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大黑牛带路之下,他们两个人跨越了天穹,在古园的天穹之上,乃是日月星辰出没,星河环绕。

    就在那里,有一座古老无比的宫殿,这一座宫殿十分的巨大,如同一颗巨星一样沉浮于无尽虚空之中。

    就在那里,这一座宫殿朴实无华,而且宫殿之前没有任何的文字,也没有任何的匾额,似乎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宫殿而已。

    站在这么一座巨大的宫殿之前,任何生灵都显得特别的渺小,似乎是如同一只尘埃一样。

    站在宫殿之前,只见宫殿大门紧闭,两扇大门如同是神墙一样,挡在了李七夜他们的面前,而且似乎不论是谁,都打不开眼前的这两扇大门一样。

    “就在这里。”大黑牛站在大门之前,立即说道。

    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宫殿,目光一凝,淡淡地说道:“好大的手笔,这可是下了不少的本钱!”

    “远荒圣人在这里可以下了大神通,而且是遮蔽了这里的一切,它就是不想让人发现。”大黑牛说道。

    “有点意思。”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座,徐徐地说道:“看来,远荒圣人的确是有想法。”

    “大圣人,你老人家有请。”大黑牛嘿嘿一下,鞠身,恭敬的模样。

    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怎么,不进去吗?”?大黑牛神态尴尬,只好说道:“我这是和远荒圣人八字不和,有一些地方,我不方便涉足,还请大圣人见谅。”

    “不就是被压制吗?说得这么高大上。”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大黑牛神态尴尬,干笑一声,说道:“呵,呵,呵,有些事,很久了,很久了,久到已经成了定局,改变不了了。”

    李七夜也懒得多去理会大黑牛,也不强制他一定要跟进来,径自地走到了铜门之前。

    眼前这个铜门坚不可破,毫无疑问,这样的一座铜门是出自于远荒圣人之手。

    这个铜门被封印了,从封印所弥漫的始祖之威来看,这个封印乃是远荒圣人亲手所加持的。

    而且这个封印乃是两面的,这就意味着,外面的人进不去,大殿之中的妖邪也出不来。

    这样的封印虽然是十分的逆天,十分的绝世无双,但是,这难不了李七夜,毕竟,他已经拥有整个光明圣院的法则,甚至可以说,李七夜所拥有的法则,远远超过了光明圣院本身,这剥夺而来的法则,可以解开光明圣院的一切奥妙,包括眼前这座铜殿的封印。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印在了铜门之上,听到“嗡”的一声响起,铜门之上浮现了一个又一个古老的符文,当古老的符文瞬不汇聚的时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符盘。

    在符盘之上,所有的法则都转动不息,而且是杂乱无章,对于外人而言,想参悟这符盘上的符文,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对于这些杂乱无章地转动不息的符文,李七夜看都没有仔细去看,只是大手一旋,立即转动了符盘,而且,在李七夜手中,整个符盘是极速转动起来。

    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一个个符文跃了出来,瞬间排序,瞬间形成了一篇完整的篇章,在“嗡”的一声之中,这一篇完整的篇章又瞬间烙印在了符盘之上。

    “啵——”的一声响起,在符盘再一次沉嵌入铜门之中的时候,符文瞬间向整个铜门扩散而去。

    紧接着,“轧、轧、轧”的沉重之声缓缓响起了,这被封印的铜门缓缓地打开。

    李七夜也没有仔细看一眼铜门里面的情况,便随意地迈入了大宫殿之中,十分的自在坦然,似乎一点都没有把大宫殿之中风险放在心上一样。

    “大圣人,祝你马到功成,旗开得胜。”见李七夜跨入了铜门之后,站在铜门之外的大黑牛立即向李七夜的背影大叫一声。

    当“砰”的一声响起之后,铜门已经关闭,大黑牛依然眼巴巴地望着铜门,恨不得能把里面的情况看清楚。

    此时,大黑牛都恨不得能亲临其境,只可惜,他受到种种原因的局限,没办法进入宫殿之中。

    “唉,不知道老树妖是怎么样想的,他却一直不动手,害得我这么折腾。”眼巴巴望着铜门,大黑牛不由喃喃自语。

    李七夜迈入了大殿之后,大殿是一片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在这样黑暗的大殿之中,平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楚。

