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变族,此乃是仙统界的一大族,曾在很长的时间之内,金变族与仙铜族齐名。

    金变族,是一个十分奇特的种族,金变族往往不像人族、妖族那样,拥有血肉之躯,当然,金变族也有很多人修练成血肉之躯,但,这都是修练到一定程度之后的一种转变了。

    金变族的族人,他们一生下来,全身是由一件又一件的金属部件拼凑而成,往往很多时候,金变族人的身体部件是可以拆卸的。

    有一些金变族的人,那怕把他的身体卸成八块了,但是,他们依然都不会死去,这就是金变族最神奇的地方。

    金蟒真帝,一听他的帝号,很多人以为他是出身于妖族,事实上,他是出身金变族。

    金蟒真帝与金变战神,都是出身于金变族,他们也算是族中关系比较疏远的同宗,只不过,金变战神的出身比金蟒真帝更高贵,金变战神是出身于金变神庭,这个地方是号称是金变族的祖庭。

    此时,很多人看到金蟒真帝的身体竟然分为三截,另外两截向至尊树更高处游去,这让很多人看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金蟒真帝的身体竟然是可以如此的拆卸的。

    “金蟒真帝这样的拆卸,还算可以了。”有一位来自于离明南部的学生低声说道:“金变战神,那才叫恐怖,瞬间可以拆解成铺天盖地。”

    听到这话,不少人相觑了一眼,金变战神的好战之名,天下都有所耳闻,若真是如此,金变战神比大家想象中还要可怕。

    不论金蟒真帝也好,刻石真帝也罢,大家仔细一看,发现他们两个人都踞于至尊树高处,而且,从他们所盘踞的树杈之下,便有他们的门徒弟子把守,不让其他人上去。

    “不能上去吗?”看到至尊树的高处有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把守,有人低声问道。

    “不能。”有一位先来的学生低声地说道:“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来了比较早,他们联手,封了上面,不允许人上去,以免打扰他们参悟大道。”

    “最上面的至尊果,也是最好的。”旁边不知道哪个学生幽幽地冒出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让大家面面相觑,不少人心里面有了点看法,很多学生都知道,结在至尊树最上面的至尊果是最好的,现在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联手,封了上面的道路,不让登上树梢,这仅仅是因为怕大家打扰他们的参悟修行吗?

    果然,在这个时候,有学生想登上更高处去叩击至尊果的时候,立即被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的门徒弟子拦住了,不允许他们上去。

    被拦住的学生没有办法,只好返还,虽然他们是想上去尝试一下,但是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拦了道路,他们也不敢硬闯。

    毕竟,谁人都不愿意与两位真帝为敌,虽然说,光明圣院强者无数,有些不朽真神不见得会弱刻石真帝几分,但是,当两位真帝联手的时候,不论是谁,都要忌惮三分了。

    更何况,这两位真帝的身后靠山也是非同小可,底蕴惊人,大家也不愿多去招惹他们,只好忍声吞气原路返还了。

    看到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他们两个人封了上面的道路,虽然有些学生心里面不满,不由嘀咕几声,但也不敢怎么样。

    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一路前行,终于能远远看到至尊树了,当第一眼看到至尊树的时候,赵秋实他们这些人都不由为之震撼,这只怕也是他们一辈子见过最巨大最巨大的巨树了。

    “好大的树。”有洗罪院的学生看着至尊树,不由喃喃地说道。

    “是一株大树,砍回去当柴烧,能烧好久。”李七夜笑着说道。

    “圣果园的圣果树是砍不倒的,更别说是至尊树了。”有一位学生不由摇头说道:“你拿什么去砍?”

    “那是对于别人,不包括我。”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要砍它,有何难也。”

    洗罪院的学生也都笑了笑,也没把李七夜的话当真,毕竟万古以来,从来没听过有谁砍圣果树,更别说是至尊树了。

    反而,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把旁边的杜文蕊听得心惊肉跳,他还真的怕李七夜突然有了想法,把至尊树砍了扛走,真的是如此,他就真的是成了光明圣院的罪人了。

    “看,上面,好多至尊果。”有学生看着空中,看着那一颗颗对圣光闪烁的至尊果,不由惊呼一声。

    “是呀,好多呀,真的是至尊果呀。”看着天空上那挂着的一颗颗至尊果,洗罪院的学生都惊叹一声,他们看着一颗颗的至尊果,都不由双眼亮晶晶的,有些学生甚至是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摘一个给你们尝尝。”看着他们咽口水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开玩笑。

