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川訸,叶玉卿电影,第2910章登临

已有 2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此时赵秋实他们咬紧牙根,默默地向前而行,那怕他们感觉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大了,甚至要压垮他们的身体了,他们也要用最大的力量往前而行,对于他们来说,那怕他们爬着上去,他们也要爬到至尊树前。

    在这个时候,对于赵秋实他们而言,他们不是为了至尊果而来,他们只是想向其他人证明、向自己证明,他们也一样能爬上去,就算他们是出身于微不足道的洗罪院。

    所以,在一路前行的时候,那怕挥汗如雨,那怕再坚难,那怕再难受,赵秋实他们都沉默着,咬紧牙根,一步一步前行,他们谁都不吭一声,不叫苦,不叫累。

    过了许久许久之后,赵秋实他们终于登上了这座山岳,当登上这一座山岳的时候,他们全身都被汗水所浸透了,他们每一个人都如从水中捞了起来一样,当他们走到至尊树前,就如瘫在了那里一样。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没有力气去仔细观望近在咫尺的至尊树了。

    “洗罪院。”在至尊树下,聚集了众多的学生,有些学生看了赵秋实他们一眼,见赵秋实他们爬了上来,也是有些意外。

    “倒是有点能耐。”有学长看到赵秋实他们全部人都爬上来了,也不由点头赞了一声,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赵秋实他们的道行很弱,他们每一个学生都爬上来了,谁都没有落下,这一点还是让人佩服的。

    “哼,爬上来又如何,还不也是白走一趟。”有学生冷笑一声,说道:“就算他们能爬上来,也是干瞪眼睛,难不成,他们还能叩击下一颗至尊果不成?”

    “这么说来,你不是白走一趟了。”李七夜悠然地怼了一句,说道:“那好,我看着你采摘一颗至尊果,给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开开眼界。”

    “你——”这位学生顿时被李七夜怼得脸色涨红,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因为李七夜这话也一样是戳到他的痛处,他也是来看看而已,他也不要能叩击下一颗至尊果来。

    “好了,这也没有什么的,他们能爬上来,也不容易。”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学生倒是比较有修养,说道:“除了真帝,我们谁人敢说自己能叩击下一颗至尊果来。”

    这个学生的话,倒是很多学生都点头认同,毕竟,能叩击下至尊果来的人,都是威慑仙统界的真帝或长存。

    “好了,你们喘口气,休息一下,我们采摘到至尊果就走。”李七夜悠然地吩咐了赵秋实他们一声。

    “哟——”刚才被李七夜怼得无话可说的学生,立即嘲笑道:“还能采摘至尊果,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你家门口的野果吗?你想采摘就采摘呀,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猴样,你们洗罪院这点实力,也敢言采摘至尊果,大言不惭。”

    说完了这话,他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刚才被李七夜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让他颜脸丢尽,现在他也毫不客气地怼了过去,狠狠地挖苦李七夜他们一番。

    “哦,至尊果呀。”李七夜随意一笑,说道:“也就是普通的果子而已,和野果没多少区别,这样的果子,我都还懒得种在我家门口!”

    李七夜这话一落下,立即就有众多的学生都向李七夜望去了,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说得太嚣张了。

    “小子,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真仙吗?”其他学生都笑了起来,有学生摇头大笑。

    “他何止是真仙呀,我看,是蒸仙。”刚才那位学生冷笑地说道:“他真的以为自己是举世无双的存在,敢口出狂言,也不瞧一瞧自己是什么模样,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而已,微不足道,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丢人现眼。”

    “蒸仙?”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这个称号不错,我觉得哪天抓到仙人,也可以蒸着吃了,比起至尊果什么的来,那是强上千亿倍了。”

    李七夜这话越说越离谱了,让所有人都听得瞠目结舌,这简直就是嚣张得一塌糊涂。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说要采摘至尊果,那都已经是大言不惭了,已经是不知天高地厚了,现在竟然还敢说煮仙,这简直就是无知无畏。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这个学生冷哼一声,不屑,说道:“想吹牛皮,还是回你们洗罪院继续吹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也有学生起哄大笑,说道:“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采摘一颗至尊果给大家看看,给大家开开眼界。”

