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在所有学生看来,作为真帝,又有谁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哪一位真帝,不是咤叱风云?哪一位真帝,不是威慑八方?今天被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学生如此挑衅,只怕任何一位真帝都会一巴掌拍死他!

    “李同学——”此时,金蟒真帝开口了,他徐徐地说道:“我们今日来此,并非是为了意气之争,也并非是为了图口舌之快……”

    金蟒真帝这样的话,让不少学生是暗暗竖了竖大拇指,有学生不由感慨地说道:“真帝就是真帝,金蟒真帝这样的胸襟,又焉是区区一位洗罪院的学生所能相比的,金蟒真帝如此的胸襟,何等的宽阔大度。”

    不少学生都纷纷点头,有学生冷笑了一声,说道:“和金蟒真帝如此大度的胸襟相比起来,姓李的如此狂妄张扬,如此的咄咄逼人,就显得粗俗浅薄。”

    “我们今日来此,乃是为平世鹊而来。”此时金蟒真帝盯着李七夜身后平世鹊的鸟巢,更准确地说,是盯着鸟巢中的四颗鸟蛋。

    金蟒真帝徐徐地说道:“既然这一巢的鸟蛋有四颗,李同学又何必独吞呢?四颗平世鹊的蛋,我只取一颗,便可以。希望李同学能抬一抬手,成全一二。”

    “是的。”刻石真帝也点头认同,他们是为了平世鹊的鸟蛋而来的,不是为了什么意气之争,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分到鸟蛋。

    “巢中有四颗鸟蛋。”刻石真帝徐徐地说道:“我们三人,各分一颗,剩下一颗以及两只平世鹊,李同学完全可以带走,我们不会作任何的为难。”

    “这话没什么毛病。”听到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的话,在场的学生都不由点了点头,大家都觉得有道理。

    现央平世鹊的巢穴中有四颗鸟蛋,金蟒真帝他们三人各取一颗,留给李七夜一颗,带让他带走平世鹊,这样的要求,在任何人看来,都不过份。

    “刻石真帝他们好脾气,胸襟广阔,真帝就是真帝,的确是非我辈不能相比。”见到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如此的海量,让在场的不少学生都纷纷赞叹一声。

    李七夜看了金蟒真帝他们三个人一眼,笑了一下,说道:“每人一颗?你们想多了,这些,我都要了,没你们什么事情。”

    “太过份了,哼,这未免太咄咄逼人了。”一听到李七夜这话,在场的学生都不满意,有学生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姓李的,就是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看着他怎么想死吧!”有学生不屑,冷冷地说道。

    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以及飞马箭神,他们都不由脸色为之一变,特别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两个人一下子脸色冷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好歹也是一尊真帝,要不说是在光明圣院,就算是放眼整个仙统界,他们都是十分有份量的存在。

    他们只取一颗鸟蛋,已经是和颜以对了,而且也是十分的宽宏大量了,现在李七夜竟然如此的咄咄逼人,完全不把他们当作一回事,这又怎么让他们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俗话说得好,泥人也有三分泥性,更何况是他们,一时之间,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一下子脸色冷了下来,双目中跳动着寒光。

    “小子,你未免太狂了吧!”飞马箭神双目一厉,沉喝道。

    这也不怪飞马箭神沉不住气,在此之前,他就是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亏,虽然这件事没有外人知道,但是,在他看来,那是奇耻大辱。

    现在与李七夜结怨,可谓是新仇旧恨了!

    “对,就是刚才的话,我就是狂,怎么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飞马箭神一眼,说道:“怎么?你不服气吗?是不是上一次没把你的屁股烧成烤猪排,不对,是烤马排。哦,马排,这还真有点新鲜。”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飞马箭神脸色涨红,把他气得哆嗦。上次他被李七夜的火焰烧着了,烧得他狼狈逃走,但是,这件事情,除了他的部下之外,再也没有外人知道了。

    现在李七夜当众说出来,那简直就是揭了他心里面的伤疤,这怎么能不让飞马箭神气得哆嗦呢。

    “小畜生,敢不敢接我几箭!”飞马箭神再也捺按不住了,站了出来,厉喝一声。

    对于飞马箭神来说,在平日里,他是怕过谁了?作为千万世的不朽真神了,实力比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还要强大,足可以让他傲视八荒,足可以让他横扫九天十地,如今却被李七夜这么一个晚辈羞辱,这怎么不让他怒火冲天呢。

    “就凭你吗?”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飞马箭神,说道:“你这个百万世都有点勉强的不朽真神,还真以为自己是千万世的不朽真神不成?”

