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衣胜雪,女子如雪山上的仙子,但是,此时很多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聚集在了她身后的一对翅膀之上。

    这个女子身后生有一对翅膀,这一对翅膀黄金夺目,如同是用最纯正的黄金所铸造的一样,每一片的羽毛都是一个完美无匹的艺术品一样。

    那怕是每一支羽毛薄如蝉翼,纤毫毕现,依然是如黄金所铸造一样,精细得无与伦比,如此一对黄金色的翅膀,堂皇贵胄,犹如是无上的皇者。

    这个女子头顶上还悬着一只光环,光环闪动着圣洁的光芒,虽然这圣洁的光芒并不是耀眼,但是,每一缕光芒在闪耀的时候,就犹如点亮了心灵的光辉一样。

    虽然说,光明圣院的光明也是那么的圣洁,但是,两者给人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光明圣院的光明力量,在光明之下,蕴含着侵略与洗涤,所以,光明圣院的光明力量,往往能让人皈依,容易被归化。

    但眼前这位女子头顶上光环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就好像春天所融化的雪水一样,悄悄地流淌在你的心里面,春天的气息沁人心肺。

    “灵心真帝——”好一会儿,有学生在这个女子那无俦的气息之中回过神来,惊呼一声。

    “陛下——”道行相对浅一点的学生,见到女子,都纷纷行大礼,就算是拥有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也都向这个女子致敬。

    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有不少人为之惊艳,也有不少人为之仰慕,也有些人为之敬畏……

    “灵心真帝来了。”有实力强大的学生轻声低喃一声,神态间有着爱慕神色。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个女子身上,她就是人人皆知的——灵心真帝。

    灵心真帝,七宫真帝,如此的实力,可谓是强悍了,在学生中乃是最拔尖的存在之一了。

    灵心真帝是离明南部的学生,但,她出身于伊甸园,而且还也是出身于天羽族。

    伊甸园,乃是圣灵祖所创,被人称之为圣灵的乐园,底蕴强悍无悍。一直以来,伊甸园乃是以圣灵为主,很少他族。

    而灵心真帝,作为天羽族,能继承伊甸园的传承,这的确是十分的了不起,足可以看得出来,伊甸园是多么的看好她。

    除此之外,灵心真帝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她自小便与金变战神有着婚约。

    在光明圣院,有着这么一句话:曙光东部的紫龙女帝、离明南部的金变战神、圣陀西部的明王佛、北院的圣霜真帝。

    这四人齐名,站于当今仙统界的巅峰,而灵心真帝用是金变战神的未婚妻,这足看得出她的尊贵。

    灵心真帝看着李七夜手中的洗罪剑,不由赞了一声,说道:“当年圣霜真帝也只是拿起此剑而已,今日认你为主,此机缘,万古少有。”

    “因为我长得帅。”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人长得帅,走到哪里都吃香,所以,这剑也是乖乖地跟着我。小妞,见过我这么帅的男人吗?”说着,扬了扬眉毛。

    “放肆——”见到李七夜如此的调戏灵心真帝,有人不由斥喝一声,在光明圣院中,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对灵心真帝有爱慕之心。

    “容颜皮囊,那只不过是浮云而已,唯大道,才见真知。”灵心真帝摇了摇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纯真,看着她的笑容,让人不由忘记了她是一位真帝。

    “唉,我的大道内蕴,不是一二眼能看得出来的。”李七夜悠悠地说道:“唯有我的帅,就是那么的夺目耀眼,所以,你要看到我的帅,当你看到我的帅之时,你就明白,我这个人是多么的不简单了。”

    “不要脸——”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纷纷鄙视李七夜,不论是男学生还是女学生。

    甚至有些学生是一副呕吐恶心的模样,一看李七夜,根本就与帅沾不上边,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人而已,平凡到随便扔入人群之中,都一下子之人让人忘记,那容平凡的容颜,会一下子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

