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物有箭,这让飞马箭神握着长弓的手都不由为之颤了一下。

    他都没有想到,今天达到万物有箭这个境界的人竟然是李七夜,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事实却摆在了眼前。

    这样的结果,对于飞马箭神来说,那实在是打击不小,他在箭道中浸淫了一辈子,可以说,在箭道上的造诣无人能及,堪称当世第一,但是,今天却偏偏被一个晚辈超越了,这对于他来说,心里面是百味呈杂。

    “你想清楚了没有?”飞马箭神失神之时,李七夜悠悠的声音响起,说道:“这是你最后的一箭!”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飞马箭神在心里面颤了一上,最后一箭,这句话有着多层的寓意。

    飞马箭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浮现在他周身的光芒散去,箭道消失不见。

    李七夜说得没错,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对于箭道来说,未出手,便防御,这已经是攻入了下乘了,上乘之策,乃是一箭杀之,让敌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飞马箭神最后的一箭,这不仅仅是他三箭中的最后一箭,有可能是他这一生中的最后一箭,这一箭,必定璀璨,必定惊艳,他不能太保守了,否则的话,这就辜负了他一生中所浸淫的箭道。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天地空间都颤抖起来,微微的颤抖是越来越急促,在这个时候,沉住气的飞马箭神终于再一次出手了。

    当飞马箭神手指一夹之时,天地化箭,万物化箭,大道化箭,血气化箭,世间的一切皆化作一支利箭,在这刹那之间,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都凝集在了飞马箭神的双指之间,犹如一切都被捏在了这指尖之中了。

    一生的造化,一生的道行,一生的血气,乃至是一生的寿元,此时此刻,都被飞马箭神捏在了指间,化作了一支利箭。

    “嗡——”的弦动之声响起,此时只见飞马箭神缓缓地拉开了长弓,随着长弓拉开,一把利箭缓缓出现在弦上。

    箭无形,凝成形,这支箭不是实质的箭,这一支箭由飞马箭神的全身血气、大道乃至是天地之力所凝集而成,最后无形化作有形。

    在这个时候,弓弦之上,出现了一把血箭,这把血箭鲜艳嫣红,整支利箭跳跃着血光,一缕缕的血光在颤抖之时,整支利箭如同像是红宝石所雕琢而成的一样。

    这把长箭十分的锐利,箭矢闪动着血红的寒光,就好像从冰冷的红宝石中折射出来的一般,看到箭矢所闪动的血光,就立即让人想到一箭封喉。

    箭在手,弓满弦,在这刹那之间,飞马箭神已经锁定了李七夜,在这一刻,飞马箭神整个人进入了人箭合一的状态。

    就在这刹那之间,不论是谁看来,飞马箭神就是箭,箭,就是飞马箭神,在飞马箭神的眼中,也唯有箭,而在旁人的眼中,也唯有箭,似乎飞马箭神已经消失了一样。

    人箭合一,就在飞马箭神锁定了李七夜的时候,所有人都心里面一寒,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就在这刹那之间,一样感觉自己就像被锁定了一样,自己就是利箭之下的猎物,让人毛骨悚然。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不论你怎么样的逃避,不论你是怎么样的遁形,都躲避不了利箭的锁定,你永远都在箭矢之下。

    “出手吧。”面对被锁定,李七夜笑了一下。

    “嗤——”的一声,李七夜话还没有落下,飞马箭神已经出手了,利箭脱手飞出,飞马箭神把时机抓到了最好,在李七夜说话那瞬间,这是李七夜分神之时,也是露出破绽之时。

    飞马箭神抓住了这万载难逢的机会,瞬间出箭,一箭致命,而长箭破空之声,是很久之后才传出来的。

    血箭一射而出,在这个时候,血箭犹如跳跃出了空间,超越了时光,犹如一下子跨越了世间的一切,不论是多遥远的距离,不论是多漫长的时光,在这一箭之下,都不成为问题,都不复存在。

