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里是白骨的世界,只要你目光所及,便能看到白骨,似乎在这里,除了白骨,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而且,在这白骨的世界里,每一具的白骨都是那么的巨大,如果说,某一具骸骨只是如一座山大小,那在这个白骨世界,那也只能说是小不点了。

    在这样的白骨世界,无数的白骨绵延千万里,看这骸骨的巨大,就完全可以想象这些生灵巨兽在生前是何等的巨大,是何等的庞然巨物。

    在此之前,赵秋实他们已经见过了古园里的这些巨兽、这些远古圣兽,但是,和眼前的这些白骨相比起来,古园中的这些巨兽,又似乎是小了一些。

    一副巨大无比的骸骨,那就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而眼前这里,乃是成千上万副的巨大骸骨,那是何等的壮观,那是何等的震撼人心呢。

    洗罪院的学生,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都没有见过如此震撼的一幕,可以说,一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们都被吓住了。

    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这,这是什么地方。”过了好久之后,有学生回过神来,心里面发毛,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胆子小一点的学生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七夜倒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白骨,目光显得深邃,似乎是洞穿一切。

    “什么地方?”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声,说道:“这里还能是什么地方,当然是圣兽园了,这里当然是圣兽们的归宿了。”?“你,你的意思是说,圣兽园的巨兽都会死这里吗?它们临死之前,都会爬进这里来吗?”另一个学生不由问道。

    “嘿,嘿,哪里有这么简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你看看这里,有那些小圣兽的骸骨吗?什么野猪、什么犀牛的,它们会死在这里吗?”

    赵秋实他们张望了一下,这里的确是没有什么野猪、犀牛的骸骨,放眼望去,这里都是巨大无比的骸骨,都是庞然大物的骸骨。

    “这叫瓜熟蒂落。”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不是谁都有资格死在这里的,就好像你们去鱼塘里抓鱼一样,小鱼你会抓来吗?当然是大鱼才抓回来炖着吃了。”

    “不可能的事情。”有学生不相信,说道:“这些巨兽生前都是那么强大,谁能把它抓来炖着吃了。”

    “嘿,我只是一个比喻而已,但,差不多。”大黑牛嘿嘿地笑了笑。

    “他们还没达到那种高度,你就不用去吓唬他们了。”李七夜收回目光,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大黑牛耸了耸肩膀,说道:“本大帅牛只是告诉他们,人心险恶,世间没有什么救世主,嘿,所以,给他们先上一课。”

    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毕竟,在这里出现了一个白骨世界,让他们心里面总觉得怪怪的,毕竟,他们光明圣院,乃是光明普照,乃是普通众生,乃是天地生灵的乐园,现在这里出现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白骨世界,让他们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李七夜笑了一下,往前面走去,随意而行,只不过,时不时看了看天空而已。

    “看,快来看,我捡到了一颗宝珠。”在这个时候,洗罪院的学生也跟在李七夜身后,他们边走边逛,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学生在白骨缝隙中捡到了一颗宝珠。

    这颗宝珠,足足有成人的拳头大小,散发着火红的光芒,这个学生捡到了宝珠之后,十分兴奋,告知其他同学。

    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看着这具很长很粗大的骸骨,笑了笑,说道:“这是真火鳞蛇,生前就是异种,入这里,得光明,修大道,结珠于脊骨。你可以翻翻它第十八节到三十六节的脊骨,你会找到不少这样的宝珠。”

    “真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兴奋起来,都纷纷地冲了过去,他们所有学生都齐心协力,搬动着这一块一块比山峰还要巨大的白骨。

    “哇,真的呀,好多的宝珠。”当洗罪院的学生搬开其中一个骨节之后,顿时火光跳跃,骨节之下,的的确确是盛满了火红的宝珠。

    “我们都翻开来。”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兴奋起来了,按照李七夜的话,纷纷搬开这些骨节,一时之间,这些骨节冒出了火光,满满的宝珠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发财了。”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把这些宝珠全部捡了起来,他们都不由眉开眼笑。

