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嗤——”一剑斩过,光明划过了黑暗,留下了永恒。

    这一剑,便是亘古,割裂了时光,斩断了轮回,灭了因果,一切在这一剑之下,唯有一死!

    “呜——”的一声凄厉惨叫,一剑过后,夜皇鬼凤的姜厉惨叫充斥着整个大殿,最终,它那巨大的头颅是“砰”的一声响起,重重地掉落在了地上。

    在头颅被斩落之后,“嗤”的喷涌之声响起,只见夜皇鬼凤的鲜血从颈部直喷而出,如同喷泉一样,一时之间,下起了血雨。

    那怕夜皇鬼凤被斩杀了,它鲜血的腐蚀性都是十分的恐怖,鲜血喷涌而过,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连空间都被它的鲜血所融穿,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最后,是“轰、轰、轰”的倒塌之声响起,只见夜皇鬼凤的巨大身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样倒塌在地上。

    一剑而无敌,那怕夜皇鬼凤再强大,那怕它曾是追随远荒圣人所向无敌,但是,都挡不住李七夜的一剑,当李七夜一剑斩出之时,一切都成了定局,所以强大如夜皇鬼凤,也都惨死在了那里。

    “一剑斩轮回。”李七夜轻轻地一笑,吹去了剑刃上的鲜血,轻描淡写,说道:“就算远荒圣人布下了逆天大阵,也一样救不了你。”

    不要说远荒圣人在这大殿中布下了逆生手段,就算是远荒圣人在场,李七夜要一剑斩之,夜皇鬼凤也必死无疑,远荒圣人也照样救不了它。

    洗罪剑归鞘,李七夜笑了一下,而洗罪剑,它已经是彻底沉默了,因为现在真正主宰它命运的是李七夜,它唯有顺从!

    李七夜未多看一眼夜皇鬼凤的尸体,跨了过去,跨入了大殿的深处。

    夜皇鬼凤被斩杀之后,整个大殿更显得宁静,特别是越往里面而行的时候,这种宁静更显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但是,这些对于李七夜而言,都不会受到有丝毫的影响,他目光深邃,缓缓往大殿最深处而去。

    最终李七夜踏入了大殿的最深处,在这里只有一口水池,除了水池之外,再也无他物了。

    不对,在水池前面的石壁之上,还刻有一幅十分巨大的壁画。

    走近之后,李七夜目光落在了水池之上,一看水池之时,李七夜顿时是目光一凝,双目露出了冷意。

    大殿之内的水池并不大,水池之中盛着满满一池的液体,这满满一池的液体黑如墨,乍一看之下,还以为是满满一池的墨汁。

    但是,仔细一看,发现这不是墨汁,这黑如墨的池液之中还有深红色。事实上,那是因为深红的颜色实在是太深了,最后竟然变成了墨黑色。

    “黑暗之血。”李七夜双目一凝,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一池的液体。

    没错,这一池的液体并不是什么墨水,它是鲜血,满满一池的鲜血,而且这样满满一池的鲜血,竟然是无数岁月过去了,它还不会凝固。

    一般的肉眼,看不透这一池的鲜血,也看不出它的玄机,甚至还以为是一池的墨水,但是,当实力强大的存在打开天眼之时,便会有发现。

    这一池的鲜血,在天下之下,黑暗气息萦绕不散,在鲜血之中,有着黑暗的法则在流动着,每一条黑暗法则细小如丝,就是如此细如丝的法则之内,犹如蕴藏有一个又一个世界的力量一样。

    就是因为这样的力量,使得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在千百万年之后,依然不会凝固,而且它的魔力依然还在。

    李七夜目光一凝,犹如穿透了这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之后,他不由冷哼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一张,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随着李七夜的手掌张开的时候,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也缓缓地向左右两边分开。

    要知道,每一滴的黑暗之血都是拥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每一滴的黑暗之血都犹如汪洋大海一样,一般人连一滴的黑暗之血都承受不了,更别让是推动着这满满一池的黑暗之血了。

