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终,当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终于把这里的宝物都淘得差不多之时,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走吧,那就去斩那邪物。”

    “嘿,好。”大黑牛立即来精神了,他立即对洗罪院的学生们大叫:“小屁孩们,时间不早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上队伍,我们回去了。”

    这一次来到这个白骨成山的世界,洗罪院的学生可谓是无比的丰收,赚得满盆满钵,他们从这个白骨世界所淘到的宝物,袋子都装得满满的,都快装不下去了。

    此时,在洗罪院学生的眼中,这个到处是白骨的世界,已经没有丝毫的恐怖了,在他们眼中,这里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宝藏。

    如果平日里,让他们看到白骨,或者会让他们毛骨悚然,但是,在此地此刻,就在这里,只要看到有没有翻动过的白骨,没有人淘过的骨骸,他们就立即双眼发亮。

    听到大黑牛的叫喊之后,洗罪院的一些学生还味犹味尽,不由多看了几眼身旁的骨骸,也有学生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对于今天的收获,他们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毕竟,今天在此收获的宝物,换作是以前,只怕是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宝物,如此之多的宝物,这都能让他们堆积成一个宝库了。

    当洗罪院的学生们重新编队之后,他们都欢天喜地地跟在李七夜和大黑牛的后面,准备离开。

    在这个时候,洗罪院的学生心里面也明白,只要跟着李七夜,那就对了,绝对是有肉吃,有宝物捡。

    “走,我们现在出发。”大黑牛也是精神抖擞,当然,对于这里的宝物,他也看不上眼,完全是无所谓,能让他兴奋的是,李七夜将要出手铲除他的心患,这就足够让他高兴了。

    李七夜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这个白骨的世界,重新离开这个偏僻的边陲,将要重回古园的中央。

    “啾——”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他们即将离开这偏僻的边陲之时,突然一声鸟鸣响起,只见一个影子一闪,一只鸟儿一下子落在了李七夜的手掌上。

    “平世鹊——”看到清楚了这只落入了李七夜手掌上的鸟儿之时,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惊呼了一声。

    此时平世鹊虽然身上闪动着光芒,但是,它神态萎糜不振,身上血迹斑斑,身上受了伤,而且伤势甚重。

    李七夜取出灵药,涂抹于平世鹊的身上,目光为之一凝。

    “是谁伤了平世鹊——”洗罪院的学生也不由为之暗暗吃惊。

    在此之前,洗罪院的学生都觉得平世鹊是不可方物的灵鸟,又有谁舍得狠心去伤它呢?

    “这里有两只平世鹊,结巢于崖。”看到平世鹊的模样,大黑牛说道:“看来,是有人对平世鹊动手了。”

    “啾——”此时平世鹊向李七夜鸣叫了一声,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李七夜。

    “它在向你救助,还有一只平世鹊被困住了。”大黑牛听得懂,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抚了一下平世鹊,淡淡地一笑,说道:“放心,我会把它救出来的。”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凝。

    “嘿,看来,能动平时鹊的人,本事不小。”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当然,有几分幸灾乐祸。

    大黑牛知道,这个时候,有人要倒霉了,而且是倒大霉。

    在古园中,有不少学生兴奋,有个小道消息传了出去。

    “听说,古园出现了一只平世鹊,不对,是两只平世鹊。”有消息灵通的学生立即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平世鹊?那是什么东西?”有很多学生连“平世鹊”的名字都没有听过,根本就不知道平世鹊是什么。

    “是一种无上德鸟。”这位学生说道:“谁若能得此鸟眷顾,必将大兴。为什么光明圣院如此的兴盛,为什么远荒圣人会如此的光明普照,传说,他就是得到了平世鹊的眷顾,从此,远荒圣人光明普照,而光明圣院也大兴。”

    “有这么神奇的德鸟!”听到这话,不少人都纷纷吃惊。

    “好消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已经找到了平世鹊的巢穴,准备捕捉平世鹊。”紧接着,更让人兴奋的消息传出来。

    “要捕捉平世鹊。”听到这个消息,不少学生都为之兴奋,立即赶去观望。

    “难道说,金蟒真帝他们也想得到平世鹊,想万世兴盛。”有不少学生纷纷议论。

    有个年长的学生点头,说道:“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平世鹊这样的无上德鸟,谁都想得到,想为自己、为自己宗门带来大吉,带来德运,让自己传承万世兴盛。”

