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双目一凝,这不仅仅慑人魂魄,就在这刹那之间,似乎所有的黑暗都像潮水一样汇聚入了它的眼睛了。

    在这刹那之间,夜皇鬼凤的眼睛似乎吞噬了世间的一切,连光明都无法逃走。

    在这个时候,夜皇鬼凤已经散发出了可怕的黑暗力量了,这样的黑暗力量在这刹那之间,似乎要碾诸众神,屠灭诸帝。

    但是,李七夜根本就没有多看夜皇鬼凤一眼,他的目光落在了前面,目光越过了那一堆头颅骨山,向大殿最深处望去。

    远荒圣人,何等强大的始祖,对于他而言,夜皇鬼凤虽然是强大,但是,这样的一头座骑,还不值得他挖空心思,去把夜皇鬼凤封印在这里。

    然而,现在夜皇鬼凤被远荒圣人封印在这里,那是想让它守在这里,或者是守护着某件东西。

    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远荒圣人如此的重视呢,更重要的是,这一世,完荒圣人乃是完美无上的圣人,按道理来说,那怕他要守护着什么,也应该让一尊光明神圣的远古巨兽去守护,而不是一尊邪恶黑暗的夜皇鬼凤去守护。

    但是,远荒圣人却偏偏让一头夜皇鬼凤去守护自己的某一件东西,这里面所藏着的东西,那就太值得人去玩味了。

    “吼——”一声巨响,响彻了九天十地,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往大殿深处望去之时,夜皇鬼凤巨大无比的身体一卷,挡住了李七夜的目光视线,似乎它也明白李七夜是要窥视什么了。

    在这个时候,夜皇鬼凤向李七夜一声大吼,声波如风暴一样,摧朽拉朽,震碎星辰,吹灭太阳,吹干银河,威力强大绝伦。

    但是,不管夜皇鬼凤的一声大吼是如何的强大,如何的恐怖,李七夜依然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夜皇鬼凤挡住了李七夜的视线,“噗、噗、噗”地吐着信子,如同长鞭一样抽打着天地,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看了一下凶狠的夜皇鬼凤,只是随意地笑了笑,说道:“怎么?想挡我道?那好,斩你!”

    李七夜这句话说起来是风轻云淡,似乎是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要知道,夜皇鬼凤,他曾以长存为食,多少人闻风丧胆。

    “嗷——”夜皇鬼凤一声大吼,震碎日月星辰,在这刹那之间,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它的身体一卷,好像抽碎了天地一样,整个大殿都摇晃了起来。

    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夜皇鬼凤身上的鳞片全部都是一片片竖了起来,眨眼之间,夜皇鬼凤如同穿上了无上神甲一样。

    在这个时候,好像是一件黑色的无上神甲披在夜皇鬼凤的身上,这使得它看起来神威威武,那怕是出身于黑暗而妖邪的它,看起来也有几分的神气。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候,夜皇鬼凤也感受到了李七夜的强大,不敢轻敌。

    “也好,我就用远荒圣人的剑斩你!”李七夜笑了一下,“铛”的一声剑鸣之声,缓缓地抽出洗罪剑。

    “铛、铛、铛……”在李七夜抽出洗罪剑的时候,洗罪剑立即鸣动起来,震动得十分剧烈,而且,在这个时候,洗罪剑竟然不愿意出鞘。

    随着李七夜缓缓抽出洗罪剑的时候,响起了摩擦之声,因为洗罪剑竟然想要归鞘,想挣脱李七夜的大手。

    毫无疑问,洗罪剑是认得夜皇鬼凤,而且,它并不想出鞘斩杀夜皇鬼凤。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李七夜抽洗罪剑出鞘的时候,洗罪剑剧烈地震动着,欲要归鞘!

    洗罪剑乃是远荒圣人的一生佩剑,而夜皇鬼凤又是远荒圣人私底下所留下的座骑,同为一个主人,它们甚至有可能曾经相处过,试想一下,洗罪剑会去杀死夜皇鬼凤吗?

    “哼——”李七夜冷哼一声,大手一握,冷冷地说道:“若不出鞘,留你何用,融成铁水!”

    李七夜的话冷冰绝杀,李七夜这话一出的时候,天地肃冷,九天十地的众神,乃至是至高无上的始祖,都必须颤抖,他的话,才是这个世间最至高无上!