    长得如此平凡,还竟然自称帅,这当然让很多学生看不过眼了,甚至有学生是不屑一顾,更有甚者,是厌恶的呕吐。

    “呸,丑人多作怪,就凭他那丑样,也敢如此自恋。”有女学生对于李七夜的话是十分的厌恶,十分的鄙视,甚至不由一脸呕吐的模样。

    “你也得容许人家自恋一下,一个小人物,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把祖器,能不得瑟一下吗?”旁边也有男同学嘲笑地说道:“有祖器在手,人家已经是膨胀到无天无地了,自认为自己是万古独一,举世无双的存在了。”

    对于李七夜,不少学生都不待见,如果不是刚才洗罪剑一出,就斩杀了一位实力不俗的学生,那些早就看李七夜不顺眼的学生,已经要出手好好教训教训他一番了。

    灵心真帝唯有笑笑而已,也没有生气,她一步踏在至尊树之上,踏着树干缓缓而上,往至尊树最高处攀登而去。

    很多人都听说过,至尊树最顶端的至尊果,是最好的,听说树梢最顶尖的至尊果,那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只不过,越是顶端,至尊果就越难采摘。

    “陛下——”在至尊树高处,本来是被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所封闭,任何人上去都被阻拦,都会被劝回,因为他们是怕别人登上去,会打扰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的悟道。

    对于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他们这样霸道的做法,很多人也无可奈何,毕竟,两位真帝联手,实力强悍,任何人都会忌惮三分。

    现在灵心真帝登上了至尊树,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都不敢阻拦,都纷纷让路,向灵心真帝行大礼。

    就是连参禅悟道的金蟒真帝、刻石真帝都纷纷睁开了眼睛,向灵心真帝点头,致意。

    这样的一幕,在任何人看来,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任何人都不例外,毕竟,灵心真帝乃是一尊七宫真帝,实力比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不要说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就算是他们本人,也不敢挡灵心真帝的路,连金蟒真帝、刻石真帝两人联手,都不是灵心真帝的对手,他们的门徒弟子算得了什么?

    灵心真帝轻轻点头,踏树干而上,登上了树梢,轻轻侧首,看着树梢上一些已经成熟的至尊果。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都看着灵心真帝能否采摘至尊果。

    “一颗足矣。”灵心真帝轻轻低语,含笑,然后轻轻叩击一颗至尊果。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这一颗至尊果应声而落,落入了灵心真帝手中。

    “不愧是七宫真帝,了不起,太强大了。”看到灵心真帝一叩击便落,引起了不少人的惊叹,大家都纷纷赞叹一声。

    “此乃是我们离明南部的真帝,当是无双了。”有离明南部的学生,当然是以灵心真帝为傲了。

    “难得呀,一叩击必落,灵心真帝的道心何等的圣洁。”不少男学生都是爱慕万分。

    此时,灵心真帝收起了这颗至尊果,落于树下,含笑,声音悦耳,说道:“诸位,不打扰了,告辞。”说完,轻颔首,然后飘然而去。

    看着灵心真帝远去的背影,不少学生是神魂不守,久久回不过神来。

    就算有学生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了,也不由轻轻地赞叹一声,说道:“这是我见过最平易近人的真帝,最了不起的真帝。”

    “是呀,不论什么时候,灵心真帝都没有架子,给人十分贴心的感觉。”不少人点同赞同。

    此时,李七夜看了看赵秋实他们,伸了伸懒腰,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摘到至尊果,也该撤了。”

    毕竟,赵秋实他们实力有限,在至尊树下呆得时间长了,对他们十分的不利。

    “凭你们洗罪院,也想采至尊果!”李七夜的话,顿时引得哄然大笑,很多人不屑地看着李七夜。

    “为什么我们洗罪院就不能采摘至尊果?”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们洗罪院不仅仅要采摘至尊果,甚得老子心情不好,把这里的至尊果都采摘得精光。”

    “好大的口气。”有学生不屑地说道:“就凭你们,也想把至尊果采得精光?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

    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不用凭我们,凭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至于我的斤两嘛,重到你们无法估计。”

    “大言不惭。”有不少学生冷笑,不屑地说道:“做人,最好学会低调,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件祖器,就算再强大,那也是有限。仙统界,强者多如牛毛,真帝、长存,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哦,那都是一群小屁孩而已。”李七夜随意地一笑。

