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一声天崩地裂的声音响彻了天地,一时之间,地动山摇,好像整个古园都被撼动了一样。

    在这个时候,大家望去,前面远处的山峦乃是一片的狼藉,好像天地崩碎一样,无数的山峰巨岳都已经粉碎了,一条条大江、一个个湖泊,不是被斩断就被击穿,十分的震撼人心。

    大家望去的时候,只见一人一兽战得天崩地裂,不仅仅是大地被轰得崩碎,连天穹上的星辰都一颗颗被打爆,十分的震撼人心,好像世间末日一样。

    这一人一兽,战得十分的激烈,十分的震撼人心,而这一人一兽,这个乃是在至尊树下见过的灵心真帝。

    此时,灵心真帝整个人是帝威大开,浩磅无敌的帝威席卷天地,横扫八方,在这个时候,这已经让人忘记了她是一个如精灵一般的女子,这才是她真正应有的身份——真帝。

    一位七宫真帝,这样的一位真帝帝威大开之时,那是何等的无匹,她的帝威浩天,在她帝威之下,似乎连天地都显得渺远,似乎只需要它的帝威轻轻一卷,便可以毁天九天十地。

    此时灵心真帝也是打出真火了,七个命宫轰天而起,沉浮亘古,所有的血气化作了浩瀚的海洋,真帝领域压制九天十地。

    更为可怕的是,她背后的金羽在一张一合之间,乃是纵横捭阖,有着横扫九天十地的气势。

    她这一对金羽,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当双羽收拢合并之时,就好像是一身金铠披在身上一样,瞬间挡住了一切的攻伐,而且是坚硬无比,似乎无物可破。

    当她金羽一张之时,如同两把神刀,纵横捭阖,斩杀八方,有着所向无敌之势。

    此时,灵心真帝,飞翔天空,她的双翅就是最厉害最强大的兵器,羽刃斩落,有着开天辟地之势,凶猛无俦,绝杀十方。

    而与灵心真帝对战的,乃是一只神禽,这只神禽有五色,拖着长长的光尾,光尾摇曳之时,宛如一颗颗星辰飘落一样,它十分的神骏灵动,在飞洒之间,好像是划动着整个天宇一样,乃是一只强大无匹的神鸟。

    这只神鸟,只见它尾翼一扫而过之时,天地崩,星辰灭,每尾翼的一条条光带,就好像是一条条无上的大道一样,绝世无双,所以,当它的尾翼一扫而过,硬撼灵心真帝的金羽。

    双方的羽翼相碰撞的时候,如同是天崩地裂,溅射的火花,十分的璀璨耀眼,每一粒火花溅落的时候,就可以击碎一座座山峰,融化一片片大地,十分的凶险。

    也正是因为双方战得实在是太凶险了,就算有不少赴来看热闹的学生都离得远远的,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吓住了。

    不论是这只神鸟,还是灵心真帝,他们都实在是太强大了,把这片天地当作了战场,打得天崩地裂,这片天地沉睡中的一些巨兽都纷纷苏醒过来,它们看到这样的一幕,并没有加入战场,而是退离这里。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阵“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随着这些巨兽退离,不少的巨岳神峰都被他们踩得粉碎。

    “这小妞,还真有点眼光。”看到灵心真帝与神禽战在一场,大黑牛赞了一声,说道:“这只五彩神鸢,的确是一只神物,降伏当坐骑,那的确再适合不过了。既善战,又极速。”

    赵秋这些洗罪院的学生看得是目瞪口呆,动不动便是崩碎星辰,轰灭日月,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在恐怖了,这样的真帝,那简直就是在举止之间,便可以毁灭他们的洗罪院。

    “这小妞,还真不错哟。”大黑牛瞅了瞅灵心真帝,对李七夜嘿嘿地笑着说道:“大圣人,嘿,身边缺妹子不?要不要我给你牵牵线?”说着,贱贱地笑了一下。

    “还可以,血统纯正。”李七夜看了看灵心真帝,徐徐地说道。

    大黑牛顿时就更贱了,他眨了眨眼睛,嘿嘿地笑着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抓来,如此纯正的血统,传下的后代,那必定是大有作为。”?“你想多了。”李七夜乜了大黑牛一眼,说道:“我只是说,这样的血统,给我当个丫环,帮我更衣什么的,还能接受。”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洗罪院的学生傻眼了,要知道,灵心真帝,那可是七宫真帝呀,她不仅仅是出身于天羽族,更是伊甸园的传人呀,身份地位是何等的高贵。