    好不容易,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回过神来,尽管他们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但是,他们还是满足地说道:“至尊果,我们就不敢去想了,就算有,那也不是现在能吃的。现在我们采摘到这么多圣果,我们已经收获很丰富了。”

    赵秋实他们也不敢多贪心,对于他们来说,能来圣果园,采摘到圣果,那怕是一品二品的圣果,那都已经是十分的满足了。

    而且,这一次他们采摘了很多的圣果,而且,李七夜还分了他们一人一颗五品圣果,可以说,他们不敢有其他的奢求了,像至尊果这样的东西,他们是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当然,他们心里面也不是很相信李七夜能采摘到至尊果,只不过,他们不敢说出来,以免得让李七夜难堪。

    “继续前行,从这里开始,你们就是要紧守着自己的道心了。”在旁的杜文蕊笑了一下,然后对学生们喝了一声,说道:“这里的光明力量,远远超过外面,这里还有强大的压制力,所以,如果你们不守着道心,等你们回不去了,可不要怨我没有提醒。我们走到至尊树下,看看就走,不能久留。”

    杜文蕊也是要借这个机会打磨一下赵秋实他们,因为至尊树下不仅仅有光明力量更是有至尊之力,这是磨砺他们的好地方。

    当然,赵秋实他们道行还浅,他们不能在至尊树下呆太久,不像那些强大的学生那样可以留在至尊树下参悟大道,他们走到至尊树前的时候,最多也只能是呆一会儿,时间长了,只怕他们是承受不起光明力量的洗礼,最后会皈依,留在这里。

    听到杜文蕊的话之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纷纷打起精神,跟在杜文蕊的身后,继续前行。

    果然,随着他们进入了至尊树所笼罩的范围之时,他们顿时都感觉到自己肩膀上一沉,好像是有一颗大块一下子压在了他们的身上一样,这一下子让他们行走起来变得更加的不容易,步履更加的缓慢。

    与此同时,地下所喷涌出来的圣光钻入了他们的体内,使得他们耳中好像听到了伦音一样,脑海浮现了幻象,这把一些学生吓了一大跳,有道行浅的学生,在猝然不防之下,被一下子叩开了道心。

    “守道心,执一念。”此时杜文蕊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如同当头棒喝一样,瞬间击散了他们脑海中的幻象,一下子让他们清醒过来。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心里面一下子警惕无比,他们都紧紧地守住自己的道心,不敢再有丝毫的松懈。

    他们一步步前行,如同负重而行一样,行走的十分不容易,特别是快要走到至尊树前之时,那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岳,整座山岳就像是一个疆国那么的巨大,而至尊树就是扎根于这样一座巨大的山岳之上。

    这一座山岳乃是有一级一级的石阶蜿延而上,在这山下望去的时候,这蜿延而上的石阶好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似乎能通天宇。

    赵秋实他们沿着这蜿延而上的石阶一级又一级地往上爬行的时候,他们感觉背上压着他们的力量是越来越强大,好像有人往他们身上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往上叠一样。

    当走到没多远的时候,赵秋实他们就已经是挥汗有雨了,有学生甚至是气喘嘘嘘,都快要走不动了。

    “继续前行,不要停下来,如果这样的一点磨难你们都承受不了,未来如何走出洗罪城,如何在外面闯荡出一片天空来!”杜文蕊的声音在他们耳中回荡着,敲击着他们的心神。

    这让赵秋实他们心神一震,咬紧牙根,继续前行,那怕再苦再累都不吭一声。

    赵秋实他们的确是道行太弱了,所以行走起来,速度明显很慢,那些强大的学生,特别是出身于四大院的学生,他们登起石阶来,不知道比赵秋实他们快了多少,有些实力强大的学生,其至是如同风掣电驰一样,瞬间登上了这座山岳,站在了至尊树下。

    “洗罪院的同学,你们能登得上去吗?”有学生看了一下赵秋实他们,都有些怀疑。

    对于这样的怀疑,赵秋实他们咬着牙齿,默默不作声,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ps:今天跑了21公里,提前把半马跑完,累得不想动,但,还是要坚持更新。最后,求一下月票,有月票的同学,请投给《帝霸》