    血箭射过,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可怕的一幕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当血箭一掠而过的时候,不论是空间,还是时光,瞬间都枯萎,好像一下子被血箭带走了所有的力量一样,一下子只剩下空壳。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血箭一掠而过,空中出现了可怕的天痕,这一道天痕出现在那里,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而且,当血箭一射而出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血箭一掠而过,不仅仅是抽离了时空的力量,甚至也好像是一下子抽干了他们全身的血气、所有的大道之力,甚至他们的真命、魂魄都随之飞了起来,随箭而去。

    在这血箭射出的瞬间,似乎拽起世间的一切,抽走了世间的一切精气。

    “好可怕——”如此一箭,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学生,在这一箭之下,都认为自己必定是丧命,一定逃不过这致命的一箭。

    在此之前,有一些学生在心里面或多或少会看不起飞马箭神,因为飞马箭神明明没达到千万世不朽真神,却以千万世不朽真神自居。

    当这样的一箭射出的时候,这致命一箭破空之时,所有人在心里面都颤了一下,都不由心里面产生了畏惧,此时,所有人都觉得,飞马箭神称之为千万世不朽真神,这又有何妨呢?凭这一箭,便可称千世万不朽!

    “必死——”在这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面都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都认为在这致命一箭之下,李七夜必死无疑。

    但,就在致命一箭射来之时,李七夜出手了,他手中无箭,也无弓,但,他一箭射出了。

    李七夜一箭,无声无息,无形无息,甚至让人感受不到它的威力。

    但是,就在李七夜一箭射出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面都有一种绝无伦比的感觉,就在这刹那之间,他们感觉自己心里面诞生了一支利箭,似乎,就是这么样的一支利箭从心中直射而出,直射向了飞马箭神。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似乎飞马箭神成了所有人的目标,成了所有人心中利箭所射杀的对象。

    这种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因为很多人都以飞马箭神无怨无仇,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却会诞生一支利箭,而且在心里面竟然还有射杀飞马箭神的想法,这样的一个念头突然出现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杀——”在所有人都被自己心里面的念头吓了一大跳的时候,但是,心中的杀意却有增无减,瞬间杀意炽热,心中的利箭向飞马箭神射杀而去,必定要一箭置他于死地!

    “嗤——”的一声响起,一箭破空,当所有人心中有箭,而且一箭要置飞马箭神于死地的时候,一箭破空而出,一箭射中了飞马箭神的眉心。

    一时之间,空气如同凝固了一样,时间如同停止了一眼,飞马箭神站在那里,依然保持着一箭射出的姿态。

    过了片刻之后,飞马箭神的身体这才缓缓仰面倒去,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飞马箭神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仰面倒地的飞马箭神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在这一刻,他的眉心处缓缓地流出了鲜血,是那么的鲜艳。

    “不冤——”在临死的最后一刻,飞马箭神缓缓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最后他双眼一闭,命赴黄泉。

    所有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飞马箭神倒在地上的尸体。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清晰,因为所有人都感觉是自己杀死了飞马箭神,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心中的一箭射出,便已经置飞马箭神于死地,似乎,在这一刻,他们所有人都是杀死飞马箭神的凶手。

    “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好一会儿之后,有学生回过神来,不由骇然大叫了一声。

    因为这种感觉太真实了,根本就不像是幻觉,自己一箭便射杀了飞马箭神,这种感觉所有人都感觉得真实无比,就好像自己亲手挽弓射箭一样!

    回过神来之后,所有人都骇然,都纷纷望向了李七夜。

    就算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都心里面不由为之悚然,在这一刻,他们都明白,李七夜刚才射出的一箭,乃是箭道中最高境界的一箭,而且,飞马箭神修练了一辈子都没有修练到这种境界,李七夜却修练到了。

    “不要看我。”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可不是我杀死他的,是你们。你们心中有箭,所以才会一箭致命,如果你们心中无箭,那么,肯定不可能杀死他。”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在这个进候,所有人都无言以对,因为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一箭出手,便置飞马箭神于死地,这种感觉太真实了。

    现在李七夜说是他们杀死飞马箭神的时候,他们作为凶手,竟然拿不出话来反驳!

