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来说,他们当然是想弄一两头圣兽回去了,毕竟,圣兽如果强大了,未来会成为他们的左膀右臂,特别是对于他们这种在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学生而言,他们比外面来的学生更需要圣兽。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们也只能是看看而已,连不朽真神这么强大的学生,都被一些圣兽杀得无处遁逃,更别说是他们了。

    可以说,只要是稍微强大一点的圣兽,他们都招惹不起。虽然,他们也想过去偷盗几只圣兽幼崽或者圣兽蛋什么的,现在他们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旦圣兽追杀的话,他们也一样难逃一死。

    “唉,这里的圣兽,那实在是太难了。”有学生无奈地说道:“我们看看就回去吧。”

    说到这里,他们都不由有些意兴阑珊,毕竟,他们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就算是降伏了,也没办法带着圣兽离开呀。”另一个学生也苦笑,在刚才,赵秋实不也是降伏了一头野猪,但是,这头野猪就是死活都不跟着赵秋实走。

    “这也不是没办法,斩断便可。”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只是稍稍地张开手指,只见他指尖乃是光芒环绕,这一缕缕环绕于他指尖的光芒,仔细一看,犹如一条细小无比的星河一样,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奥妙,让人无法参悟。

    “轰、轰、轰”就在赵秋实他们还没有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一阵轰鸣之声响起,一头头圣兽如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奔跑过来。

    有白犀牛、赤炼王、焚鹤、圣猿、金猪……一头头圣兽奔跑过来,而且,这一头头的圣兽都是十分强大,吞吐着兽息,让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而且,这一头头的圣兽,全身都散发出了炽亮的光明,当璀璨的光明在跳跃的时候,显得是特别的欢快,似乎是遇到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一样。

    此时,这一头头奔跑过来的圣兽都訇伏在李七夜的脚下,十分的温驯,甚至有白犀牛、赤炼王、焚鹤这么强大的圣兽都用头颅蹭了蹭李七夜的裤脚,显得十分亲昵。

    看到万兽朝拜的模样,这让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看得目瞪口呆,这让他们一时之间都不由眼睛睁得大大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简直就像梦幻一样。

    对于多少学生来说,想降伏一头圣兽是何等之难,没有想到,李七夜只是张张手指而已,就有千百万头圣兽前来朝拜,好像李七夜才是万兽之王一样,只要他站在那里,就有千百万头圣兽前来朝圣。

    “啵”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大手瞬间伸入了一头白犀牛的脑袋,当他收回手掌时候,只见他手掌上已经握着一条光明璀璨的法则。

    “这就是斩断,当然,这必须你能降伏,才斩断。”李七夜张开手掌,只见那条光明璀璨的法则在他手掌中跳动着,好像是有生命的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光明璀璨的法则明明是那么的神圣无上,但是,此时在赵秋实他们看来,心里面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好像这不是什么圣光法则一样,更像是一条寄生蠕虫。

    “吼——”这头白犀牛被取了这道法则一样,瞬间兽性大发,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一样,瞬间跳了起来,犀牛角抵住李七夜,好像要刺穿李七夜的胸膛。

    “趴下。”李七夜只是手指轻轻地一弹,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头白犀牛根本就站不稳,一下子趴倒在地上了,一下子被李七夜的力量镇压。

    “除了斩断,那就是你拥有着足够强大的光明,那也是一样能带走圣兽,就像圣督大人。”李七夜笑了一下,话一落下,听到“嗡”的一声响起。

    就在这刹那之间,只见他胸膛中绽放了璀璨光明,一缕缕的光明是那么的神圣,那么的圣洁,看以这一缕缕的光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想跪拜在地上,想去膜拜李七夜。

    而在这个时候,在场的圣兽都已经跪拜在那里,顶礼膜拜,十分的驯服。

    “看到了吧,这就是驯服。”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看到这样的一幕,这让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无比震撼,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开始,他们还以为降伏一头圣兽,那是非要动刀动枪不可,非要打到圣兽心服口服不可,现在看李七夜降伏圣兽的手段,这一下子就让他们大开眼界了,李七夜根本就不需要动刀动枪,甚至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用动,就直接降伏了如此多的圣兽了,这样的手段,那实在是太逆天,太震撼人心了。