    “就是,采一颗下来,让大家看看你们洗罪院有什么本事,看一下你们洗罪院是不是真的有学生能采摘下至尊果。如果采摘不了,那还是回去吹牛皮吧,不要在这里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癞蛤蟆想吃鹅肉。”有其他的学生也起哄嘲笑。

    这样的场面让赵秋实他们十分的尴尬,十分的无奈,采摘至尊果,指望他们,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在李七夜话已经说出去了。

    “一颗,那有什么意思。”李七夜随意地说道:“好歹也采摘几十颗,我一路走来,又要徒步走出去,走得也口渴了,没几十颗,怎么解渴呢。”

    “几十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所有学生都不由笑疯狂了,所有学生都指着李七夜哈哈大笑,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始祖吗?几十颗,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虽然我是不始祖,但是,我有洗罪剑呀。”李七夜一点都不在意,拍了拍背上的洗罪剑,悠悠地说道:“惹怒了我,砍下至尊树,把它扛回去。”

    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来之时,疯狂的笑声又停止下来了,所有学生都看着李七夜的洗罪剑,看着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那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嫉妒。

    “哼,有洗罪剑又如何,不是真帝,你休想发挥洗罪剑最大的威力。”一个学生不屑地说道:“一把始祖,不能发挥它最大的威力,和一把破铜烂铁有什么区别,浪费始祖之剑。”

    “哦,真的吗?”李七夜轻轻地拍了一下洗罪剑,悠闲地说道:“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你是破铜烂铁,嘿,要不要让他试一试你是不是一把破铜烂铁,如果真的是破铜烂铁,我就把你融成一块铁坨。”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洗罪剑瞬间出鞘,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洗罪剑光明大炽,瞬间照耀整个天空,听到“轰”的一声响起,一缕祖威弥漫,那怕是仅仅散发出一缕祖威,也是一下子压塌诸天。

    “嗤——”的一声响起,在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洗罪剑寒光一闪,就把刚才笑它为“破铜烂铁”的那个学生头颅给砍下来了。

    这个同学的头颅高高飞起,他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到自己脖子断口是鲜血狂喷,在这个时候,他想尖叫,但,却尖叫不出来。

    当这个同学的头颅落地的时候,洗罪剑已经归鞘了,什么光明,什么祖威,都一下子烟消云散。

    “唉,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用得着这么大的火气吗?开个玩笑。”李七夜拍了拍洗罪剑,无奈地说道:“你这是洗罪,还是洗血呢?”?看着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斩了这个学生的,就是洗罪剑,不是李七夜。

    连赵秋实他们也都吓得一大跳,洗罪剑,作为他们洗罪院的镇院之宝,他们对它有着特殊的感情,在他们心里面洗罪剑更像是一个象征,就如它的名字一样——洗罪!

    但是,此时洗罪剑一出,彻底把他们呆懵了,这哪里是象征着光明的洗罪剑,更像是一把凶剑,一言不合,就斩杀他人,甚至赵秋实他们可以想象,如一天惹怒了洗罪剑,说不定可以把千百万年屠杀掉,这简直就是凶剑中的凶剑。

    唯有杜文蕊沉默,洗罪剑,洗得可不是罪!

    “这剑通神了——”好一会儿,有学生回过神来,大叫一声。

    此时,连刚才那个怼李七夜的学生,都不敢轻易开口了,就算是开口,也不敢去怼洗罪剑了,谁都看得出来,被斩杀的那个学生只是说了一句“破铜烂铁”,就一下子惹怒了洗罪剑,被一剑斩了。

    很多学生看着李七夜背着洗罪剑,那实在是羡慕嫉妒恨,一个废物,竟然能得到洗罪剑,那简直就是太没天理了。

    “好剑,不愧是远荒圣人的佩剑,此剑,无双。”此时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

    一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纷纷转过头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有一个女子站在了山峰上了。

    这个女子漂亮得如精灵,一袭雪白的衣裳更是衬托得她一尘不染,这样的一个女子缓缓走来的时候,她就犹如是从精灵国度走出来一样。

    如此的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这里,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第2909章金变族    金变族,此乃是仙统界的一大族,曾在很长的时间之内,金变族与仙铜族齐名。