    现在李七夜竟然说,灵心真帝这样的七宫真帝,也只是给他做做更衣丫环,这话真的是凶猛得一塌糊涂。

    “公子,她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有洗罪院的学生轻轻提醒李七夜。

    “金变战神的未婚妻又怎么样。”大黑牛绝对是一头贱牛,不以为然,说道:“大圣人能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嘿,金变战神敢吭一声,立马把他踩成肉酱。”

    这顿时让洗罪院的学生一下子无语了,李七夜已经嚣张得一塌糊涂了,没有想到,这头大黑牛也是一样的嚣张。

    虽然说,李七夜和大黑牛的声音并不大,他们身旁有没有其他人,远处的人没能听到,然而,远在天空上战斗的灵心真帝却听得一清二楚,作为七宫真帝,那怕再小的声音,她也能听得到,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一记杀人的眼神一望而来。

    试想一下,一位真帝的眼神,那是多么的可怕,那简直就是可以杀神一样,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那是被这样的眼神吓得双腿直打哆嗦,差点就跪在了地上了。

    “她,她,她听到了。”有学生脸色煞白,站都站不稳。

    “听到了又如何。”大黑牛不以为然,随意地说道:“听到了最好,免得多费口舌。”

    “尽出些馊主意。”李七夜笑了笑,也不在意,当然,他也随口说说而已,收不收灵心真帝,那都还得看他的心情呢。

    李七夜和大黑牛的态度,这一下子都让赵秋实他们傻傻地站在那里了。

    如此轻松调侃真帝,如此地没把真帝放在心上,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试想一下,七宫真帝,在他们心目中是多么强大、多么高远的存在,现在李七夜和大黑牛竟然是侃侃而谈,似乎根本就没有把灵心真帝当作一回事,这是多么霸道的姿态。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崩天裂地的声音响起,不知道灵心真帝是被这只五彩神鸢打出了真火,还是因为被李七夜他们的话气疯了,此时她瞬间发飙,双羽一扬,无数的金羽瞬间如同金剑一下直轰而下,瞬间形成了撕裂天地的剑阵,向五彩神鸢轰杀而去。

    而五彩神鸢也毫不示弱,尾翼大展,广袤无际,日月出于其中,直向灵心真帝的剑阵扇了过去。

    “砰、砰、砰”一时之间,双方打得炽热,打得天崩地裂。

    “灵心真帝,不愧是七宫真帝,太强大了。”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不少赶来看热闹的学生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毕竟,学生中有不朽真神,那怕是他们,看到灵心真帝如此的实力都是忌惮三分。

    比起刻石真帝、金蟒真帝来,灵心真帝的的确确是强大了很多很多。

    “灵心姑娘,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否?”就在灵心真帝与五彩神鸢打得天崩地裂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这个声音听起来,还有些稚气呢。

    大家望去,只见一个少年踏空而至,这个少年在说话之时,还远在天边,一步踏来,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便站在了灵心真帝的上空,似乎随时都会出手,助灵心真帝一臂之力。

    这个少年,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光景,穿着一身锦袍,他整个人看起来贵气十足,好像是富家小少爷一样,而且神态间也是很赤裸裸地表露出了他那股张扬跋扈的气势来,根本就是目中无人的模样。

    这个少年的眉心处竖有第三只眼睛,不过,他这第三只眼睛此时闭合着,但是,在微微的张合之间,闪动着一缕缕的金光,闪动的金光就好像是金针一样。

    这个少年虽然没有轰出自己无敌气势,但是,当他往天空上一站,就有着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而且,他的实力也的的确确是强大无匹。

    当他往那里一站之时,好像一下子定住了乾坤,连五彩神鸢都感受到了他的强大,连扇神翅,远离这个少年。

    “三目神童!”看到这个少年,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惊呼一声。

    “三目神童来了。”看到这个少年站在空中,有着唯我独尊的神态,就算再傲气的学生,都不由忌惮三分。

    “三目神童,的确是强大无匹,不愧是半步长存。”有学长对他也是敬畏。

    “这么小的年纪,竟然是半步长存,太恐怖了吧。”有第一次见三目神童的人,都不由骇然。

    “你不知道吗?三目神童,乃是光明圣院最了不起的天才,也是当今世间最年轻的半步长存。”旁边有学生说道。

第2925章大黑牛的花花肠子    好一会儿,当大家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大黑牛蹭近李七夜,一副小讨好的模样,说道:“大圣人,嘿,你觉得我这条大帅牛长得怎么样?”?李七夜轻轻地瞄了他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还不错,的确是不错。”

