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一会儿,当大家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大黑牛蹭近李七夜,一副小讨好的模样,说道:“大圣人,嘿,你觉得我这条大帅牛长得怎么样?”?李七夜轻轻地瞄了他一眼,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还不错,的确是不错。”

    “了不起,大圣人就是大圣人,有眼光,一眼便看出我乃是仙种。”大黑牛站了起来,扬起了自己的蹄子,向李七夜竖大拇指的模样。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头壮健的大黑牛,直立而站,前脚在胸,竟然扬起了蹄子,做竖大拇指的模样,这个模样是多么的滑稽,是多么的诡异。

    这样的场面,差点都让洗罪院的学生爆笑起来。

    “我是说,身体矫健,肌肉发达。”李七夜悠悠地来了一句:“宰了,做碗热腾腾的牛肉汤,味道应该不错。”

    “这,这太无情了,我好歹也是仙种呀。”大黑牛不由跳了起来,暴露如雷的模样,但是,随之他又耷下了肩膀,一副认输的模样。

    看到大黑牛那滑稽的模样,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爆笑起来,但又立即压抑住了笑意,不敢太过于放肆。

    大黑牛被李七夜打击之后,他不由眼晴转了一下,后退了一步,一双铜铃一般的眼睛眨了一下,嘿嘿地对杜文蕊说道:“小伙子呀,有件事情,忘了跟你说了。”

    “不知道何事?”杜文蕊对于这条大黑牛很是谨慎,很是忌讳,毕竟他还年轻的时候,不仅仅是他,曾经是有好多惊才绝艳的天才都在他的蹄子之下吃过亏。

    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那个金蒲小子,有点手段哟,看来,他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好像有什么锁链,被他打开了,哟,至于他要做什么,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真的假的?”杜文蕊不由吓了一大跳,旋即,又有些将信将疑,毕竟,他们没少被这头大黑牛欺骗过。

    “我的话,那是比珍珠还要真,当然了,你不信,那也就算了。”大黑牛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杜文蕊一下子神态就凝重了,他立即向李七夜抱拳,说道:“李公子,学生们就请你照顾一下,我去去就回。”

    “放心,去吧,有本帅牛在,谁敢动他们,放心好了,谁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本大帅牛把他踩成肉酱。”大黑牛扬起了自己的蹄子,踢得砰砰作响。

    “去吧。”李七夜点头,笑了一下。

    大黑牛做事并不靠谱,杜文蕊不怎么相信他,不过,有李七夜这句话,杜文蕊也就放心了。

    杜文蕊鞠首,转身便离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天边,速度极快,看模样,他也是很着急。

    “嘿,这小子,本事倒高,惊才绝艳,当年,多么杰出。”看着杜文蕊远去的背影,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可惜,他却偏呆在洗罪城那鸟不拉屎的地方,浪费了自己一身绝世本事,可惜,可叹呀。”

    “人各有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你呆在这圣兽园干什么?这地方,你不也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嘿,以你为本帅牛愿意呆在这里呀,还不是远荒圣人那个王八蛋。”大黑牛忿忿不平地说道。

    “我们始祖怎么了?”洗罪院的学生就问了。

    大黑牛冷哼地说道:“远荒圣人那王八蛋,偷了我们家的东西,我正想把它要回来呢!”说到这里,忿忿不平的模样。

    “骗人——”洗罪院的学生根本就不相信,说道:“我们家的始祖,乃是举世无敌,光明大落,圣光普照,他又怎么会偷你家的东西,这是污蔑我们的始祖!”

    说到这里,洗罪院的学生都忿忿不平了,直瞪着大黑牛。

    “嘿,只是你们这些无知小儿才会把远荒圣人想象得那么好,圣人,圣人,都是装腔作势而已。”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如果他真的是圣人,就不会抛弃你们的洗罪城了,就不会让你们洗罪城的子民世世代代都在那里受罪了。你们要知道,洗罪城,嘿,那只不过是远荒圣人洗自己罪的地方而已,把自己的罪恶,连累众生,而且一代又一代。”

