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摆明了不把对方放在眼中了。在别人看来,那实在是太嚣张了,太过于狂妄了,简直就是不把别人当作一回事。

    杜文蕊听到这话,也唯有苦笑了一下,这在别人看来嚣张无比的话,那都是实话而已,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此时此刻,李七夜还能心平气和地说这样的话之时,那都已经是满怀慈悲了,比得到的高僧还要慈悲为怀。

    试想一下,一个至尊无上的巨人,而另一个则是蚁蝼,一只蚁蝼咄咄逼人向这样的一个至尊无上的巨人问话的时候,这尊无上的巨人还能和颜搭话,那是多么温馨仁慈的画面。

    要知道,这样的一尊无上巨人,随便挪挪脚趾头,就可以把这么一个蚁蝼碾成肉酱。

    当然,飞马箭神杨成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巨人脚趾前的一只蚁蝼,被李七夜的话一怼,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要知道,飞马箭神杨成利不仅是人马族的领首,不仅出身于真龙庭,更重要的,他本人还是一尊千世不朽真神,实力的确是很强大,足可以横行八方。

    今日,竟然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被一个洗罪院的学生那么的不当一回事,那的确是让他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你是铁了心要与我们神兽天戎军过不去了?”飞马箭神杨成利脸色一冷,露出杀意,冷冷地说道:“你可明白,与我们神兽天戎军为敌、与女帝陛下为敌,那是多么不明智的做法,哼,到时候,莫说你性命难保,只怕会连累你身边的人……”?“咳——”此时,杜文蕊咳嗽了一声,说道:“箭神,这只怕你有点误会我们李同学的意思,如果箭神真的是想化干戈为玉帛……”

    “杜院长——”此时飞马箭神打断杜文蕊的话,他冷冷地说道:“杜院长,虽然说此事还不足怪罪于你们洗罪院,但是,今日,想休事宁人的,可不是我们神兽天戎军,而是你们学院的学生,如果院长认为你们的学生真的是想免受一劫,那就速速给我们神兽天戎军一个交待,若是负荆请罪,那还不迟。”

    杜文蕊只好笑了笑,就懒得再说话了,既然有人一心寻死,他又何必去操心呢。虽然飞马箭神一心认为李七夜必须给他们神兽天戎军一个交待,却不知道,对于李七夜而言,他作为一尊至高无上的存在,他需要给一群蚁蝼一个说法吗?

    根本不需要,如果他一不高兴,足可以把整个神兽天戎军给端了!

    “你人倒不可以。”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可惜,就是蠢了点,去吧,我饶你冒犯之罪,免你一死!”

    “哈,哈,哈……”听到这样的一席话,作为飞马箭神不由狂笑起来,就是连旁边其他的飞马族弟子也都不由大笑起来,仿佛这是他们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饶我冒犯之罪?”在这个时候,飞马箭神杨成利就好像看到白痴一样看着李七夜,这也好像是他这辈子以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可笑——”飞马箭神好不容易收住了笑容,斥喝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你知道我飞马箭神是何许人物吗?”

    说到这里,他双目一厉,冷笑,冷冷地说道:“你以为自己是何许人也?你以为你是无上大帝吗?哼,赐我冒犯之罪,唯有女帝陛下可以!至于你,在女帝陛下面前,连尘埃都不如!”

    这也并非是飞马箭神大言厥辞,事实上,飞马箭神这话也不算是托大,作为千万世的不朽真神,他的确算是一尊大人物,的确算是一尊了不起的强者,在别人眼中,那更是如同无敌一般的存在。

    更何况,紫龙女帝也是强大无匹的帝皇,道行深不可测,可以与圣霜真帝他们比肩。

    听到飞马箭神的话,杜文蕊也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知道飞马箭神这是自寻死路!