第2934章箭海    箭,不再是箭,而是汪洋大海,瞬间整个世界被箭海所淹没,这样的一幕,那是多么的震撼人心,多么的让人为之毛骨悚然。

    一支箭,可以会慑人心魂,但是,整个箭海呢?亿万支箭瞬间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淹没而来,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在如此浩瀚滔天的箭海之下,你无处可遁逃,让你不知道该如何抵挡为好,那怕你再坚硬的宝盾,再高再厚的防御,在这样无穷无尽的箭海轰杀之下,都一样会被轰破,都一样会被射穿。

    如此恐怖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就算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作为真帝,他们心里面对于飞马箭神心或多或少有点不以为然,这并非是说他们轻视飞马箭神的实力,而是对于飞马箭神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不以为然,没有千万世不朽真神的实力,却偏偏要把自己说成了千万世不朽真神的实力。

    对于飞马箭神这样的虚荣之举,石刻真帝、金蟒真帝在心里面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以为然。

    但是,当看到眼前那滔天的箭海之时,看到那可以轰碎一切、可以射穿一切的箭海之时,刻石真帝也好,金蟒真帝也罢,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也为之肃然。

    虽然说,飞马箭神的实力的的确确是没有达到千万世不朽真神的境界,但是,如此强大的箭道,如此绝世无双的箭术,单以箭术而言,的确是达到了千万世不朽真神这样的一个高度了。

    在这“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声中,亿万支箭轰杀而下,不要说是一只苍蝇蚊子了,箭海所射之处,一切都被碾成了齑粉。

    大地更是在这样的箭海之下,也一样被射得支离破碎了。

    在箭海咆哮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打了一个冷颤,双腿为之发软,站都站不稳,如果这样的箭海轰来,自己绝对会一下子被射成了血雾。

    最终,轰鸣之声停下来了,箭海中的无数神箭都射落下来了,那里犹如化作了荆棘森林一样。

    所有人看着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只怕是死了吧。”看着被射成了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的大地,有人低声地说道。

    在任何人看来,在如此的箭海之中,都会被射成了刺猥,甚至有可能会被射杀成血雾,灰飞烟灭。

    “只怕已经被射成血雾了,已经是烟消云散了。”有学生寻找着李七夜,在这样如荆棘森林中寻找到李七夜,似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会有事吧。”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毕竟,刚才这一箭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实在是太恐怖了,箭海滔滔,再强大的真神,都是难逃一死。

    “看,在那里——”在这个时候,有学生眼尖,终于看到了李七夜的身影了,大叫一声。

    大家望去,只见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似乎从始至终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而且,他丝毫不损,那怕是整个箭海轰杀而下了,但是,没有一支神箭是伤到他丝毫的。

    此时所有人都看到,站在箭海之中的李七夜是那么的气定神闲,这就好像他是漫步在暴雨之中,而暴雨却未湿到他衣裳丝毫一样,是那么的从容自在,是那么的气定神闲。

    “这,这,这怎么可能——”看到李七夜站在那里,好像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觉得这实在是太邪门了。

    “不可能——”飞马箭神都不由脸色大变,为之骇然,后退了好几步。

    可以说,他对于自己这一箭那是信心十足,不要说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就算是更加强大的真帝前来,他都有自信一箭退之。

    但是,现在在自己这一产之下,在那滔天无穷的箭海之下,李七夜依然是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更可怕的是,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简直就像是会妖法一样,邪门到透顶了。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因为从始至终,他们也没有看清楚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步法,他们也没有看出李七夜究竟是以何等奥妙的手段在这箭海之中安然无恙。

    在这样的箭海之中,如此的气定神闲,这是他们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这一箭,还是有点意思。”李七夜站在那里,淡淡地一笑,说道:“可惜,火候还是差那么一点。不得不说,这一箭之下,你还真有点箭神的模样。”

    被李七夜这样一调侃,飞马箭神一下子脸色十分难看了,他最以为傲的不是其他的,就是他的箭术了,但是,现在却被李七夜说得一文不值!