    但是,当李七夜双眼一打开的时候,这里瞬间如同白昼一样,他的目光就瞬间可以照亮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在他的目光之下,一切都无处遁形。

    大殿宽阔到超越人的想象,这样的一个大殿,似乎可以容纳一切,甚至好像可以把整个世界给装入其中一样。

    李七夜缓缓而行,看起来走得慢,事实上,一步千里,一步又一步地跨越而入。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李七夜走到了大殿的深处,一座高大无比的山峰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了。

    不是山峰,当仔细一看的时候,挡在李七夜面前的那不是一座巨大山峰,而是有一个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一层层地盘踞着,身体高高地垒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座高大无比的山峰一样。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这个盘踞在那里的庞然大物睁开了眼睛了,它的头颅是盘踞在最上面,当它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好像天空上一下子多了两轮的太阳一样,光芒烛照而下,把这里照得一清二楚。

    如此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它的头颅高高于天,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特别是当它俯视而下的时候,更是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无上神威,慑人心魂。

    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不要说是胆子小的人,就算是实力很强大的人,都会双腿发软,这头妖邪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它的目光笼罩而来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下子吸走人的魂魄一样。

    但是,这样烛照而下的目光,对于李七夜而言,一点影响都没有,似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哗啦、哗啦、哗啦”一阵阵移动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盘踞在那里的庞然大物开始游走下来。

    似乎,这头庞然大物似乎也发现李七夜并不害怕它,甚至没有抬头去看它一眼,所以,它那盘着的身体松开,开始游动走来,当它把身体一圈圈盘开的时候,好像如魔法一样,它的身体之长,远远超出了人的想象。

    当这头庞然大物游走之时,它那又长又大的身体,好像是要把整个大殿塞得满满的一般。

    “哗啦——”当这庞然大物完全盘开身体的时候,它所盘踞的地方,有许多东西洒落下来,定眼一看,那是一座骨山。

    这座山骨竟然是用一颗颗的头颅骨堆彻而成,在此之前,这头庞然大物就是抱着这么一座头颅骨山盘踞在那里的。

    当它完全盘开之时,这堆彻着的骨山倒了下来,不少的头颅骨滚落在地上,甚至有头颅骨滚落到了李七夜脚前。

    虽然不知道这些头颅的主人生前是何方神圣,但是,从眼眶内还跳动着神性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头颅骨的主人在生前,不是绝世无敌的真帝,只怕就是强大无匹的长存!

    “嗤、嗤、嗤……”一阵吐信子的声音响起,游走于大殿之中的妖邪终于向李七夜这边游了过来,它探起了自己的头颅,俯视着李七夜。

    这头妖邪,身体十分的巨大,它的身躯看起来像蛇,全身的鳞片墨黑如铁,但是,它又不是蛇,头颅如龙似虎,十分的奇特,它长长的尾巴托着尾翼,尾翼之有三片,十分的灵活,好像流水一样在流动一样。

    最为奇特的是,这妖邪头顶上生有肉冠,远远看去,这肉冠像是一只皇冠戴在头顶上。

    虽然此时这一头妖邪没有刻意去爆发出自己的气息了,但是,随着它游动的时候,它身上的寒气已经散发在整个大殿之中了,苏醒的它,寒气弥漫,能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可怕的寒气要把整座大殿冰封。

    但是,那怕寒气可以冰封万里,李七夜也不为所动,十分随意地站在那里,只是随意地看了眼前这头妖邪一眼。

    “夜皇鬼凤!”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点意思,远荒圣人,为何要把这么一头黑暗座骑藏在这里呢?”

    夜皇鬼凤,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寥寥无几,但是,知道这东西的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只怕会被吓破胆子,因为夜皇鬼凤乃是大邪之物,它不仅仅是十分的强大,而且是十分的邪恶,它的黑暗力量可以魔化一切。

    按道理来说,远荒圣人乃是光明普照,普渡众生,他没有理由把这么一头妖邪之物藏在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

    “嗡——”的一声响起,当李七夜一口道出它的名字之时,夜皇鬼凤的双眼一凝,在这刹那之间,如果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会立即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一下子出窍,被夜皇鬼凤吸了进去。

