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一阵阵轰鸣声中,整个古园都摇晃起来,好像天地都要被打崩一样。

    除了这一阵阵轰鸣声之外,还有着巨兽的怒吼长啸之声,可怕的兽息如同惊涛骇浪一样席卷天地,横扫千万里,使得无数生灵都不由为之颤抖。

    如此惊天动地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圣园中的所有人,不知道有多少的学生一听到这动静之后,都立即纷纷赶来。

    “金蒲真帝、刻石真帝、金蟒真帝、宝源真神他们联手了。”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圣山都传出了这样的一个惊人消息。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这使得所有人都不由大吃一惊,甚至有不少学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金蒲真帝他们联手了?这,这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样的强敌才值得他们联手呀。”一时之间,无数的学生都不由大吃一惊。

    要知道,金蒲真帝他们已经很强大了,除了金变战神他们这样的存在之外,在光明圣院已经是无人能敌了,现在,金蒲真帝他们竟然联手,这样的事情,在任何人看来,那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刻石真帝、金蟒真帝、宝源真神,他们三个人已经够强大了,单是他们三个人联手,就足够横扫八荒了,再加上一位金蒲真帝,那就更加不得了了。

    金蒲真帝,可是八宫真帝,更是兰书才圣的徒弟,试问一下,举世之间,有几个人愿意与之为敌。

    现在连金蒲真帝都要出手,而且联合了刻石真帝他们,这究竟是多么强大的敌人,这才值得他们四个人联手呢。

    “何止是金蒲真帝他们联手,他们更是驱使着一头头的远古巨兽发动起了攻击,这简直就是一场浩世大战。”有学生从前方传回消息。

    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所有学生都不由为之心神一震,都纷纷赶到事发之地。

    在还没有赶到事发之地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一头头远古巨兽苏醒过来,这一头头的远古巨兽已经集结在了金蒲真帝的麾下了。

    一头头的远古巨兽聚集在那里,那是多么壮观震撼人心的一幕,头顶苍天的巨猿,身有万里之长的毒蟒,还有一足踏山无数山河的狂犀……

    当这样的一头头远古巨兽苏醒过来之后,在这眨眼之间,整个古园就好像是成了荒莽世界一样,这一头头巨大无比的远古巨兽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至于其他的生灵,在这些远古巨兽之下,那只不过是一只只微不足道的苍蝇而已。

    在如此之多的远古巨兽聚集之时,可怕的兽息如同惊涛骇浪一样席卷天地,所有人都被这冲击而来的兽息震撼住,甚至有道行浅的人,直接被这如惊涛骇浪一样的兽息所吹走。

    在那远古巨兽所聚集之地,只见金蒲真帝便在那里,金蒲真帝坐在光明黄金龙的背后统掌全局,运筹帷幄!

    而宝源真神、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也都纷纷各镇一方,他们有人也一样是骑在远古巨兽的背后。

    在他们之中,最夺目耀眼的就是金蒲真帝了,他坐在光明黄金龙的背后,驱使一头头远古巨兽发动起了强势无比的攻击。

    当然,真正能驱使远古巨兽的并不是金蒲真帝,而是他胯下的光明黄金龙。

    如此强大的阵营,所有的学生都不敢靠近了,大家只能是远远观望。

    那怕是站得很远了,都依然能感受到那磅礴浩瀚的兽息,特别是看到那一头头巨大的远古巨兽结集之时,这更是让所有的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金蒲真帝,那的确是厉害,这头光明黄金龙,那实在是太强大了,比金蒲真帝只强不弱。这样强大的圣兽,他都能降伏,那是何等逆天的手段呀。”看着金蒲真帝胯下的光明黄金龙,有学生不由惊叹,十分羡慕。

    “准确地说,这不完全是金蒲真帝所降伏的。”有亲眼看到降伏过程的学生说道:“金蒲真帝的确很厉害,但是,这头光明黄金龙,准确说来,那是兰书才圣收伏的,只有兰书才圣的手段才能降伏这么一头强大的兽中之皇,单是依靠金蒲真帝,只怕是没办法降伏它。”

    “这头光明黄金龙,实在是太强大了,这是远古巨兽中的皇者呀,否则的话,就不可能驱使如此多的远古巨兽了。”许多学生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都不无羡慕。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战争已经进入了炽热化了,一阵阵天崩地裂,整个古园都摇晃起来,再这样打下去,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有可能把整个圣山都打崩。

