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望着李七夜他们远去,一时之间,所有学生都懵在了那里,特别是一些学生,抬头看了看至尊树的时候,看到至尊树上已经没有任何一颗成熟的至尊果了,一时之间,他们心里面都是百味呈杂。

    有些学生不由嘀咕了一声,说道:“这太过份了,一颗至尊果都没有留给我们,我们来这里也是要尝试一下采摘至尊果。”

    听这话,好像李七夜能留一些成熟的至尊果,他们就能采摘得到一样。

    “洗罪剑,这,这实在是太强大了。”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发怵,说道:“说不定洗罪剑真的是能砍倒至尊树,这,这只怕是至尊树自己掉落所有的至尊果,而不是李七夜所击落的。”

    这样的话,说不少学生心里面为之一震,也觉得是言之有理,虽然说,瓜熟蒂落,但是,一般而言,至尊果不是会轻易掉落,更不会自行掉落。

    这一次,李七夜只不过是用洗罪剑轻轻地叩击了一下至尊果而已,任何人都不相信,李七夜这样的轻轻叩击的力量,可以把所有成熟的至尊果击落下来,毫无疑问,这是至尊树自行把成熟的至尊果脱落,这是意味着什么?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锋利无匹的洗罪剑,毫无疑问,就是强大如至尊树这样的存在,对于洗罪剑的锋利和威力都是有所忌惮,说不定,洗罪剑真的是能砍倒至尊树都是有可能。

    “洗罪剑,果然不愧是始祖的佩剑呀,这是一把绝世无双的祖器,就算不是重器,只怕也不远了。”想到洗罪剑如此强大,拥有着如此恐怖的威力,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是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如此绝世无双的洗罪剑会落到这么一个废物而又嚣张的小子手中呢,人世间,绝世天才,何其之多。”不少学生心里面不甘心,忿忿不平,在他们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学生,根本就配不上洗罪剑这样绝世无双的兵器!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的目光无比深邃,就在这深邃的目光中,充满了杀伐与冷厉。

    毫无疑问,那怕对于他们这样的真帝而言,他们对于洗罪剑这样的始祖佩剑,也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不论是刻石真帝还是金蟒真帝,他们都是见过祖器的人,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普通的祖器,根本就无法与这把洗罪剑相比,这把洗罪剑,就算不是重器,只怕也不远了。

    这可是远荒圣人一生的佩剑,曾经随着远荒圣人征战九天十地,屠杀无数的恶魔巨擘,这可想而知这把洗罪剑是何等强大的威力了。

    在这相视之中,一切都不言而喻,作为两位真帝,他们在这刹那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达成了协议。

    对于他们而言,往往很多事情可以一笑置之,他们也并非是心胸狭小的人,就算李七夜冲撞他们,甚至是李七夜斩杀了他们的门徒弟子,他们都可以看得开,这些事情,都是可以化解的。

    但是,有些事情,那必须是付出代价,这不一定说是他们非要针对李七夜不可,而是因为一句话——怀璧其罪!

    离开至尊树之后,赵秋实他们还是懵懵懂懂,头脑混混沌沌,一时之间,还是没有办法清醒过来,没办法彻底回过神来。

    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至尊果,这样的东西,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对于他们而言,能走到至尊树下,那已经是心满意足了,那已经是一种奢望了,至于得到至尊果,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那实在是太遥远了,太不可想象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只是轻轻地一击而已,至尊果就像是下雨一样,全部都掉落下来,壮观无比,何等的震撼心人,这简直就像梦中一样,但,这却发生在他们眼前,他们有幸亲眼目睹,这对于他们来说,都一下子傻住了。

    在下山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走着,不紧不慢,拿出一颗至尊果,慢悠悠地吃着,成熟的至尊果,何等的美味,那怕是溅出一点果汁来,那也如同甘露一样。

    就算是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听到了果香,那都一下子感觉像喝了一大口甘露一样,全身舒泰,有着羽化登仙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都回过神来,看着李七夜吃着至尊果,都不由口水流得一地都是。