    但,与此同时,飞马箭神也不由眼瞳收缩,因为这样的情况他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他曾经与其他的真帝交过手,在他这一箭之下,那怕强大如真帝,也应付得有些狼狈,能全身而退的真帝,那都是很强大的存在了。

    但是,在他的箭海之下,李七夜却闲庭信步一样,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剩一箭。”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也敬你一箭,一箭对一箭,你可有信心?”?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飞马箭神不由一窒息,不由后退了一步。

    若是在以前,如果有人说与他比箭,不管他是怎么样的真帝,甚至是长存不朽,他都有信心一比,对于箭道,飞马箭神一直以来,都是信心十足,毕竟,他在这里浸淫了一辈子了,在箭道之上,他自认为无人能了其右。

    现在李七夜突然要与他比箭,这一下子让他心里面没有底气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觉得眼前的李七夜是充满了魔力,邪门透顶,直觉告诉他,与李七夜比箭,他必输无疑。

    “比箭——”在场的学生都不由面面相觑了一眼,飞马箭神的箭术,天下皆知,现在李七夜竟然要与他比箭,这似乎有点离谱。

    “有何不敢——”飞马箭神沉喝一声,上前一步,挺了一下胸膛,喝道:“比就比,谁怕谁了。”

    当飞马箭神高高挺起胸膛的时候,他自己心里面一时之间都没有底,他也不知道这一箭将会如何,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没得选择,而且,他更不能临阵脱逃。

    作为箭神的他,如果连与李七夜比箭都不敢,他不仅仅是输给了李七夜,更是输给了自己,只怕就算他能活着离开,他也会永远笼罩在这个阴影之下,再也无法抬起头来,再也无法一振雄风。

    “好,有胆量,开始吧。”李七夜十分随意,笑了一下。

    飞马箭神冷哼了一声,上前一步,手握长弓,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凝神聚气。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也一样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想知道李七夜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在这一刻,他们也明白,这将会是飞马箭神的最后一箭,他必定会放手一搏,在这个时候,或许能探出李七夜的深浅来。

    “嗡——”的一声响起,只见飞马箭神周身浮现了淡淡的光芒,一缕缕的光芒竖浮在那里,好像一支支长箭环绕着飞马箭神一样,似乎这支支的长箭便是化作了铜壁铁壁,以作防御,这正是飞马箭神的箭道防守。

    “箭,乃是孤注一掷,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御。”李七夜看了一眼飞马箭神,说道:“还未出手,你便防御,锐劲已弱,何谈箭道!”

    李七夜这话一落下,飞马箭神心里面为之一震,作为箭神的他,当然深谙箭道的精髓,尽悟箭道的奥妙,李七夜这话正好击中了他心中最弱的一环,这就好像是利箭一样一下子射中了他的心脏。

    飞马箭神心里面为之一凛,不由后退了一步。

    李七夜笑了一下,迈出右腿,手挽弓,说道:“我已弓在手,箭在弦。”

    大家纷纷望去,只见李七夜双手空空,手上根本没有长弓,也没有神箭,他只是作了一个挽弓上弦的姿态而已。

    但是,当李七夜一作出这样的一个姿态之时,飞马箭神心里面不由为之颤了一下,不由后退了一步。

    “不可能——”一看李七夜这样的状态,飞马箭神不由失声大道一声,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一般的学生看不出端倪来,但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不由脸色一变,为之目光一凝,盯着李七夜这样的一个状态。

    “心中有箭——”看到这样的姿态,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在这个时候飞马箭神也失神,喃喃地说道:“万物有箭!”

    外人看不出端倪,但是,飞马箭神却深谙其中奥妙。李七夜这样的状态,是他一直追逐的状态,在他心里面,这是箭道的最高境界——万物有箭!

    而,他作为箭神,离这一境界,还有着一定距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