    听到这样的话,大家都觉得有道理,都不由纷纷点头。

    当很多学生听到消息,赶到平世鹊结巢的地方之时,只见那个地方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不论是空中,还是地上,又或者远处山峰,都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围观了。

    平世鹊结巢的地方,乃是一座孤崖,这座山峰直耸入天,如神剑刺入天穹一样,四面绝壁,在峰顶之处,乃是峰顶如冠,也就在峰顶的悬崖边,有一个石洞,这个石洞并不大,够强能容一个小孩进去。

    石洞里面,隐隐闪动着光芒,隐隐之间,能看到一个巢穴,这个巢穴乃是用十分珍贵的金绒香草所编织而成,上面又铺有莲芝宝叶,单是这样的一个巢穴,就堪称无价。

    在这样的鸟窝巢穴之中,隐隐闪动着光芒,乃是鸟蛋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因为被巢穴所挡,看不清楚里面有几只鸟蛋,但,可以肯定,里面绝对不止只有一只鸟蛋。

    毫无疑问,这巢穴的鸟蛋正是平世鹊的鸟蛋。

    而在这个时候,一只平世鹊挡在了洞穴之前,与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飞马箭神他们战在了一起。

    这只平世鹊比起那只曾给李七夜结花环的平世鹊来,更大一些,毫无疑问,这只平世鹊是一只雄鸟。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明白了,大家都知道,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都不是为了这只平世鹊而来,而是为了平世鹊的鸟蛋而来。

    “原来不是为了捕捉平世鹊,而是为了夺取鸟蛋。”有学生明白过来了。

    “平世鹊,疏人,世间难有人得其眷顾。”宝源真神也在场,他盯着平世鹊巢穴中的鸟蛋,也有些蠢蠢欲动,说道:“世人,想得平世鹊的眷顾,根本不可能。但是,如果从小就养出一只平世鹊来,那就不一定了。”

    宝源真神也想得一只平世鹊的鸟蛋,因为他也曾经听说过一些传说,如果能得到平世鹊的眷顾,那能保一世平安。

    但是,连始祖都得不到平世鹊的眷顾,不要说他们了。

    但是,如果说,能得到一只平世鹊的鸟蛋,那就不一样了,把一只平世鹊从蛋中孵化出来,再养大,说不定它能跟随你一辈子。

    这样的无上大德之鸟,能给人带来好运,若真的能得到这么一只平世鹊跟随的话,那说不定能大吉大兴。

    也正是因为如此,石刻真帝、金蟒真帝、飞马箭神,他们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态,只不过,这只平世鹊的巢穴是他们先发现的,宝源真帝也不好意思插一足,而且,金蟒真帝也不见得愿意与其他人分享。

    “只怕不止一颗鸟蛋。”有不少学生往平世鹊的巢穴望去,但是,却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有几个鸟蛋。

    在这里,有很多学生围观,虽然有一些强大的学生也都有些垂涎平世鹊的鸟蛋,但是,没有谁敢去抢。

    “它支撑不住了。”在这个时候,天空上响起一个声音,轻轻摇头。

    站在天空上的正是灵心真帝,她周边很少有人敢靠近,毕竟她是一位七宫真帝。

    此时,灵心真帝站在天空上,她脚下托着的正是那只五彩神鸢。毫无疑问,这只五彩神鸢已经是被她降伏了。

    “准备——”此时,金蟒真帝他们三个人也都相视了一眼,齐喝一声,准备致命一击。

    在刚才,他们还是有所保留实力,就是怕灵心真帝他们这样强大的存在来抢平世鹊的蛋,现在看来,灵心真帝没有动手的意思,所以,他们准备速战速决,以免得夜长梦多。

    而此时,这只雄性平世鹊也是强弩之末了,它全身血迹斑斑,那怕它全身散发出了炽热的光芒,双翅张开,如神刀一般,但,依然不是金蟒真帝他们三人的对手。

    “这只平世鹊,已经很强大了。”见平世鹊能在金蟒真帝手中支撑这么久,有人不由感慨。

    “杀——”在这刹那之间,金蟒真帝他们三人齐喝一声,神威横扫而过,虐肆天地,崩碎万域。

    在这个时候,听到“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连山峰都开始崩裂了。

    “啾”的一声鸟鸣,这只平世鹊长吟一声,全身的羽毛如怒箭一样射出,明知不敌也只有战死到底。

    “砰”的一声响起,这射出的羽毛被击落,只见金蟒真帝他们致命的一击斩向了平世鹊。

    “死定了。”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认为平世鹊死定了。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一剑横天,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第2929章大黑牛的谋求    好一会儿,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乜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就这样吗?你就仅仅想知道远荒圣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吗?”

