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和大黑牛离开了山谷之后,便说道:“走吧,帮你斩了妖邪,我倒要看看,远荒圣人究竟为何要留下这样的一个手段。”?“好咧,走吧,我给大圣人带路。”听到李七夜的话,大黑牛立即为之兴奋了,立即为李七夜大路。

    “看来,当年远荒圣人不待见你嘛。”李七夜看了一眼大黑牛,淡淡地说道。

    大黑牛干笑了一声,说道:“哼,他就是抢了我家的圣山,所以,才挖空心思,在这里留了那么多的手段,放了那么多的禁忌,哼,哼,哼,不然的话,本帅牛早就斩了那头妖邪,扛起了圣山了。”

    “圣山,也不见得是你家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但,也不见得是远荒圣人的。”大黑牛理直气壮,说道:“凭什么他一个人独吞这么一座好的圣山,凭什么就让他把这么一座山扛到这里来了!这样的一座圣山,我们家可是有份的。”

    “因为他拳头大,就凭这个。”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话顿时让理直气壮的大黑牛一下子蔫了,像是被霜打蔫的茄子,但是,他依然不服气,忿忿不平地说道:“他不是圣人吗?整天吹嘘自己普渡众生,以德服人,怎么就没见他以德服我了,呸,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如果是我,我也会一拳把你打得趴下去。”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老子就是拳头大,怎么样,不服气吗?”

    这一下,大黑牛彻底的蔫下去了,他不由耷着脑袋,无可奈何,但是,又有些不甘心,嘀咕地说道:“大圣你可没有自我标榜以德服人,普渡从生,哼,哼,哼,远荒圣人,就是个伪君子,说一套,做一套。”

    “或者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摇头,说道:“不过,所谓的以德服人,所谓的普渡众生,那只不过是世人自我认为而已,那只不过是世人给他追封的而已。对于远荒圣人而言,世人如何看他,后人如何看他,只怕他没往心里面去,也并不在意……”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目光深邃,望着遥远之处,徐徐地说道:“对于远荒圣人来说,他普渡的,不是世人,不是众生,他普渡的,只是自己而已,他是在拯救自己,在向自己证明自己道心的信仰而已。”

    大黑牛沉默了一下,最后弱弱地说道:“信仰,不是去证明,是坚守。”

    “你这话说得很对。”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虽然你是一条黑炭牛,但,这一点倒看得透。没错,信仰,是坚守,不是为了守护谁,而仅仅是守护自己而已,不是去证明,这才是道心!道心的坚定,就是坚守,不是去证明,既不是证明给世人看,也不是证明给自己看。”

    “我是一头大帅牛。”对于李七夜乱给自己取外号,大黑牛十分的不满意,弱弱地抗议地说道。

    李七夜也只是笑笑而已,并不理会大黑牛的抗议。

    “看看吧。”李七夜看着远处,笑了一下,说道:“过去的,不谈也罢,就看看在信仰光明之时,远荒圣人,他是怎么样想的。”

    大黑牛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黑牛,本来就是很逆天的存在,而且,他存在于这里,已经很漫长的时间了,虽然,往往很多时候他是被尘封着,但是,他却有着绝世无伦的眼光。

    在李七夜他们赶着去要斩妖邪之时,还没抵达,便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天空一阵震动,好像整个天穹被打碎了一样,整个天空都摇晃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只大足直踏而来,碾碎了天空,踏碎了万法,镇压了诸天大道,一个人屹立在天空之上,挡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

    当这个人一站在天空上,挡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之时,瞬间如同一座无上的神岳横断了诸天,封绝了万域,似乎,不论什么人都无法从他面前跨越一样。

    这个人站在那里,神采飞扬,绝世无双,举止之间,有着无上的气势,有着一股天下独尊的神威,在他的睥睨之间,似乎芸芸众生,都只不过是一群弱者而已。

    特别是这个人眉心所竖的第三只眼睛,虽然他这一只眼睛还没有打开,但是,这一只眼睛所散发出来的缕缕金光,却好像可以洞察一切,可以刺穿一切,有着慑人心魂的力量,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三目神童,毫无疑问,挡住李七夜他们去路的人,正是三目神童。