    所以,李七夜话一落下,洗罪剑颤抖了一下,在李七夜大手一握之时,洗罪剑瞬间臣伏,不敢有丝毫的反抗,更不会挣扎着归鞘。

    洗罪剑可是通神的始祖之剑,它明白李七夜说得到做得到,一旦违背了李七夜的意志,那么,它必定会被李七夜融为铁水,化作铁渣。

    那怕它作为一把神剑,强大无匹,但,当被李七夜握在手中,算得了什么!李七夜说要融化为铁水,它根本就不可能反抗,最终,它也必定会成为铁水,化作铁渣,一无是处。

    作为一把无敌神剑,如果真的被融为铁水,那是它最恐惧的事情,所以,此时此刻,洗罪剑唯有臣伏,哪来敢抗拒。

    “铛——”的一声响起,最终,洗罪剑出鞘,光明弥漫,弥漫的光明照亮了大殿,驱散了黑暗。

    “吼——”看到洗罪剑出鞘,夜皇鬼凤不由大吼一声,身体后退了好几步。作为远荒圣人私底下的座骑,它又怎么不识得洗罪剑呢,这可是远荒圣人的一生佩剑,强大无匹。

    “洗罪剑,好名字。”李七夜轻轻地抚了一下剑身,徐徐地说道:“洗罪,洗得是什么罪呢?今天,就让它洗一洗黑暗之罪吧!”

    “铮——”剑鸣九天,李七夜握剑在手,斜指夜皇鬼凤,在这个时候,不需要李七夜催动,洗罪剑便发出了最强大的力量。

    洗罪剑很清楚,在这个时候它还不卖力的话,那么,李七夜一怒,便会把它融成铁水,成为铁渣!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股股圣光就像是滔天瀑布一样冲天而起,撕裂了一切的黑暗,剑芒喷涌而出,每一缕的剑芒都如同一道道银河巨大,斩断一切黑暗之根。

    光明的杀戮,在这个时候,不管是谁,只要能看到眼前的洗罪剑,都会打了一个冷颤,此时的洗罪剑,杀戮,无情,灭户!它代表着光明的杀戮,在光明杀戮之下,一切都是原罪,一切都该死。

    它不再是代表着普渡众生,它只代表着毁灭光明之外的一切,除了光明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应该存在。

    洗罪剑,此时它暴发了自己最强的力量,当李七夜握剑在手的时候,他就是光明,他就是一切的裁决,一剑落下,这必将会斩杀一切。

    如此的光明力量轰天而起,光明的杀戮无所不在的时候,夜皇鬼凤也不由后退,面对光明的力量,它感到了恐惧。

    毕竟,光明与黑暗誓不两立,更重要的是,当洗罪剑爆发最强的光明杀戮之时,威力之强,让它感受到了恐惧。

    “吼——”退到后面的时候,夜皇鬼凤也是无处可退,狂吼了一声,在这个时候,它是豁出去了,随着它一声狂吼,所有的黑暗力量轰天而起。

    “轰——”的一声巨响,黑暗力量如同天瀑一样冲天而起,无穷无尽,在这个时候,夜皇鬼凤也全力以赴,所有的黑暗力量都爆发出来,对于它而言,如果它不再全力以赴的话,它必将会死在洗罪剑之下。

    听到“啪”的一声巨响,犹如拍碎天地一样,在夜皇鬼凤所有的黑暗力量轰天而起之时,它的尾巴也竖了起来。

    那看起来像凤凰尾翼一样的尾巴此时在它身后高高竖起,竖起的尾巴竟然像孔雀开屏一样打开。

    听到了“嗡”的一声响起,当夜皇鬼凤的尾巴开屏之时,一个个古老的黑暗符文展开,化作了亘古无比的图案,似乎这是一个远古到不可以追溯的图腾一样。

    这样的图腾浮现之时,“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个图腾如同打开了一个黑暗的世界一样,强大无匹的黑暗力量竟然像决堤的江水奔腾而来,汹涌无比。

    在这刹那之间,黑暗力量犹如是化作了汪洋大海,浩瀚无尽的黑暗力量一下子包裹着夜皇鬼凤的全身。

    “呜——”随着如此海量巨大的黑暗力量涌入了体内之时,夜皇鬼凤一下子变得更加的强大,一双眼睛一下子更加的明亮了,吞吐着可怕的黑暗光芒,这样的黑暗光芒竟然会在夜空间发亮,让人看得都觉得不可思议。

    “果然是古种。”看到夜皇鬼凤尾巴上的图腾如同打开了一个黑暗世界,李七夜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看来,远荒圣人收你为座骑,那是有他的原因的。”

    “嗷——”夜皇鬼凤狂吼一声,尾巴一扇而下,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犹如是一只黑暗巨掌直拍而下。

    这样的黑暗巨掌直拍而下,瞬间镇压众生,碾灭万界,诸帝众神,在这巨掌之下,都显得渺小,都会被这一只巨掌拍得粉碎。

    “来得好。”李七夜大笑一声,跃空而起,手中的洗罪剑一挥而出。

    “铛——”剑鸣天地,圣光炽照,一剑斩过,天地留痕!

