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一会儿,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乜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就这样吗?你就仅仅想知道远荒圣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吗?”

    “嘿,不敢,不敢。”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我相信,很多东西,都瞒不过大圣人的一双眼睛,看看这里,大圣人也应该明白。虽然说,任何生灵都有生死病死,但是,大圣人觉得,这是正常吗?”

    “黑炭牛,不要套我的话,信不信我把你做成烤牛肉。”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我,我,我是没那个意思。”大黑牛干笑一声,也不自称是大帅牛了,他嘿嘿地笑着说道:“大圣人,我是想请你帮个忙。”

    说到这里,大黑牛指了指天空,说道:“我相信,大圣人你也瞧出端倪,知道这必有妖邪,所以,我想请大圣人出手,为之除一害。”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淡淡地说道:“它并不在这里,这里只不过是瓶子而已,典型的请君入瓮。”

    “这个我知道。”大黑牛忙是说道:“我知道它的藏身之处,只请大圣人出手,铲去它,为民除害。”

    “怎么,你也想成为圣人了?”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说道:“什么时候,你也如此慈悲为怀了,竟然关心起众生来了?”?“哪里,哪里,我只是找点安全感而已,找点安全感,谈不上为了天下苍生。”大黑牛嘿嘿一笑,这一回他倒诚实了,他笑着说道:“这里,好歹也算我大帅牛的地盘,在这里竟然盘踞着这么一个鬼东西,让人心里面不踏实呀,不踏实。”

    “光明圣院,这个道统的底蕴,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其中的错综复杂,那可不仅仅是光明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光明普照那么纯粹,也不仅仅是因为远荒圣人的神通那么简单,这里面,太多的较量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个本大帅牛倒知道一些。”大黑牛神气地说道:“比如那老树妖,我就知道他一直就想干掉远荒圣人,他就是想自我普道。”

    “哦。”李七夜露出笑容,看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说道:“这么说来,你知道他的脚根了,知道他的来历了。”

    “不知道。”大黑牛立即闭上嘴巴,不多说了,把嘴巴闭得牢牢的。

    李七夜也不去再追问,随意,淡淡地笑着说道:“这种事情,你也无需找我,你也能搞得定,无非就是一头邪物而已,再强大,能比远荒圣人更强大吗?你斩之便是。”

    “嘿,我也想,我也想。”大黑牛耷着脑袋,有些无奈,说道:“我大帅牛,哪一点都好,就是在这里不好,这里,我有局限呀,有局限。”

    “你不是说圣山是你家的吗?”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悠地说道:“怎么,你家的东西你还能有局限不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这个嘛,这个。”大黑牛有些烦恼,说道:“都是远荒圣人这个王八蛋,妈蛋的,还不是他坑了我家的圣山,不然,我至于吗……”

    说到这里,大黑牛是忿忿不平。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然地说道:“我这个人呢,也很热心帮助别人,也乐于助人,但是,你也应该知道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我就这样帮了你,那岂不是吃亏在我?所以呢,你是不是拿出点诚意来,给点好处什么的。”

    “这个好说,这个好说。”大黑牛立即来精神,立即说道:“嘿,大圣人,我给你做牛做马怎么样?”

    “拉倒吧。”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然地说道:“你本来就是牛,还做什么牛马!”

    “说得也是。”大黑牛觉得有道理,然后神态一正,一副端庄模样,说道:“大圣人,你也明白的,这终究是一个祸害。嘿,虽然我不清楚远荒圣人留它有何深意,但是,我敢肯定,嘿,哪一天搞不好,这邪物,便是祸害天下,祸害光明圣院,到时候,是有多少生灵涂炭,又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惨遭杀害。”

    “这关我什么事。”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又不是光明圣院出身的,光明圣院是死是活,与我何关,更何况,远荒圣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创建光明圣院的目的,不见得是纯正,所以,是不是邪物祸害天下,这都无所谓。”

    “这个,这个……”大黑牛顿时语塞,一时之间是搭不上话来了。

    “我看,你好像有件宝物。”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说道:“要不要,把它给我。”说着,往他身上瞄去。