    “这小屁孩,怎么跑这里来了。”见三目神童挡住了去路,大黑牛横了三目神童一眼,奇怪。

    三目神童,乃是一尊半步长存,实力之强,可想而知了,但是,大黑牛却不以为然。

    “呔,你就是李七夜——”挡住了李七夜去路之后,三目神童对李七夜大喝一声,咄咄逼人。

    “好像是,还有其他人叫李七夜吗?”李七夜张望了一下四周,悠悠地说道:“如果没有,那就是我了。”

    “很好,那本公子就找对人了。”三目神童冷冷地说道:“今日,就该好好教训教训你!”神态之间,气势凌人,有着君临天下之势。

    这也不怪三目神童如此的趾高气扬,毕竟,作为半步长存,他就是很强大,更重要的是,他如此年少,就成为了一尊半步长存了,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潜力,当世之间只怕是无人能比了。

    在当世,最惊艳的莫属金光上师了,但是,金光上师在他这样的年纪之时,不见得会比他强大多少。

    试想一下,这么一位如此年轻的小少年,竟然是成就了半步长存,这是何等惊艳绝世的事情,这样的年纪,有着如此惊人的成就,不让三目神童不骄傲,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哦,教训我?”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我们有恩有仇吗?”?“本公子想教训人,何需理由,何需恩仇。”三目神童傲然,有着俯视众生的姿态。

    “你不会是想替人出头吧。”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悠然地说道:“这么说来,是有人忽悠你做炮灰了?一尊半步长存,给人当炮灰,那就有意思了。”

    “放屁——”三目神童大喝一声,他一声大喝,又觉得不妥,收声,然后冷哼一声,说道:“放肆,口出狂言,本公子乃是当世无双,谁人敢使本公子当炮灰!”

    三目神童终究是年轻,年少得意,那怕成就了半步长存,也没有半步长存所应有的沉稳,所以言谈之间,更像是一个小孩,一个不更事的小少年。

    “哦,如果不是当炮灰,那你找我何事?”李七夜笑了笑,悠然地说道:“只怕,你也是刚听我名字不久吧。”

    “哼——”三目神童不爽,冷冷地说道:“听闻,你对灵心真帝不敬,今日,本公子前来,便是好好教训教训你,为灵心真帝讨回公道。”

    “灵心真帝——”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瞅了瞅三目神童。

    三目神童被李七夜这样怪怪的眼神瞧得浑身不舒服,他冷冷地说道:“看什么看,速速招来,是不是如此!”

    “少年,早恋可不好哟。”李七夜捉狭一笑,悠悠地说道:“我看你,这是想姐弟恋吧,小孩子,都是喜欢熟女,特别是轻熟女!看来,你是……”

    “你胡说八道什么——”三目神童立即大喝一声,神威浩荡,镇压诸天,不知道多少生灵为之骇然失色,那怕是远古巨兽,都被这可怕的神威吓得遁逃而去。

    “再胡说八道,本公子拔你舌头。”三目神童厉喝一声,但是,话语之间,他那有三分稚气的脸庞上,已经有着几分的不自在了。

    “我什么都没说,随便说说而已。”李七夜耸了耸肩,悠然地说道:“你用得着这么急着否认吗?不会真的有这么回事吗?”说着,捉狭一笑。

    “住口——”三目神童立即唱止住了李七夜,立即板着脸,冷冷地说道:“真帝,乃是大道之巅,受人敬仰。你敢对真帝无礼,便是受天下人唾弃!今日本公子来,便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该怎么样去尊敬他人!”

    “仅是如此而已?”李七夜一副惊讶的模样。

    “没错,本公子就是要替你长辈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如何去尊敬一位真帝。”三目神童冷冷地板着脸。

    “好吧。”李七夜摊了摊手,从善如流,一副知错的模样,说道:“既然是如此,那下次见到灵心真帝,我就向她道歉,向她认错。”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三目神童一下子愕在了那里,一下子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因为这完全和他所想象的不一样,他都听说了,李七夜是嚣张无比,不仅仅调戏灵心真帝,更是藐视诸帝众神,完全是目中无人的态度。

    现在李七夜突然之间低头认错,从善如流,这让三目神童猝不及防。

第2937章水晶螃蟹    李七夜离开之后,瞅了瞅两只平世鹊和巢穴中的鹊蛋,说道:“找个安全的地方,把它们安顿一下。”