    Ps:阴鸦曾差点被“配种”,你们记得么?公众号已经发布了想配种阴鸦的美人图,大伙可以看看,她到底够不够资格让阴鸦给她留下几分精血?微信搜索“萧府军团”,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到

第2940章我有事,先走了    黄金眼,破虚妄,见真知,此乃是一只无上之眼,只要一打开黄金眼,一切都无处遁形,不论如何的奥妙,都能一览无余。

    三目神童,作为当世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他也是三目族有记载以来是年纪最小修练成黄金眼的人。

    可以说,他的这只黄金眼已经大成,尽见真知。只需要他一打开黄金眼,便可见一切。

    “开——”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沉喝一声,运转功法,黄金眼的光芒瞬间大炽,一缕缕的金光瞬间喷涌而出。

    在这刹那之间,让人听到了“嗡”的一声轻微颤动,在这个时候,好像整个天地都被这只黄金眼锁定了一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似乎一切都如同停滞了一样,不论是流逝的时光,还是吹拂的微风,在这个时候,都犹如停了下来一般。

    在这黄金眼之下,不论是天地大势,不论是万道之法,都露出了它们所具有的破绽,都露出了它所具有的兴衰。

    此时此刻,三目神童催动着自己的黄金眼,向李七夜望去。

    而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站在那里,似乎毫不在意,任由三目神童观看一样。

    当黄金眼的金光照在了李七夜身上之时,在这刹那之间,犹如在李七夜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一样,看起来李七夜就好像是穿着一身黄金衣一样。

    在这黄金眼炽照之下,黄金的光芒似乎一下子浸透了李七夜一样,无数的黄金光芒就在这刹那之间穿过了李七夜的身体一样,要把李七夜的身体全部都过滤筛选了一遍。

    在这样的黄金光芒炽照之下,似乎李七夜无处可以遁形,一切都将会暴露在三目神童的眼中。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响起,就在三目神童的黄金眼炽照李七夜的片刻之间,三目神童突然脸色大变,瞬间收回了黄金眼,在“咚、咚、咚”的脚步声中,三目神童连退了好几步。

    在这个时候,收回黄金眼的三目神童一下子脸色煞白,骇然地望着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望着李七夜的眼神,那犹同是见了鬼一样,十分的邪异,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

    要知道,三目神童的黄金眼乃是破虚妄、见知真,在他黄金眼看在李七夜身上的时候,在刹那之间,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那怕只是刹那之间的一眼而已,这都已经让三目神童骇然失色了。

    “我什么……”李七夜悠悠地一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李七夜一开口,三目神童却连退了好几步,他那神态,就好像是见了鬼一样,甚至可以说,在他眼中,李七夜比鬼还要可怕。

    “咚、咚、咚……”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了一声声沉厚的鼓声,这一声声沉厚的鼓声好像是召唤着什么一样。

    三目神童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暂且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先走一步!”

    三目神童这话说得很大声,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别人听的。

    总之,三目神童一说完这话之后,转身就走,走得很快,没有半丝的停留,甚至可以说,他急匆匆而去,并非是因为这鼓声的召唤,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想立即就离开这里,离李七夜远远的!

    “怎么就这样走了?”李七夜笑了笑,但是,三目神童眨眼之间就消失在天边了,假装没有听到李七夜的话。

    “嘿,这小屁孩,还有点眼力,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先逃了。”在三目神童急匆匆离开之后,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黄金眼,这只眼睛不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是缺了点火候,不然,这么一只眼睛,那真的是能祭炼成了不起的宝物。”?如果三目神童还在这里的话,听到这话,一定会毛骨悚然。

    “嘿,我知道三目族中还有几个了不得的老家伙,他们的那只黄金眼,不会差于这小屁孩的黄金眼,嘿,要不要我带大圣人去,挖了他们的眼睛,祭炼成宝物。”大黑牛立即邪笑一声,怂恿起李七夜来。

    想想把三目族强大无匹的老怪物的那只黄金眼挖来祭炼宝物,那都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情。

    “你就唯恐天下不乱。”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只是惜才而已,饶他一命。”说着,继续赶路

    “嘿,大圣人是了不起的圣人。”大黑牛追上李七夜,大拍马屁,说道:“大圣人,你看看我这头大帅牛,是不是资质无双,筋骨绝世,你这不也是惜才吗?给我这大帅牛指条明路怎么样?让我大帅牛也好好淬练一下血统如何?”