    金蒲真帝他们所攻打的地方,正是水晶螃蟹所居住的山谷,这也就是水晶螃蟹的地盘。

    此时,在一尊尊巨兽的攻打之下,水晶螃蟹的山谷也摇晃起来。

    在这个时候,水晶螃蟹的山谷浮现了圣光,光明笼罩着整个山谷,好像是一个绝世大势一样把整个山谷融为了一体。

    毫无疑问,这里作为水晶螃蟹的地盘,水晶螃蟹也的确是在这里布下了大势,就是以防有强敌侵犯自己的领域。

    在这个时候,山谷上空出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螃蟹,这只巨大无经的螃蟹全身晶莹,一身圣光腾腾,看起来就像是披着光明圣甲的武士一样。

    这一只巨大无比的水晶螃蟹身体实在是太巨大了,它的背壳都可以把整个天空托起来。

    就是这样一只巨大无比的水晶螃蟹,它的八爪牢牢地山谷守护住,把整座山谷护在了自己的身下。

    但,再仔细去看,发现这只巨大无比的水晶螃蟹并非是无肠公子的真身,而是无肠公子的真身与大势所融化而成的。

    而此时,水晶螃蟹它真身就在山谷中的一个大阵之中,大阵融纳了整个天地大势,而它就是与这样的大势融合,最终化作了天空上这只巨大无比的水晶螃蟹。

    水晶螃蟹它本身就是很强大,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以一对一的话,这些进攻的远荒巨兽都不是水晶螃蟹的对手。

    但是,此时此刻,对水晶螃蟹发动起进攻的,乃是有四头远古巨兽。

    对水晶螃蟹发动攻势的四头远古巨兽,它们是牢牢地锁定了四个方位,它们形成了犄角,如同有默契一般,对水晶螃蟹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势。

    对水晶螃蟹发动攻势的四头过错古巨兽中,有一条是巨蟒,这巨蛇身长千里,一身鳞甲碧绿,在阳光之下,显得特别的妖异,它的头顶之上还生有一只肉角。

    这一条身躯千里之长的毒蟒,实在是恐怖,只听到“呼”的一声响起,它张口便喷出了滚滚的毒雾,这毒雾喷涌而下,笼罩天地,如同洪水一样席卷而来。

    当毒雾喷涌而下的时候,立即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这不仅仅是说无数的树木森林一下子被腐化掉,而是一下子一座座山峰被这可怕的毒雾所腐化,紧接着听到“轰、轰、轰”的声音响起,这些被腐化掉的山峰一下子倒塌。

    而牢牢踞于南方的,是一头巨大无比的狂犀,这头狂犀身高千丈,四腿如山,它冲了过来,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一下子就踏碎了一座座山峰。

    更为可怕的是,这头狂犀的独角就像是一把锐利无比的天刀一样,听到“嗤”的一声响起,瞬间把大地斩开了一条裂缝来,似乎它的独角可以斩开大地一样。

    从北方攻击的是一只巨大无比的乌鸦,这是一只异种火鸦,这只火鸦一张双翅的时候,便遮住了天空,而且它双翅还是火焰直跳。

    除此之外,这只异种火鸦张口一吐,“蓬”的一声响起,只见滔滔不绝的真火从它的口中直喷而下,当真火倾泻而下的时候,整个世界一下子成为了火海。

    而且这只异种火鸦双翅一扇动之时,瞬间真火更加旺盛,如同是火上浇油一样。

    在真火的“噼啪、噼啪”焚烧之中,只见不仅仅是大片的森林被一下子烧得灰飞烟灭,就是一座座山峰都一下子被焚烧得融化了。

    一下子,广袤的大地被烧得岩浆四处流淌,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最后一头远荒巨兽,乃是头狮王,这头狮王是四头远古巨兽中是最小的,这头狮王一身金毛,神武无比。