    平世鹊,是十分特独的瑞鸟,独一无二的大德之鸟,它们择居十分的挑剔,一般的山川江河,它是不会居住的。

    现在已经很多人知道这一窝的平世鹊了,如果再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它们安顿下来,说不定又会被其他的人强行夺之。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大黑牛自告奋勇地说道:“我带你们去,平世鹊安顿在那里,应该没事。”

    大黑牛说着,为李七夜带路,一路奔走,最终把李七夜他们带到了古园内的一个山谷之中。

    进入了这个山谷,瞬间让人感受到了充沛无比的力量,光明力量弥漫于整个山谷,而且是无影无形。

    事实上,在整个古园之内,光明力量都是十分的充沛,十分的强大,但是,这里的光明力量比古园其他地方的光明力量又不一样,这里的光明力量显得更加的纯粹,似乎,这里的每一丝每一缕的光明力量都经历了千锤百炼一样。

    站在这个的一个幽谷之中,充满的光明力量扑面而来,有着一股湿意,十分的清凉,这就好像是酷夏中的那一丝一缕的凉意一样,让人感觉全身舒泰,让人都忍不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股凉意。

    “的确是个好地方,水族居所。”李七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山谷。

    这个山谷四面都被巍峨的山岳所包围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堡垒,除了眼前这个山谷入口之外,其他各处都是难于进来。

    山谷之内,四季如春,百花齐花,树木长青,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山谷之中,犹如是世外桃源一样。

    “好美丽的地方。”走进了山谷之后,洗罪院的学生们都感觉这个地方的确是很舒服,很特别。

    大黑牛带着李七夜他们直奔山谷之内,在山谷之中,有一面绝壁,绝壁之前,有一个水潭,潭水幽清,没有半点的波纹,似乎这像是一口古井,千年不波。

    就站在这口水潭之前,凉意扑面而来,在这一刻,大家这才知道山谷中的凉意究竟是出自于哪里了。

    “老螃蟹,老螃蟹,快出来,快出来,本帅牛找你有事。”此时,站在潭边的大黑牛用碲子敲着水潭,大叫一声。

    大黑牛的话刚落下,“哗啦”的水声响起,只见潭水一下子翻滚起来,而且越翻滚越快,最后,只见翻滚的潭水一下子化作了水柱,如喷泉一样冲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看见在水柱之上正托着一只螃蟹。

    这一只螃蟹很大,如同一只桌面那么巨大,这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大螃蟹,当然,这么样的一只大螃蟹,在这古园之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那只不过是小得可怜的小不点而已,毕竟,在这古园之中,有着太多的庞然大物了。

    这只螃蟹让人惊讶的不是它身体的大小,而是它身体本身,这只大螃蟹全身看起来竟然像透明的,连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似乎它的身体像是水晶雕琢而成的,十分的具有质感。

    这只大螃蟹虽然全身晶莹剔透,但,不会给人一种脆弱的感觉,不像玻璃那样一触就碎,相反,它给人一种十分坚硬的感觉,那种坚硬浑厚的感觉,好像让人能触摸得到一样。

    就是这么一只全身晶莹剔透的大螃蟹,它却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感觉,似乎此时盘坐在水柱之上的不是一只大螃蟹,而是一个慈眉善眼的慈祥老人,只差它嘴边没有长出两撇胡子来了。

    “呵,呵,呵,原来是大帅驾临呀。”这只盘踞在水柱之上的水晶螃蟹看到大黑牛之后,笑呵呵,十分的慈祥模样,说道:“今天吹的是什么风,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竟然让大帅亲临我的寒舍,实在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小老脸上有光……”?这只水晶螃蟹不仅仅是口吐人言,而且是十分的慈祥,那怕它是一只螃蟹,一看到它,任何人都会想到它是一个和蔼的老人。

    “少废话,你这文绉绉的话,本大帅听着就发腻。”大黑牛挥了挥手,打断了水晶螃蟹的话,一点耐心都没有。

    大黑牛说道:“本大帅今日来找你,当然是有事了,有重大的事情托付于你。”

    “不敢,不敢。”水晶螃蟹一点都不见怪,而且也一点都不着急,说起话来,那是慢悠悠的,说道:“不知道大帅有什么事情值得小老效劳呢,只需要大帅你吩咐一句,那怕是赴汤蹈火、肝胆涂地,小老都在所不辞……”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大黑牛一挥手,打断水晶螃蟹的话,不耐烦地说道:“只是有两只鸟儿在你这里安个家而已。”