    “你——”不少人被李七夜如此狂妄嚣张得话气得怒视。

    “好你就采摘下至尊果,让我们开开眼界,别尽在这里吹牛皮。”有不少学生嘲笑地说道。

第2910章登临    此时赵秋实他们咬紧牙根,默默地向前而行,那怕他们感觉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大了,甚至要压垮他们的身体了,他们也要用最大的力量往前而行,对于他们来说,那怕他们爬着上去,他们也要爬到至尊树前。

    在这个时候,对于赵秋实他们而言,他们不是为了至尊果而来,他们只是想向其他人证明、向自己证明,他们也一样能爬上去,就算他们是出身于微不足道的洗罪院。

    所以,在一路前行的时候,那怕挥汗如雨,那怕再坚难,那怕再难受,赵秋实他们都沉默着,咬紧牙根,一步一步前行,他们谁都不吭一声,不叫苦,不叫累。

    过了许久许久之后,赵秋实他们终于登上了这座山岳,当登上这一座山岳的时候,他们全身都被汗水所浸透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如从水中捞了起来一样,当他们走到至尊树前,就如瘫在了那里一样。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没有力气去仔细观望近在咫尺的至尊树了。

    “洗罪院。”在至尊树下,聚集了众多的学生,有些学生看了赵秋实他们一眼,见赵秋实他们爬了上来,也是有些意外。

    “倒是有点能耐。”有学长看到赵秋实他们全部人都爬上来了,也不由点头赞了一声,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赵秋实他们的道行很弱,他们每一个学生都爬上来了,谁都没有落下,这一点还是让人佩服的。

    “哼,爬上来又如何,还不也是白走一趟。”有学生冷笑一声,说道:“就算他们能爬上来,也是干瞪眼睛,难不成,他们还能叩击下一颗至尊果不成?”

    “这么说来,你不是白走一趟了。”李七夜悠然地怼了一句,说道:“那好,我看着你采摘一颗至尊果,给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开开眼界。”

    “你——”这位学生顿时被李七夜怼得脸色涨红,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因为李七夜这话也一样是戳到他的痛处,他也是来看看而已,他也不要能叩击下一颗至尊果来。

    “好了,这也没有什么的,他们能爬上来,也不容易。”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学生倒是比较有修养,说道:“除了真帝,我们谁人敢说自己能叩击下一颗至尊果来。”

    这个学生的话,倒是很多学生都点头认同,毕竟,能叩击下至尊果来的人,都是威慑仙统界的真帝或长存。

    “好了,你们喘口气,休息一下,我们采摘到至尊果就走。”李七夜悠然地吩咐了赵秋实他们一声。

    “哟——”刚才被李七夜怼得无话可说的学生,立即嘲笑道:“还能采摘至尊果,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你家门口的野果吗?你想采摘就采摘呀,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猴样,你们洗罪院这点实力,也敢言采摘至尊果,大言不惭。”

    说完了这话,他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刚才被李七夜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让他颜脸丢尽,现在他也毫不客气地怼了过去,狠狠地挖苦李七夜他们一番。

    “哦,至尊果呀。”李七夜随意一笑,说道:“也就是普通的果子而已,和野果没多少区别,这样的果子,我都还懒得种在我家门口!”

    李七夜这话一落下,立即就有众多的学生都向李七夜望去了,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说得太嚣张了。

    “小子,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真仙吗?”其他学生都笑了起来,有学生摇头大笑。

    “他何止是真仙呀,我看,是蒸仙。”刚才那位学生冷笑地说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举世无双的存在,敢口出狂言,也不瞧一瞧自己是什么模样,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而已,微不足道,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丢人现眼。”

    “蒸仙?”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个称号不错,我觉得哪天抓到仙人,也可以蒸着吃了,比起至尊果什么的来,那是强上千亿倍了。”

    李七夜这话越说越离谱了,让所有人都听得瞠目结舌,这简直就是嚣张得一塌糊涂。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说要采摘至尊果,那都已经是大言不惭了,已经是不知天高地厚了,现在竟然还敢说煮仙,这简直就是无知无畏。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这个学生冷哼一声,不屑,说道:“想吹牛皮,还是回你们洗罪院继续吹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也有学生起哄大笑,说道:“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采摘一颗至尊果给大家看看,给大家开开眼界。”