    “吼——”的一声狮吼,当这样的一声狮吼响起之时,声波以摧朽拉腐的威力冲击而来,瞬间毁灭了一切。

    在狮王的一声怒吼之下,不仅仅是森林山峰一下子被冲得粉碎,就是整个空间在声波冲击之下,也听到了“喀嚓、喀嚓”的崩碎之声,连空间在如此可怕的声波之下,都一下子崩碎。

    四头远古巨兽,那是何等的强大,它们联手之时,让水晶螃蟹有些支撑不下来。

    而在这个时候,平世鹊又帮不上什么忙,因为在这个时候,两只平世鹊和另外的两头远古巨兽打得天崩地裂。

    一开始,就是有六头远古巨兽发动攻击的,后来被两只平世鹊挡下了其中的两头。

第2947章你孤单吗?    “好吧——”对于李七夜的不回答,大黑牛无可奈何,只好是耸了耸肩膀了。

    事实上,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一直都不待见,他一直都认为远荒圣人是个伪君子,根本就不相信远荒圣人的光明普照。

    正是因为如此,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在大殿中留下了怎么样的后手,那是十分的好奇,只不过,李七夜闭口不谈,他也无可奈何。

    “嘿,好了,该我出手了。”旋即,大黑牛又兴奋起来了,“哞”的一声咆哮。

    在这个时候,只见大黑牛一摇身体,在这刹那这间,他的身体是无限地变大,无限地变长。

    大黑牛的身体扩大得太快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整条大黑牛变得大到无法想象,毫不夸张地说,此时大黑牛的身体是填满了整个虚空,再这样大下去,只怕要把整个天空给撑爆一样。

    此时此刻,不要说大黑牛那巨大无比的身体了,就是它身上所垂落下来的一根根牛毛,那都是巨大到了不可以想象,每一根牛毛都如同天瀑一样从天空上垂落下来。

    这可以想象大黑牛的身体是有多么的巨大了,它那填充满整个虚空的身体,那已经是大到了无法可以丈量的地步。

    在这个时候,当大黑牛打开双眼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就像是两颗太阳一样高高地挂在天空上,可以照耀着九天十地。

    “哞——”此时大黑牛一声长啸,咆哮之声响彻了天地,他的一声咆哮,如同是天地始音,真言垂落,衍化大千世界,奥妙绝伦。

    此时的大黑牛,一声咆哮,便可以开天辟地,犹如可以开创一个世界,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沉重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只见在那浩瀚的虚空之中,浮现了磅礴的光芒,好像是一个广袤的星空要在那里诞生一样。

    随着“轰、轰、轰”的轰鸣之不绝于耳的时候,与此同时有着一道道的法则喷涌而出,每一条的大道法则都是十分的亘古,都是十分的古老,似乎,它是来自于那遥远的时代,似乎,它是与三仙界同源一般。

    最终,在这“轰、轰、轰”的轰鸣声中,出现了一个汪洋大海,那是一个大道的海洋,无穷无尽的法则、符文都沉浮在那里。

    最终,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好像是一石击起千层浪一样,无数的大道瞬间高高地掀起了惊涛骇浪,在这惊涛骇浪之中有一座神峰冉冉升起,这一座神峰在这样的惊涛骇浪之中巍峨不动,犹如可以镇涛定浪一样。

    这样的一座神峰浮现在那里之后,似乎它成为了这片汪洋大海的主宰,成为了这片汪洋大海的中心,随着它冉冉升起的时候,这个大道的汪洋大海慢慢地平静起来,惊涛骇浪也随之消散而去。

    当这座神峰真正升起来之后,这才让人看清楚,这不是由泥石所构成的山峰,而是由大道符文所筑构的一座山峰,整座山峰看起来就是蕴藏着无限的奥妙。

    而且,就是这样的一座山峰,它似乎可以镇压一切,拥有着无量的重量。

    “哞——”在这一刻,大黑牛长啸一声,张口吞下了这一座山峰,眨眼之间,这一座山峰便被他吞入了肚子里面。

    李七夜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举动,没有去干涉大黑牛的所作所为。

    最终,大黑牛的身体也慢慢地收缩,开始变回原来的模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那巨大的身躯消息了,大黑牛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依然是一头神骏无比的神牛。

    “哈,哈,哈,从此之后,圣山就是我的了,我终于可以把它拉走了。”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不由得意地狂笑了一声。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乜了大黑牛一眼,说道:“就算你拿到了这烙印,那又能如何?难道你真的能把圣山搬走不成?你觉得老树妖会让你把圣山拖走吗?”?“这个——”大黑牛不由呆了一下,有些发懵,似乎这个问题他在此之前没有想到过。