    金变族,是一个十分奇特的种族,金变族往往不像人族、妖族那样,拥有血肉之躯,当然,金变族也有很多人修练成血肉之躯,但,这都是修练到一定程度之后的一种转变了。

    金变族的族人,他们一生下来,全身是由一件又一件的金属部件拼凑而成,往往很多时候,金变族人的身体部件是可以拆卸的。

    有一些金变族的人,那怕把他的身体卸成八块了,但是,他们依然都不会死去,这就是金变族最神奇的地方。

    金蟒真帝,一听他的帝号,很多人以为他是出身于妖族,事实上,他是出身金变族。

    金蟒真帝与金变战神,都是出身于金变族,他们也算是族中关系比较疏远的同宗,只不过,金变战神的出身比金蟒真帝更高贵,金变战神是出身于金变神庭,这个地方是号称是金变族的祖庭。

    此时,很多人看到金蟒真帝的身体竟然分为三截,另外两截向至尊树更高处游去,这让很多人看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金蟒真帝的身体竟然是可以如此的拆卸的。

    “金蟒真帝这样的拆卸,还算可以了。”有一位来自于离明南部的学生低声说道:“金变战神,那才叫恐怖,瞬间可以拆解成铺天盖地。”

    听到这话,不少人相觑了一眼,金变战神的好战之名,天下都有所耳闻,若真是如此,金变战神比大家想象中还要可怕。

    不论金蟒真帝也好,刻石真帝也罢,大家仔细一看,发现他们两个人都踞于至尊树高处,而且,从他们所盘踞的树杈之下,便有他们的门徒弟子把守,不让其他人上去。

    “不能上去吗?”看到至尊树的高处有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把守,有人低声问道。

    “不能。”有一位先来的学生低声地说道:“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来了比较早,他们联手,封了上面,不允许人上去,以免打扰他们参悟大道。”

    “最上面的至尊果,也是最好的。”旁边不知道哪个学生幽幽地冒出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让大家面面相觑,不少人心里面有了点看法,很多学生都知道,结在至尊树最上面的至尊果是最好的,现在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联手,封了上面的道路,不让登上树梢,这仅仅是因为怕大家打扰他们的参悟修行吗?

    果然,在这个时候,有学生想登上更高处去叩击至尊果的时候,立即被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拦住了,不允许他们上去。

    被拦住的学生没有办法,只好返还,虽然他们是想上去尝试一下,但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拦了道路,他们也不敢硬闯。

    毕竟,谁人都不愿意与两位真帝为敌,虽然说,光明圣院强者无数,有些不朽真神不见得会弱刻石真帝几分,但是,当两位真帝联手的时候,不论是谁,都要忌惮三分了。

    更何况,这两位真帝的身后靠山也是非同小可,底蕴惊人,大家也不愿多去招惹他们,只好忍声吞气原路返还了。

    看到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他们两个人封了上面的道路,虽然有些学生心里面不满,不由嘀咕几声,但也不敢怎么样。

    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一路前行,终于能远远看到至尊树了,当第一眼看到至尊树的时候,赵秋实他们这些人都不由为之震撼,这只怕也是他们一辈子见过最巨大最巨大的巨树了。

    “好大的树。”有洗罪院的学生看着至尊树,不由喃喃地说道。

    “是一株大树,砍回去当柴烧,能烧好久。”李七夜笑着说道。

    “圣果园的圣果树是砍不倒的,更别说是至尊树了。”有一位学生不由摇头说道:“你拿什么去砍?”

    “那是对于别人,不包括我。”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要砍它,有何难也。”

    洗罪院的学生也都笑了笑,也没把李七夜的话当真,毕竟万古以来,从来没听过有谁砍圣果树,更别说是至尊树了。

    反而,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把旁边的杜文蕊听得心惊肉跳,他还真的怕李七夜突然有了想法,把至尊树砍了扛走,真的是如此,他就真的是成了光明圣院的罪人了。

    “看,上面,好多至尊果。”有学生看着空中,看着那一颗颗对圣光闪烁的至尊果,不由惊呼一声。

    “是呀,好多呀,真的是至尊果呀。”看着天空上那挂着的一颗颗至尊果,洗罪院的学生都惊叹一声,他们看着一颗颗的至尊果,都不由双眼亮晶晶的,有些学生甚至是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摘一个给你们尝尝。”看着他们咽口水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开玩笑。

