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倪萍丈夫,榆叶,第2913章要砍树

已有 2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此时有些人也是傻傻地看着李七夜的洗罪剑,听起来似乎又好像没错一样。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杀人,杀人的的确是洗罪剑,这样的一件事,听起来又好像和李七夜没有关系一样。

    但是,如果想要怪罪于洗罪剑的话,又有不少人心里面发毛,试想一下,以洗罪剑那一言不合便杀人的风格,任何人都要小心点,谁敢去动洗罪剑,那就得掂量一下自己了。

    洗罪剑,可是始祖的佩剑,更可怕的是,这把剑已经通神了,威力之大,只怕是很难想象,这不是谁都有实力去对抗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的。

    此时,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盯着李七夜的目光冰冷,在目光中闪动着杀意,毫无疑问,对于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而言,他们已经是动了杀心了,毕竟,当着天下人的面,一言不合,便杀了他们的徒弟,这是让他们难于咽得下这口气,而且,这没有一个说法的话,让他们的帝威何在?

    “这小子,迟早难逃一死。”下面有学生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冷笑一声,谁都看得出来,此时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的确是动了杀意,两位真帝若真的是出手的话,只怕李七夜必死无疑。

    所以,看到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露出杀意之时,树下的许多学生是幸灾乐祸,当然,有人心里面也暗暗盘算着,如果趁乱能浑水摸鱼把洗罪剑占有己有,那就最好不过了。

    树下的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不由心惊肉跳,他们都不由为李七夜捏了一把冷汗,他们一颗心都已经跳到了嗓子下了。

    这可是两位真帝呀,在他们眼中看来,真帝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只手掌就可以屠灭他们洗罪院的存在,现在李七夜一口气就招惹了两位真帝,这是何等的危险,只怕谁都救不了他了。

    在两位真帝的滔天帝威之下,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心惊肉跳,都不由为李七夜暗暗地捏了一把汗。?“算了,不上去,这么高远,爬着也累,换一个方法吧。”对于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杀意,李七夜孰视无睹,耸了耸肩,转身就走,往树下走去。

    李七夜突然改变了主意,树下的所有学生都相视了一眼,有学生嘲笑地说道:“没错吧,的确是被说对了,他就是找个借口下台阶而已。”

    “哼,耍点小聪明而已,卑鄙无耻。”有学生对李七夜不屑一顾。

    另有学生嘲笑地说道:“卑鄙无耻?你也不看一下他是什么出身?洗罪院的学生,出身于洗罪城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嘿,罪犯恶人的后代,连光明都是放弃的人,卑鄙那只不过是他的日常而言,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荣誉可言。”

    对于这样嘲笑的话,这让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心里面不由愤怒,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所有人都对洗罪城抱着如此的偏见。

    “哈,你不是说要采摘几个至尊果尝尝吗?”有学生大声嘲笑地说道:“怎么,现在想找个借口溜下来了。”

    “没看到上不去吗?”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哟,这借口真的不错哟,看来你早就是想到这种借口了吗?”这位学生不屑地说道:“没那个本事,就别吹牛,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不成?不就是得到了一把祖器吗?哼,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敌真帝,真以为自己是天赋无上?不就是走了狗屎运,机缘好,得到了一把神器,哼。”

    尽管这个学生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但是,话中还是能听得出酸溜溜的嫉妒。

    “哦,我就是走了狗屎运,拾了一把祖器。”李七夜悠悠地说道:“那你捡把祖器给我看看呀,你连拾把祖器的狗屎运都没有,看一看你自己,多么的瘪三!”

    “你——”这位学生顿时被李七夜气得脸色涨红,一时之间接不上话来。这还真的是被李七夜气死了,没办法,谁让李七夜手中偏偏有一把洗罪剑呢。

    “哼,别说那么多没用的,有本事,就采摘几颗至尊果来!”另一个学生冷笑,说道:“不要以为有一把洗罪剑就是万能,有本事就采摘几个至尊果让大家瞧瞧。”

    “就是,别净吹牛,一点本事都没有,如果没有那个本事,就快点滚蛋吧,别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其他学生纷纷开口,有人冷笑不止。

    “没看到我正换一个方法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一点都不着急,此时他已经走下了至尊树了。

    “换个方法?”有学生看了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说道:“你不会说过几天或者过几年再来采摘吗?”

