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三目神童都愕在了那里,因为李七夜的转变实在是太快了。

    在来此之前的时候,他都已经准备好动手了,他心里面不论如何都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一下李七夜。

    现在李七夜突然之间转变了态度,竟然是从善如流,一下子答应了向灵心真帝认错道歉,这让三目神童无计可施,甚至在此之前已经想好的话,都一下子无用武之地了。

    三目神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声地说道:“既然你要向灵心真帝道歉,那就是必须显得足够诚意,那就必须要做到足够的虔诚……”?“要我怎么样做才能足够的诚意呢?”李七夜悠悠地笑了一下,说道:“我给她做牛做马如何?这足够诚意了吧?当然了,呆在这么一个大美女身边,我觉得,我也是蛮乐意的,至少不会有什么损失。”说到这里,他捉狭一笑。

    “谁需要让你呆在灵心真帝的身边了。”三目神童冷哼了一声。

    “这不是你说的吗?”李七夜一摊手,显得无奈,说道:“你要让我显得足够诚意,那我留在灵心真帝身边做牛做马,那不是很有诚意吗?嗯,这个主意不错,我倒想好好留在这样的大美人身边,你要不要帮我推荐一下,让我好好地侍候一下这样的大美人。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嘿,说不定我把她侍候好了,可以抱得美人归。”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三目神童气得脸色涨红,大喝一声,说道:”痴人做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对,我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不会有意见吧。”李七夜笑了起来,悠悠地说道。

    “你耍本公子!”三目神童不由双目一厉,双目光吞吐着凌厉无比的光芒,他也不是一个笨蛋,在这个时候他当然明白李七夜是在调侃他了。

    “你这么着急紧张干什么?”对于三目神童的大怒,李七夜一点都不在意,笑了笑,说道:“你与灵心真帝又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抱得美人归,我抢的也不是你的女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听说灵心真帝是许配给金变战神的,如果我把她抢走了,你不应该高兴才对吗?”?“哼,胡说八道——”三目神童冷哼了一声,但是,旋即他又陷入了沉默。

    李七夜这话好像是一下子触动了他一样,灵心真帝,乃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这件事情天下皆知。

    金变战神,实力深不可测,一尊强悍无匹的真帝,早就传言,他已经是一尊十二宫真帝了。

    他出身于金变神庭,更是金变一族的无上皇者,这样的出身,可以说是贵不可言,这样的实力,可以说是凌驾在诸多天才之上,虽然说他在离明南部就读,也是光明圣院的学生,但是,他很少出现在离明南部之中。

    而灵心真帝,自幼便是许配给了金变神庭,甚至有人言,金变族与天羽族一直交好,金变战神与灵心真帝,也算是青梅竹马,他们两家联姻,也算是门当户对。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在三目神童陷入沉默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笑着说道。

    “想走,没那么容易!”三目神童冷哼一声,双目一厉,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镇压诸天,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现在就去,现在就向灵心真帝认错道歉。”三目神童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去,我就抓你去,到时候,只怕是要打断你的双腿!”

    “看来,有人在你耳边煽风点火。”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随意,说道:“怎么,想拿我去向灵心真帝邀功?是不是想去讨好灵心真帝的芳心呢?想泡妞呀,我教你几招如何?”?“闭嘴——”三目神童脸色涨红,厉喝道:“休得胡说八道,否则,拔了你的舌头。”

    “无聊。”李七夜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兴趣珊澜,说道:“小屁孩,想泡妞,你太嫩了。就算你要让我向灵心真帝道歉,那你也是想多了,连承认都不敢承认,你还泡个屁呀。如果我往灵心真帝身边一站,到时候,只怕是我把她泡走,还轮不到你这个小屁孩。”

    “不知死活的东西!”三目神童顿时脸色涨红,冷冷地说道:“凭你这大言不惭的话,就该死!”

    “是吗?”李七夜没什么兴趣,伸了一下懒腰,向三目神童招了招手,说道:“也罢,不逗你玩了,来,就让我教你几招,杀杀你的傲气!”