    说到这里,大黑牛把自己的声音拉得老高老高。

    大黑牛的话,顿时让洗罪院的学生哑口无言。对于洗罪院的学生来说,他们自小便崇敬远荒圣人,唯一说他们无话可说的,便是遗弃他们的洗罪城。

    被大黑牛一口戳中要害,洗罪院的学生都反驳不过来。

    “嘿,看看这圣山,曾经是无上的仙山,被远荒圣人折腾得像什么东西?”大黑牛十分不爽的模样,拉高声音,说道:“这可是我家的仙山呀,远荒圣人,这个伪君子,摸黑就把它偷走了……天杀的王八蛋,这个伪君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圣人,嘿,以我看,他只怕是一个大魔王。”

    “血口吐人——”洗罪院的学生呆了一会儿,最后不是很相信,不服气。

    “有些事,有些人,谁都说不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曾经的魔王,也一心向善过。曾经的圣人,也可以会曾经坠入过魔道。善恶,无非是在一念之间。是对还是错,并没有什么准绳。”

    “当站在巅峰之时,一切都不过是浮云而已,万物,只不过是刍狗而已。”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深邃,望着远方。

    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大黑牛这样的存在就不一样了,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瞬间感觉全身的寒毛一下子都炸开了,不由后退了一步,心里面有些发寒。

    “这些,不关本大帅牛什么关系了。”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嘿,本大帅牛,只想有一天,把整个圣山扛回去。”

    “那你还等什么?”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这怂恿的话,顿时把洗罪院的学生吓了一大跳,圣山,可是他们光明圣院的圣地,万一真的整个圣山被人扛走了,这对于他们光明圣院来说,是多么大的冲击。

    “再等等吧。”大黑牛不由耷了耷脑袋,无奈地说道:“本大帅牛,要等着那老树妖死了再说吧。”

    “对于老树妖,我倒有兴趣了。”李七夜笑了笑。

    大黑牛,不仅只有一次提起那头老树妖,而且,每次提起那老树妖的时候,都显得有几分忌惮。

    “嘿,你要不要去见见那老树妖。”大黑牛一听到这话,顿时来精神了,双目一亮,忙是怂恿李七夜,说道:“嘿,那老树妖,可嚣张了,一副天下无敌,老子就是第一的模样,你去瞅瞅它,铩铩它的傲气,让它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想得倒美。”李七夜瞅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你是想拿我当刀使是吧,可惜,我没兴趣。”

    被李七夜一句话熄灭了热情,这让大黑牛不由耷下了脑袋,然后他又抬起头来,眨了一下牛眼,嘿嘿地说道:“大圣人,打算去哪里呢?来圣兽园有什么计划呢?嘿,这里呀,本大帅牛最熟悉不过了,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大黑牛这模样,让人感觉它就是一条地头蛇,一肚子坏子。

    “随便走走看看,毕竟,这里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李七夜淡淡笑了笑。

    “这个可以有。”大黑牛立即赞同,说道:“嘿,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就更有意思了,在这古园偏僻之处,在那里,别人是找不到了,我告诉你,那里宝物多得,那是唾手可得。”

    “真有这样的地方?”听到这话,赵秋实他们都不是很相信:“真有宝物多到唾手可得?”

    “嘿,我大帅牛是什么人,乃是真仙下凡,有必要骗你们这些小屁孩吗?”大黑牛乜了赵秋实他们一眼,一副傲气十足的模样。

    听到这样的话,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怦然心动,毕竟,他们也不是什么圣人,什么高人,听到有宝物,他们当然是想看看了,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由望着李七夜。

    “大圣人要不要去走走。”大黑牛也立即怂恿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主道:“也罢,走走也行。”

    “万岁。”听到要去宝物多到唾手可得的地方,洗罪院的学生不由兴奋得欢呼起来。

    大黑牛自告奋勇,在前面引路。

    在大黑牛引路之下,他们越走远远,而且,大黑牛对于古园真的是很熟番,了如指掌,在路上给洗罪院的学生讲了不少趣事,比如这座山是某某巨兽的独角,某某湖是某条巨鳄的眼睛。

    这些一一道来,如数家珍一样,而且也让洗罪院的学生增涨了不少的知识。

    听到大黑牛对于古园如数家珍,这都让赵秋实他们心里面有些怀疑,难道圣山真的是大黑牛家里面的仙山?不然为什么他会如此的了解。

    “轰、轰、轰……”当大黑牛带着他们跨越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之时,突然间,前面传来了一阵阵轰鸣之声。

第2924章平世鹊    “嗨,好巧,我们又相遇了。”就在李七夜他们没走多远,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大家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黑牛又跟在了他们的身后面了,而且还慢悠悠地吃着草,十分悠闲的模样。