    在赵秋实他们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李七夜轻轻地散去了圣光,手指一弹,笑了一下,说道:“去吧。”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圣光如同金色的粒子飘落一下,眨眼之间洒落于每一头圣兽的身上。

    这些圣兽好像大梦一场,一下子清醒过来,然后撒脚就跑,眨眼之间全部都跑得远远的,眨眼之间消失山峦之间。

    此时,唯有没有逃走的便是那头被李七夜取下光明法则的白犀牛,它趴在那里,蹭了蹭李七夜的裤脚,显得十分温驯。

    “去吧,帮你打开枷锁,可以离开了。”李七夜弹了一下手指,白犀牛飞了起来,落在地上。

    白犀牛呆了呆,最后回头看了看李七夜,紧接着撒蹄而跑,离开了圣兽园,没有一丝毫的停留,圣兽园的光明力量已经对它没有任何的影响力了,似乎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

    “这是大神通,只有李公子这等实力才能做到,切莫仿模。”杜文蕊苦笑了一下,对学院的学生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并非是教他们怎么去驯服圣兽,我只是让他们看清楚本质而已,光明,也是一道枷锁,它能锁在圣兽的脑袋,也能锁住别人的脖子,就这么简单。”

    杜文蕊不由苦笑,有些无奈,说道:“再这样拆下去,只怕同学们,都快要怀疑人生了。”

    “光明不是不好。”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看杜文蕊,说道:“但是,如果自欺欺人,这就是愚昧了。”

    杜文蕊欲言,但,最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不愿意再说什么,毕竟,他和李七夜的立场不一样,看法不一样而已。

    “轰、轰、轰”就在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阵轰鸣之声响起,有一群人奔腾而至。

    这一群人奔至,立即停了下来,动作十分的整齐。

    大家望去,只见这群奔驰而至的人,全部都骑着马,不,不对,他们本身就是马,这是一群人身马足的人,这一群人身体十分矫健,只不过,他们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半人半马,而且,这些汉子都手持着长弓。

    “人马族。”有洗罪院的学生听过这个种族,不由轻呼一声。

    “应该就在这里,应该是成千上万的圣兽聚集在这里。”一个半马半人的汉子说道。

    “就在这里,没错。”一个中年汉子模样的人马族嗅了一下空气,这个人马族的中年汉子头顶上戴着由黄金枝叶所编织而成的帽冠。

    这个中年汉子双目一张,对洗罪院的学生沉声说道:“在下杨成利,请问刚才在这里是否有异事发生?有千百万圣兽汇聚于此。”

    听到这个中年汉子的话,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望向李七夜和杜文蕊。

    “呵,呵,呵,原来是神兽天戎军的飞马箭神,失敬,失敬。”杜文蕊呵呵地笑着说道。

    “杜院长——”这个中年汉子也认出了杜文蕊,目光一凝,然后他双目一扫,落在了背着洗罪剑的李七夜身上,双目一冷,徐徐地说道:“你就是那个李七夜了!”

    “好像只有我才叫李七夜。”李七夜笑笑。

    这个中年汉子,冷哼一声,双目杀机一闪而过,然后对杜文蕊徐徐地说道:“杜院长,在光明圣院,我们也懂规矩,但,我们神兽天戎军的人也不能白死!我们有弟子死在了贵院学生手中,所以,这事必须有个交待,才能向女帝陛下汇报。”

    原来这个中年汉子叫杨成利,人称飞马箭神,出身于人马族,但,同时他也是出身于真龙庭,在紫龙女帝座下效忠,在神兽天戎军担任要职。

    而在此之前,被李七夜所杀的吴柯他们这些神兽天戎军的成员,这正是杨成利部下的一支小队。

    “这只能怪他们学艺不精,仅此而已。”李七夜笑了笑。

    李七夜直接出面了,杜文蕊索性不说话了。

    飞马箭神不由双目一厉,冷冷地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年轻人,休得狂妄,这事,你该道个原由来,向女帝陛下汇报,若言之有理,便不追责,若是你滥杀我部下,杀人偿命,绝不饶赦。”

    “没什么好说的。”李七夜随意,说道:“你想要真相,问其他人。我只能告诉你,人,是我杀的,当然,有人为他们报仇,我欢迎!”

