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吧——”对于李七夜的不回答,大黑牛无可奈何,只好是耸了耸肩膀了。

    事实上,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一直都不待见,他一直都认为远荒圣人是个伪君子,根本就不相信远荒圣人的光明普照。

    正是因为如此,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在大殿中留下了怎么样的后手,那是十分的好奇,只不过,李七夜闭口不谈,他也无可奈何。

    “嘿,好了,该我出手了。”旋即,大黑牛又兴奋起来了,“哞”的一声咆哮。

    在这个时候,只见大黑牛一摇身体,在这刹那这间,他的身体是无限地变大,无限地变长。

    大黑牛的身体扩大得太快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整条大黑牛变得大到无法想象,毫不夸张地说,此时大黑牛的身体是填满了整个虚空,再这样大下去,只怕要把整个天空给撑爆一样。

    此时此刻,不要说大黑牛那巨大无比的身体了,就是它身上所垂落下来的一根根牛毛,那都是巨大到了不可以想象,每一根牛毛都如同天瀑一样从天空上垂落下来。

    这可以想象大黑牛的身体是有多么的巨大了,它那填充满整个虚空的身体,那已经是大到了无法可以丈量的地步。

    在这个时候,当大黑牛打开双眼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就像是两颗太阳一样高高地挂在天空上,可以照耀着九天十地。

    “哞——”此时大黑牛一声长啸,咆哮之声响彻了天地,他的一声咆哮,如同是天地始音,真言垂落,衍化大千世界,奥妙绝伦。

    此时的大黑牛,一声咆哮,便可以开天辟地,犹如可以开创一个世界,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沉重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只见在那浩瀚的虚空之中,浮现了磅礴的光芒,好像是一个广袤的星空要在那里诞生一样。

    随着“轰、轰、轰”的轰鸣之不绝于耳的时候,与此同时有着一道道的法则喷涌而出,每一条的大道法则都是十分的亘古,都是十分的古老,似乎,它是来自于那遥远的时代,似乎,它是与三仙界同源一般。

    最终,在这“轰、轰、轰”的轰鸣声中,出现了一个汪洋大海,那是一个大道的海洋,无穷无尽的法则、符文都沉浮在那里。

    最终,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好像是一石击起千层浪一样,无数的大道瞬间高高地掀起了惊涛骇浪,在这惊涛骇浪之中有一座神峰冉冉升起,这一座神峰在这样的惊涛骇浪之中巍峨不动,犹如可以镇涛定浪一样。

    这样的一座神峰浮现在那里之后,似乎它成为了这片汪洋大海的主宰,成为了这片汪洋大海的中心,随着它冉冉升起的时候,这个大道的汪洋大海慢慢地平静起来,惊涛骇浪也随之消散而去。

    当这座神峰真正升起来之后,这才让人看清楚,这不是由泥石所构成的山峰,而是由大道符文所筑构的一座山峰,整座山峰看起来就是蕴藏着无限的奥妙。

    而且,就是这样的一座山峰,它似乎可以镇压一切,拥有着无量的重量。

    “哞——”在这一刻,大黑牛长啸一声,张口吞下了这一座山峰,眨眼之间,这一座山峰便被他吞入了肚子里面。

    李七夜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举动,没有去干涉大黑牛的所作所为。

    最终,大黑牛的身体也慢慢地收缩,开始变回原来的模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那巨大的身躯消息了,大黑牛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依然是一头神骏无比的神牛。

    “哈,哈,哈,从此之后,圣山就是我的了,我终于可以把它拉走了。”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不由得意地狂笑了一声。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乜了大黑牛一眼,说道:“就算你拿到了这烙印,那又能如何?难道你真的能把圣山搬走不成?你觉得老树妖会让你把圣山拖走吗?”?“这个——”大黑牛不由呆了一下,有些发懵,似乎这个问题他在此之前没有想到过。

    “奶奶的,老树妖敢不给我拖走,本大帅牛就和他拼命。”大黑牛忍不住破骂一声。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悠地说道:“以我看,你不是他的对手,除非你自己打破自己的枷锁了,否则,你就是一头大黑牛,仅此而已。”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大黑牛为之泄气,他不由耷着脑袋,有气无力,骂道:“奶奶的熊,都是远荒圣人这个王八蛋,如果他还活着,本大帅牛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又何必去执着呢。”李七放看了看大黑牛,徐徐地说道:“天地高远,任你飞翔。你所执着的,无非是这一亩三分地而已,你越是执着,它便越是成为你的心魔。”

    大黑牛竟然是沉默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认真地说道:“那么,恕我冒犯,大圣人又是执着什么呢?”