    三目神童顿时双目一厉,听到“嗡”的一声响起,他的一双眼睛一轮轮光芒轮动,犹如两个光轮一般,看起来十分的神奇。

    “好,好,本公子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教我几招的。”三目神童是怒极而笑。

    他三目神童号称是当今最绝世的天才,那可不是浪得虚名,以最小的年纪成就了半步长存,实力之强,那是不言而喻了。

    可以说,多少深奥无匹的功法,他只需要看一眼,便能参悟其中的奥妙,便能掌握其中的精髓。

    可以说,在悟道参修之上,往往只有他教导别人的时候,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来教导他。

    “行,就教你几招。”李七夜笑一下,说道:“如果不客气,一招把你打趴下,如果看你年纪还小,三招陪你玩玩。”

    “一招把我打趴下——”听到这里,三目神童都不由笑了起来,怒极而笑,这是他出道以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他不相信,在举世之间,还有人能一招把他打得趴下。

    就算是绝世无双的金光上师了,在三目神童看来,他都能战上十招八招,甚至能撑得更久,一招便能把他打得趴下,他三目神童根本就不相信有人能做到!

    “有何不可?”李七夜随意一笑,看了三目神童一眼,说道:“当然,我心情好,也可以陪你过三二招,不过,到时可别被我打得哭鼻子。”?“好——”三目神童忍不住厉喝一声,大喝道:“大家都说你邪门透顶,本公子今日偏不信邪,便要试试你的本事!看你如何一招把我打得趴下去!”

    这一下,三目神童彻底是被李七夜激怒了,在此时此刻,就算李七夜没有调戏灵心真帝,他也要好好教训教训李七夜,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行,来吧,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李七夜随意一站,十分的随意,好像他面前所面对的不是半步长存,而是路边随便的路人甲路人乙。

    “好大的口气。”三目神童怒极而笑,他出道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的邈视,作为绝世天才,他什么时候被人如此邈视过了,那怕是再绝世无双的强者,那怕是惊艳绝世的真帝,在他面前,也是如临大敌一样。

    现在李七夜那随意的模样,那完全是赤裸裸的邈视他,根本就没把他这位半步长存当作一回事,所以,三目神童被气得脸色涨红,被气得哆嗦。

    今日,不论是谁来了,他都要出手好好教训教训李七夜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尽管是怒极而笑,三目神童也不是一个笨蛋,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怒气,并没有鲁莽地立即动手。

    “如此大的客气,本公子倒要看一看你究竟有怎么样的底蕴!”压住了自己心中的怒气之后,三目神童冷哼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三目神童眉心间的第三只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一缕缕的金光绽放。

    在这个时候,三目神童还没有打开第三只眼睛,但是,这第三只眼睛所散发出来的金光,都已经可以剖开了混沌,剖开了天地,似乎这一缕缕的金光在此时此刻可以把世间的一切剖开。

    “啵”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三目神童的第三只眼睛打开了,当三目神童的第三只眼睛一打开之时,在这一刻好像天地之间打开了一只眼睛一样,似乎,这只打开的眼睛便是传说中的天地之眼。

    一看去,只见三目神童的第三只眼睛金黄,整只眼睛就好像是用纯黄金所铸造的一样,不论是眼球还是眼瞳,都是金黄,而且纯度是极高,这就好像是一只嵌镶在眉心之中的黄金之眼。

    当这样的一只眼睛打开之时,这一下子让人产生了错觉,天地之间,就有着这么一只眼睛,而且,天地之间的一切,在这刹那之间都收纳入了这只眼睛之中。

    大到山川江河,小到蚂蚁蚊子,甚至是细如丝的真菌,这一切都纳入了这只眼睛之中,这一切都被这只眼睛看得一清二楚。

    在这一只眼睛之中,似乎不论你是什么逆天的手段、什么遮蔽之术,什么妖邪之法,都统统无法逃得过这一只眼睛。

    黄金眼,三目族的人只有修练到极为强大的时候,才能把这只眼睛修练成如黄金一眼,这样的一只眼睛,被称之为黄金眼!