第2919章有些人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杜文蕊不由为之脸色大变,不由看着李七夜。

    “这话,可不能乱说。”杜文蕊神态郑重,说道:“此事关系重大,何止是一世清誉,此乃是毁了一个时代……”?“清誉算得了什么,不要说是清誉,在某些存在的眼中,就算是一个纪元,那怕是亿亿亿万年的生灵、时光,那都算不了什么,那只不过是可用之物而已。”李七夜看了杜文蕊。

    顿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就区区一个光明圣院,说句不好听的,那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换一个角度想想,真正大补的,是整个三仙界!”

    杜文蕊脸色再次大变,神态一下子凝重起来了,一时之间,也不由为之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郑重地说道:“这,这只怕是李同学想多了。”

    “想多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还记得始祖雕像崩碎的那一幕吧,黑暗冲天,你觉得呢,这如脉冲一样的黑暗撕破天穹,这样的黑暗,你真以为是你们始祖封禁在那里的黑暗吗?”?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杜文蕊心里面震了一下,当时李七夜取走了洗罪剑,始祖雕像崩碎,黑暗轰上天空,那股黑暗,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

    可以说,当时在他心里面就留下了阴影,这让他心里面隐隐不安,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似乎总有什么隐患一样。

    “你觉得,这样的黑暗,是属于谁的呢?”李七夜看了一下杜文蕊,笑笑,悠悠地说道:“你在心里面可能在自我安慰,这一定是你们始祖远荒圣人把某过恶魔的黑暗力量封印在这里,这一次只是封印破碎,让这样的黑暗力量远遁而去……”?“当然,这是最好的事情,也是最好的想法,不论这是事实,还是自己的幻象,你都会乐意往这一方面去想。只不过,你自己扪心自问一下,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或者,这的确是你想要的,但,在内心最深处,问一问自己的本能,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真相。”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这样的话,让杜文蕊有窒息的感觉,他留守于洗罪院那么久,他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他比其他人知道更多有关于光明的背后。

    在光明圣院,多少人信奉光明,甚至有人已经达到了盲目的崇拜了,但是,杜文蕊心里面一直在警惕着自己,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的美好,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一直留守在洗罪院。

    所以,李七夜的话,犹如一下子揭开了那层薄膜一样,这是遮蔽了真相的薄膜,而他已经隐隐知道这背后的一些真相了。

    “你已经很接近真相了。”李七夜看了看沉默着的杜文蕊,淡淡地笑着说道:“无非是你有没有勇气去面对真相,面对这幕后的真实!还原一个你的始祖!”

    “善恶,只是在一念之间,万世为善,便是善。”最终,杜文蕊徐徐地说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但,有些东西,接不接受,那就是你的事了。”李七夜无所谓,随意说道:“但是,不管你承不承认,真相就在那里!”

    杜文蕊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看着李七夜,说道:“你是打算怎么样?难道是要推翻我们光明圣院,让光明沉沦吗?”?“这与我何关?”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你想得太多了,光明圣院又不与我为敌,我为什么要推翻它?会让我屠灭的,无非是挡我道者!你认为,你或者光明圣院,会挡我道路吗?”?杜文蕊沉默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说道:“我光明圣院,只是授业解惑而已,不与世争。”

    “那就是了,光明圣院,还是光明圣远,还是你心目中那个光明万丈的道统。”李七夜笑着说道。

    “那李同学的意思……”杜文蕊不由沉吟了一下。

    “放心吧,我对光明圣院没有恶意,就算是对于你们的始祖远荒圣人,也没有恶意,至少他作为远荒圣人,我是没有恶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所来,只是看看,只是看看而已,就让我做一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说,我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做做小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说到这里,李七夜他自己都不由笑了起来。

    杜文蕊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他不由轻轻地说道:“万一,万一,真的万一,如李同学所想那样呢……”?说到这里,杜文蕊都有些没有勇气说下去,毕竟,光明圣院,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生于斯,长于斯,他信奉着光明,不论是什么时候,不论是什么事情,他从来都没有动摇过,但是,万一,如李七夜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呢?