    “你不是自称真仙吗?你不是仙种吗?作为身上流淌着真仙血统的你,还需要淬练一下血统吗?”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调侃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大黑牛尴尬一笑,说道:“嘿,嘿,嘿,本帅牛,这,这血统,出了点问题,出了点问题,还想再淬练淬练,这才有机会。”

    “等你破了心魔在说吧。”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你破了心魔,便能得道。”

    “哼,远荒圣人死得早!”大黑牛牙痒痒说道。

    “是吗?”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这和远荒圣人无关,就算远荒圣人不在了,那又如何?没看那个老树妖吗?远荒圣人不也不在了?对他有影响吗?以我看,他更胜往昔。”

    “哼,都说了,他是妖,不是人。”大黑牛虽然不服气,但是,说起老树妖,他不得不耷下脑袋。

    “战胜自己,便是战胜一切。”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继续前行。

    大黑牛侧首,细细品味李七夜这句话,李七夜这话让他回味。

    望着李七夜和大黑牛他们远去的背影,在远处的山峰上,站着三个人,这正是宝源真帝、刻石真帝、金蟒真帝。

    “这是怎么回事?”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他们也不由为之存疑。

    在三目神童的黄金眼一出之时,他们还以为三目神童会与李七夜来一场绝世惊天的大战,没有想到,三目神童竟然是虎头蛇尾,一眼看去,便急匆匆地收回了黄金眼,在鼓声响起之时,便匆匆离开了。

    “三目神童,这不是怕了李七夜了吧。”刻石真帝沉吟了一下,但是,觉得没道理,就算是怕了李七夜,作为半步长存,也不至于不战而逃。

    “这只怕不可能。”金蟒真帝也有点看不透,说道:“按道理来说,这不可能的事情。三目神童的性情,我知道一二,他心高气傲,张扬跋扈,一生不服于任何人,就算金光上师,也不见得能让他低头。”?三目神童的狂傲,这是所有人皆知的事情,当然,对于三目神童的狂傲,大家都能理解,作为当世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他的确是潜力无穷,甚至有人认为,他未来有一日是能成为远道长存。

    要知道,真的成为远道长存,那是可以战仙统级别始祖的存在,何惧金光上师?

    也正是因为三目神童有着如此绝世无双的潜力,一直以来,他的张扬跋扈,一直以来的狂妄嚣张,这都是让所有人能理解的,让所有人能接受的。

    现在三目神童还没有出手,便匆匆离去,这就让刻石真帝他们所不能理解了。

    “三目神童不会怕任何人。”宝源真神也不北院的学生,说道:“我在北院的时候,他还和圣霜真帝切磋过,虽然不知道胜负,但是,三目神童依然是气焰高涨,依然如平日里那样嚣张。从没听过他怕谁了,金光上师、兰书才圣或许能让他忌惮,但,绝对不可能让三目神童不战而逃。”

    “这倒是。”对于这话,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认同。

    毕竟,作为半步长存,三目神童的实力摆在那里,那怕他面对再强大的敌人,他都不可能不战而逃,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高傲嚣张的三目神童,绝对不可能是不战而逃。

    “看来,三目神童的确是有要事先走一步。”想到刚才的鼓声召唤,金蟒真帝沉吟地说道。

    “下一步呢?”此时刻石真帝望着宝源真神。

    宝源真神能怂恿三目神童来找李七夜的麻烦,这的确是让刻石真帝、金蟒真帝有些刮目相看,他的确是有几分才能。

    “我们去找金蒲真帝。”宝源真神立即说道。

    “金蒲真帝在哪?”金蟒真帝皱了一下眉头,自从金蒲真帝打开了古园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露过脸,十分的神秘。

    “我有宝源,能找到他。”宝源真神忙是说道。

    “也好,试试吧。”刻石真帝笑了一下,说道:“这样也能热闹起来,少了点打打杀杀,就让这一届的圣山之行太过于清静了。”

    “有何不可。”金蟒真帝也笑了一下,神态自若。

    对于他们这样的两位真帝而言,他们不仅仅是想得到平世鹊的蛋,他们同时也想拿李七夜来当作他们的磨砺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