    “什么女帝,我是没见过。”李七夜风轻云淡,笑了一下,无所谓,说道:“不过嘛,女帝、女皇什么的,都算不了什么,最多也就是勉强可以当我的暖脚丫环而已。”

    “你——”李七夜这话,顿时让飞马箭神杨成利双目一厉,瞬间喷涌出了凌厉无比的杀气,如冰霜封锁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辱女帝,杀无赦!”此时随行的飞马族弟子都纷纷斥喝,厉叫一声。

    “杀了这个无知的东西,玷辱女帝,罪该万死,诛九族都不为过。”飞马族的弟子都愤怒无比,厉喝不止。

    要知道,紫龙女帝,在真龙庭,在神兽天戎军,都是如同至高无上的存在,受到无数的弟子所景仰。

    现在李七夜敢大言不惭,侮辱他们的女帝,这怎么不让飞马族的弟子愤怒无比呢,恨不得是把李七夜斩杀,以他的鲜血来洗尽他的污秽言辞。

    “该死——”此时,飞马箭神双目一厉,露出了冷厉无比的杀机,厉吼道:“绝不可饶恕,今日,谁都救不了你一命。”

    “哦,是吗?”李七夜随意笑了一下,说道:“我倒想看看,不过,如果你活着离开,可以给你们女帝捎句话,我正好缺一个侍女,她不介意的话,就来当我的侍女吧,当然,介意也无所谓,如果我真的想要让她当我的侍女,她也只有乖乖地来当我的侍女。”

    李七夜这话,让赵秋实他们听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久久说不出话来。

    紫龙女帝,这是何等至高无上的存在,就如天上的至尊帝皇一样,让人为之敬仰,听到她的名字,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都为之震撼。

    现在李七夜竟然说,紫龙女帝,也只能给他当当侍女而已,这话是他们一辈子听过最嚣张、最霸道的话。

    “杀了他,首领,把他碎尸万段!”一时之间,飞马族的弟子厉叫不止,大声叫道:“把他碎尸万段!”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此时飞马箭神双目一厉,打开了一个宝囊,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只见无数神鸦一下子飞了起来。

    紧接着,又是“蓬”的一声响起,只见这无数的神鸦全身冒出了火光,一下子它们身体里喷涌出了火焰,眨眼之间整个天空都是火焰滔天。

    “火神鸦——”看到天空上密密麻麻的火焰滔天的神鸦,赵秋实他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由大吃一惊。

    火神鸦,是十分凶悍的凶禽,它们爪喙利如刀,一旦被啄,就留下血洞,更可怕的是,它们全身冒出来的神鸦火,可以把人在眨眼之间焚烧成灰。

    “无知小儿,出手吧。”此时飞马箭神冷冷地盯着李七夜,目光森然。

    “不用箭了?你不是飞马箭神吗?”李七夜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这些飞在天空上的火鸦,笑了笑。

    “杀你,玷染我的神箭。”飞马箭神冷森,说道:“今日,我的火神鸦要把你的血肉一块一块啄下来,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的哀嚎惨叫响彻这天地。”

    听到飞马箭神杨成利的话,赵秋实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仿佛间,他们好像看到了李七夜那凄惨的模样一般。

    只有杜文蕊笑了笑,摇了摇头。

    “哦,原来这样,好吧。”李七夜摊了摊手,说道:“几只乌鸦而已,让它们来吧,沾上了,我都觉得晦气。”

    飞马箭神杨成利脸色难看到极点,这成千上万的火神鸦乃是他精心所养,实力极为强大,而且能成阵作战,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死在它们的铁嘴之下呢。

    “首领,先啄瞎他的眼睛,再撕开他的胸膛,挖出他的心脏。”有飞马族的弟子不由厉声大叫。

    “上——”此时飞马箭神双目杀气凌厉,吹了一个口哨声。

    “嗖、嗖、嗖……”就在飞马箭神杨成利的口哨声刚落下的时候,天空中的所有火神鸦都瞬间俯冲而下,听到“蓬”的声音响起,所有火神鸦身上的火焰见风便长,刹那之间,犹如千万支火箭向李七夜射去一样。

    天空一下子火光冲天,所有的火光都是向李七夜轰去,当如此之多的火神鸦俯冲而下的时候,甚至能听到“轰、轰、轰”的低鸣之声,就好像是一颗颗殒石从天外坠击而来一样。

    而且,这些火神鸦速度快如闪电,眨眼之间就已经射到了李七夜的头顶上了,而且,李七夜好像是浑然不知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心,快躲——”看到火神鸦俯冲而下,赵秋实骇然,大叫。

    但,李七夜也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笑了一下,张嘴,“蓬”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他口中喷出了火焰。

    李七夜口中喷出来的火焰,看起来像普通的焰火一样。

    但是,这从李七夜口中喷出来的火焰一扫而过,顿时听到“吖”的惨叫声响起,所有的火神鸦都全身烧了起来。

    问题是,火神鸦它们本身就冒着神火的,现在火焰在它们身上烧了起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ps:推荐一本书,大家可以去看看。