    说到这里,连杜文蕊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有勇气去面对真相吗?

    “放心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就算我是十恶不赦的大凶人,但,我还是有分寸的,不然,此时此刻,我就不会站在这里跟你闲扯蛋,直接干就是,你认为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我的步伐的?”

    听到这话,杜文蕊不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在心里面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心里面也唯有祈祷了,或者,这事并不如想象那般。

    就在李七夜与杜文蕊他们闲聊的功夫,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在追逐着山中所遇到的圣兽,虽然他们也追逐了好几头圣兽,强弱不一,但是,他们没有一头能成功降伏的,毕竟,他们实力太弱了。

    而且,遇到强一些的圣兽,他们被圣兽打得溃不成军,狼狈而逃,被圣兽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事实上,被圣兽打得溃不成军的,又何止是洗罪院的学生呢。

    在路上,李七夜他们也遇到了不少学生被圣兽杀得屁滚尿流的。

    在他们翻过一座山岭之时,听到“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杜文蕊都脸色一变,说道:“退一边。”说着,拉着学生退到了高处。

    他们刚退走,就看到十几个学生脸如土色,飞奔逃走,往圣兽园外面逃亡而去。

    紧接着,“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扬尘滚滚,放眼望去,只见后面如狂潮一样狂袭而来,满山遍野。

    “是野狼——”看到这满山遍野的狼群,这看得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双腿发软,脸色发白。

    如此多的野狼,那简直就是吞天噬地一样,而率领着这成千上万狼群是一头狼王,这头狼王全身银毛。

    “我的妈呀,我们只是试试而已,用得着这么狠吗?”此时,被追着逃走的学生尖叫不止。

    “嗷、嗷、嗷……”一阵阵狼嚎之声不绝于耳,那怕这群学生拼命逃走了,但是,狼群依然紧追不舍。

    “这群小子,是自寻死路。”杜文蕊眼尖,看到一个学生怀中抱着银毛狼崽,摇了摇头,说道:“连狼王的幼崽都敢偷,等着死亡吧。”

    原来,这群学生见狼王外出,便偷偷摸摸溜进了狼窝,偷走了狼王的幼崽,被狼王发现之后,带着千万狼群追杀过来。

    “啊——”果然,如杜文蕊所说的那样,这群学生没有逃多远,就惨叫声起伏,被千万狼群踏成了肉酱。

    看到这群学生,在眨眼之间被踏成肉酱,洗罪院的学生,都不由心惊肉跳。

    “想偷圣兽蛋、圣兽幼崽,最好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杜文蕊也看了赵秋实他们一眼,笑笑。

    这话让赵秋实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因为在刚才,他们也合计着,要不要去偷几只圣兽蛋或圣兽幼崽回去。

    看到狼群如此凶猛的模样,他们心里面都不由打退堂鼓了,就算真的被他们偷到了圣兽幼崽了,但,也不一定能逃得过圣兽的追杀。

    在途中,赵秋实他们也遇到了有些学生被圣兽杀得惨兮兮的。

    他们在一座山峰上,看到一个北院的学生,十分强大,不朽真神,穿着一身神甲,去降伏一只飞鹤。

    但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发这个学生就被轰落下来了,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这个学生被飞鹤的双翅击中,鲜血狂喷,连撞穿了好几座山峰。

    见情况不妙,这个学生转身就逃走,但,飞鹤紧追不舍,最后这个学生施出了绝世手段,才从飞鹤中的利喙之下逃走。

    看到这样的一幕幕,把赵秋实他们看得心惊肉跳,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降伏圣兽,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凶险千万倍。

    “原来圣兽是这么凶呀。”有学生不由失神,喃喃地说道。

    “要知道,不少圣兽在此之前,本就是兽王凶禽,它们可不是什么善类,现在只是皈依光明而已,并没有削弱它们的兽性。”杜文蕊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们只能是看看了。”在这个时候,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打消了念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