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带着众人缓缓离开,所有人都沉默了,都目送着李七夜离开。

    在这个时候,不论是谁,都不敢吭一声,就算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选择了沉默,并没有阻拦李七夜。

    飞马箭神一箭,刻石真帝、金蟒真帝,凭他们自己个人的力量,他们自认为也挡不住,然而,飞马箭神的无敌一箭,他依然死在了李七夜手中,毫无疑问,李七夜远胜于飞马箭神。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在此之前,他们都低估李七夜的实力了,在此之前,他们都认为,李七夜最大的本事,就是依靠洗罪剑。

    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李七夜本身的实力也是十分强大。

    一时之间,这也让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们心里面也不由为之疑惑了,洗罪院什么时候出了如此一个强大的学生,而且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听闻过。

    “他真的是洗罪院的学生吗?”在李七夜走了之后,有一些学生心里面就疑惑了。

    千百万年以来,洗罪院都没有出过什么惊艳的学生,就算有一些学生取得不俗的成就,那也是离开洗罪院之后很久的事情,像李七夜这样依然还在洗罪院的学生,就如此的惊艳无双了,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小子,邪门,他绝对有问题。”在李七夜离开之后,有年纪大的学生十分肯定地说道。

    望着李七夜远去,宝源真神都不由沉默了,飞马箭神比起他来,不知道强大了多少,但是,强大如飞马箭神,依然死在了李七夜手中。

    如果说,此时向李七夜报仇,那岂不是自寻死路?一时之间,宝源真神也沉默不语,久久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之后,宝源真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由握了握拳头,不论如何,他都要为死去的邓壬森报仇。

    不管邓壬森他这个人怎么样,尽管他在北院的老师之中,并不是很优秀,但是,作为曾经是他的老师,邓壬森对于他是有大恩,如果没有邓壬森的帮助,他也得不到如此的奇遇,也没有他宝源真神的今天。

    可以说,没有邓壬森助他一臂之力,他只不过是北院中的一个普通学生,甚至是一生碌碌无为,不要说如此年轻便能成为不朽真神,就算穷其一生,都难成为不朽真神。

    没有邓壬森的帮助,没有如此的奇遇,说不定,穷其一生,也就勉强为登天真神而已。

    对于他来说,邓壬森如同再生父母,所以,邓壬森死在了李七夜手中,不论如何,他宝源真神都必须为他报仇!

    在这个时候,诸多学生都纷纷离开了,所有学生都散去了,最后只剩下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此时他们也正转身离开。

    “两位道兄——”在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离开的时候,宝源真神忙是追上去,向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两人抱拳。

    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停下脚步,向宝源真神打招呼,说道:“原来是宝源兄。”

    宝源真神,已经是不朽真神了,虽然不像飞马箭神那么强大,但,实力也绝对很强,也是有那个身份和金蟒真帝、刻石真帝说上话的人。

    当然,比起出身,比起潜力,比起未来,宝源真神的确是不如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两个人。

    “对于两位道兄,小弟久仰,只是一直未有机会拜见。”宝源真神抱拳,谦逊。

    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两人笑了笑,刻石真帝也感慨,说道:“宝源兄的一块宝源,便足以让人羡慕,我对于宝源兄的奇迹,也有所耳闻。”

    “惭愧。”宝源真神忙是说道:“只是小弟运气好点而已,误打误撞,吞食了这么一块宝源,没有死,那也算是苍天的眷顾。”

    宝源真神曾有奇遇,得到了一块宝源,被他误吞下去,差点让他丧命。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正是因为误吞了这一块宝源之后,这使得宝源真神的修行突飞猛进,使得他在北院这样人才辈出的大学院中显得出类拔萃,最后让年纪轻轻的他成为了一尊不朽真神。

    “两位道兄,就此作罢吗?”宝源真神也不转弯抹角,向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说道。

    “怎么?宝源兄有更好的建议?”金蟒真神和刻石真帝也不是蠢人,他们淡淡地笑了一下。

    宝源真神深呼一口气,郑重地说道:“也不瞒两位道兄,我与这个李七夜,有大仇。他杀害了我们北院的邓老,邓老对我有大恩,所以,不论如何,我都要豁出去,为邓老报仇!”