    “不,我觉得,爬到树梢上,太麻烦了,太浪费时间了。”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觉得嘛,我还是把至尊树砍下来,扛回家去。”

    听到李七夜这话,所有人都愕了一下,一下子,很多人都大脑短路了一下。

    “哈、哈、哈……”紧接着,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响了起来,放肆的大笑如同洪水一样扑面而来,任何人都能感受到这是对李七夜的不屑一顾。

    “哈,哈,哈,你是傻了吗?”一位学生不屑地看着李七夜,就像看着一个白痴一个,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无上真帝还是至尊始祖?竟然敢大言不惭,砍倒至尊树?你是做白日梦吗?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没有人能砍下至尊树!”

    “无知小儿,你知道至尊树是什么样的存在吗?”其他学生都洪笑不止,说道:“就算给你砍一辈子,都不可能砍下至尊树。”

    “哦,是吗?”李七夜一副愕然的模样,说道:“世间还有我李七夜砍不下来的树?不可能吗?我手中的可是洗罪剑。”

    “师弟,至尊树也是始祖种下的,它不比洗罪剑差。”在旁的赵秋实忙是低声提醒李七夜,暗暗地拉了一下李七夜的衣袖,低声说道:“我们快走吧。”

    “哦,原来是始祖种下的呀。”李七夜一副恍然的模样,依然不在意,说道:“没关系,我手中的洗罪剑锋利着呢,我相信,三五下,就能把至尊树砍下来。”

    “哼,无知小儿,不要以为自己得到了一把始祖之剑就无所不能,至尊树,乃是无上神树,承亘古光明,焉是你能砍伐的。”有一个学生对李七夜充满了不屑,冷笑地说道:“如果你都能砍下至尊树,太阳从西边出来,我叫你一声老祖宗。”

    “井底之蛙而已,真的以为一把洗罪剑就无所不能。”其他学生纷纷地冷笑。

    “看来,大家都不相信。”李七夜很无奈,拍了拍洗罪剑,说道:“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如果连一棵树都砍不下来,你还是剑吗?剑,当该是伐木了,区区一株至尊树,这算得了什么,你好歹也是远荒圣人的佩剑,曾经屠杀八方,血洗万域,连一株树都砍不倒,还叫个屁剑呀。”

    “铛——”的一声,似乎洗罪剑在抗议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声剑鸣,似乎表示自己能砍下这棵至尊剑。

    “你看,我洗罪剑都表示了,是能砍倒这株至尊树。”李七夜一笑,拍了拍洗罪剑,眉开眼笑的模样。

    听到洗罪剑一声剑鸣,不少学生心里面都发毛,一时之间,有不少学生都相觑了一眼。

    虽然说,大家不把李七夜这样的废物放在眼中,但是,洗罪剑可不是一样,它可是始祖的佩剑,威力无匹,就算它不能砍倒至尊树,但是,一剑出,也会让人惊悚。

    “哼,不自量力。”有学生不服气,冷笑地说道:“如果你能砍到洗罪剑,我们都叫你一声祖宗!”

    “唉哟,我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孙子了,那就不好了吧,折寿,折寿。”李七夜摇头。

    这位学生一下子被气得脸色涨红,冷冷地说道:“有本事就砍呀,别净吹牛皮,刚才吹牛皮说要摘几颗至尊果,现在又吹牛皮说要砍至尊树,你除了会吹牛皮,还会干什么?”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相信,我是不是该试一下呢?”李七夜无奈何,走到至尊树旁,“铛”的一声响起,拔出了洗罪剑。

    在李七夜拔出洗罪剑的时候,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其他的学生,包括了石刻真帝、金蟒真帝,都冷冷地看着李七夜,更准确地说,他们盯着李七夜手中的洗罪剑。

    特别是刻石真帝,目光深邃,因为他尝试过去抓洗罪剑,知道这把剑有多么强大。

    事实上,李七夜杀了他们的弟子,他们还没有动手,他们在心里面还是琢磨不透这把已经通神的洗罪剑,还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强大。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都相视了一眼,对于他们来说,似乎,被杀死的门徒弟子,并不是那么重要一样,重要的是李七夜手中的这把洗罪剑。