    李七夜这话,把大黑牛吓了一大跳,不由后退了一步,他竟然扬起自己的蹄子,捂了捂自己的宝物。

    “嘿,嘿,大圣人,开玩笑,开玩笑。”大黑牛当然是不情愿了。

    “我知道,你这件宝物,乃是随你伴生而来,你把它视之如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何止是视之如命呀,这简直就是我的命根子呀。”大黑牛不由苦着脸说道:“如果大圣人真的要它,那我还是不要铲除这邪物算了,反正,也不关我屁事。”

    “也罢。”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就当我做件大善事吧,为天下苍生着想,为光明圣院的子民谋求福祉,出手斩它便是。”

    “了不得,大圣人就是大圣人。”大黑牛立即拍李七夜的马屁,赞口不绝,说道:“难怪平世鹊会献给大圣人花环,看来,举世之间,也唯有大圣人有资格戴平世鹊的花环了……”?“好了,别拍马屁。”李七夜轻轻挥手,打断了大黑牛的话,徐徐地说道:“我这一次来圣山,也是看看圣山有什么鬼东西,看远荒圣人是不是真的是心存光明,或者说,在某一个阶段,他的确是想做一个圣人。”

    “大圣人与远荒圣人有仇?”听到李七夜这话,大黑牛立即来精神了,嘿嘿地笑着说道:“嘿,嘿,我知道,远荒圣人,在圣山深处,留有大手段,十分了不得,嘿,至于他要干什么,这就不好说了。”

    “谈不上仇。”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随意地说道:“就算是有仇,也已经烟消云散了,我来此,只是道不同而已,该清扫的,就该清扫。”

    “大圣人好胸襟。”大黑牛扬起了自己的牛蹄,要竖起拇指去赞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他看了一下大黑牛,说道:“老树妖怎么会困在这里?”?“这个大圣人也知道?”大黑牛大吃一惊,但,他很快又释然了,他耸了耸肩,说道:“具体不清楚,他不愿意多说,好像是和远荒圣人赌了一局,他输给了远荒圣人,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他真的很妖,妖得不得了。”

    提起这个老树妖,大黑牛都有几分的忌惮。

    李七夜笑了笑,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谁胜谁负,这还不好说,远荒圣人,只不过是赢了过去而已,但,他将会赢了未来。”

    “有这个可能。”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他还说呢,嘿,远荒圣人,狗屁的圣人,他对光明的理解,狗屁不通,嘿,嘿,他在骂远荒圣人,曾说,远荒圣人,无非就是妓女想从良而已,把自己包装一下。当然,这不是我说的,是老树妖骂出来的。”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悠悠地说道:“我倒要去会会他,的确是有本事。”

    “嘿,要我给大圣人引路不。”老黑牛眨了眨眼睛,嘿嘿地笑着说道:“老树妖,那脾气,可就臭了,臭不可闻,嘿,有始祖曾经拜访过他,嘿,但,都碰了一鼻子的灰离开了。”

    “我相信,大圣人去,一定能让老树妖好看的,看他能嚣张多久。”说到这里,大黑牛一副怂恿的模样。

    “怎么,他揍了你一顿?”李七夜乜了一眼怂恿模样的大黑牛,悠悠地说道:“所以,你记恨在心,也想揍他一顿。”

    “哪里的话。”大黑牛一挺腰杆子,站了起来,威风凛凛的模样,说道:“本帅牛是何方神圣也?我乃是真仙下凡,举世无双,亘古唯一,哼,哼,老树妖,那只不过是一截朽木而已,哼,哼,哼,他也能揍我……”

    “但,你一定逃之夭夭。”李七夜不给情面,揭大黑牛的伤疤。

    “我这叫君子不计小人过,不计小人过。”大黑牛一下子十分尴尬,干笑地说道。

    “不过,你的血统嘛。”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你知道吗?你这样的血统,如果做个牛肉汤,或者做个牛肉串什么的,应该大补。”

    “没,没那么回事。”大黑牛还真的被吓了一大跳,后退好几步。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血统大补了,一般人,敢打他的主意,他一定会灭掉这个人,但是,李七夜,他心里面就不确定了。