    好不容易,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回过神来,尽管他们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但是,他们还是满足地说道:“至尊果,我们就不敢去想了,就算有,那也不是现在能吃的。现在我们采摘到这么多圣果,我们已经收获很丰富了。”

    赵秋实他们也不敢多贪心,对于他们来说,能来圣果园,采摘到圣果,那怕是一品二品的圣果,那都已经是十分的满足了。

    而且,这一次他们采摘了很多的圣果,而且,李七夜还分了他们一人一颗五品圣果,可以说,他们不敢有其他的奢求了,像至尊果这样的东西,他们是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当然,他们心里面也不是很相信李七夜能采摘到至尊果,只不过,他们不敢说出来,以免得让李七夜难堪。

    “继续前行,从这里开始,你们就是要紧守着自己的道心了。”在旁的杜文蕊笑了一下,然后对学生们喝了一声,说道:“这里的光明力量,远远超过外面,这里还有强大的压制力,所以,如果你们不守着道心,等你们回不去了,可不要怨我没有提醒。我们走到至尊树下,看看就走,不能久留。”

    杜文蕊也是要借这个机会打磨一下赵秋实他们,因为至尊树下不仅仅有光明力量更是有至尊之力,这是磨砺他们的好地方。

    当然,赵秋实他们道行还浅,他们不能在至尊树下呆太久,不像那些强大的学生那样可以留在至尊树下参悟大道,他们走到至尊树前的时候,最多也只能是呆一会儿,时间长了,只怕他们是承受不起光明力量的洗礼,最后会皈依,留在这里。

    听到杜文蕊的话之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纷纷打起精神,跟在杜文蕊的身后,继续前行。

    果然,随着他们进入了至尊树所笼罩的范围之时,他们顿时都感觉到自己肩膀上一沉,好像是有一颗大块一下子压在了他们的身上一样,这一下子让他们行走起来变得更加的不容易,步履更加的缓慢。

    与此同时,地下所喷涌出来的圣光钻入了他们的体内,使得他们耳中好像听到了伦音一样,脑海浮现了幻象,这把一些学生吓了一大跳,有道行浅的学生,在猝然不防之下,被一下子叩开了道心。

    “守道心,执一念。”此时杜文蕊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如同当头棒喝一样,瞬间击散了他们脑海中的幻象,一下子让他们清醒过来。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心里面一下子警惕无比,他们都紧紧地守住自己的道心,不敢再有丝毫的松懈。

    他们一步步前行,如同负重而行一样,行走的十分不容易,特别是快要走到至尊树前之时,那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岳,整座山岳就像是一个疆国那么的巨大,而至尊树就是扎根于这样一座巨大的山岳之上。

    这一座山岳乃是有一级一级的石阶蜿延而上,在这山下望去的时候,这蜿延而上的石阶好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似乎能通天宇。

    赵秋实他们沿着这蜿延而上的石阶一级又一级地往上爬行的时候,他们感觉背上压着他们的力量是越来越强大,好像有人往他们身上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往上叠一样。

    当走到没多远的时候,赵秋实他们就已经是挥汗有雨了,有学生甚至是气喘嘘嘘,都快要走不动了。

    “继续前行,不要停下来,如果这样的一点磨难你们都承受不了,未来如何走出洗罪城,如何在外面闯荡出一片天空来!”杜文蕊的声音在他们耳中回荡着,敲击着他们的心神。

    这让赵秋实他们心神一震,咬紧牙根,继续前行,那怕再苦再累都不吭一声。

    赵秋实他们的确是道行太弱了,所以行走起来,速度明显很慢,那些强大的学生,特别是出身于四大院的学生,他们登起石阶来,不知道比赵秋实他们快了多少,有些实力强大的学生,其至是如同风掣电驰一样,瞬间登上了这座山岳,站在了至尊树下。

    “洗罪院的同学,你们能登得上去吗?”有学生看了一下赵秋实他们,都有些怀疑。

    对于这样的怀疑,赵秋实他们咬着牙齿,默默不作声,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ps:今天跑了21公里,提前把半马跑完,累得不想动,但,还是要坚持更新。最后,求一下月票,有月票的同学,请投给《帝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