    李七夜笑了一下,不由望着远方,没有回答大黑牛的话。

    大黑牛也很难得认真,说道:“大圣人说得没错,本大帅牛的确是着相了,执着这一亩三分地,但是,天地再大,也不如我这一亩三分地。当我们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如果心里面没有了那一份的执着,心里面没有了依托,那么,我们会变成什么?”?“没有了故土的眷恋,世间还有意义吗?”大黑牛不由问李七夜。

    “故土呀。”李七夜不由感慨,笑了一下,说道:“回不去的,才叫做故土!”

    “或者是吧,但,至少我们心里面有个依托。”大黑牛认真说道:“我知道大圣人是无所不能,可以跨越万古。但,我相信,大圣人心里面也念头那一份故土。如果世间,没有了大圣人你所眷念的东西,所依托之地,我相信,世间,对于大世人来说,算得了什么?”

    “万物如刍狗,不过是尘埃吧了。”李七夜笑了笑。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执着。”大黑牛十分认真,郑重,说道:“没有了依托之地,我相信,大圣人如果要毁灭这个世界,那又有何难?世间的一切生死,还值得大圣人在意吗?如果不是,大圣人也不会毁掉远荒圣人所留下的东西!所以,大圣人心也是有所依托,心里面也是有所执着。”

    “你这话,说得很不错。”李七夜轻轻点头,笑了笑,说道:“太上无情,仙更无情。这并非是仙无情,因为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让他们去挂念的了。当站在足够高度,心无依托,万界众生,那只不过是尘埃而已。”

    “我觉得我活得蛮好的。”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虽然这一亩三分地是小了点,但,我又何需要高阔的天空呢,我又没打算过飞出这个天空。这里,便是我的家,生我的家,所以,不论我走到哪里,最终,这里都是我的家。”

    “家——”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感慨,说道:“的确,家,很美好,很美好,任何存在,都要一个落足之地。”

    说着,李七夜笑了笑,双目望得很远,目光变得无比的深邃,似乎已经超远了亘古,穿透了那遥远的时光。

    “所以说呀,这圣山,就是我的执念,也是我的家。”大黑牛笑了起来,有几分得意:“嘿,虽然没什么家人,但,好歹有老树妖这样的邻居,不过嘛,嘿,嘿,以后,圣山就是我大帅牛说了算,嘿,老根妖也得看我的脸色了,哈,哈,哈,哈……”

    李七夜看着大黑牛的模样,也不由笑了笑,有所追求,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大圣人可有想过安顿下来,或者,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你的家人,什么样的地方,才算是大圣人的家。”好一会儿,大黑牛收起了自己的得意劲,很难得一本正经地问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而大黑牛很真诚地望着李七夜。

    李七夜这个时候不由眺望着远方,过了许久,李七夜这才徐徐地说道:“心所在,便是家,缘所定,便是家人。”

    大黑牛听到这话,怔了怔,最好惊叹一声,说道:“这么高远的境界,本大帅牛还是做不到。唉,所以,你是大圣人,我是一条大俗牛。”

    李七夜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大黑牛望着李七夜的背影,看着李七夜缓缓前行,过了一会儿,他不由大声说道:“你一定很孤单……”

    李七夜听到大黑牛的话,停下了脚步,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厉,瞬间往远方望去。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从遥远的方向传来,一阵光芒冲天而起。

    “出事了——”李七夜双目一厉,瞬间跨空而去。

    大黑牛也向光芒冲天的地方望去,他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一群蠢货,真是自寻死路,嘿,大圣人心情不好,看来,是要大开杀戒,血流成河了。”