    “味道还可以。”李七夜随意地咬了一口至尊果。

    这话就让杜文蕊不由苦笑了一下了,至尊果,连真帝都想得到的圣果,不要说是一般的修士了,就算是真帝,能吃一颗,也是受益匪浅,现在到了李七夜口中,那也仅仅是味道还可以,这样的奢侈,别人是一辈子无法享受到的。

    李七夜看了一下口水直流的赵秋实他们,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就算给你们一颗,你们也吃不了,一口吃下去,身体立即炸了。”

    这话说出来,让赵秋实他们十分的尴尬,不由擦了擦嘴巴,他们也承认,李七夜所说的是实情,至尊果这样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享用的,只要他们一口吃下去,必定会瞬间身体炸开,一下子被炸成了光粒子。

    一颗至尊果的光明力量,不要说是他们了,就算是登天真神,都难于承受,就算如刻石真帝他们这样的真帝,那都必须是小口小口去吃,慢慢去消化至尊果的光明力量。

    然而,此时李七夜大口大口去吃,十分的随意,无价一般的至尊果,到了他的手中,那像是市面上随便都能买得到的水果一样。

    李七夜吃了一颗,又抓起一颗,继续啃着,悠悠地说道:“不过嘛,当你们强大了,还是可以慢慢去消化的,但是,你们现在道心还不够坚定,现在给了你们至尊果,只怕你们会忍不住,而且,怀璧其罪,让别人知道你们怀里揣着一颗至尊果的话,只怕会只了你们的性命。”

    这话让赵秋实他们呆了一下,这一点他们还真的没有多去想,但,仔细一想,也的确是对,如果说,他们真的拥有至尊果了,一旦被人知道,这是引了多少人的垂涎。

    不要说是某个修士强者,只怕是某一个大教疆国,都会垂涎这样的一颗至尊果,一旦让人知道了他们怀中揣着一颗至尊果,那只怕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我交给院长大人保管,他日,你们真的强大了,再尝一尝至尊果的美味,那也不算迟。如果说,你们强大不到这样的地步,那就永远尝不到这样的美味了。”李七夜一把一把的至尊果,交给了杜文蕊。

    “这——”杜文蕊捧着一大把的至尊果的时候,都不由呆在了那里,愕了愕,说道:“这,这太贵重了吧,这,这不适合吧。”

    杜文蕊,对于至尊果的妙处,他是一清二楚的。吃过至尊果的人,当然知道至尊果的好处了,连真帝都想得到至尊果,都想尝一尝至尊果。

    现在李七夜一大把一大把至尊果抓来,送给洗罪院,这是何等的大手笔,这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赵秋实他们不明白,但是,杜文蕊他心里面是一清二楚,对于洗罪院而言,李七夜只不过是过客而已,不要说他与他们非亲非故,事实上,他甚至连是洗罪院的学生都算不上。

    在某种程度而言,在杜文蕊看来,李七夜不一定能看得上洗罪院,洗罪院这样的小池,焉容得下他这一条真龙,他能留在洗罪院,能与他们同行,那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

    这仅仅是一时兴起,却送给了他们如此多的至尊果,如此多的至尊果,它的价值,不啻于一个宝藏,这是何等的珍贵。

    如此一来,这使得曾经见过无数风浪的杜文蕊都不好收下如此之多的至尊果了。

    “算是一个缘份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再说了,你这么一个院长,守着洗罪院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破学校,要资源没资源,要宝物没宝物,就算你手段再通天,也折腾不起什么浪花了,除非你反了这光明圣院了,这点至尊果,就当我一个小礼物吧。”

    杜文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也好,那我就替他们收下了。”

    “还不快快多谢李同学,不,是李公子。”杜文蕊收回了这些至尊果之后,神态郑重,吩咐赵秋实他们。

    事实上,赵秋实他们都懵在了那里,把这么多至尊果送给他们,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送一颗至尊果,那都是天大的人情了,更别说是一大把一大把送,这简直就是无比的奢侈,无与伦比的情份。

    “多谢李公子。”此时,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纷纷跪拜在地上,对李七夜行大礼。

第2914章摔下来    此时,李七夜轻轻地拂了一下,说道:“宝剑呀,宝剑,你可要把这株至尊树砍下来,不然,连一株树都砍不了,那你还算什么剑,不就是一把破铜烂铁嘛,我会把你溶化成铁水的!”