    听到宝源真神这样的话,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他们两个人都不由为之惊讶,随之起敬,点头,说道:“宝源兄好气魄,知难而为,知恩图报。”

    作为真帝,他们当然看得出来,那怕作为不朽真神的他,宝源真神绝对不是李七夜的对手,因知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宝源真神依然要与李七夜硬磕,这仅仅是为邓壬森报仇而已。

    知恩图报,这一点的确是值得人去尊敬。

    “两位道兄也能看得出来,凭我,绝对不是李七夜的对手。”宝源真神也不藏着掖着,十分坦诚地说道。

    “就算我们联手,只怕,也难。”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都明白宝源真神的用意。

    “但,在这古园之中,不仅仅只有两位道兄,还有三目神童,还有金蒲真帝。”宝源真神认真地说道。

    “我们与李七夜,并无大仇。”刻石真帝轻轻摇头。

    “难道,两位道兄不想平世鹊的鸟蛋吗?”宝源真神徐徐地说道。

    “若能求,那就更好,不能求,也不勉强。”金蟒真帝笑着说道。

    他们都知道,凭他们各自的实力,不是李七夜对手,想从李七夜手中抢夺平世鹊的蛋,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若是加上三目神童、金蒲真帝呢?”宝源真神徐徐地说道:“两位道兄也知道我得到一块宝源,此宝源的用处,甚大,特别是在这古园之中,威力无穷!”

    宝源真神的话让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两个人都相视了一眼,如果说,不想得到平世鹊的蛋,那肯定是骗人的,他们的确是想养出一只可能自己掌控的平世鹊来。

    还有一点,他们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在至尊树上,李七夜一剑斩了他们的门徒弟子,此仇,他们当然记在心中。

    虽然说,这些门徒弟子,不算是他们重点培养的弟子,但,终究是他们座下的门徒弟子,有着师徒之情,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斩了他们的门徒弟子,这样的仇,不是说揭过就能揭过的。

    杀徒之仇,那怕作为真帝的他们,也不可能是一笑而过。能做到一笑而过的人,那么,不是冷血到让人可怕,就是圣人的胸怀了。

    作为真帝的他们,都不是这两种人,只不过,李七夜的底蕴他们还没有摸透,不敢轻举妄动而已,如果真的有机会,他们也一样会为死去的门徒弟子报仇的。

    宝源真神真诚地说道:“不瞒两位道兄,我仅是求为恩人报仇而已,不求其他。只需要报得大仇,我愿倾尽全力而为。”

    “你有什么好的计谋?”刻石真帝淡淡地说道。

    虽然说,李七夜很强大,但是,又何不妨试试呢,要知道,三目神童、金蒲真帝都是强大无匹的存在,特别是三目神童,那可是一尊半步长存!

    金蒲真帝的来历就更惊天了,他作为圣书才圣的弟子,放在整个仙统界,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他,更何况,他本身实力强大无匹,他自己就是一尊八宫真帝。

    “我们可以联合金蒲真帝、三目神童他们,布下天罗地网,给李七夜致命一击。”宝源真神忙是说道。

    “只怕不易。”刻石真帝摇了摇头,他们并不否认三目神童他们的实力,问题是,凭什么三目神童、金蒲真帝会与他们同仇敌忾?

    “这一点两位放心,三目神童,乃是我们北院的师兄,愿为人打抱不平,而金蒲真帝,他与李七夜也有大仇,他的弟子虎王便是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宝源真神立即说道:“我去游说他们,我相信必定能说服他们。”

    宝源真神的话让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有点意动,毕竟李七夜手中有平世鹊,更何况,若真的能斩李七夜,便是为他们的门徒报仇!此乃是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能说服三目神童、金蒲真帝,他们又何乐不为呢?

    有半步长存、八宫真帝出手,再加上他们,到时候,就算李七夜再强大,只怕也是插翅难飞。

    此时,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们两个人都相视了一眼,刻石真帝徐徐地说道:“你可有把握请出金蒲真帝、三目神童?”