    “嘿,不敢,不敢。”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我相信,很多东西,都瞒不过大圣人的一双眼睛,看看这里,大圣人也应该明白。虽然说,任何生灵都有生死病死,但是,大圣人觉得,这是正常吗?”

    “黑炭牛,不要套我的话,信不信我把你做成烤牛肉。”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我,我,我是没那个意思。”大黑牛干笑一声,也不自称是大帅牛了,他嘿嘿地笑着说道:“大圣人,我是想请你帮个忙。”

    说到这里,大黑牛指了指天空,说道:“我相信,大圣人你也瞧出端倪,知道这必有妖邪,所以,我想请大圣人出手,为之除一害。”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淡淡地说道:“它并不在这里,这里只不过是瓶子而已,典型的请君入瓮。”

    “这个我知道。”大黑牛忙是说道:“我知道它的藏身之处,只请大圣人出手,铲去它,为民除害。”

    “怎么,你也想成为圣人了?”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说道:“什么时候,你也如此慈悲为怀了,竟然关心起众生来了?”?“哪里,哪里,我只是找点安全感而已,找点安全感,谈不上为了天下苍生。”大黑牛嘿嘿一笑,这一回他倒诚实了,他笑着说道:“这里,好歹也算我大帅牛的地盘,在这里竟然盘踞着这么一个鬼东西,让人心里面不踏实呀,不踏实。”

    “光明圣院,这个道统的底蕴,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其中的错综复杂,那可不仅仅是光明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光明普照那么纯粹,也不仅仅是因为远荒圣人的神通那么简单,这里面,太多的较量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个本大帅牛倒知道一些。”大黑牛神气地说道:“比如那老树妖,我就知道他一直就想干掉远荒圣人,他就是想自我普道。”

    “哦。”李七夜露出笑容,看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说道:“这么说来,你知道他的脚根了,知道他的来历了。”

    “不知道。”大黑牛立即闭上嘴巴,不多说了,把嘴巴闭得牢牢的。

    李七夜也不去再追问,随意,淡淡地笑着说道:“这种事情,你也无需找我,你也能搞得定,无非就是一头邪物而已,再强大,能比远荒圣人更强大吗?你斩之便是。”

    “嘿,我也想,我也想。”大黑牛耷着脑袋,有些无奈,说道:“我大帅牛,哪一点都好,就是在这里不好,这里,我有局限呀,有局限。”

    “你不是说圣山是你家的吗?”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悠地说道:“怎么,你家的东西你还能有局限不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这个嘛,这个。”大黑牛有些烦恼,说道:“都是远荒圣人这个王八蛋,妈蛋的,还不是他坑了我家的圣山,不然,我至于吗……”

    说到这里,大黑牛是忿忿不平。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然地说道:“我这个人呢,也很热心帮助别人,也乐于助人,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我就这样帮了你,那岂不是吃亏在我?所以呢,你是不是拿出点诚意来,给点好处什么的。”

    “这个好说,这个好说。”大黑牛立即来精神,立即说道:“嘿,大圣人,我给你做牛做马怎么样?”

    “拉倒吧。”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然地说道:“你本来就是牛,还做什么牛马!”

    “说得也是。”大黑牛觉得有道理,然后神态一正,一副端庄模样,说道:“大圣人,你也明白的,这终究是一个祸害。嘿,虽然我不清楚远荒圣人留它有何深意,但是,我敢肯定,嘿,哪一天搞不好,这邪物,便是祸害天下,祸害光明圣院,到时候,是有多少生灵涂炭,又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惨遭杀害。”

    “这关我什么事。”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又不是光明圣院出身的,光明圣院是死是活,与我何关,更何况,远荒圣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创建光明圣院的目的,不见得是纯正,所以,是不是邪物祸害天下,这都无所谓。”

    “这个,这个……”大黑牛顿时语塞,一时之间是搭不上话来了。

    “我看,你好像有件宝物。”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说道:“要不要,把它给我。”说着,往他身上瞄去。