第2941章虚空大殿    在大黑牛带路之下,他们两个人跨越了天穹,在古园的天穹之上,乃是日月星辰出没,星河环绕。

    就在那里,有一座古老无比的宫殿,这一座宫殿十分的巨大,如同一颗巨星一样沉浮于无尽虚空之中。

    就在那里,这一座宫殿朴实无华,而且宫殿之前没有任何的文字,也没有任何的匾额,似乎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宫殿而已。

    站在这么一座巨大的宫殿之前,任何生灵都显得特别的渺小,似乎是如同一只尘埃一样。

    站在宫殿之前,只见宫殿大门紧闭,两扇大门如同是神墙一样,挡在了李七夜他们的面前,而且似乎不论是谁,都打不开眼前的这两扇大门一样。

    “就在这里。”大黑牛站在大门之前,立即说道。

    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宫殿,目光一凝,淡淡地说道:“好大的手笔,这可是下了不少的本钱!”

    “远荒圣人在这里可以下了大神通,而且是遮蔽了这里的一切,它就是不想让人发现。”大黑牛说道。

    “有点意思。”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徐徐地说道:“看来,远荒圣人的确是有想法。”

    “大圣人,你老人家有请。”大黑牛嘿嘿一下,鞠身,恭敬的模样。

    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怎么,不进去吗?”?大黑牛神态尴尬,只好说道:“我这是和远荒圣人八字不和,有一些地方,我不方便涉足,还请大圣人见谅。”

    “不就是被压制吗?说得这么高大上。”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大黑牛神态尴尬,干笑一声,说道:“呵,呵,呵,有些事,很久了,很久了,久到已经成了定局,改变不了了。”

    李七夜也懒得多去理会大黑牛,也不强制他一定要跟进来,径自地走到了铜门之前。

    眼前这个铜门坚不可破,毫无疑问,这样的一座铜门是出自于远荒圣人之手。

    这个铜门被封印了,从封印所弥漫的始祖之威来看,这个封印乃是远荒圣人亲手所加持的。

    而且这个封印乃是两面的,这就意味着,外面的人进不去,大殿之中的妖邪也出不来。

    这样的封印虽然是十分的逆天,十分的绝世无双,但是,这难不了李七夜,毕竟,他已经拥有整个光明圣院的法则,甚至可以说,李七夜所拥有的法则,远远超过了光明圣院本身,这剥夺而来的法则,可以解开光明圣院的一切奥妙,包括眼前这座铜殿的封印。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印在了铜门之上,听到“嗡”的一声响起,铜门之上浮现了一个又一个古老的符文,当古老的符文瞬不汇聚的时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盘。

    在符盘之上,所有的法则都转动不息,而且是杂乱无章,对于外人而言,想参悟这符盘上的符文,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对于这些杂乱无章地转动不息的符文,李七夜看都没有仔细去看,只是大手一旋,立即转动了符盘,而且,在李七夜手中,整个符盘是极速转动起来。

    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一个个符文跃了出来,瞬间排序,瞬间形成了一篇完整的篇章,在“嗡”的一声之中,这一篇完整的篇章又瞬间烙印在了符盘之上。

    “啵——”的一声响起,在符盘再一次沉嵌入铜门之中的时候,符文瞬间向整个铜门扩散而去。

    紧接着,“轧、轧、轧”的沉重之声缓缓响起了,这被封印的铜门缓缓地打开。

    李七夜也没有仔细看一眼铜门里面的情况,便随意地迈入了大宫殿之中,十分的自在坦然,似乎一点都没有把大宫殿之中风险放在心上一样。

    “大圣人,祝你马到功成,旗开得胜。”见李七夜跨入了铜门之后,站在铜门之外的大黑牛立即向李七夜的背影大叫一声。

    当“砰”的一声响起之后,铜门已经关闭,大黑牛依然眼巴巴地望着铜门,恨不得能把里面的情况看清楚。

    此时,大黑牛都恨不得能亲临其境,只可惜,他受到种种原因的局限,没办法进入宫殿之中。

    “唉,不知道老树妖是怎么样想的,他却一直不动手,害得我这么折腾。”眼巴巴望着铜门,大黑牛不由喃喃自语。

    李七夜迈入了大殿之后,大殿是一片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在这样黑暗的大殿之中,平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