    当这些学生把宝珠全部捡了起来之后,都交给李七夜,毕竟,这是李七夜指点他们才能找到的,他们不敢独吞。

    “你们都分了吧,真火珠驱寒散毒,防身甚好。”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要,赏给了他们。

    这样的宝物,对于洗罪院的学生来说,那是珍贵无比的宝物,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与沙砾没有什么区别。

    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欢呼一声,他们都把这些宝珠给分了。

    “嘿,嘿,嘿,本帅牛没有骗你们吧,我说带你们来找宝物,就找到这么多宝物了。”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洗罪院的学生现在也觉得大黑牛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他也的的确确没有忽悠他们。

    “那头横山铁豹看到没有?”在洗罪院的学生兴奋地分了宝珠之后,李七夜笑了笑,指着远处的一具巨大骸骨,说道:“去把它的尾骨卸下来,切开,骨髓之内便是真铁,乃是打造兵器的好材料。”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学生们都欢呼一声。

    “你们自己也可以找找,这里的好东西,会超出你们的想象,能得到怎么样的好东西,就看你们自己的机缘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学生们都忙奔过去,卸下尾骨,切开,里面的骨髓的确化作真铁,一根根的真铁,显得十分宝物。

    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兴奋得不得了,他们都忙碌得像一只只小蚂蚁,他们奔走于每一具巨大的骸骨之间,去寻找着每一具骸骨所遗留下来的好东西。

    要知道,这些骸骨在生前都是强大无匹的巨兽,他们死了之后,虽然血气精华都已经消散了,但,依然遗留下了一些珍贵的东西。

    “看,看,你们看,这颗牙齿怎么——”有学生在骸骨中,找到了一根牙齿,如长刀一般,闪动着寒光。

    “不错,断水鳄的始牙,锋利坚硬。”李七夜点评一句。

    “我捡到了一块软骨。”有个学生在骸骨中找到了一块白骨,温润如玉,十分的兴奋。

    “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也有学生拖着一根又粗又长的趾骨跑过来,这根趾骨如黄金铸造的一样。

    …………………………

    一时之间,洗罪院的学生都乐疯了,他们都在四周疯狂淘宝着,在这个时候,眼前这个森森的白骨世界,在他们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白骨世界了,而是一大堆宝物的世界。

    除了偶尔之间,李七夜会指点他们几下之外,其他的就靠他们自己去寻找了。

    李七夜他自己也是走走停停,一般的宝物,不入他的法眼,偶尔之间,他才会在一些巨大的骸骨中停留下来,他会出手切开头颅骨,取出一簇异火,又或者是切开脊骨,取出玉晶……

    在这里,虽然巨兽遗留的宝物众多,但是,真正能入李七夜法眼的,那是寥寥无几。

    偶尔一二件,才会让李七夜动手取出,其他的,也仅仅是看一眼而已。

    “你带我这里来,难道就让我捡点破烂?”在洗罪院的学生们在淘宝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李七夜十分神闲气定,看了身旁的大黑牛一眼。

    一直跟着李七夜的大黑牛,他并没有去淘宝。

    “嘿,不,我只是想告诉你,远荒圣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就带你来看看这里,你乃是大圣人,应该也看出这里的一些端倪了吧。”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随意地笑了笑,说道:“对于远荒圣人,我对他的了解,远远胜于你。”

    “那么,你认为他是圣人,还是,嘿,嘿,嘿,黑暗中的魔头呢?”大黑牛淡淡地说道。

    “世间,一生下来就是恶魔的人,寥寥无几。”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谁都挣扎过,有人,挣扎过去做救世主,也有人,挣扎着对抗黑暗,更有人挣扎着去拯救自己,不为苍人,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只不过,有人未能坚持下来,有人却坚持下来了,所以,往往一些人,不能以某一个阶段或件事情,去判断他是圣人还是魔头。”

    “远荒圣人,他也曾经挣扎过,也曾经抱负过。”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最后,淡淡地说道:“可惜,人生之事,十之八九,皆不如意。”