    他本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小地主,然而时势却逼着他一步一步登上风起云涌的历史舞台。战王世充、灭窦建德,平东突厥、夷高句丽、百济,远征西突厥、扬威万里。一切尽在《盛唐血刃》

第2920章飞马箭神    对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来说,他们当然是想弄一两头圣兽回去了,毕竟,圣兽如果强大了,未来会成为他们的左膀右臂,特别是对于他们这种在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学生而言,他们比外面来的学生更需要圣兽。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们也只能是看看而已,连不朽真神这么强大的学生,都被一些圣兽杀得无处遁逃,更别说是他们了。

    可以说,只要是稍微强大一点的圣兽,他们都招惹不起。虽然,他们也想过去偷盗几只圣兽幼崽或者圣兽蛋什么的,现在他们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旦圣兽追杀的话,他们也一样难逃一死。

    “唉,这里的圣兽,那实在是太难了。”有学生无奈地说道:“我们看看就回去吧。”

    说到这里,他们都不由有些意兴阑珊,毕竟,他们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就算是降伏了,也没办法带着圣兽离开呀。”另一个学生也苦笑,在刚才,赵秋实不也是降伏了一头野猪,但是,这头野猪就是死活都不跟着赵秋实走。

    “这也不是没办法,斩断便可。”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只是稍稍地张开手指,只见他指尖乃是光芒环绕,这一缕缕环绕于他指尖的光芒,仔细一看,犹如一条细小无比的星河一样,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奥妙,让人无法参悟。

    “轰、轰、轰”就在赵秋实他们还没有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一阵轰鸣之声响起,一头头圣兽如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奔跑过来。

    有白犀牛、赤炼王、焚鹤、圣猿、金猪……一头头圣兽奔跑过来,而且,这一头头的圣兽都是十分强大,吞吐着兽息,让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而且,这一头头的圣兽,全身都散发出了炽亮的光明,当璀璨的光明在跳跃的时候,显得是特别的欢快,似乎是遇到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一样。

    此时,这一头头奔跑过来的圣兽都訇伏在李七夜的脚下,十分的温驯,甚至有白犀牛、赤炼王、焚鹤这么强大的圣兽都用头颅蹭了蹭李七夜的裤脚,显得十分亲昵。

    看到万兽朝拜的模样,这让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看得目瞪口呆,这让他们一时之间都不由眼睛睁得大大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简直就像梦幻一样。

    对于多少学生来说,想降伏一头圣兽是何等之难,没有想到,李七夜只是张张手指而已,就有千百万头圣兽前来朝拜,好像李七夜才是万兽之王一样,只要他站在那里,就有千百万头圣兽前来朝圣。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大手瞬间伸入了一头白犀牛的脑袋,当他收回手掌时候,只见他手掌上已经握着一条光明璀璨的法则。

    “这就是斩断,当然,这必须你能降伏,才斩断。”李七夜张开手掌,只见那条光明璀璨的法则在他手掌中跳动着,好像是有生命的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光明璀璨的法则明明是那么的神圣无上,但是,此时在赵秋实他们看来,心里面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好像这不是什么圣光法则一样,更像是一条寄生蠕虫。

    “吼——”这头白犀牛被取了这道法则一样,瞬间兽性大发,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一样,瞬间跳了起来,犀牛角抵住李七夜,好像要刺穿李七夜的胸膛。

    “趴下。”李七夜只是手指轻轻地一弹,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头白犀牛根本就站不稳,一下子趴倒在地上了,一下子被李七夜的力量镇压。

    “除了斩断,那就是你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光明,那也是一样能带走圣兽,就像圣督大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话一落下,听到“嗡”的一声响起。

    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他胸膛中绽放了璀璨光明,一缕缕的光明是那么的神圣,那么的圣洁,看以这一缕缕的光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想跪拜在地上,想去膜拜李七夜。

    而在这个时候,在场的圣兽都已经跪拜在那里,顶礼膜拜,十分的驯服。

    “看到了吧,这就是驯服。”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这让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无比震撼,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开始,他们还以为降伏一头圣兽,那是非要动刀动枪不可,非要打到圣兽心服口服不可,现在看李七夜降伏圣兽的手段,这一下子就让他们大开眼界了,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动刀动枪,甚至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用动,就直接降伏了如此多的圣兽了,这样的手段,那实在是太逆天,太震撼人心了。