    “铛——”的声响起,洗罪剑通神,剑吟九天,一声剑吟之下,天空上的星辰都簌簌发抖,似乎连天空上的星辰都害怕了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在这“铛”的一声剑吟之声中,只见一缕缕的圣光瞬间绽放,无尽的光芒喷涌而出,在这刹那之间,喷涌而出的剑芒烛照着天地,耀亮十方,让人无法睁得开眼睛。

    更为恐怖的是,当这把神剑吞吐着一缕缕剑芒之时,就犹如始祖的意志一样,杀伐无上,任何神灵,任何至尊,都会被这一剑斩落,不管你是真帝,还是长存,都会被这恐怖的一剑斩杀。

    “好可怕的剑意——”在这一刻,在如此恐怖的剑意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学生连站都站不稳,不由毛骨悚然,打了个哆嗦,就算是不朽真神了不例外。

    “始祖的佩剑,好可怕。”那怕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也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毫无疑问,作为真帝的他们,对于洗罪剑的强大,也不由为之惊悚,毕竟,这是绝世无双的始祖佩剑。

    试想一下,如果洗罪剑不够强大、不够可怕的话,远荒圣人会把它佩在身上当作平日里常用的兵器吗?

    毫无疑问,这洗罪剑的强大远在一般始祖兵器之上,这样的兵器,连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未能拥有的。

    “喂,我要砍树了,你们要是不要闪一下呢?”李七夜双手握着洗罪剑,对树上的所有人,包括刻石真帝、金蟒真帝,大叫了一声。

    “你砍呗,到时候,我们自然会闪开。”树有学生应了一声。

    “也好。”李七夜握着洗罪剑,对至尊树比划了一下,笑着说道:“这树不错,砍下来,扛回家去,做柴烧也挺好。”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无语,至尊树,这可是独一无二的神树,现在他竟然说要砍下来做柴烧,这话嚣张得一塌糊涂。

    “咳——”在这个时候,杜文蕊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个,李同学,至尊树乃是光明圣院的宝物,砍不得。光明圣院少了这么一株至尊树,那是失色多少。”?“关我什么事?”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杜文蕊干笑一声,说道:“虽然不关李同学的事,只是,这株至尊树,始祖也是花了不少心思从异域移栽过来的,千百万年,长成如此,也实属不容易。李同学家里又不需要这么大的至尊树来当柴烧,只是想采摘几颗至尊果而已,何必如此的杀鸡取卵呢?”

    当然,杜文蕊并不认为是洗罪剑砍倒至尊树,事实上,是李七夜砍倒至尊树。别人不相信李七夜能砍倒至尊树,但是,杜文蕊却清楚,李七夜绝对能砍下至尊树,那怕是没有洗罪剑,也一样能砍倒至尊树。

    “说得有点道理。”李七夜侧了侧头,认真地想了想。

    “至尊树,经历千百万年的风吹雨打,生长成这个模样,也不容易,砍了多么可惜,这也是始祖的一番心血呀,请李同学不要砍了。”杜文蕊苦口婆心。

    如果李七放真的要出手砍至尊树的话,这株至尊树那就真的是完蛋了,李七夜三五下就能把砍下来。

    在这个时候,至尊树也沙沙沙作响,好像是赞同杜文蕊的话,只见树枝都在轻轻地摇拽着。

    “好像是这样。”李七夜搔了搔头,说道:“远荒圣人种上这么一棵至尊树,好像也不容易,但是,我是想采摘点至尊果,那怎么边,树梢太高了,要爬到什么时候。”

    “李同学轻轻敲一下就行,至尊果不也是应声而落。”杜文蕊忙是打圆场。

    毕竟,作为光明圣院的弟子,洗罪院的院长,他真的不希望李七夜把至尊树砍了,如果真被李七夜砍了至尊树,那他这个院长就罪大了。

    “沙、沙、沙……”在这个时候,连至尊树都摇晃起来,似乎高度赞同杜文蕊的话。

    “好吧。”李七夜十分勉为其难,说道:“既然院长大人都开口了,我还能怎么样?只能说是卖个人情了。”