第2908章参奥妙    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天骄前来至尊树下悟道,就算他们不能采摘到至尊果,但,在这里参禅悟道,也将会有着不少的收获。

    所以,当不少人赶到至尊树下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这里跌坐悟道了。因为至尊树实在是太巨大了,那怕是大家随意地围坐在树下,只怕也能围坐几千人,甚至是几万人。

    再说,至尊树的树杈粗大无比,你随便站在一条树杈之上,就好像是站在一座山峰的山脊之上一样,所以,也有不少学生是坐在大树上悟道的。

    所以,当你抵达至尊树下的时候,你会看到这里腾起种种的光芒,这每一种不同的光芒都是从每一个不同学生身上所发出来的。

    有妖族的学生,此时参悟到玄妙之处的时候,不由露出了本相,那是一条巨蛇,盘踞在树杈之上,正对着天空上的太阳吞吐着一颗金丹。

    也有天佛族的学生悟出了大奥义的时候,身后不仅仅浮现了佛光,更是浮现了一座座的浮屠,一尊尊圣佛为他禅唱。

    也有火族的学生在这里参悟了大道,在这时候,三昧真火在他身上流转不息,却不会伤到丝毫有生命的东西,这三昧真火好像是有生命一样。

    …………………………

    正是因为如此,在至尊树下这么特定的条件之下,对于天赋高的学生而言,那的确是一个参悟大道、诠释奥妙的好地方,甚至有一些实力强大的学生来到这里之后,便不愿意离开。

    当然,不少学生参悟大道有所收获之后,都纷纷离开,不会在这至尊树下再继续逗留,那怕是一刻钟都不再逗留。

    对于大家来说,虽然说在至尊树下悟道,好处是十分明显,收获也是的的确确的真实,但是,危险也是伴随而来。这里的光明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时间呆久了,光明力量终究会侵蚀道心,一旦超过了时间,只怕会被光明充满,到时候将会皈依光明,最后只怕是再也离不开了。

    “妙哉,妙哉。”有天赋高的学生参悟之后,大有收获,欢喜地大叫一声,最终,看了一眼挂在树上的至尊果,欢喜大笑一声,说道:“就算未能采摘到至尊果,能得此道,也已足矣。”话一落下,便飘然而去。

    对于大家而言,至尊果也不是谁都能采摘到的,就算不能采摘到至尊果,但,在这里能参悟大道,这也让很多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在至尊树上,结有至尊果,事实上,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得到结在至尊树上的至尊果,因为每一颗至尊果都散发出光明,当每一缕光明在至尊果内窜动的时候,让人能看到每一颗至尊果体内有着无上的光明符文在那里诞生着。

    特别是成熟的至尊果,果内的符文更是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篇章,这也就是意味着,每一颗成熟的至尊果,就是一条奥妙无双的光明大道,难怪一颗至尊果竟然会如此的珍贵。

    当然,走在这里,不是谁都能采摘到至尊果的,就算你是真帝,也不一定能采摘到至尊果。

    所以,有人远远还没有抵达至果树下前,远远望到至尊果的时候,就能听到不少学生在议论有谁才能采摘到至尊果了。

    “有没有听说哪个人采摘到至尊果了?”有学生还没有赶到至尊树下的时候,就好奇打听了。

    “听说金蒲真帝采摘到了一颗至尊果。”有消息灵通的学生忙是说道。

    “哇,了不得。”听到这消息,有不少学生为之羡慕。

    有年长的学生说道:“金蒲真帝实力如此之强,采摘到至尊果也不足为奇,毕竟他是一尊八宫真帝,又是兰书才圣的弟子,更重要的是,他是由魔蒲成道,天生就是亲近于神木圣木,拥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不过,我听说,三目神童却采摘到了两颗至尊果。”另外一个学生插嘴。

    “什么,三目神童采摘到了两颗至尊果,这风头,比金蒲真帝还要健呀。”有新入学的学生大叫。

    “同学,你是新学生吧。”高年级的学生看了一眼他,说道:“三目神童风头本来就是很健。他是当世最强大的天才之一,他是当今年纪最小的长存!比飞剑天骄还要小半岁,你想一想,他的天赋是有多么的了不起。如果仅仅是以天赋而言,完全是超过了金蒲真帝,甚至超过了圣霜真帝、紫龙女帝她们!”