    但是,当李七夜双眼一打开的时候,这里瞬间如同白昼一样,他的目光就瞬间可以照亮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在他的目光之下,一切都无处遁形。

    大殿宽阔到超越人的想象,这样的一个大殿,似乎可以容纳一切,甚至好像可以把整个世界给装入其中一样。

    李七夜缓缓而行,看起来走得慢,事实上,一步千里,一步又一步地跨越而入。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李七夜走到了大殿的深处,一座高大无比的山峰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了。

    不是山峰,当仔细一看的时候,挡在李七夜面前的那不是一座巨大山峰,而是有一个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一层层地盘踞着,身体高高地垒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座高大无比的山峰一样。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这个盘踞在那里的庞然大物睁开了眼睛了,它的头颅是盘踞在最上面,当它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好像天空上一下子多了两轮的太阳一样,光芒烛照而下,把这里照得一清二楚。

    如此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它的头颅高高于天,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特别是当它俯视而下的时候,更是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无上神威,慑人心魂。

    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不要说是胆子小的人,就算是实力很强大的人,都会双腿发软,这头妖邪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它的目光笼罩而来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下子吸走人的魂魄一样。

    但是,这样烛照而下的目光,对于李七夜而言,一点影响都没有,似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哗啦、哗啦、哗啦”一阵阵移动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盘踞在那里的庞然大物开始游走下来。

    似乎,这头庞然大物似乎也发现李七夜并不害怕它,甚至没有抬头去看它一眼,所以,它那盘着的身体松开,开始游动走来,当它把身体一圈圈盘开的时候,好像如魔法一样,它的身体之长,远远超出了人的想象。

    当这头庞然大物游走之时,它那又长又大的身体,好像是要把整个大殿塞得满满的一般。

    “哗啦——”当这庞然大物完全盘开身体的时候,它所盘踞的地方,有许多东西洒落下来,定眼一看,那是一座骨山。

    这座山骨竟然是用一颗颗的头颅骨堆彻而成,在此之前,这头庞然大物就是抱着这么一座头颅骨山盘踞在那里的。

    当它完全盘开之时,这堆彻着的骨山倒了下来,不少的头颅骨滚落在地上,甚至有头颅骨滚落到了李七夜脚前。

    虽然不知道这些头颅的主人生前是何方神圣,但是,从眼眶内还跳动着神性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头颅骨的主人在生前,不是绝世无敌的真帝,只怕就是强大无匹的长存!

    “嗤、嗤、嗤……”一阵吐信子的声音响起,游走于大殿之中的妖邪终于向李七夜这边游了过来,它探起了自己的头颅,俯视着李七夜。

    这头妖邪,身体十分的巨大,它的身躯看起来像蛇,全身的鳞片墨黑如铁,但是,它又不是蛇,头颅如龙似虎,十分的奇特,它长长的尾巴托着尾翼,尾翼之有三片,十分的灵活,好像流水一样在流动一样。

    最为奇特的是,这妖邪头顶上生有肉冠,远远看去,这肉冠像是一只皇冠戴在头顶上。

    虽然此时这一头妖邪没有刻意去爆发出自己的气息了,但是,随着它游动的时候,它身上的寒气已经散发在整个大殿之中了,苏醒的它,寒气弥漫,能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可怕的寒气要把整座大殿冰封。

    但是,那怕寒气可以冰封万里,李七夜也不为所动,十分随意地站在那里,只是随意地看了眼前这头妖邪一眼。

    “夜皇鬼凤!”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点意思,远荒圣人,为何要把这么一头黑暗座骑藏在这里呢?”

    夜皇鬼凤,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寥寥无几,但是,知道这东西的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只怕会被吓破胆子,因为夜皇鬼凤乃是大邪之物,它不仅仅是十分的强大,而且是十分的邪恶,它的黑暗力量可以魔化一切。

    按道理来说,远荒圣人乃是光明普照,普渡众生,他没有理由把这么一头妖邪之物藏在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

    “嗡——”的一声响起,当李七夜一口道出它的名字之时,夜皇鬼凤的双眼一凝,在这刹那之间,如果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会立即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一下子出窍,被夜皇鬼凤吸了进去。

    Ps:阴鸦曾差点被“配种”,你们记得么?公众号已经发布了想配种阴鸦的美人图,大伙可以看看,她到底够不够资格让阴鸦给她留下几分精血?微信搜索“萧府军团”,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