    “放心,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

    “那就好,那就好。”大黑牛松了一口气,尽管是如此,他看到李七夜的笑容,总觉得怪怪的,和李七夜保持距离。

第2928章白骨宝藏    这里是白骨的世界,只要你目光所及,便能看到白骨,似乎在这里,除了白骨,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而且,在这白骨的世界里,每一具的白骨都是那么的巨大,如果说,某一具骸骨只是如一座山大小,那在这个白骨世界,那也只能说是小不点了。

    在这样的白骨世界,无数的白骨绵延千万里,看这骸骨的巨大,就完全可以想象这些生灵巨兽在生前是何等的巨大,是何等的庞然巨物。

    在此之前,赵秋实他们已经见过了古园里的这些巨兽、这些远古圣兽,但是,和眼前的这些白骨相比起来,古园中的这些巨兽,又似乎是小了一些。

    一副巨大无比的骸骨,那就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而眼前这里,乃是成千上万副的巨大骸骨,那是何等的壮观,那是何等的震撼人心呢。

    洗罪院的学生,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都没有见过如此震撼的一幕,可以说,一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们都被吓住了。

    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这,这是什么地方。”过了好久之后,有学生回过神来,心里面发毛,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胆子小一点的学生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七夜倒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白骨,目光显得深邃,似乎是洞穿一切。

    “什么地方?”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这里还能是什么地方,当然是圣兽园了,这里当然是圣兽们的归宿了。”?“你,你的意思是说,圣兽园的巨兽都会死这里吗?它们临死之前,都会爬进这里来吗?”另一个学生不由问道。

    “嘿,嘿,哪里有这么简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你看看这里,有那些小圣兽的骸骨吗?什么野猪、什么犀牛的,它们会死在这里吗?”

    赵秋实他们张望了一下,这里的确是没有什么野猪、犀牛的骸骨,放眼望去,这里都是巨大无比的骸骨,都是庞然大物的骸骨。

    “这叫瓜熟蒂落。”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不是谁都有资格死在这里的,就好像你们去鱼塘里抓鱼一样,小鱼你会抓来吗?当然是大鱼才抓回来炖着吃了。”

    “不可能的事情。”有学生不相信,说道:“这些巨兽生前都是那么强大,谁能把它抓来炖着吃了。”

    “嘿,我只是一个比喻而已,但,差不多。”大黑牛嘿嘿地笑了笑。

    “他们还没达到那种高度,你就不用去吓唬他们了。”李七夜收回目光,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大黑牛耸了耸肩膀,说道:“本大帅牛只是告诉他们,人心险恶,世间没有什么救世主,嘿,所以,给他们先上一课。”

    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毕竟,在这里出现了一个白骨世界,让他们心里面总觉得怪怪的,毕竟,他们光明圣院,乃是光明普照,乃是普通众生,乃是天地生灵的乐园,现在这里出现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白骨世界,让他们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李七夜笑了一下,往前面走去,随意而行,只不过,时不时看了看天空而已。

    “看,快来看,我捡到了一颗宝珠。”在这个时候,洗罪院的学生也跟在李七夜身后,他们边走边逛,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学生在白骨缝隙中捡到了一颗宝珠。

    这颗宝珠,足足有成人的拳头大小,散发着火红的光芒,这个学生捡到了宝珠之后,十分兴奋,告知其他同学。

    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看着这具很长很粗大的骸骨,笑了笑,说道:“这是真火鳞蛇,生前就是异种,入这里,得光明,修大道,结珠于脊骨。你可以翻翻它第十八节到三十六节的脊骨,你会找到不少这样的宝珠。”

    “真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兴奋起来,都纷纷地冲了过去,他们所有学生都齐心协力,搬动着这一块一块比山峰还要巨大的白骨。

    “哇,真的呀,好多的宝珠。”当洗罪院的学生搬开其中一个骨节之后,顿时火光跳跃,骨节之下,的的确确是盛满了火红的宝珠。

    “我们都翻开来。”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兴奋起来了,按照李七夜的话,纷纷搬开这些骨节,一时之间,这些骨节冒出了火光,满满的宝珠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发财了。”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把这些宝珠全部捡了起来,他们都不由眉开眼笑。