    始祖佩剑,这的确是让人心动,那怕是真帝,只怕也不例外。

    ps:双12,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领红包^_^

第2912章一剑屠之    对于这些嘲笑,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伸了个懒腰,然后说道:“好吧,去采摘几颗,尝尝鲜也好。”说着,便踩着树干,往树梢上而去。

    “哼,好大的口气。”所有人听到李七夜的话都不爽,有学生不屑地说道:“以为自己谁,至高无上不成?竟然还敢说采摘几颗尝尝鲜,能采摘到一颗,那都是算你祖坟冒青烟了。”

    这难让在场的学生心里面爽吗?至尊果,这是怎么样的存在?多少人是可遇不可求,那怕是强大如不朽真神,都想采摘到一颗至尊果,那怕是拥有着一颗至尊果,那也是已经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

    毕竟,能采摘下一颗至尊果来,这不仅仅是一颗至尊果能大幅地增强自己的功力,更重要的是,能采摘下一口至尊果来,那是实力的象征,那是天赋的象征,也是地位的象征。

    试想一下,到现在为止,也就三目神童、金蒲真帝、灵心真帝他们这样绝世的真帝、长存才能采摘到至尊果。

    如果说,自己都能采摘到一颗至尊果的话,那是多么惊艳的事情,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就算自己的实力无法与三目神童他们相比,但,在这一件事上,也可以与三目神童他们相媲美了,这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

    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学生,竟然说是采摘几颗来尝尝,这话说得未免太嚣张了吧,就算是三目神童他们也不敢说如此嚣张狂妄的话来,这又怎么不让人对李七夜不爽呢?

    见李七夜继续往高处的树梢走去,有坐在树杈上的学生就打趣地说道了:“看,我旁边不就有成熟的至尊果吗?这里的至尊果更容易采摘,你要不要采摘几颗?”

    “要摘,当然是采摘最好的了,树梢最上面的,那才配得上我。”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哟,还蛮有志向的。”这让坐在树杈上的同学大笑,说道:“想登树梢,只怕你是没这个实力,最顶端的树梢,乃是天宇深处,大道压制,没有真帝实力,休想上去。”

    “这有何难。”李七夜淡淡一笑,继续往上而行。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待一会儿,他就知道有多难了,到时候,看他如何下台阶。”有不少学生冷笑,不屑。

    有另一个学生就说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你没看到吗?上面乃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门徒弟子所守着吗?到时候,他肯定上不去,如此一来,他就有借口了,不是他采摘不到至尊果,而是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们不上让上去,如此一来,他是多么漂亮的下台阶?”

    “原来是如此,还是学长聪明。”听到这位学生的话之后,所有人都恍然,有学生不屑地说道:“原来是在耍这种小聪明。”

    在众目睽睽之下,当李七夜登到高处之后,守在那里的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们就一下子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冷冷地说道:“速回,此路不通!”

    毫无疑问,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这些门徒弟子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对于李七夜当然是不待见了,对李七夜当然是没有好感了,所以,对待李七夜的态度也十分的恶劣,直接赶人。

    “我是上去采摘至尊果的。”此时李七夜脸上露出很无辜的笑容,那笑容看起来是六畜无害的模样。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笑容,其他人倒没觉得怎么样,但是,杜文蕊就是摇了摇头了,因为他也总算明白,当李七夜露出这样的笑容之时,那就意味着有人是死定了。

    当然,杜文蕊也不会去阻拦,有些人是要自寻死路,这是谁都救不了的事情。

    “滚——”另一个弟子更加不客气,冷冷地斥喝道。

    至于刻石真帝、金蒲真帝,他们高高地坐在树梢上悟道,根本就未去理会一下,毫无疑问,对于自己门徒弟子的做法,是得到他们的默许。

    “至尊树又不是你家种的,凭什么就不让别人采摘。”李七夜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

    “凭这个——”有弟子是“铛”的一声,拔剑,剑光寒气逼人,冷冷地说道:“不想死,就滚,别在这里碍事,打扰我们的陛下参禅悟道。”