第2938章三目神童来也    李七夜和大黑牛离开了山谷之后,便说道:“走吧,帮你斩了妖邪,我倒要看看,远荒圣人究竟为何要留下这样的一个手段。”?“好咧,走吧,我给大圣人带路。”听到李七夜的话,大黑牛立即为之兴奋了,立即为李七夜大路。

    “看来,当年远荒圣人不待见你嘛。”李七夜看了一眼大黑牛,淡淡地说道。

    大黑牛干笑了一声,说道:“哼,他就是抢了我家的圣山,所以,才挖空心思,在这里留了那么多的手段,放了那么多的禁忌,哼,哼,哼,不然的话,本帅牛早就斩了那头妖邪,扛起了圣山了。”

    “圣山,也不见得是你家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但,也不见得是远荒圣人的。”大黑牛理直气壮,说道:“凭什么他一个人独吞这么一座好的圣山,凭什么就让他把这么一座山扛到这里来了!这样的一座圣山,我们家可是有份的。”

    “因为他拳头大,就凭这个。”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理直气壮的大黑牛一下子蔫了,像是被霜打蔫的茄子,但是,他依然不服气,忿忿不平地说道:“他不是圣人吗?整天吹嘘自己普渡众生,以德服人,怎么就没见他以德服我了,呸,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如果是我,我也会一拳把你打得趴下去。”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老子就是拳头大,怎么样,不服气吗?”

    这一下,大黑牛彻底的蔫下去了,他不由耷着脑袋,无可奈何,但是,又有些不甘心,嘀咕地说道:“大圣你可没有自我标榜以德服人,普渡从生,哼,哼,哼,远荒圣人,就是个伪君子,说一套,做一套。”

    “或者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不过,所谓的以德服人,所谓的普渡众生,那只不过是世人自我认为而已,那只不过是世人给他追封的而已。对于远荒圣人而言,世人如何看他,后人如何看他,只怕他没往心里面去,也并不在意……”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目光深邃,望着遥远之处,徐徐地说道:“对于远荒圣人来说,他普渡的,不是世人,不是众生,他普渡的,只是自己而已,他是在拯救自己,在向自己证明自己道心的信仰而已。”

    大黑牛沉默了一下,最后弱弱地说道:“信仰,不是去证明,是坚守。”

    “你这话说得很对。”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虽然你是一条黑炭牛,但,这一点倒看得透。没错,信仰,是坚守,不是为了守护谁,而仅仅是守护自己而已,不是去证明,这才是道心!道心的坚定,就是坚守,不是去证明,既不是证明给世人看,也不是证明给自己看。”

    “我是一头大帅牛。”对于李七夜乱给自己取外号,大黑牛十分的不满意,弱弱地抗议地说道。

    李七夜也只是笑笑而已,并不理会大黑牛的抗议。

    “看看吧。”李七夜看着远处,笑了一下,说道:“过去的,不谈也罢,就看看在信仰光明之时,远荒圣人,他是怎么样想的。”

    大黑牛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黑牛,本来就是很逆天的存在,而且,他存在于这里,已经很漫长的时间了,虽然,往往很多时候他是被尘封着,但是,他却有着绝世无伦的眼光。

    在李七夜他们赶着去要斩妖邪之时,还没抵达,便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天空一阵震动,好像整个天穹被打碎了一样,整个天空都摇晃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只大足直踏而来,碾碎了天空,踏碎了万法,镇压了诸天大道,一个人屹立在天空之上,挡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

    当这个人一站在天空上,挡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之时,瞬间如同一座无上的神岳横断了诸天,封绝了万域,似乎,不论什么人都无法从他面前跨越一样。

    这个人站在那里,神采飞扬,绝世无双,举止之间,有着无上的气势,有着一股天下独尊的神威,在他的睥睨之间,似乎芸芸众生,都只不过是一群弱者而已。

    特别是这个人眉心所竖的第三只眼睛,虽然他这一只眼睛还没有打开,但是,这一只眼睛所散发出来的缕缕金光,却好像可以洞察一切,可以刺穿一切,有着慑人心魂的力量,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三目神童,毫无疑问,挡住李七夜他们去路的人,正是三目神童。