    “你太小看三目神童了,不仅是以天赋而言,以实力而言,他也要超金蒲真帝。”另外一个见识更广的学生说道:“要知道,一目神童可是一位半步长存,那怕是长存中入门级别的长存,但是,论实力而言,比八宫真帝,只强不弱,这是必须的……”

    “……更何况,不要忘记了,三目神童可是出身于天瞳道统,又是三目族的人,他的第三只眼睛,已经是修练成了黄金眼了,要知道,他算得是上三目族中年纪最小能把第三只眼睛修练成黄金眼的,至少有记载以来是如此。你可以试想一下三目神童的实力是多么的强悍了。

    “这是的确,三目神童本来就是与金变战神他们同个级别的人。”一些北院的学生纷纷说道。

    毕竟,三目神童就是他们北院的天才,他们当然为三目神童说话了。

    “说三目神童和金变战神他们是同一个级别的,这是有点夸张了,以实力而言,三目神童与金变战神还是有不小的距离的,但是,毫无疑问,他的的确确比金蒲真帝要强,应该说,他和飞剑天骄相若。”另一位实力强大的学生客观地说道。

    “两颗至尊果。”听到三目神章采摘到了两颗至尊果,有人都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了。

    “听说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也都来了,他们采摘到至尊果没有?”有一个学生问道。

    “刻石真帝和金蟒真帝的的确确是来了,听说,他们在至尊树上悟道,并没有去采摘至尊果。”另一位学长说道。

    “灵心真帝也来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采摘到至尊果。”有一位离明南院的学生说道。

    “灵心真帝,应该可以吧,她可是一尊七宫真帝,更何况,她出身于伊甸园,高洁无双。”有学长赞叹一声。

    这些学生很快就抵达了至尊树下,他们张望了一下,已经发现不少学生在这至尊树下或树上跌坐悟道,当然,也有学生尝试着去采摘至尊果。

    虽然说,至尊树上结有不少的至尊果,但是,至尊树实在是太巨大了,所以,至尊果看起来是希希落落地分布在杈枝之上,甚至可以说,为了尝试去叩击每一颗成熟的至尊果,那必须是爬翻至尊树的每一条枝杈。

    “看,那是刻石真帝。”在张望之中,大家都没有看到有谁采摘到至尊果,但是,倒是有不少学生在这里悟道,有着不小的收获。

    此时,有人发现了在这里悟道的刻石真帝,只见在至尊树的高处,一条粗大的树杈之上,刻石真帝就是盘坐在那里。

    此时,刻石真帝身上浮现了一个又一个符文,这些符文本是蕴藏于他的体内的,但,此时这些符文好像要脱体飞出一样。

    每一个符文都吞吐着古老的光芒,似乎,每一缕古老的光芒如同混沌之光一样,犹如来自于亘古。

    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的真帝气息弥漫,犹如雾气一样笼罩着整株至尊树,所以,这使得一些爬上树去叩击至尊果的学生,配感到压力。

    “那是金蟒真帝。”有人在至尊树的更高处,那里已经快插入天宇了,只见有一条粗大无比的金蟒,盘踞在那里。

    这一条金蟒很粗大,如同水缸一样,全身金黄,当他盘缠在树杈之上的时候,似乎它身上的黄金液如同灌入了树杈枝叶之中一样,连至尊树的树叶树杈都变得金黄,当然,受到影响的,那只是它所盘缠的地方。

    但是,再仔细看,黄金蟒的金蟒真帝,他的身体不像是用黄金所铸造一样,更像是用一件件黄金零件拼凑而成一样,似乎它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可以拆卸。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金蟒真帝的身体竟然一下子断成了三截,除了其中一截依然盘在了树枝上之外,其他的两节竟然向更高处游走而去。

    “怎么会这样?走火入魔吗?”看到金蟒真帝的身体一下子断成了三截,有学生吓得一大跳。

    “你以为金蟒真帝是妖族呀。”另外一个学生笑着摇头,说道:“金蟒真帝乃是金变族,他并不是妖族,他只是叫金蟒真帝而已。你要知道,金变族,他们身体是可以拆分的。”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位同学的话之后,很多人才恍然大悟。

    “我一直以来金蟒真帝是妖族。”很多人都有些误解,一听到“金蟒真帝”这样的帝号,大家都会误以为他是妖族,事实上,他是出身于金变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