    “你——”飞马箭神一时之间不由脸色涨红,最后,他冷冷地说道:“本座,乃是可以达到千万世不朽真神的速度!”

    说到这里,他特地加重“千万世不朽真神”,这几个字。

    听到飞马箭神这样的话,一些不明白里就的学生相视了一眼。

    ”哦,原来是速度有可能达到而已。”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说了大半天,还是吹牛皮,百万世都有点勉强,吹成了千万世,你们什么神兽天戎军,都是那么喜欢的吹牛皮吗?”?“你——”飞马箭神被气得哆嗦,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

    原来,飞马箭神的实力并没有真正达到千万世的不朽真神,他只是被人赞了一句“速度达到了千万世的不朽真神”,如此一世,就有人宣传他是一尊千万世的不朽真神。

    对于这样的说法,飞马箭神也并没有特别去澄清,如此一来,大家都以为飞马箭神已经是一尊千万世的不朽真神。

    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李七夜一下子揭穿了这个谎言,这是让飞马箭神十分的难堪!毕竟,在一直以来,飞马箭神都是十分享受被人尊称为“千万世的不朽真神”,现在却被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揭穿了,这是赤裸裸地羞辱了飞马箭神。

    “小畜生,敢不敢接我几箭!”此时飞马箭神冷喝了一声,听到“嗡”的一声,他手中的长弓不弹自鸣,散发出凌厉的气息,毫无疑问,这把长弓是一把凶器。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望着李七夜,虽然说,飞马箭神这位千万世的不朽真神有点名不符其实,但是,箭神之称号,那的确是货真价实。

    “接你几箭又如何?”李七夜完全不在意,笑了一下,说道:“我不用兵器,站着随便让你射,你也射不中。”

    “这小子,要疯了吗?”听到李七夜这么狂妄的话,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由傻眼了。

    就是赵秋实他们都被吓了一大跳,那怕飞马箭神的千万世不朽真神这样的实力,是不实不在,但是,他的箭神这个称号,却一点都不会作假!

    不论是箭术,还是速度,飞马箭神都是当今一绝,现在李七夜竟然说站着随便给他射,那简直就是太狂妄了。

    “哼,不自量力的东西,他还没有见识过飞马箭神的无上箭术吧。”有学生冷笑一下。

    有学长也觉得李七夜这话太离谱了,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他洗罪剑出手,说不定还能挡得下飞马箭神的长箭,但是,如果说站着任由飞马箭神射,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他是自寻死路,怪得了谁呢。”有些学生不屑。

    “好,好,好……”飞马箭神怒极而笑,说道:“我出道如此之久,还是第一次有人敢任由我射,好,好,好,好后可畏!本座倒就要看一看你有几分的本事。如果本座没射杀你,转身不走,终身不与你为敌。”

    “可惜,等你有机会知着离开再说吧。”李七夜笑了一下。

    “好,你接我三箭,三箭一过,生死由命!”此时,飞马箭神怒极而笑,大喝道。

    “三箭就三箭。”李七夜随意,说道:“三箭之后,我还你一箭,如果你能接得下,就是你命大。”

    “有何不敢。”飞马箭神大喝一声。

    对于飞马箭神而言,他自从出道以来,就是以箭术称霸天下,他的箭术,世间难有人能匹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有箭神这样的一个称号。

    别人藐视他的其他本事,还能说得过去,被李七夜藐视自己的箭术,他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此时,就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不由盯着李七夜,他们倒想看一看,李七夜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本事,竟然让他如此的嚣张。

    在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看来,如果李七夜仅仅是凭着洗罪剑而嚣张的话,那就不足为忌了。