    但是,在李七夜的力量之下,只见黑暗之血不得不向左右两边分开,那怕绝世无敌的黑暗力量欲合拢,但都承受不住李七夜那强大无比的撕裂力量。

    当黑暗之血彻底的向左右两旁分开之时,池底完全是暴露在了李七夜的眼前。放眼望去,只见池底之中竟然扎根着一段老根。

    这一段老根晶莹如玉,一条条神圣光明的法则盘绕着,每一条神圣光明的法则就像是至高无上的大道。

    就是这一段老根在吸收着这黑暗之血的力量,更为诡异的是,这一段老根吸收了黑暗之血的力量之后,它竟然不会被黑暗之血所玷污,反而神圣无上的光明力量却越发强大。

    “道根。”李七夜目光落在了这一段老根之上,冷冷地说道:“道种魔血!好了不得的手段,远荒圣人,你这是怎么样想的?竟然给自己留下后手,难道你还想灭世之后再给自己一次重生吗?”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暴涨,然后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壁画之上。

    壁画很古老,并不是像是远荒圣人雕刻上去的,这一壁画是从某个地方切割下来,然后再嵌镶在这里的。

    壁画之上,雕刻有好几种生灵,但是,这种生灵从来没有人见过,十分的稀奇古怪,但是,李七夜一看这上面的生灵,却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因为在金钱落地的迷仙殿中的最后一座大殿之中,李七夜曾经见过。

    眼前这几种生灵,便是最后一座大殿中的三十六座雕像中的那几尊。

    “远荒圣人呀,这就是你想要做的事情吗?”李七夜看着壁画这的这几尊生灵,他不由淡淡地一笑,轻轻地摇头。

    最终,李七夜看着血池之中的道根,徐徐地说道:“道种魔血!你这是怎么样想的,想化魔,还是归圣?”

    道种魔血,这不能说是邪恶的手段,因为这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它既可以向往光明,也可以归于黑暗。

    就像眼前这段道根,它吸收了黑暗之力,但,它的光明力量却越发强大,似乎黑暗之血的力量完全无法玷污一样。

    但是,很多事情往往是在于一线,只要越过了这一条线,既可以成为光明,也可以成为黑暗。

    所以,没有人知道远荒圣人究竟想干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在这里留下了后手,那必定想过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而且,远荒圣人把这块壁画镶嵌在这里,那一切都值是人去猜疑了。

    “长生老人向往轮回,他只是探讨长生。”李七夜看着这一段道根,徐徐地说道:“至于你,远荒圣人,那一切都不好说了,毕竟,你是有前科的人。”

    就算有人在场,也一样听不懂李七夜的话。

    “道种魔血,这和你是多么的相像,或者,这就是你。”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徐徐地说道:“这一世,你就是道种魔血。或者,你只是想给自己一点慰藉而已,光明,那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点点的点辍而已。”

    远荒圣人,多么神圣的存在,在三仙界中,在后世的眼中,他是最惊艳的始祖之一,也是最了不起的始祖。

    光明普照着三仙界,普渡着众生,更是留下了光明圣院这样的传承,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这是多么伟大的胸襟。

    在三仙界,曾经出过多少始祖,但是,又有几个人像远荒圣人那样苦苦去普渡着众生!

    但是,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在远荒圣人那光明普照的背后,却是一片的黑暗。他面向众生,光明无尽,但,如果他转过身来,世人或许能看到他身后的黑暗深渊。

    远荒圣人,他从黑暗深渊之中爬了上来,来到了这个世界,或者,他曾经想过做其他的事情,但是,最后他选择了光明。

    他选择光明,并不是因为他仁慈,也并不是因为他向往光明,或许,他只是想在自己失败之后,作另外一个尝试,也有可能,他想在这世间,还能留下自己的那一抹良知。

    在他的光明普照之下,或许,他是在告慰着某些英灵,某些死去的人,也埋送着自己心里面最后的一点点光明。

    或者,这才是远荒圣人。在这三仙界,他光明普照,普渡众生,这并非是因为他是圣人,而是他心中最后的一点光明余辉。

    或许,在这一世之后,再也没有远荒圣人,只有那个把他世界带入无尽黑暗的存在!

    “不管是怎么样想的,真的是想向往光明也好,真的是想借此远征黑暗也罢,但,我都不会留下后患。”看着血池之中的那一段道根,李七夜轻轻摇头,徐徐地说道。

    心有仁慈,这不是李七夜,因为他是幕后黑手。

    “我能杀你一次,便能再灭你的火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缓缓蹲下身子去。

    “蓬”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手掌之上跳跃着火光,这是李七夜的无上道火,威力无上。

    Ps:美得阴鸦为她护道,你觉得这种绝世美人会是何等风采?公众号上放了几张画师画的美人图,大伙可以看看,她到底凭啥让阴鸦为其护道,微信搜索“萧府军团”,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到