    “就是,采一颗下来,让大家看看你们洗罪院有什么本事,看一下你们洗罪院是不是真的有学生能采摘下至尊果。如果采摘不了,那还是回去吹牛皮吧,不要在这里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癞蛤蟆想吃鹅肉。”有其他的学生也起哄嘲笑。

    这样的场面让赵秋实他们十分的尴尬,十分的无奈,采摘至尊果,指望他们,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在李七夜话已经说出去了。

    “一颗,那有什么意思。”李七夜随意地说道:“好歹也采摘几十颗,我一路走来,又要徒步走出去,走得也口渴了,没几十颗,怎么解渴呢。”

    “几十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所有学生都不由笑疯狂了,所有学生都指着李七夜哈哈大笑,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始祖吗?几十颗,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虽然我是不始祖,但是,我有洗罪剑呀。”李七夜一点都不在意,拍了拍背上的洗罪剑,悠悠地说道:“惹怒了我,砍下至尊树,把它扛回去。”

    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来之时,疯狂的笑声又停止下来了,所有学生都看着李七夜的洗罪剑,看着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那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嫉妒。

    “哼,有洗罪剑又如何,不是真帝,你休想发挥洗罪剑最大的威力。”一个学生不屑地说道:“一把始祖,不能发挥它最大的威力,和一把破铜烂铁有什么区别,浪费始祖之剑。”

    “哦,真的吗?”李七夜轻轻地拍了一下洗罪剑,悠闲地说道:“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你是破铜烂铁,嘿,要不要让他试一试你是不是一把破铜烂铁,如果真的是破铜烂铁,我就把你融成一块铁坨。”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洗罪剑瞬间出鞘,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洗罪剑光明大炽,瞬间照耀整个天空,听到“轰”的一声响起,一缕祖威弥漫,那怕是仅仅散发出一缕祖威,也是一下子压塌诸天。

    “嗤——”的一声响起,在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洗罪剑寒光一闪,就把刚才笑它为“破铜烂铁”的那个学生头颅给砍下来了。

    这个同学的头颅高高飞起,他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到自己脖子断口是鲜血狂喷,在这个时候,他想尖叫,但,却尖叫不出来。

    当这个同学的头颅落地的时候,洗罪剑已经归鞘了,什么光明,什么祖威,都一下子烟消云散。

    “唉,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用得着这么大的火气吗?开个玩笑。”李七夜拍了拍洗罪剑,无奈地说道:“你这是洗罪,还是洗血呢?”?看着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斩了这个学生的,就是洗罪剑,不是李七夜。

    连赵秋实他们也都吓得一大跳,洗罪剑,作为他们洗罪院的镇院之宝,他们对它有着特殊的感情,在他们心里面洗罪剑更像是一个象征,就如它的名字一样——洗罪!

    但是,此时洗罪剑一出,彻底把他们呆懵了,这哪里是象征着光明的洗罪剑,更像是一把凶剑,一言不合,就斩杀他人,甚至赵秋实他们可以想象,如一天惹怒了洗罪剑,说不定可以把千百万年屠杀掉,这简直就是凶剑中的凶剑。

    唯有杜文蕊沉默,洗罪剑,洗得可不是罪!

    “这剑通神了——”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大叫一声。

    此时,连刚才那个怼李七夜的学生,都不敢轻易开口了,就算是开口,也不敢去怼洗罪剑了,谁都看得出来,被斩杀的那个学生只是说了一句“破铜烂铁”,就一下子惹怒了洗罪剑,被一剑斩了。

    很多学生看着李七夜背着洗罪剑,那实在是羡慕嫉妒恨,一个废物,竟然能得到洗罪剑,那简直就是太没天理了。

    “好剑,不愧是远荒圣人的佩剑,此剑,无双。”此时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

    一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纷纷转过头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有一个女子站在了山峰上了。

    这个女子漂亮得如精灵,一袭雪白的衣裳更是衬托得她一尘不染,这样的一个女子缓缓走来的时候,她就犹如是从精灵国度走出来一样。

    如此的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这里,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