    现在飞马箭神要对李七夜出手,这对于刻石真帝、金蟒真帝来说,那无疑是一个好机会,让飞马箭神好好地探一探李七夜的真实实力也好。

    “小子,准备好了没,本座要出箭了。”此时,飞马箭神大喝一声。

    虽然他与李七夜结仇,但,终究是个大人物,出手之时,还是光明正大,不会说偷袭。

第2931章给我当丫环?    一剑横空,挡住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飞马箭神他们致命的一击。

    一剑亘横于空中,光明弥漫,垂落了一道道的光明法则,当光明如雾气散开的时候,在那里犹如是打开了仙源一样。

    这样的一剑挡在了平世鹊之前,似乎断绝了九天十地,横断了古与今,就仅仅这样的一剑横空,似乎任何一切存在都无法跨越,任何攻伐都会被这一剑挡住。

    “洗罪剑——”一看到这横空一剑,最先认出这一剑的还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接着,在场的其他人都认出了这一剑了。

    “洗罪剑,洗罪院的洗罪剑。”在这个时候,不少学生都纷纷回过神来,一些学生不由大叫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不少学生都相觑了一眼,谁都没有想到,在节骨眼上洗罪院会横上一手,竟然也会抢刻石真帝他们的猎物。

    “是那个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有人眼尖,已经看到了李七夜,不由低声地说道。

    此时,所有人望去,来人的确是李七夜,除此之外,还有大黑牛、行罪院的学生。

    “看,另一只平世鹊。”有人看到了站在李七夜肩膀上的平世鹊,不由大叫了一声。

    “是刚才逃走的那只平世鹊。”看到李七夜肩膀上的平世鹊,有学生说道:“难道说,这只平世鹊已经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了?”

    “不,看模样,是这只逃走的平世鹊搬来了救兵了,它是要回来救雄性的平世鹊。”另一个学生看出了端倪,不由说道。

    这话让很多学生都不由为之相视了一眼,甚至有些学生不以为然,说道:“救兵,就凭洗罪院的学生吗?”?这也不怪这些学生看不起李七夜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毕竟,刻石真帝他们太强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作为真实,实力是不用多说了,至于飞马箭神,作为千万世的不朽真神,他的实力比起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来,那是只强不弱。

    有他们三个人联手,很多学生都看不出来洗罪院有什么本事从刻石真帝他们手中救出平世鹊,在很多人看来,李七夜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他又来了——”看到李七夜以及他肩膀上的平世鹊,宝源真帝不由目光跳动了一下,他双目不由为之一凝。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目光都不由投向了李七夜,看到李七夜肩膀上站着的平世鹊,他们也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肯定是这只平世鹊向李七夜救援了。

    虽然被李七夜坏了好事,但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不由目光一冷,露出了杀意,不过,作为真帝的他们,还是能沉得住气,并没有立即发飙。

    当然,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的目光也时不时投向了洗罪剑,在至尊树的时候,他们曾经见过洗罪剑的威力,所以,在心里面对于洗罪剑有着不小的忌惮。

    “好了,该散了。”李七夜走了过来,拍了拍手掌,笑着说道:“从现在起,这一窝的平世鹊由我接手,谁都别想染指了。”

    在李七夜掌声落下的时候,只见那只已经受伤的平世鹊啼叫了一声,飞了过来,绕着李七夜转了几圈,随之落在了李七夜的肩膀上。

    “平世鹊怎么会和他这么的亲近。”看到李七夜的肩膀上左右各站着一只平世鹊,一时间让人不由惊呼了一声,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觉得不可思议。

    “平世鹊,乃是无主之物,凭什么说你的。”此时,飞马箭神冷冷地说道。

    “哦,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然,说道:“现在,它们就是有主之物,有谁不服气吗?”说着,便吩咐大黑牛去所平世鹊的巢穴取出来。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不由脸色一变,包括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毕竟,在场中的所有学生中,有几个人是不想得到平世鹊的?