第2944章光明黄金龙    听到“啵、啵、啵”的声音响起,只见松谷之中的空间在扭曲,整个空间犹如是在凹陷一样,似乎整个空间就像漏斗一样,所有的东西都将会滑落入了这个扭曲的空间。

    最终,听到“啵”的一声震动,整个空间就好像瞬间扩张了一样,在上一刻空间都还在凹陷内缩,但是,在下一刻,整个空间瞬间扩张,如同有什么庞然大物一下子挤入了这个世界,瞬间把这个世界挤满一样。

    在这“啵”的一声中,强大无匹的力量瞬间冲击而来,四周的森山、山峰都一下子被这强大无匹的力量冲击得粉碎。

    “出现了——”在这个时候,宝源真神、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三个人都立即张大眼睛望去。

    此时,松谷已经消失了,站在金蒲真帝面前的是一头高大无比的圣兽。

    “那不是沉睡在地下,而是沉睡在空间里面。”看到松谷已经消失,金蟒真帝他们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一头圣兽并非是沉睡在大地之下,而是沉睡在了空间深处。

    “难怪刚才那缕兽息是若有若无,原来它并不在这个空间之中。”此时刻石真帝明悟了这其中的奥妙。

    “好强的一头圣兽。”此时,宝源真神、金蟒真帝他们向这头圣兽望去,都不由暗暗吃惊,抽了一口冷气。

    此时,金蒲真帝面前站着一头圣兽,以大小而论,这一头圣兽的确是高大,但是,在这古园中而言,这一头圣兽又不见得有多大。

    要知道,在古园中的远古巨兽,少则是千里之长,万丈之高,多则就是更加的巨大了。

    比起这些巨兽来,眼前这一头圣兽显得有点小,甚至可以说,是小不点。

    但是,任何人看到这一头圣兽,那都是心里面为之一震!因为这是一头异龙!

    这头异龙全身金黄,不论是利爪还是鳞片,都是金光灿烂,每一寸都像是用黄金浇铸而成的一样。

    这一头异龙双脚着地,龙腿粗壮,看起来就像是两根黄金巨柱一样,这头异龙看起来拥有狮子一样的身躯,但拥有龙首,尾巴很长,在尾巴后面还拖着一个巨大的雷捶,看起来十分的沉重。

    除此之外,这一头黄金异龙背后左右两侧还生长有翅膀,但是,这不是普能的翅膀,这是一对光翼,当这一对光翼一张开之时,可以遮住整个天空,而且光翼喷涌出了神圣无比的光明。

    从这光翼之中喷涌出来的神圣光明,当它们垂落之时,就像是一柱柱的光明神柱一样,好像是光明图腾一般,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是异龙——”看到这一头圣兽,宝源真神不由说道。

    “这不是一般的异龙。”金蟒真帝暗暗吃惊,说道:“这是光明黄金龙,天生有光明之性,这不是一般的圣兽所能相比的。”

    “是的,是光明黄金龙。”刻石真帝也大吃一惊,说道:“我听说过,传言圣兽园的确是有一头光明黄金龙,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所以,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这只不过是杜撰而已,今天看来,以前的传闻是真的。”

    “呜——”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光明黄金龙一声长啸,这样的一声长啸,响彻了天地,撼动着八方,龙吟之声不绝于耳,犹如是震动万域一样。

    在光明黄金龙一声长啸之声,惊动了整个圣兽园,龙吟之声起伏之时,在圣兽园中,不知道多少的圣兽一下子双腿发软,全部跪拜在了地上,就好像是晋见王者一样。

    与此同时,在古园之中,响起了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之声,只见在古园之中,一座座的山峰崩塌,一条条的江河翻滚,随着这一阵阵轰鸣之声响声之时,一头头远古巨兽苏醒过来。

    在山峰倒塌之处,有万丈高大的雄狮甩了甩身体,向着光明黄金龙所在的地方大吼一声,顿首。

    在江河翻倒的地方,有一条千里之长的蛟龙盘起了身体,也是一声长啸,向着光明黄金龙所在的方向拜了一下。

    ………………………………………………………………

    一时之间,古园之中,有着一头又一头强大无比的远古巨兽苏醒过来,它们要么是向光明黄金龙致敬,要么就是向光明黄金龙伏拜。

    毫无疑问,这看得出来,这头光明黄金龙乃是古园中的王者,那怕在如此多的强大无比的远荒巨兽面前,它依然是一尊皇者。

    就算这一头光明黄金龙不是古园中最强大或者说是唯一的王者,那么,它都依然是古园中站在巅峰上的王者之一。

    “发生什么事了?”一时之间,处身于古园之中的所有学生都被这突然而来的变化吓得一大跳,甚至有学生是双腿直打哆嗦,特别是看到如此之多的远古巨兽苏醒过来,磅礴的兽息肆虐着天地之时,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那是什么——”在被惊动之后,很多学生都反应过来,向光明黄金龙所在的方向望去。