    “两位道兄放心,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宝源真神立即一挺胸膛,打包票,说道:“不成功,便成仁!”

    “试试又有何妨。”最后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答应下来了。

第2935章万物有箭    万物有箭,这让飞马箭神握着长弓的手都不由为之颤了一下。

    他都没有想到,今天达到万物有箭这个境界的人竟然是李七夜,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事实却摆在了眼前。

    这样的结果,对于飞马箭神来说,那实在是打击不小,他在箭道中浸淫了一辈子,可以说,在箭道上的造诣无人能及,堪称当世第一,但是,今天却偏偏被一个晚辈超越了,这对于他来说,心里面是百味呈杂。

    “你想清楚了没有?”飞马箭神失神之时,李七夜悠悠的声音响起,说道:“这是你最后的一箭!”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飞马箭神在心里面颤了一上,最后一箭,这句话有着多层的寓意。

    飞马箭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浮现在他周身的光芒散去,箭道消失不见。

    李七夜说得没错,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对于箭道来说,未出手,便防御,这已经是攻入了下乘了,上乘之策,乃是一箭杀之,让敌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飞马箭神最后的一箭,这不仅仅是他三箭中的最后一箭,有可能是他这一生中的最后一箭,这一箭,必定璀璨,必定惊艳,他不能太保守了,否则的话,这就辜负了他一生中所浸淫的箭道。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天地空间都颤抖起来,微微的颤抖是越来越急促,在这个时候,沉住气的飞马箭神终于再一次出手了。

    当飞马箭神手指一夹之时,天地化箭,万物化箭,大道化箭,血气化箭,世间的一切皆化作一支利箭,在这刹那之间,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都凝集在了飞马箭神的双指之间,犹如一切都被捏在了这指尖之中了。

    一生的造化,一生的道行,一生的血气,乃至是一生的寿元,此时此刻,都被飞马箭神捏在了指间,化作了一支利箭。

    “嗡——”的弦动之声响起,此时只见飞马箭神缓缓地拉开了长弓,随着长弓拉开,一把利箭缓缓出现在弦上。

    箭无形,凝成形,这支箭不是实质的箭,这一支箭由飞马箭神的全身血气、大道乃至是天地之力所凝集而成,最后无形化作有形。

    在这个时候,弓弦之上,出现了一把血箭,这把血箭鲜艳嫣红,整支利箭跳跃着血光,一缕缕的血光在颤抖之时,整支利箭如同像是红宝石所雕琢而成的一样。

    这把长箭十分的锐利,箭矢闪动着血红的寒光,就好像从冰冷的红宝石中折射出来的一般,看到箭矢所闪动的血光,就立即让人想到一箭封喉。

    箭在手,弓满弦,在这刹那之间,飞马箭神已经锁定了李七夜,在这一刻,飞马箭神整个人进入了人箭合一的状态。

    就在这刹那之间,不论是谁看来,飞马箭神就是箭,箭,就是飞马箭神,在飞马箭神的眼中,也唯有箭,而在旁人的眼中,也唯有箭,似乎飞马箭神已经消失了一样。

    人箭合一,就在飞马箭神锁定了李七夜的时候,所有人都心里面一寒,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就在这刹那之间,一样感觉自己就像被锁定了一样,自己就是利箭之下的猎物,让人毛骨悚然。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不论你怎么样的逃避,不论你是怎么样的遁形,都躲避不了利箭的锁定,你永远都在箭矢之下。

    “出手吧。”面对被锁定,李七夜笑了一下。

    “嗤——”的一声,李七夜话还没有落下,飞马箭神已经出手了,利箭脱手飞出,飞马箭神把时机抓到了最好,在李七夜说话那瞬间,这是李七夜分神之时,也是露出破绽之时。

    飞马箭神抓住了这万载难逢的机会,瞬间出箭,一箭致命,而长箭破空之声,是很久之后才传出来的。

    血箭一射而出,在这个时候,血箭犹如跳跃出了空间,超越了时光,犹如一下子跨越了世间的一切,不论是多遥远的距离,不论是多漫长的时光,在这一箭之下,都不成为问题,都不复存在。