    “奶奶的,老树妖敢不给我拖走,本大帅牛就和他拼命。”大黑牛忍不住破骂一声。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悠地说道:“以我看,你不是他的对手,除非你自己打破自己的枷锁了,否则,你就是一头大黑牛,仅此而已。”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大黑牛为之泄气,他不由耷着脑袋,有气无力,骂道:“奶奶的熊,都是远荒圣人这个王八蛋,如果他还活着,本大帅牛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又何必去执着呢。”李七放看了看大黑牛,徐徐地说道:“天地高远,任你飞翔。你所执着的,无非是这一亩三分地而已,你越是执着,它便越是成为你的心魔。”

    大黑牛竟然是沉默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那么,恕我冒犯,大圣人又是执着什么呢?”

    李七夜笑了一下,不由望着远方,没有回答大黑牛的话。

    大黑牛也很难得认真,说道:“大圣人说得没错,本大帅牛的确是着相了,执着这一亩三分地,但是,天地再大,也不如我这一亩三分地。当我们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如果心里面没有了那一份的执着,心里面没有了依托,那么,我们会变成什么?”?“没有了故土的眷恋,世间还有意义吗?”大黑牛不由问李七夜。

    “故土呀。”李七夜不由感慨,笑了一下,说道:“回不去的,才叫做故土!”

    “或者是吧,但,至少我们心里面有个依托。”大黑牛认真说道:“我知道大圣人是无所不能,可以跨越万古。但,我相信,大圣人心里面也念头那一份故土。如果世间,没有了大圣人你所眷念的东西,所依托之地,我相信,世间,对于大世人来说,算得了什么?”

    “万物如刍狗,不过是尘埃吧了。”李七夜笑了笑。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执着。”大黑牛十分认真,郑重,说道:“没有了依托之地,我相信,大圣人如果要毁灭这个世界,那又有何难?世间的一切生死,还值得大圣人在意吗?如果不是,大圣人也不会毁掉远荒圣人所留下的东西!所以,大圣人心也是有所依托,心里面也是有所执着。”

    “你这话,说得很不错。”李七夜轻轻点头,笑了笑,说道:“太上无情,仙更无情。这并非是仙无情,因为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让他们去挂念的了。当站在足够高度,心无依托,万界众生,那只不过是尘埃而已。”

    “我觉得我活得蛮好的。”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虽然这一亩三分地是小了点,但,我又何需要高阔的天空呢,我又没打算过飞出这个天空。这里,便是我的家,生我的家,所以,不论我走到哪里,最终,这里都是我的家。”

    “家——”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感慨,说道:“的确,家,很美好,很美好,任何存在,都要一个落足之地。”

    说着,李七夜笑了笑,双目望得很远,目光变得无比的深邃,似乎已经超远了亘古,穿透了那遥远的时光。

    “所以说呀,这圣山,就是我的执念,也是我的家。”大黑牛笑了起来,有几分得意:“嘿,虽然没什么家人,但,好歹有老树妖这样的邻居,不过嘛,嘿,嘿,以后,圣山就是我大帅牛说了算,嘿,老根妖也得看我的脸色了,哈,哈,哈,哈……”

    李七夜看着大黑牛的模样,也不由笑了笑,有所追求,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大圣人可有想过安顿下来,或者,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你的家人,什么样的地方,才算是大圣人的家。”好一会儿,大黑牛收起了自己的得意劲,很难得一本正经地问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而大黑牛很真诚地望着李七夜。

    李七夜这个时候不由眺望着远方,过了许久,李七夜这才徐徐地说道:“心所在,便是家,缘所定,便是家人。”

    大黑牛听到这话,怔了怔,最好惊叹一声,说道:“这么高远的境界,本大帅牛还是做不到。唉,所以,你是大圣人,我是一条大俗牛。”

    李七夜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大黑牛望着李七夜的背影,看着李七夜缓缓前行,过了一会儿,他不由大声说道:“你一定很孤单……”

    李七夜听到大黑牛的话,停下了脚步,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厉,瞬间往远方望去。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从遥远的方向传来,一阵光芒冲天而起。

    “出事了——”李七夜双目一厉,瞬间跨空而去。

    大黑牛也向光芒冲天的地方望去,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一群蠢货,真是自寻死路,嘿,大圣人心情不好,看来,是要大开杀戒,血流成河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