第2946章炼化    在这个时候,大道之火在李七夜手掌中跳跃着,火苗并不是特别的旺盛。

    这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旺盛的火苗,它的可惜,那是超出所有人想象的,它可以焚烧一切,这不是夸张之词,而是真正的可以焚烧一切。

    当这样的大道之火出现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上时,血池之中的黑暗之血也都不由为之畏惧,不需要李七夜去撕裂它,也不需要李七夜去镇压它,血池中的黑暗之血它自己便向左右两旁退走,如同潮水一样。

    那怕黑暗之血的黑暗力量强大得无与伦比了,但是,面对李七夜的大道之火的时候,它也一样害怕了。

    而种在血池底下的那一段道根,也一样是感受到了危险,也知道了大道之火的可怕,在这个时候,扎在血池底部的根须竟然一下子松开,欲逃遁而去。

    “想走,迟了。”但是,这一段道根还没有来得及逃走,便被李七夜镇压住了,在李七夜强大无匹的力量之下,一切都会被绝对的镇压,那怕道根,也无法逃遁而去。

    李七夜手掌中的大道之火跳跃着,就像流水一样,从李七夜手掌之上缓缓地流淌下来,向大道之根流去。

    大道之火在流淌的时候,那是十分的缓慢,好像是浓稠无比的液体。

    “轰——”的一声巨响,在大道之火滴在了这一段的道根之上的时候,这一段道根瞬间爆发出了强大无匹的力量,这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在这刹那之间如同是洞穿了亘古一样,如同是跨越了万世,这样的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镇压诸天神魔,让一切的生灵都颤抖。

    在这一刻,道根喷涌出了滔滔不绝的光明,当在整个道根之上,就好像是打开了一个光明世界一样,无穷无尽的光明力量喷涌而出,单是这样的光明力量就可以磨灭世界的一切。

    亿万的光明喷涌而出,就好像是一个光明世界出现在了眼前一样,更为可怕的是,在这样的光明世界之中,隐隐之间浮出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只是刚刚成了雏形,就好像是一个生命要在这样的光明世界之中诞生一样。

    那怕这样的一个人影仅仅只是刚刚在光明世界之中形成了雏形了,它所散发出来的力量,那是毁天灭地的,似乎它就像是一尊无上始祖一样。

    一尊生灵,如果一诞生下来,就拥有了这么恐怖的始祖力量,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在如此强大无匹的力量之下,光明犹如化作了巨盾一样,欲挡住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欲托住这滴落下来的大道之火,不让大道之火焚烧到这一段道根。

    但是,那怕这光明力量再强大,都无济于事,当李七夜的大道之火缓缓地滴落下的时候,便能听到“滋、滋、滋”的焚烧之声,在“滋、滋、滋”的焚烧之声中,只见大道之火开始洞穿了光明。

    那怕是一个光明世界挡在了前面,它都一样挡不住李七夜的大道之火,它也一样会把这个光明世界洞穿。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当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洞穿了光明世界之后,它是滴落在了光明世界的那个人影之上,在眨眼之间,便把这个人影焚烧得一干二净。

    “真身,我都能杀一次,何况这火种呢。”李七夜看着人影被焚烧得一干二净,淡淡地笑了一下。

    “滋、滋、滋”的焚烧之声不绝于耳,在这个时候,大道之火焚烧着这一段道根。

    当大道之炎滴落在这一段道根之后,它竟然像浓稠无比的蜂蜜一样,把整段的道根包裹起来,然后就像文火一样慢慢地焚烧着。

    在道火的焚烧之下,属于道根的大道法则、大道力量、大道奥妙,都被李七夜的大道之火一一地焚烧得一干二净,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最后,在李七夜的大道之火焚烧之下,这一段道根彻底的被焚烧掉了,只留下了宝珠大小的精华,这是极妙的大道精华。

    在这个时候,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把这精华炼华为己有,当彻底的炼化之后,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只见李七夜的大道之火旺盛了不少,毫无疑问,这样的精华实为是大补。

    “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血池之中的黑暗之血也被吓怕了,在本能之下,只见这黑暗之血一卷,欲逃遁而去。