    尽管大黑牛觉得不耐烦的模样,但是,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觉得这只水晶螃蟹特别的有意思。

    “什么鸟儿值得大帅如此的大动干戈?让大帅亲自驾临呢。”水晶螃蟹不由奇怪。

    “呶,没看到我们大圣人肩膀上的这两只鸟儿吗?”大黑牛呶了呶嘴巴,扬了扬牛头。

    水晶螃蟹立即顺着大黑牛的方向望去,一看李七夜,再看李七夜肩膀上的两只平世鹊,它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此时此刻,只见水晶螃蟹快步地从水柱上走了下来,水晶螃蟹那走下来的姿态,就让人想到三步一跪了,显得恭敬。

    “难怪今天一大早,树梢上的喜鹊吱吱喳喳地叫个不停,原来是大人驾临。”水晶螃蟹显得十分恭敬,比对大黑牛还要恭敬。

    “看,你这老头,还有点眼光,能看得出大圣人的了不得之处。”见水晶螃蟹如此恭敬的模样。

    “大帅言之有理,能得平世鹊如此的亲眷,大人必定是万古绝世。”水晶螃蟹忙是说道。

    虽然说水晶螃蟹并不认识李七夜,也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是,能让两只平世鹊站在他的肩膀上,这样的一个人,那绝对是深不可测,这不仅是绝冠于世,只怕是惊绝万古。

    “嘿,这算什么,说了只怕吓死你。”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平世鹊,乃是衔花环而敬。”

    “平世鹊衔花环——”一听到大黑牛这样的话,水晶螃蟹顿时打了个哆嗦,差点就趴在了地上了,越发的恭敬,骇然,说道:“我年幼之时,听闻圣人都未得花环!”

    水晶螃蟹所说的“圣人”,便是远荒圣人!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请大人原谅,是小老有眼无珠。”水晶螃蟹那是五体投体,恭敬万分,说道:“世间有大人,便万古清平,乃是我辈之福。大人能临于寒舍,更是小老的福泽。”

    “‘大人’,这个称呼,我喜欢。”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了水晶螃蟹一眼,说道:“一只溪底的水晶螃蟹,能修练到这般造化,不容易。”

    不容易,这三个字听起来简单,但是,得到了李七夜如此的称赞,那已经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了。

    “多谢大人的赞赏。”水晶螃蟹越发恭敬,说道:“小老年幼,曾在河底吞得金珠一颗,得此造化,虽不能化形,但也能长寿,得几分神通。”

    水晶螃蟹这话说得很谦虚,事实上,作为一只得到的螃蟹,它的实力极为强大,否则的话,它不可能在这古园这种地方立足,在诸多的远荒巨兽之中独占一角。

    “嘿,老螃蟹,当年可嚣张了,自称无肠公子,横行乡里。”大黑牛嘿嘿一笑,揭水晶螃蟹的老底,说道:“本大帅看不顺眼,就狠揍他一顿。”?大黑牛这话,顿时让水晶螃蟹显得尴尬,干笑一声,说道:“往事,大帅不提也罢,只是当年是年少无知,让人笑话了。”

    李七夜看了一眼水晶螃蟹,随意笑了一下,说道:“平世鹊的巢穴便安顿在这里了,就由你守护。”?“大人放心,能得平世鹊眷顾寒舍,乃是小老的无上荣耀。”水晶螃蟹忙是说道:“只要小老这一条小命还在,小老便会保护它们,绝对不会让他人踏入此地半步。”

    水晶螃蟹忙是向李七夜保证,信誓旦旦。

    李七夜把平世鹊安顿在了水潭绝壁之上,这样的一个安家之处,这让平世鹊也为之满意。

    “你们也暂且留在这里吧。”安顿好了平世鹊之后,李七夜吩咐了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说道:“待我事了之后,便来接你们。”

    赵秋实他们虽然不知道李七夜要去干什么,但是,他们都一口答应了。

    “老螃蟹,给本大帅照顾好这些小屁孩。”大黑牛吩咐水晶螃蟹,说道:“有过他们有什么闪失,唯你是问。”

    “大帅放心,只要小朋友们都留在我这山谷之中,他们都会丝毫不损。”水晶螃蟹忙是保证,说道:“谁敢来这里,就是和小老过不去。”

    李七夜和大黑牛离开了山谷,水晶螃蟹一直送到谷口这才止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