第2927章三目神童    三目神童,北院的学生,出身于天瞳道统,乃是三目族。

    三目族,在仙统界也算是一个大族,该族的人一出生便有一只竖眼,这只竖眼生于眉心之处,独一无二。

    而当三目族的人,如果能把自己的这一只竖眼修练成黄金眼,便是大神通的象征。

    要知道,三目族的第三只眼晴,那是十分了不得,一般的三目族,拥有这个第三只眼睛之后,只要稍加修练,比较其他种族的人来,他们看事物乃是一目十行,而且往往是看一眼便能牢记。

    三目族的第三只眼睛,那是十分的了不得,特别是修练成了黄金眼之后,那就是神通大成了。

    当三目族的第三只眼睛修练成了黄金眼之后,可观一切破绽,可破一切虚妄,可化繁为简……等等,有着诸多逆天无比的神通。

    三目神童,更是了不得,他在很年少的时候,便就把第三只眼睛修练成了黄金眼。

    也正是因为如此,三目神童成为了当今仙统界最年轻的半步长存,甚至连出身极为高贵的飞剑天骄都要比三目神童大半岁才成了半步长存。

    长存,这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在多少真神眼中,半步长存,那简直就是巅峰一样的存在,多少真神,穷其一辈子,就是为了成就长存,然而,又有多少真神,一辈子苦修,都未能达到长存的境界。

    而三目神童,才十五六岁的光景,便成为了半步长存,那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可以说,三目神童也是他们三目族有记载以来,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也是最小年纪修练成黄金眼的人之一。

    有着如此惊绝无双的成就,这不得不承认,三目神童的天赋的确是绝世无伦,难怪被人称之为年少一代最了不起的天才。

    此时,三目神童驾临,站于虚空之上,犹如一尊至尊无上的神祗,他站在上空,神采飞扬,双目璀璨,举止之间有着张扬跋扈的气势,视天下无物一般。

    但,三目神童也是十分强大,他往天空一站,就犹定住了乾坤一样,镇压诸天,连五彩神鸢都对他忌惮三分。

    而三目神童站在那里,犹如无上神圣张开双翅,犹如在庇护着灵心真帝一样。

    “多谢道友,我暂且能应付得来。”灵心真帝谢过三目神童的好意,说道:“还请道友移步,好让我酣畅淋漓大战一场。”

    “好——”三目神童干笑一声,神态有些尴尬,收起了无上神通,退至一旁,笑着对灵心真帝说道:“我在旁为你加油喝采。”

    尽管是如此,大家都不由惊叹一声,有学生不由敬佩无比,惊叹,说道:“三目神童,的确是太强大了,连这等神鸟都忌惮他,这样的实力,连金蒲真帝他们都是无法比拟。”

    大家都看得出来,三目神童,那怕不出手,但是,在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镇压诸天,五彩神鸢都被他的气势压制了。

    当三目神童收了神通之后,五彩神鸢长啸一声,气势更盛,尾翼一展,向灵心真帝狂扇而去,碾碎日月星辰。

    “这小子,的确是实力很强大,好好发展的话,还真的是前途无量。”看着三目神童,连嚣张无比的大黑牛也不由对他赞赏有加。

    “你是来看热闹的呢,还是去找宝物的?”见大黑牛看得入神,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对,本帅牛差点忘记了。”大黑牛一拍自己的脑袋,不由大叫了一声,说道:“走,我们去边陲。”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头大黑牛,扬起自己的蹄子,往自己的脑袋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多么的滑稽。

    但是,赵秋实他们又不敢笑,只好憋着笑意,紧紧地跟在了大黑牛的身后。

    大黑牛一路奔走,带着李七夜他们往古园更偏远的地方而去,随着大黑牛越走越偏远,四周的大势也发生了变化。

    一路走来,大家都能看得到,古园乃是一条条山脉盘踞,一座座神峰巨岳高耸,但是,现在越走越偏远的时候,慢慢地看不到那些粗大的山脉、高耸的神峰,四周是越来越荒凉,一片平坦,好像是走入了一片毫无人烟的荒野一样。

    行走在这样的大地之上,洗罪院的学生都同时想到了一个词——边陲。

    而且,随着越走越偏僻的时候,天空好像也暗了下来,好像是进入了傍晚一样,总觉得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光明开始要远离他们一样。