    在赵秋实他们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散去了圣光,手指一弹,笑了一下,说道:“去吧。”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圣光如同金色的粒子飘落一下,眨眼之间洒落于每一头圣兽的身上。

    这些圣兽好像大梦一场,一下子清醒过来,然后撒脚就跑,眨眼之间全部都跑得远远的,眨眼之间消失山峦之间。

    此时,唯有没有逃走的便是那头被李七夜取下光明法则的白犀牛,它趴在那里,蹭了蹭李七夜的裤脚,显得十分温驯。

    “去吧,帮你打开枷锁,可以离开了。”李七夜弹了一下手指,白犀牛飞了起来,落在地上。

    白犀牛呆了呆,最后回头看了看李七夜,紧接着撒蹄而跑,离开了圣兽园,没有一丝毫的停留,圣兽园的光明力量已经对它没有任何的影响力了,似乎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

    “这是大神通,只有李公子这等实力才能做到,切莫仿模。”杜文蕊苦笑了一下,对学院的学生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并非是教他们怎么去驯服圣兽,我只是让他们看清楚本质而已,光明,也是一道枷锁,它能锁在圣兽的脑袋,也能锁住别人的脖子,就这么简单。”

    杜文蕊不由苦笑,有些无奈,说道:“再这样拆下去,只怕同学们,都快要怀疑人生了。”

    “光明不是不好。”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杜文蕊,说道:“但是,如果自欺欺人,这就是愚昧了。”

    杜文蕊欲言,但,最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不愿意再说什么,毕竟,他和李七夜的立场不一样,看法不一样而已。

    “轰、轰、轰”就在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阵轰鸣之声响起,有一群人奔腾而至。

    这一群人奔至,立即停了下来,动作十分的整齐。

    大家望去,只见这群奔驰而至的人,全部都骑着马,不,不对,他们本身就是马,这是一群人身马足的人,这一群人身体十分矫健,只不过,他们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半人半马,而且,这些汉子都手持着长弓。

    “人马族。”有洗罪院的学生听过这个种族,不由轻呼一声。

    “应该就在这里,应该是成千上万的圣兽聚集在这里。”一个半马半人的汉子说道。

    “就在这里,没错。”一个中年汉子模样的人马族嗅了一下空气,这个人马族的中年汉子头顶上戴着由黄金枝叶所编织而成的帽冠。

    这个中年汉子双目一张,对洗罪院的学生沉声说道:“在下杨成利,请问刚才在这里是否有异事发生?有千百万圣兽汇聚于此。”

    听到这个中年汉子的话,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望向李七夜和杜文蕊。

    “呵,呵,呵,原来是神兽天戎军的飞马箭神,失敬,失敬。”杜文蕊呵呵地笑着说道。

    “杜院长——”这个中年汉子也认出了杜文蕊,目光一凝,然后他双目一扫,落在了背着洗罪剑的李七夜身上,双目一冷,徐徐地说道:“你就是那个李七夜了!”

    “好像只有我才叫李七夜。”李七夜笑笑。

    这个中年汉子,冷哼一声,双目杀机一闪而过,然后对杜文蕊徐徐地说道:“杜院长,在光明圣院,我们也懂规矩,但,我们神兽天戎军的人也不能白死!我们有弟子死在了贵院学生手中,所以,这事必须有个交待,才能向女帝陛下汇报。”

    原来这个中年汉子叫杨成利,人称飞马箭神,出身于人马族,但,同时他也是出身于真龙庭,在紫龙女帝座下效忠,在神兽天戎军担任要职。

    而在此之前,被李七夜所杀的吴柯他们这些神兽天戎军的成员,这正是杨成利部下的一支小队。

    “这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仅此而已。”李七夜笑了笑。

    李七夜直接出面了,杜文蕊索性不说话了。

    飞马箭神不由双目一厉,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年轻人,休得狂妄,这事,你该道个原由来,向女帝陛下汇报,若言之有理,便不追责,若是你滥杀我部下,杀人偿命,绝不饶赦。”

    “没什么好说的。”李七夜随意,说道:“你想要真相,问其他人。我只能告诉你,人,是我杀的,当然,有人为他们报仇,我欢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