,金蒲真帝有实力与李七夜一战。

    ps:2018,你好,愿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2018年,《帝霸》与你同在,加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