    走着走着,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有些心惊肉跳了,毕竟,他们没法做到像李七夜那样淡定自在。

    “你,你,你不会把我们都骗到偏僻的地方卖掉吧。”有学生越走越心惊,最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大黑牛听到这话,立即乜了他一眼,目光中充满不屑,说道:“小子,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卖了你,能值几个钱?只怕赔钱给别人,别人都看不上眼。哪怕本帅牛有心把你卖给那些巨兽当零点了,但是,人家都看不上你,你这么一个不点儿,给它们塞牙缝都还不够。”

    被大黑牛这样一邈视,这位学生不由脸色涨红,神态十分尴尬,但至少这让他一颗心放下来了。

    大黑牛说得也不错,他们如此的弱小,身上要宝物也没有宝物,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去贪图的,大黑牛根本就没必要去坑他们,更何况,还有李七夜在呢。

    走到足够偏僻之处后,大黑牛张望了一下,沉喝了一声,大蹄重重地踏了一下,口吐真言,道:“开——”?在大黑牛话一落下之后,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大家面前出现了一面光墙,这一面面的光墙由一块块菱形的光板所拼凑而成,十分的奇特,似乎它能阻挡住一切一样,又像是可以把整个世界隔离一样。

    “你怎么知道这样的东西。”看到大黑牛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这样的一个光墙,有学生就不由好奇地问。

    “嘿,也不看看本帅牛是什么人?本帅牛乃是仙种。哼,哼,哼,这本就是我家的地盘,还不是因为远荒圣人把它偷走了。”大黑牛得意洋洋地说道。

    洗罪院的学生立即闭嘴了,因为他一开口,就是对远荒圣人有偏见,每次都要诋毁他们的始祖,所以他们索性不谈这样的事情了。

    “进去吧。”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率先走了进去。

    “小心了,别被吓坏了。”大黑牛对身后的洗罪院学生嘿嘿地笑了一下,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然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大黑牛这样的坏笑,还真的让赵秋实他们不由心里面发毛,他们都不知道这光墙之内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他们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当所有的学生都跟着走进去之后,这一道光墙也随之消失了,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当李七夜他们踏入了光墙之后,眼前的景象为之一变,他们犹如是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抬头看,只见天穹上繁星点点,这是广袤无比的夜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广袤无比的星空之时,总感觉这里的星空有点黯淡无穷,天空上所闪烁的星辰好像有气无力一样,似乎像是烛火快要燃烧殆尽一般。

    点点繁星洒落了朦胧的光芒,洒落在这大地之上,在这广袤的大地之上,犹如是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犹如是站在了另外一个星球之上。

    张目望去,远眺这片大地的时候,洗罪院的所有学生都抽了一口冷气,瞬间是寒毛炸开了,全身起鸡皮疙瘩,吓得他们毛骨悚然。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地方——”看到眼前这一切,甚至有学生骇然大叫了一声,双腿不争气地直打哆嗦。

    这里是一个坟场,不,更准确来说,这里是一个广袤无比的白骨之地。

    站在这里,你放眼望去,能看到无数的白骨,森森的白骨,这森森的白骨,在朦胧的月光之下,都闪动着森白的光芒,让人看得不由毛骨悚然。

    这森森的白骨,而不是一般的白骨,那是巨大无比的骨架,巨大得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就如他们眼前的这根白骨一样,它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骨山,屹立在他们的面前,这仅仅是一根白骨,千丈之高,直插入天穹,好像白骨巨枪一样,好像是要把天穹刺穿一样。

    而,这也仅仅是他们眼前的一根白骨,放眼望去,你会看到这个大地之上,有着一具又一具的巨大骸骨。

    有巨蛇的骸骨,巨蛇的骸骨趴在那里,就好像是万里山脉一样,一条条细骨也直插天穹,十分的锋利。

    也有巨猿骸骨,这巨猿骸骨,单是头颅骨,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城池,好像可以容纳千百万人一样,巨猿骸骨的手掌,那就像是一座又高又广的山岳一样。

    ……………………

    在这里,有着一具又一具的骸骨,洗罪院的所有学生,都是第一次见到!

    ps:今天有重要事情公布,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