    “了不起,大圣人就是大圣人,有眼光,一眼便看出我乃是仙种。”大黑牛站了起来,扬起了自己的蹄子,向李七夜竖大拇指的模样。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头壮健的大黑牛,直立而站,前脚在胸,竟然扬起了蹄子,做竖大拇指的模样,这个模样是多么的滑稽,是多么的诡异。

    这样的场面,差点都让洗罪院的学生爆笑起来。

    “我是说,身体矫健,肌肉发达。”李七夜悠悠地来了一句:“宰了,做碗热腾腾的牛肉汤,味道应该不错。”

    “这,这太无情了,我好歹也是仙种呀。”大黑牛不由跳了起来,暴露如雷的模样,但是,随之他又耷下了肩膀,一副认输的模样。

    看到大黑牛那滑稽的模样,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爆笑起来,但又立即压抑住了笑意,不敢太过于放肆。

    大黑牛被李七夜打击之后,他不由眼晴转了一下,后退了一步,一双铜铃一般的眼睛眨了一下,嘿嘿地对杜文蕊说道:“小伙子呀,有件事情,忘了跟你说了。”

    “不知道何事?”杜文蕊对于这条大黑牛很是谨慎,很是忌讳,毕竟他还年轻的时候,不仅仅是他,曾经是有好多惊才绝艳的天才都在他的蹄子之下吃过亏。

    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那个金蒲小子,有点手段哟,看来,他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好像有什么锁链,被他打开了,哟,至于他要做什么,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真的假的?”杜文蕊不由吓了一大跳,旋即,又有些将信将疑,毕竟,他们没少被这头大黑牛欺骗过。

    “我的话,那是比珍珠还要真,当然了,你不信,那也就算了。”大黑牛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杜文蕊一下子神态就凝重了,他立即向李七夜抱拳,说道:“李公子,学生们就请你照顾一下,我去去就回。”

    “放心,去吧,有本帅牛在,谁敢动他们,放心好了,谁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本大帅牛把他踩成肉酱。”大黑牛扬起了自己的蹄子,踢得砰砰作响。

    “去吧。”李七夜点头,笑了一下。

    大黑牛做事并不靠谱,杜文蕊不怎么相信他,不过,有李七夜这句话,杜文蕊也就放心了。

    杜文蕊鞠首,转身便离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天边,速度极快,看模样,他也是很着急。

    “嘿,这小子,本事倒高,惊才绝艳,当年,多么杰出。”看着杜文蕊远去的背影,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可惜,他却偏呆在洗罪城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浪费了自己一身绝世本事,可惜,可叹呀。”

    “人各有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你呆在这圣兽园干什么?这地方,你不也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嘿,以你为本帅牛愿意呆在这里呀,还不是远荒圣人那个王八蛋。”大黑牛忿忿不平地说道。

    “我们始祖怎么了?”洗罪院的学生就问了。

    大黑牛冷哼地说道:“远荒圣人那王八蛋,偷了我们家的东西,我正想把它要回来呢!”说到这里,忿忿不平的模样。

    “骗人——”洗罪院的学生根本就不相信,说道:“我们家的始祖,乃是举世无敌,光明大落,圣光普照,他又怎么会偷你家的东西,这是污蔑我们的始祖!”

    说到这里,洗罪院的学生都忿忿不平了,直瞪着大黑牛。

    “嘿,只是你们这些无知小儿才会把远荒圣人想象得那么好,圣人,圣人,都是装腔作势而已。”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如果他真的是圣人,就不会抛弃你们的洗罪城了,就不会让你们洗罪城的子民世世代代都在那里受罪了。你们要知道,洗罪城,嘿,那只不过是远荒圣人洗自己罪的地方而已,把自己的罪恶,连累众生,而且一代又一代。”