    看到这头大黑牛,洗罪院的学生都神态怪怪的。

    李七夜只是瞅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嘿,嘿,嘿,看看风景,四处溜达溜达,这里好歹也是我的家,我来走走看看,不行吗?”大黑牛一副无良的模样。

    “行,怎么不行。”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不过嘛,跟在我屁股后面,那就不行了。如果你真的要跟着,唉,我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我在考虑,要不要弄个红烧牛肉来吃吃。”

    “不,我是开玩笑的,我是开玩笑的。”李七夜这话一落下,顿时就让大黑牛紧张了,忙是说道:“我只是和大家开开玩笑,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看到大黑牛那模样,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抿嘴而笑,大家都觉得大黑牛虽然是恶劣了一点,但,没有多大的恶意。

    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多去理会,继续往前行。

    大黑牛忙是快步走上前来,靠近李七夜,嘿嘿地一笑,说道:“我说呀,大兄弟,在这个地方呢,我发现了有点小秘密。”?“你是拉皮条的吗?”李七夜瞅了一脸贱笑的大黑牛,淡淡地说道:“你这模样,一看就像是怡红院的龟公。”

    “喂,喂,喂,有你这样说话的吗?”大黑牛不由愤怒地跳了起来,扯大嗓子,提高声音,说道:“本帅牛乃是天生仙种,你这话就是侮辱了我,你赶快给我道个歉。”

    “我侮辱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李七夜不咸不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顿时让大黑牛没折了,只好耷下了脑袋。

    “哇,你们看,那条大江好漂亮。”此时,有洗罪院的学生大叫一声,往前面指去。

    大家望去,只见前面有一条很大的江河,江水七彩,继继流淌,如梦如幻,好像这条大江是从天上来的一样,让人有冲过去洗澡的冲动。

    “嘿,看着漂亮,那可是剧毒之物,七彩魔虺。”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然后听到他“哞”的一声大叫响起。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哗啦”的水声不绝于耳,只见那条大江一下子竖了起来,就好像是整条江水是逆天冲上天空一样,眨眼之间,高高挂在天穹之上。

    “我的妈呀。”当赵秋实他们看清楚的时候,不由毛骨悚然,当这条大江挂在天空上的时候,只见上面垂下一个脑袋来。

    这个脑袋一张嘴的时候,嘴巴竟然裂成了八大瓣,每一瓣嘴巴里面都长满了倒剌,让人看得不由毛骨悚然。

    刚才还是如梦如幻的江河,一下子在洗罪院学生的心里面破灭了,吓得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后退,脸色煞白。

    “嗨,毛毛虫,还是睡你的大觉吧。”大黑牛一副很嚣张的模样,向这条七彩魔虺打了一声招呼。

    这条七彩魔虺看了大黑牛一眼,然后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它又趴回了大地上了,一下子又变成了一条美丽无比、如梦如幻的大江河了。

    但是,此时,看到这样的一条大江河,赵秋实他们都毛骨悚然,再也没有觉得它是如梦如幻了。

    “你,你怎么和它熟悉呢?”过了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惊魂未定,对大黑牛说道。

    “嘿,也不看看本帅牛是谁?本帅牛乃是真仙下凡,举世无双,万兽之皇,亿兽之帝,什么七彩魔虺的,在本帅牛眼中,那只不过是一条毛毛虫而已。”大黑牛自吹自擂,把头颅扬得高高的,一副嚣张得意的模样。

    “真的吗?”听到大黑牛的自我吹嘘,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有些崇拜。

    “当然是真的了,比珍珠还要真。”大黑牛得到了十万分的满足,得意洋洋地说道。

    “别听它吹牛皮了,不对,它就是牛皮。”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他是真仙下凡,就不在呆在这里了,早就飞仙了。”

    被李七夜这话一揭穿,大黑牛就如同泄气的皮球,本是得意洋洋的模样,一下子耷下了脑袋。

    “啾、啾、啾……”在这个时候,一阵清脆的鸟叫声响起,一只鸟儿飞了过来。

    这只鸟儿并不大,只有拳头大小,这只鸟儿十分的美丽,它有一双金色的翅膀,蓝色的尾翼,最吸引人的是,它额头上有一个古文,这个古文十分的古老,十分偏涩难懂,只有李七夜这样的存在,才能看得出这个古文是一个“德”字。