    血箭射过,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可怕的一幕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当血箭一掠而过的时候,不论是空间,还是时光,瞬间都枯萎,好像一下子被血箭带走了所有的力量一样,一下子只剩下空壳。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血箭一掠而过,空中出现了可怕的天痕,这一道天痕出现在那里,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而且,当血箭一射而出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血箭一掠而过,不仅仅是抽离了时空的力量,甚至也好像是一下子抽干了他们全身的血气、所有的大道之力,甚至他们的真命、魂魄都随之飞了起来,随箭而去。

    在这血箭射出的瞬间,似乎拽起世间的一切,抽走了世间的一切精气。

    “好可怕——”如此一箭,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学生,在这一箭之下,都认为自己必定是丧命,一定逃不过这致命的一箭。

    在此之前,有一些学生在心里面或多或少会看不起飞马箭神,因为飞马箭神明明没达到千万世不朽真神,却以千万世不朽真神自居。

    当这样的一箭射出的时候,这致命一箭破空之时,所有人在心里面都颤了一下,都不由心里面产生了畏惧,此时,所有人都觉得,飞马箭神称之为千万世不朽真神,这又有何妨呢?凭这一箭,便可称千世万不朽!

    “必死——”在这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面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都认为在这致命一箭之下,李七夜必死无疑。

    但,就在致命一箭射来之时,李七夜出手了,他手中无箭,也无弓,但,他一箭射出了。

    李七夜一箭,无声无息,无形无息,甚至让人感受不到它的威力。

    但是,就在李七夜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面都有一种绝无伦比的感觉,就在这刹那之间,他们感觉自己心里面诞生了一支利箭,似乎,就是这么样的一支利箭从心中直射而出,直射向了飞马箭神。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似乎飞马箭神成了所有人的目标,成了所有人心中利箭所射杀的对象。

    这种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因为很多人都以飞马箭神无怨无仇,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却会诞生一支利箭,而且在心里面竟然还有射杀飞马箭神的想法,这样的一个念头突然出现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杀——”在所有人都被自己心里面的念头吓了一大跳的时候,但是,心中的杀意却有增无减,瞬间杀意炽热,心中的利箭向飞马箭神射杀而去,必定要一箭置他于死地!

    “嗤——”的一声响起,一箭破空,当所有人心中有箭,而且一箭要置飞马箭神于死地的时候,一箭破空而出,一箭射中了飞马箭神的眉心。

    一时之间,空气如同凝固了一样,时间如同停止了一眼,飞马箭神站在那里,依然保持着一箭射出的姿态。

    过了片刻之后,飞马箭神的身体这才缓缓仰面倒去,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飞马箭神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仰面倒地的飞马箭神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在这一刻,他的眉心处缓缓地流出了鲜血,是那么的鲜艳。

    “不冤——”在临死的最后一刻,飞马箭神缓缓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最后他双眼一闭,命赴黄泉。

    所有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飞马箭神倒在地上的尸体。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清晰,因为所有人都感觉是自己杀死了飞马箭神,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心中的一箭射出,便已经置飞马箭神于死地,似乎,在这一刻,他们所有人都是杀死飞马箭神的凶手。

    “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好一会儿之后,有学生回过神来,不由骇然大叫了一声。

    因为这种感觉太真实了,根本就不像是幻觉,自己一箭便射杀了飞马箭神,这种感觉所有人都感觉得真实无比,就好像自己亲手挽弓射箭一样!

    回过神来之后,所有人都骇然,都纷纷望向了李七夜。

    就算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都心里面不由为之悚然,在这一刻,他们都明白,李七夜刚才射出的一箭,乃是箭道中最高境界的一箭,而且,飞马箭神修练了一辈子都没有修练到这种境界,李七夜却修练到了。

    “不要看我。”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可不是我杀死他的,是你们。你们心中有箭,所以才会一箭致命,如果你们心中无箭,那么,肯定不可能杀死他。”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在这个进候,所有人都无言以对,因为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一箭出手,便置飞马箭神于死地,这种感觉太真实了。

    现在李七夜说是他们杀死飞马箭神的时候,他们作为凶手,竟然拿不出话来反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