    在此时,光明黄金龙站在了金蒲真帝的面前,它散发出了磅礴无匹的龙息,当它双目一张之时,不怒而威,睥睨天下。

    这样的一头光明黄金龙,它的双翅张开,光明普照,普渡众生,无比的神圣,有着至高无上的气势。

    在这样的光明黄金龙身下,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强者,不要说是一般的真神了,就算是真帝,站在光明黄金龙的身前,都会感受到那强大无比的镇压力量,这样的力量,低位的真帝都不一定能承受。

    “砰”的一声巨响,光明黄金龙一步跨出,犹如踏碎了九天十地,整个古园都在摇晃,龙威无上,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那怕金蒲真帝是一尊八宫真帝了,但是,此时光明黄金龙依然是高高在上的模样,对于金蒲真帝,没有丝毫的忌惮。

    “法我生,像我死……”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取出了一卷仙笈,口吐真言,大道鸣和。

    “这是什么——”很多人赶了过来,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惊了。

    因为在个时候,金蒲真帝手捧的是仙笈随着他禅唱之时,浮起了无数的经文,每一个经文都充斥着始祖的力量,刹那之间,始祖的力量弥漫于整个天地,犹如汪洋大海一样。

    最为可怕的是,这本仙笈所浮现的始祖力量,是那么的本源,是那么的崭新,就好像是新开坛的美酒一样,酒香是那么的醇厚,没有丝毫的流失。

    这就意味着,这本仙笈不仅仅是由始祖亲笔所书写,而且它还是在最近才书写下的仙笈,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本仙笈的力量还是第一次使用,所以,始祖之威是那么的强劲浑厚,没有丝毫的流失。

    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地都充斥着始祖之威,在这刹那之间,就好像有一尊至高无上的始祖站在所有人面前一样,让人不由跪下身体,顶礼膜拜。

    “兰书才圣所写的仙笈。”看到这一幕,金蟒真帝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看来,凭金蒲真帝个人的实力,是没有办法驯伏这头光明黄金龙,他还必须依靠他师尊兰书才圣的手段。”看到这一幕,刻石真帝也明白金蒲真帝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好强大的始祖之威呀。”很多赶来观看的学生都被这可怕的始祖之威所震撼住了,在这浩瀚如海的始祖之威下,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无法站稳身体,都纷纷伏拜在地上,对于始祖的至高无上而顶礼膜拜。

    “太强了,不愧是兰书才圣,当世唯一可以金光上师比肩的人。”那怕金蟒真帝他们三个人实力很强大了,而且,他们两人还是真帝,但是,在始祖之威下,依然让他们感受到难于承受的压力。

    试想一下,这还是兰书才圣的手段而已,如果兰书才圣亲自驾临,兰书才圣亲自出手的话,那是多么恐怖的一幕。

    “铛、铛、铛”一阵阵金鸣之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被兰书才圣的始祖之威所震慑之时,只见所有浮现的经文一下子附着在了光明黄金龙的背部,在眨眼之间,这所有的经文竟然凝铸成了一个龙鞍固定在了光明黄金龙的背上。

    见龙鞍已成,金蒲真帝这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合上了仙笈,看着眼前的光明黄金龙,那怕是作为八宫真帝的他,都不由露出了笑容。

    此时,金蒲真帝伸手去**光明黄金龙的头颅,光明黄金龙只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由金蒲真帝**。

    “降伏了,被金蒲真帝降伏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震,包括了金蟒真帝他们三个人。

    “一头光明黄金龙呀。”金蟒真帝他们三个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跃上了光明黄金龙的背上,坐在龙鞍之上,沉喝一声:“起——”

    “呼——”的一声响起,光明黄金龙振翼高飞。

    “呜——”飞于天空,光明黄金龙一声龙吟,紧接着,古园中的许多远荒巨兽也都随之一声长啸,一时之间,兽吼之声响彻了整个天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