    说到这里,大黑牛把自己的声音拉得老高老高。

    大黑牛的话,顿时让洗罪院的学生哑口无言。对于洗罪院的学生来说,他们自小便崇敬远荒圣人,唯一说他们无话可说的,便是遗弃他们的洗罪城。

    被大黑牛一口戳中要害,洗罪院的学生都反驳不过来。

    “嘿,看看这圣山,曾经是无上的仙山,被远荒圣人折腾得像什么东西?”大黑牛十分不爽的模样,拉高声音,说道:“这可是我家的仙山呀,远荒圣人,这个伪君子,摸黑就把它偷走了……天杀的王八蛋,这个伪君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圣人,嘿,以我看,他只怕是一个大魔王。”

    “血口吐人——”洗罪院的学生呆了一会儿,最后不是很相信,不服气。

    “有些事,有些人,谁都说不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曾经的魔王,也一心向善过。曾经的圣人,也可以会曾经坠入过魔道。善恶,无非是在一念之间。是对还是错,并没有什么准绳。”

    “当站在巅峰之时,一切都不过是浮云而已,万物,只不过是刍狗而已。”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深邃,望着远方。

    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大黑牛这样的存在就不一样了,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瞬间感觉全身的寒毛一下子都炸开了,不由后退了一步,心里面有些发寒。

    “这些,不关本大帅牛什么关系了。”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嘿,本大帅牛,只想有一天,把整个圣山扛回去。”

    “那你还等什么?”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这怂恿的话,顿时把洗罪院的学生吓了一大跳,圣山,可是他们光明圣院的圣地,万一真的整个圣山被人扛走了,这对于他们光明圣院来说,是多么大的冲击。

    “再等等吧。”大黑牛不由耷了耷脑袋,无奈地说道:“本大帅牛,要等着那老树妖死了再说吧。”

    “对于老树妖,我倒有兴趣了。”李七夜笑了笑。

    大黑牛,不仅只有一次提起那头老树妖,而且,每次提起那老树妖的时候,都显得有几分忌惮。

    “嘿,你要不要去见见那老树妖。”大黑牛一听到这话,顿时来精神了,双目一亮,忙是怂恿李七夜,说道:“嘿,那老树妖,可嚣张了,一副天下无敌,老子就是第一的模样,你去瞅瞅它,铩铩它的傲气,让它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想得倒美。”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你是想拿我当刀使是吧,可惜,我没兴趣。”

    被李七夜一句话熄灭了热情,这让大黑牛不由耷下了脑袋,然后他又抬起头来,眨了一下牛眼,嘿嘿地说道:“大圣人,打算去哪里呢?来圣兽园有什么计划呢?嘿,这里呀,本大帅牛最熟悉不过了,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大黑牛这模样,让人感觉它就是一条地头蛇,一肚子坏子。

    “随便走走看看,毕竟,这里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淡淡笑了笑。

    “这个可以有。”大黑牛立即赞同,说道:“嘿,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就更有意思了,在这古园偏僻之处,在那里,别人是找不到了,我告诉你,那里宝物多得,那是唾手可得。”

    “真有这样的地方?”听到这话,赵秋实他们都不是很相信:“真有宝物多到唾手可得?”

    “嘿,我大帅牛是什么人,乃是真仙下凡,有必要骗你们这些小屁孩吗?”大黑牛乜了赵秋实他们一眼,一副傲气十足的模样。

    听到这样的话,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怦然心动,毕竟,他们也不是什么圣人,什么高人,听到有宝物,他们当然是想看看了,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由望着李七夜。

    “大圣人要不要去走走。”大黑牛也立即怂恿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主道:“也罢,走走也行。”

    “万岁。”听到要去宝物多到唾手可得的地方,洗罪院的学生不由兴奋得欢呼起来。

    大黑牛自告奋勇,在前面引路。

    在大黑牛引路之下,他们越走远远,而且,大黑牛对于古园真的是很熟番,了如指掌,在路上给洗罪院的学生讲了不少趣事,比如这座山是某某巨兽的独角,某某湖是某条巨鳄的眼睛。

    这些一一道来,如数家珍一样,而且也让洗罪院的学生增涨了不少的知识。

    听到大黑牛对于古园如数家珍,这都让赵秋实他们心里面有些怀疑,难道圣山真的是大黑牛家里面的仙山?不然为什么他会如此的了解。

    “轰、轰、轰……”当大黑牛带着他们跨越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之时,突然间,前面传来了一阵阵轰鸣之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