    李七夜这话,把大黑牛吓了一大跳,不由后退了一步,他竟然扬起自己的蹄子,捂了捂自己的宝物。

    “嘿,嘿,大圣人,开玩笑,开玩笑。”大黑牛当然是不情愿了。

    “我知道,你这件宝物,乃是随你伴生而来,你把它视之如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何止是视之如命呀,这简直就是我的命根子呀。”大黑牛不由苦着脸说道:“如果大圣人真的要它,那我还是不要铲除这邪物算了,反正,也不关我屁事。”

    “也罢。”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就当我做件大善事吧,为天下苍生着想,为光明圣院的子民谋求福祉,出手斩它便是。”

    “了不得,大圣人就是大圣人。”大黑牛立即拍李七夜的马屁,赞口不绝,说道:“难怪平世鹊会献给大圣人花环,看来,举世之间,也唯有大圣人有资格戴平世鹊的花环了……”?“好了,别拍马屁。”李七夜轻轻挥手,打断了大黑牛的话,徐徐地说道:“我这一次来圣山,也是看看圣山有什么鬼东西,看远荒圣人是不是真的是心存光明,或者说,在某一个阶段,他的确是想做一个圣人。”

    “大圣人与远荒圣人有仇?”听到李七夜这话,大黑牛立即来精神了,嘿嘿地笑着说道:“嘿,嘿,我知道,远荒圣人,在圣山深处,留有大手段,十分了不得,嘿,至于他要干什么,这就不好说了。”

    “谈不上仇。”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随意地说道:“就算是有仇,也已经烟消云散了,我来此,只是道不同而已,该清扫的,就该清扫。”

    “大圣人好胸襟。”大黑牛扬起了自己的牛蹄,要竖起拇指去赞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他看了一下大黑牛,说道:“老树妖怎么会困在这里?”?“这个大圣人也知道?”大黑牛大吃一惊,但,他很快又释然了,他耸了耸肩,说道:“具体不清楚,他不愿意多说,好像是和远荒圣人赌了一局,他输给了远荒圣人,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他真的很妖,妖得不得了。”

    提起这个老树妖,大黑牛都有几分的忌惮。

    李七夜笑了笑,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谁胜谁负,这还不好说,远荒圣人,只不过是赢了过去而已,但,他将会赢了未来。”

    “有这个可能。”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他还说呢,嘿,远荒圣人,狗屁的圣人,他对光明的理解,狗屁不通,嘿,嘿,他在骂远荒圣人,曾说,远荒圣人,无非就是妓女想从良而已,把自己包装一下。当然,这不是我说的,是老树妖骂出来的。”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悠悠地说道:“我倒要去会会他,的确是有本事。”

    “嘿,要我给大圣人引路不。”老黑牛眨了眨眼睛,嘿嘿地笑着说道:“老树妖,那脾气,可就臭了,臭不可闻,嘿,有始祖曾经拜访过他,嘿,但,都碰了一鼻子的灰离开了。”

    “我相信,大圣人去,一定能让老树妖好看的,看他能嚣张多久。”说到这里,大黑牛一副怂恿的模样。

    “怎么,他揍了你一顿?”李七夜乜了一眼怂恿模样的大黑牛,悠悠地说道:“所以,你记恨在心,也想揍他一顿。”

    “哪里的话。”大黑牛一挺腰杆子,站了起来,威风凛凛的模样,说道:“本帅牛是何方神圣也?我乃是真仙下凡,举世无双,亘古唯一,哼,哼,老树妖,那只不过是一截朽木而已,哼,哼,哼,他也能揍我……”

    “但,你一定逃之夭夭。”李七夜不给情面,揭大黑牛的伤疤。

    “我这叫君子不计小人过,不计小人过。”大黑牛一下子十分尴尬,干笑地说道。

    “不过,你的血统嘛。”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知道吗?你这样的血统,如果做个牛肉汤,或者做个牛肉串什么的,应该大补。”

    “没,没那么回事。”大黑牛还真的被吓了一大跳,后退好几步。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血统大补了,一般人,敢打他的主意,他一定会灭掉这个人,但是,李七夜,他心里面就不确定了。

    “放心,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

    “那就好,那就好。”大黑牛松了一口气,尽管是如此,他看到李七夜的笑容,总觉得怪怪的,和李七夜保持距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