    因为黑暗之血也“看”到了道根的下场,这一段道根完全被李七夜的大道之炎炼化了,所以,黑暗之血也知道危险要来临了,所以它欲逃遁而去。

    可惜,在这个时候,它想逃走,那都已经是迟了。

    在黑暗之血想逃走的时候,李七夜大手覆盖而下,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大道之火一下子倾泻到黑暗之血上。

    “吱——”的一声响起,黑暗之血竟然响起了一声惨叫,它想逃走,但,却被大道之炎一下子锁定了,而且,大道之火倾泻在它的身上,不像是在炼化道根那样温和,而是像火上浇油一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只见火光冲天而起,瞬间烧遍了它的全身。

    在“呼、呼、呼”的烈火之中,虽然黑暗之血在拼命地挣扎着,但是,在大道之火的镇锁之下,它根本就逃不掉,根本就是无法逃遁而去。

    最后听到“吱——”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黑暗之血被李七夜的大道之火彻底的焚烧掉,焚烧得一干二净,化作了袅袅青烟,飘散而去。

    “远荒圣人倒是有手段,不仅仅是弄来了黑暗之血,竟然还能达成合谋。”看到黑暗之血在挣扎中被炼化成了袅袅青烟,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看来,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情。”

    要知道,道种魔血,那就是意味着道根在吸收着黑暗之血,把黑暗之血淬炼成光明,最后成为了道根的养份,这也是一种很彻底的炼化。

    然而,面对这样的炼化,黑暗之血竟然没有逃走,反而是很心甘情愿地滋养着这一段的道根,这是意味着什么?要知道,这一段道根,那是把黑暗力量炼化为光明。

    但是,面对李七夜这样大道之火的彻底炼化的时候,黑暗之血却害怕了,它想逃遁而去,不愿意被炼化。

    这里面的种种,那是说明了什么?这只怕是在种下这道根之时,其中的默契或者合谋已经达成了。

    “可惜。”看了看四周,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做圣人,谈何容易。真正的圣人,到了最后,又有谁会去铭记呢?世人,皆是凡夫俗子而已,圣人的高度,他们又怎么能看得到。”

    最终,李七依靠轻轻地叹息一声,曲指一弹,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那块镶嵌在石壁上的壁画被这一指击得粉碎。

    最终,李七夜转身便离开了这座大殿。

    在大殿之外,大黑牛一双眼睛紧紧地张望着大门,他都不由有些紧张起来,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紧张过了。

    最终,听到“轧、轧、轧”的沉重之声响起,只见那沉重无比的铜门缓缓地打开了,只见大殿之内一片的黑暗。

    “呔——”见大殿之内一片黑暗,大黑牛不由沉喝一声,摆出了进攻的姿态,因为他是怕妖邪从里面冲杀出来。

    “紧张个屁。”在大黑牛摆出了进攻姿态的时候,大殿之内响起了悠悠的声音,只见李七夜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看到了李七夜,大黑牛顿时松了一口气,放下了进攻姿态,长长吁了一口气,说道:“谢天谢地,大圣人,你终于出来了。”

    “难道你还害怕我会死在里面不成?”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

    “这倒没,这倒没,大圣人乃是万古无敌、举世唯一的存在,区区小怪,又怎么挡得住无敌的大圣人呢。”大黑牛立即大拍马屁,嘿嘿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说道:“罢了,你的心愿也算完成了。”说着,一转身,大掌镇压而下。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之中,只见这一座大殿崩塌,随着李七夜的大手收拢的时候,整座大殿被李七夜碾压成了齑粉,最后消散在虚空中。

    “大圣人,用得着这么谨慎吗?”看到李七夜出手便毁灭了这座大殿,大黑牛都有点吃惊,说道:“一头妖邪,焉能逃得了大圣人的手掌。”

    “夜皇鬼凤,那只不过是小怪而已。”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做个彻底,彻底的把它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我操——”大黑牛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说道:“远荒圣人果真是伪君子,果真是老狐狸,他果然在这里面留下了后手,嘿,嘿,嘿,他果然不是什么圣人,嘿,我没说错吧,他就是一个魔头。”

    对于大黑牛的话,李七夜没说什么,也不去评价。

    “嘿,嘿,大圣人,远荒圣人在里面究竟是留下了什么?”大黑牛十分好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