    “树呀,树呀,你听好了,我就不爬上去采摘至尊果了,我敲你一下,你就把果子落下来吧,如果没落下来,那就让你尝一尝我的洗罪剑有多锋利。”说着,手中的洗罪剑在至尊树上轻轻地抹了一下。

    在这个时候,至尊树沙沙作响,好像已经答应了李七夜的话一样,这就好像是一只鸡被人用菜刀架着脖子一样,还有什么能不答应的?

    而洗罪剑也“铛”的一声长鸣,似乎长了自己的威风,有几分得意一样。

    “能成吗?”一时之间,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很多学生傻傻地说道:“这不会是在唱戏吧?”

    “喂,你是在唱戏吗?”有学生就不耐烦了,大叫一声,说道:“你真以为至尊树能听得懂你的话呀。”

    “就是,快点。”其他的学生纷纷附和。

    倒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在这刹那之间,作为真帝的他们,似乎感受到这一刻有点不一样,这不一样是由至尊树所发出来的。

    “好吧,既然是如此,我饶了你。”李七夜笑吟吟,洗罪剑归鞘。

    “哼,不会又给自己找个借口吧,净吹年皮……”有学生不屑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手中的洗罪剑乃是连鞘带剑,在至尊树身上敲了一下。

    “啪、啪、啪……”这个同学话还没有落下,天空中一下子下起了果子雨来了,一颗颗成熟的至尊果从天而降。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一下子石化了,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一颗颗的至尊果掉落下来。

    “砰、砰、砰……”的一声声响起,在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本来是站在至尊树上的所有学生,包括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一下子从至尊树上摔了下来。

    就在这刹那之间,好像是至尊树突然一甩身子一样,似乎它也生气了,狠狠地甩了一下,那怕强大如真帝的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一下子摔倒。

    在“砰、砰、砰”的声音中,树上的其他学生就不说了,就是连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都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十分的狼狈。

    要知道,作为一尊真帝,他们摔倒在地上,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现在就是被至尊树一甩,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没有想象到,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这“砰、砰、砰”的声音中,看着连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摔得一个狗啃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

    在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都已经爬起来了,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是衣袖一卷,把所有掉落的至尊果卷入囊中了。

    一时之间,整座山峰显得寂静,有学生抬头一看的时候,只见至尊树上已经没有一颗成熟的至尊果了,所有成熟的至尊果都掉落了,都已经被李七夜卷走了。

    “谁都别再想采摘至尊果了。”有学生发呆,不由喃喃地说道。

    一颗至尊果,从开花结果,再到成熟,要多少的岁月,要多漫长的时间,可以说,结了这么多成熟的至尊果,那是一个又一个时代的结晶。

    现在至尊树上所有成熟的至尊果都掉落下来了,不要说现在没有至尊果可以采摘,就算是一二个时代之后,都没有至尊果可以采摘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的学生蒙在了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不敢相信的事情,这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轻轻地敲了一下,所有成熟的至尊果都掉落下来,这样的事情,不要说是真实,只怕连神话,不,连童话都不敢这样写。

    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就的的确确发生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不是白日做梦,也不是神话,更是不童话,这是真实的。

    “这,这,这是妖法吗?”一时之间,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由毛骨悚然。

    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不由口水直流,如此多的至尊果,不要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个大教、一个门派,都享用不尽呀,能拥有如此多的至尊果,那绝对是能让一个大教、疆国崛起。

    “唉,我也想让你们叫一声祖宗,但是,如果我真的有这么多不肖子孙,我想,我会被活活地气死,所以,还是算了吧,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孙子。”李七夜收起了至尊果之后,笑吟吟地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学生。

    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都懵了,都呆在那里,哪里还能回过神来反驳李七夜的话。

    “走吧。”在所有学生发呆的时候,李七夜转身离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