    在这个时候,树下刚才那个学生冷笑地说道:“看到吧,现在他就有借口了,所以,他就有下台阶,从至尊树下来,不用采摘至尊果,也能保住颜脸。”

    “这种雕虫小技,的确是瞒不过学长。”很多学生纷纷不屑地看着李七夜,神态间充满了鄙视。

    “为什么刚才灵心真帝就可以上去,我就不可以,凭什么?”李七夜一副委屈,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你算什么东西?”有金蟒真帝的弟子不屑地说道:“凭你也敢与灵心真帝相提并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灵心真帝相提并论,快滚下来吧,别丢人现眼了。”下面也有不少学生纷纷起哄。

    “哼,你真有本事,何需上树梢去采摘,其他树杈上一样有成熟的至尊果,采摘一颗给我们看看眼界就是了。”很多学生在树下嘲笑地说道。

    “喂,你们的门徒学生如此的蛮横无理,你们作为真帝,是不是应该好好地管束一下自己的门徒弟子,这样还有天理吗?”此时,李七夜大声地对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叫嚷。

    但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根本就不理会,他们依然端坐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李七夜的话一样。

    “滚——”见到李七夜打扰到自己师尊参悟大道,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立即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机,冷森森地说道:“再不下去,就斩你!”

    “哦,这是你们自寻死路。”李七夜这一下笑容就更浓了。

    “嘿,好好教训一下他也好,让他知道天高地厚。”见到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的门徒弟子露出杀机,树下的学生也幸灾乐祸。

    “唉,现在被人拦了路,你说,该怎么办才好?”李七夜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说道:“这么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的话,你这把始祖之剑,那都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人家不都是说吗?一把始祖的佩剑,可以横天扫地,所向披靡吗?这样的小事都搞不定的话,我还要你这样的破铜烂铁干什么?”说着,拍了拍洗罪剑。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洗罪剑出鞘,圣光浩瀚。

    “小心——”洗罪剑出鞘那瞬间,刻石真帝、金蟒真帝的门徒弟子大惊,瞬间祭出了自己的宝物、兵器。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些弟子都瞬间轰出了最强大的防御,兵器出鞘,以最强大的姿态斩向了李七夜。

    “嗤、嗤、嗤……”但是,他们刚动手,便是鲜血溅射,一个个头颅高高地飞起,鲜血直喷而起。

    紧接着,听到“砰、砰、砰”的一阵坠落声传来,只见这些门徒弟子的尸首全部从树上摔落,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鲜血倾泻而下,天空好像是下起了血雨,浠浠沥沥的血雨染红了至尊树,不少树叶被鲜血洒染,鲜血从树叶尖滴落,也有鲜血在树干上缓缓流淌着。

    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一下子把所的吓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大家都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言不合,便斩了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的所有弟子,最可怕是,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都还在这里。

    试想一下,在两位真帝面前,直接斩杀了他们的弟子,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一时之间,树下的所有学生,嘴巴都张得大大的,久久回不过神来。

    一言不合便杀人,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心里面毛骨悚然,这样的洗罪剑,还是一把洗去罪恶的剑吗?这简直就是一把凶剑。

    “唉,我只是说说而已,用得着杀人吗?”洗罪剑归鞘的时候,李七夜十分无奈的模样,唉声叹气。

    “哼——”就在这个时候,冷哼声响起,如同惊雷一样炸开,把在场的所有学生吓得一大跳。

    在这刹那之间,帝威轰天,如同狂风暴雨一样,所有学生望去,此时只见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他们双目瞬间吞吐着可怕无比的寒光,一下子盯住了李七夜。

    “这小子,死定了。”看到被两位真帝盯着,树下有学生幸灾乐祸。

    此时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目光中都露出了杀机,在他们面前,斩杀了他们的弟子,那简直就是狠狠地扇他们的耳光,这让他们真帝的威严何存?

    “这不能怪我?”在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冷厉目光注视之下,李七夜摊了摊手,说道:“我刚才跟你们说了,是你们没管好自己的弟子,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了?是他们先要杀我的,我也只不过是自卫而已。”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再说了,人也不是我杀的,要怪,就怪这把剑吧,是它在作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