    “这小屁孩,怎么跑这里来了。”见三目神童挡住了去路,大黑牛横了三目神童一眼,奇怪。

    三目神童,乃是一尊半步长存,实力之强,可想而知了,但是,大黑牛却不以为然。

    “呔,你就是李七夜——”挡住了李七夜去路之后,三目神童对李七夜大喝一声,咄咄逼人。

    “好像是,还有其他人叫李七夜吗?”李七夜张望了一下四周,悠悠地说道:“如果没有,那就是我了。”

    “很好,那本公子就找对人了。”三目神童冷冷地说道:“今日,就该好好教训教训你!”神态之间,气势凌人,有着君临天下之势。

    这也不怪三目神童如此的趾高气扬,毕竟,作为半步长存,他就是很强大,更重要的是,他如此年少,就成为了一尊半步长存了,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潜力,当世之间只怕是无人能比了。

    在当世,最惊艳的莫属金光上师了,但是,金光上师在他这样的年纪之时,不见得会比他强大多少。

    试想一下,这么一位如此年轻的小少年,竟然是成就了半步长存,这是何等惊艳绝世的事情,这样的年纪,有着如此惊人的成就,不让三目神童不骄傲,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哦,教训我?”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我们有恩有仇吗?”?“本公子想教训人,何需理由,何需恩仇。”三目神童傲然,有着俯视众生的姿态。

    “你不会是想替人出头吧。”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悠然地说道:“这么说来,是有人忽悠你做炮灰了?一尊半步长存,给人当炮灰,那就有意思了。”

    “放屁——”三目神童大喝一声,他一声大喝,又觉得不妥,收声,然后冷哼一声,说道:“放肆,口出狂言,本公子乃是当世无双,谁人敢使本公子当炮灰!”

    三目神童终究是年轻,年少得意,那怕成就了半步长存,也没有半步长存所应有的沉稳,所以言谈之间,更像是一个小孩,一个不更事的小少年。

    “哦,如果不是当炮灰,那你找我何事?”李七夜笑了笑,悠然地说道:“只怕,你也是刚听我名字不久吧。”

    “哼——”三目神童不爽,冷冷地说道:“听闻,你对灵心真帝不敬,今日,本公子前来,便是好好教训教训你,为灵心真帝讨回公道。”

    “灵心真帝——”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瞅了瞅三目神童。

    三目神童被李七夜这样怪怪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舒服,他冷冷地说道:“看什么看,速速招来,是不是如此!”

    “少年,早恋可不好哟。”李七夜捉狭一笑,悠悠地说道:“我看你,这是想姐弟恋吧,小孩子,都是喜欢熟女,特别是轻熟女!看来,你是……”

    “你胡说八道什么——”三目神童立即大喝一声,神威浩荡,镇压诸天,不知道多少生灵为之骇然失色,那怕是远古巨兽,都被这可怕的神威吓得遁逃而去。

    “再胡说八道,本公子拔你舌头。”三目神童厉喝一声,但是,话语之间,他那有三分稚气的脸庞上,已经有着几分的不自在了。

    “我什么都没说,随便说说而已。”李七夜耸了耸肩,悠然地说道:“你用得着这么急着否认吗?不会真的有这么回事吗?”说着,捉狭一笑。

    “住口——”三目神童立即唱止住了李七夜,立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真帝,乃是大道之巅,受人敬仰。你敢对真帝无礼,便是受天下人唾弃!今日本公子来,便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该怎么样去尊敬他人!”

    “仅是如此而已?”李七夜一副惊讶的模样。

    “没错,本公子就是要替你长辈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如何去尊敬一位真帝。”三目神童冷冷地板着脸。

    “好吧。”李七夜摊了摊手,从善如流,一副知错的模样,说道:“既然是如此,那下次见到灵心真帝,我就向她道歉,向她认错。”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三目神童一下子愕在了那里,一下子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因为这完全和他所想象的不一样,他都听说了,李七夜是嚣张无比,不仅仅调戏灵心真帝,更是藐视诸帝众神,完全是目中无人的态度。

    现在李七夜突然之间低头认错,从善如流,这让三目神童猝不及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