    现在李七夜说出这话,那就是赤裸裸地挑衅在场的所有人。

    “你是挑衅天下豪雄吗?”刻石真帝不由脸色一沉,徐徐地说道。

    “对。”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什么挑衅天下豪雄,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也太抬举自己了,在我眼中,你们只不过是一群狗熊而已。”

    “放肆——”当李七夜这话刚说完,顿时一片哗然,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纷纷出言斥喝李七夜,甚至有学生是怒目相视。

    李七夜这话已经不仅仅只是针对刻石真帝他们了,这是针对在场的所有人了,在场光明圣院的学生,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今天被一个洗罪院的学生如此的羞辱,哪一个学生不是愤怒无比呢?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大言不惭。”有学生恨恨地说道。

    也有一些学生不屑地说道:“好大的口气,真的以为自己是始祖不成?竟然敢如此的狂妄,也不撒泡尿看一看自己是什么模样,洗罪院的学生而已,一群恶人之后,无耻之徒而已!”

    一时之间,各大学院的学生都纷纷出言斥喝,他们都把李七夜视之为敌人。

    “不知何等人物,在道友眼中才是英雄呢?”在这个时候,灵心真帝开口,她的声音悦耳动听,她并没有生气动怒,只是好奇,才会有着如此一问。

    李七夜看了灵心真帝一眼,笑着说道:“至少你不是,当然,说你是狗熊,那是有点过份了,你这么一个美人儿,也不像狗熊那样蠢笨。看你这丫头,有几分伶俐,给我当丫环使唤还可以。”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瞠目结舌,一时之间,不少人呆在了那里,就是李七夜身后的赵秋实他们都不由暗暗地为李七夜捏了一把汗,他们不由心惊肉跳。

    虽然在此之前,李七夜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但是,那只是私底下说说而已,现在李七夜不仅仅是当着灵心真帝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还当着天下人说出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太吓人了,让他们听得都不由心惊肉跳。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有些发懵地看着李七夜,有些人甚至是像看傻子一眼看着李七夜,在他们看来,李七夜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灵心真帝,这是何许人物呀,乃是七宫真帝,更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试想一下,这样的人物,何等的高高在上,让多少人为之仰视,今日,李七夜竟然如此大言不惭,竟然敢说灵心真帝给他当丫环使唤,这话是何等的嚣张,这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如此轻佻,罪该万死!”一些对灵心真帝有爱慕之心的学生不由恨恨地说道。

    也有一些学生不屑地说道:“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也不照一照自己的熊样,哼,凭他,也配?”

    “你这个人,有些荒唐。”灵心真帝看了看李七夜,侧首,也没生气,最后,轻轻地摇头,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哼,姓李的,算他命大,也幸好灵心陛下是宽宏大量之人,否则,凭他的大言不惭,就足够让他死一百次。”看灵心真帝并没有生气,而是离开了,有一些学生冷哼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已经从石洞中取出了平世鹊的巢穴了,只见里面有着四颗平世鹊的鸟蛋,一见到自己的巢穴,两只平世鹊都欢啼一声,立即飞了过去,左右衔起了巢穴,飞了起来。

    “好了,如果没有谁有意见的话,那就该结束了。”李七夜见取了巢穴之后,淡淡地说道。

    “取了平世鹊的鸟蛋,你就想走,休想!”此时,飞马箭神冷哼一声。

    李七夜停住脚步,看了飞马箭神他们所有人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怎么,你们还不服气吗?行,有几个人不服气的,那就一一报上名来,我打到你们服气!”

    对于李七夜如此的霸气,洗罪院的学生也都服气了,当着真帝的面,直接说要把真帝他们打到服气,这是何等的霸气,而且,这不只有一个真帝在此。

    一时之间,许多学生都不由怒视李七夜,他们的目光中都喷出了怒火。

    “李同学,这话未免太狂了一些吧。”此时刻石真帝徐徐地说道。

    虽然刻石真帝此时并没有动怒,但,从他的声音中,已经能听出几分的不悦了,毕竟,他们好歹也是一个真帝,被人当着天下人的面说要把他们打得服气,那怕是泥人,也会有三分的泥性,更何况他们是威慑八方的真帝。

    “哦,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么的狂,不然的话,别人也不会叫我是第一凶人。”李七夜随意,笑着说道:“如果你们不服气,尽管来咬我呀,我随意地奉陪。”

    如此霸气的话,那已经是赤裸裸地叫战刻石真帝他们了,甚至已经是打了刻石真帝他们的耳光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大家都等着刻石真帝他们如何的收拾李七夜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