    当这些学生把宝珠全部捡了起来之后,都交给李七夜,毕竟,这是李七夜指点他们才能找到的,他们不敢独吞。

    “你们都分了吧,真火珠驱寒散毒,防身甚好。”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要,赏给了他们。

    这样的宝物,对于洗罪院的学生来说,那是珍贵无比的宝物,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与沙砾没有什么区别。

    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欢呼一声,他们都把这些宝珠给分了。

    “嘿,嘿,嘿,本帅牛没有骗你们吧,我说带你们来找宝物,就找到这么多宝物了。”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洗罪院的学生现在也觉得大黑牛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他也的的确确没有忽悠他们。

    “那头横山铁豹看到没有?”在洗罪院的学生兴奋地分了宝珠之后,李七夜笑了笑,指着远处的一具巨大骸骨,说道:“去把它的尾骨卸下来,切开,骨髓之内便是真铁,乃是打造兵器的好材料。”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学生们都欢呼一声。

    “你们自己也可以找找,这里的好东西,会超出你们的想象,能得到怎么样的好东西,就看你们自己的机缘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学生们都忙奔过去,卸下尾骨,切开,里面的骨髓的确化作真铁,一根根的真铁,显得十分宝物。

    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兴奋得不得了,他们都忙碌得像一只只小蚂蚁,他们奔走于每一具巨大的骸骨之间,去寻找着每一具骸骨所遗留下来的好东西。

    要知道,这些骸骨在生前都是强大无匹的巨兽,他们死了之后,虽然血气精华都已经消散了,但,依然遗留下了一些珍贵的东西。

    “看,看,你们看,这颗牙齿怎么——”有学生在骸骨中,找到了一根牙齿,如长刀一般,闪动着寒光。

    “不错,断水鳄的始牙,锋利坚硬。”李七夜点评一句。

    “我捡到了一块软骨。”有个学生在骸骨中找到了一块白骨,温润如玉,十分的兴奋。

    “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也有学生拖着一根又粗又长的趾骨跑过来,这根趾骨如黄金铸造的一样。

    …………………………

    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乐疯了,他们都在四周疯狂淘宝着,在这个时候,眼前这个森森的白骨世界,在他们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白骨世界了,而是一大堆宝物的世界。

    除了偶尔之间,李七夜会指点他们几下之外,其他的就靠他们自己去寻找了。

    李七夜他自己也是走走停停,一般的宝物,不入他的法眼,偶尔之间,他才会在一些巨大的骸骨中停留下来,他会出手切开头颅骨,取出一簇异火,又或者是切开脊骨,取出玉晶……

    在这里,虽然巨兽遗留的宝物众多,但是,真正能入李七夜法眼的,那是寥寥无几。

    偶尔一二件,才会让李七夜动手取出,其他的,也仅仅是看一眼而已。

    “你带我这里来,难道就让我捡点破烂?”在洗罪院的学生们在淘宝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李七夜十分神闲气定,看了身旁的大黑牛一眼。

    一直跟着李七夜的大黑牛,他并没有去淘宝。

    “嘿,不,我只是想告诉你,远荒圣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就带你来看看这里,你乃是大圣人,应该也看出这里的一些端倪了吧。”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随意地笑了笑,说道:“对于远荒圣人,我对他的了解,远远胜于你。”

    “那么,你认为他是圣人,还是,嘿,嘿,嘿,黑暗中的魔头呢?”大黑牛淡淡地说道。

    “世间,一生下来就是恶魔的人,寥寥无几。”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谁都挣扎过,有人,挣扎过去做救世主,也有人,挣扎着对抗黑暗,更有人挣扎着去拯救自己,不为苍人,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只不过,有人未能坚持下来,有人却坚持下来了,所以,往往一些人,不能以某一个阶段或件事情,去判断他是圣人还是魔头。”

    “远荒圣人,他也曾经挣扎过,也曾经抱负过。”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最后,淡淡地说道:“可惜,人生之事,十之八九,皆不如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