    这只鸟儿飞起来的时候,是拖着长长的光焰,看起来如同仙鸟一样。

    “好漂亮的鸟儿。”看到这只鸟儿飞了过来,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惊叹地说道。

    这只鸟儿飞了过来之后,竟然围绕着李七夜飞了几圈,然后是啾啾啾地飞走了。

    “平世鹊——”看到这只鸟儿,一直跟在后面不言不语的杜文蕊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不由吃惊地说道。

    就在学生们还惊叹着这只鸟儿美丽的时候,不一会儿,这只鸟儿已经飞回来了,这只鸟儿口中衔着一个花环,这个花环十分的精致。

    这只鸟儿衔着花环竟然戴在了李七夜的头顶上,然后围绕着李七夜飞了几圈,最后如箭一样冲上了天空,眨眼之间消失了。

    “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杜文蕊骇然大叫。

    “我的妈呀,这,这,这是要变天了,不对,不对,这,这,这是要改世。”看到这样的一幕,大黑牛也骇然大叫了一声,它一双牛眼睁得比铜铃还要大,牛嘴巴张得大大的。

    一时之间,杜文蕊和大黑牛都如同雷殛一样,呆呆地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只是看了一眼花环,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很精致。”

    “我的妈呀,这何止是精致呀,这,这,这,这简直就是世间最无上最至高的荣耀,世间多少惊才绝艳,绝世无双的存在,想求都没有求到。”大黑牛吧吧着嘴巴。

    杜文蕊更是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了,这实在是太让他震撼了,这简直就是万古奇迹。

    “发生什么事了?”看着院长和大黑牛都是如此震撼的模样,洗罪院的学生是摸不着头脑,他们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那只是平世鹊。”杜文蕊只能是这样喃喃地说道。

    “平世鹊很强大很强大吗?”洗罪院的学生还是不明白,大黑一看就是很强大的存在,但是,他这么夸张的神态,难道这只平世鹊强大无伦?

    “这不是强不强大的问题。”好一会儿,大黑牛回过神来,依然有些震惊地看着李七夜,咂了咂嘴巴,说道:”平世鹊,乃是无上大德之鸟,世间罕有。能得平世鹊绕飞一圈,那但是大德之人,绕飞几圈,大德盈世。”

    “那平世鹊献上花环呢。”洗罪院的学生不由看了看李七夜头顶上戴着的那精致无比的花环。

    此时大家都不记得平世鹊究竟围着李七夜绕了几圈了。

    “嘿,嘿,嘿,献上花环。”这个时候,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声,敬畏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嘿,嘿,嘿,万古,没有过,嘿,嘿,嘿,听说,那是无上的荣誉。何止是救世那么简单,无双,无双。”

    说到这里,大黑牛都多看了李七夜几眼,说道:“如果能得平世鹊献上花环,这个人,要么曾经做过了改变整个世界、改变万古苍生的无上大德之事,要么,未来他就是……”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了。

    “嘿,三仙界,从来没有听说过,平世鹊给谁献上过花环。”说到这里,大黑牛嘿嘿地一笑,说道:“嘿,远荒圣人,也只不过得平世鹊绕两圈而已,嘿,嘿,嘿,他还邀请平世鹊居于古园呢,嘿,嘿……”

    “为什么我们始祖就不能得花环?”有洗罪院的学生不服气,忍不住多看了李七夜的花环一眼。

    这也不怪洗罪院的学生不服气,远荒圣人普渡众生,光明普照三仙界,功德无量,这怎么就不能得到花环呢?他的功德在不少学生看来,那绝对是高于李七夜。

    “嘿,嘿,嘿,这个嘛。”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那个妖树老头说,嘿,嘿,嘿,远荒圣人,不是救世之人,嘿,他是灭世之人,嘿,嘿,所以得不到花环。”

    “不可能——”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不相信。

    在他们心目中,远荒圣人,就如同是救世主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灭世呢?

    至于杜文蕊,此时完全沉默了,他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几眼,神态与大黑牛一样,目光中充满着敬畏。

    “天将变,凶人出。”此时杜文蕊不由想到了那句话,不由仔细去体味,心里面不由为之悚然。

    至于洗罪院的学生,都呆呆地看着李七夜头顶上的花环,这种事情,当然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