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大黑牛立即张望了一下四周,装傻,说道:“什么胡说八道的老头,在哪里,我没有看到呀,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有听到……”话还没有说完,便撒蹄跑了。

    望着大黑牛远去的背影,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已,把洗罪剑背了背,说道:“我们走吧,去看看至尊果。”

    “去看至尊果!”听到这话,赵秋实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与此同时,他们双目一亮,不由有些兴奋。

    “既然都来了,那就去看看吧,不要呆太久,还是没有问题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摘几颗至尊果尝尝也不错。”杜文蕊笑着说道。

    “摘几颗至尊果尝尝——”听到这话,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顿时为之一窒息,连八、九品的圣果他们想都不敢去想,不要说是至尊果了。

    要知道,至尊果,乃是真帝、长存所专享的,而且,低层次的真帝,都还不一定能采摘到至尊果,甚至有人说过,想百分之百采摘到至尊果,好必须是六宫真帝以上,至于不朽真神,那就看机缘了,真神层次,也唯有长存这样的存在,才真正是是分之百有机会采摘至尊果了。

    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相视一眼,论实力,他们是不可能采摘到至尊果了。

    “院长说的是自己吗?”李七夜悠悠地说道:“院长大人是不是采摘十个八个至尊果给我们这些小学生尝尝鲜呢?”说着,望向杜文蕊的目光充满了浓浓的笑意。

    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望向杜文蕊,似乎在他们之中,论道行,应该是作为院长的杜文蕊最强才对,如果说,院长都采摘不到至尊果,只怕他们更加没望了。

    “咳——”杜文蕊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只是一个小修士而已,这一把老骨头,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还是在树下看看就好。李同学,年少有为,我相信李同学能采摘几个至尊果,给大家尝尝鲜。”

    “院长说老,那就言之早矣,我看院长血气旺盛,乃值壮年之时,登临至尊树的巅顶,那也不是什么难事。”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

    “老了,老了,经不起折腾了。”杜文蕊立即把头摇得如拔浪鼓一样,说道:“我们想采摘至尊果,还是依靠李同学,李同学背着洗罪剑,那就是代表着我们洗罪院的无上权柄,我相信李同学一定能做到的。”

    赵秋实他们也都纷纷望向李七夜,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也觉得有道理,李七夜能拿得起洗罪剑,还能把洗罪剑带出学院,这么说来,他就是洗罪剑选中的人选,说不定也是始祖所选定的人选。

    更何况,在此之前,大家都亲眼看到,李七依靠能采摘八品圣果,甚至能用洗罪剑挖出九品圣果,说不定现在他在洗罪剑帮助之下,能采摘到至尊圣果也不一定。

    “师弟也可以试试,师弟有洗罪剑相助,说不定能开创我们洗罪院的先河,就算师弟未能采摘到至尊果也无妨,我们去看看也好,看看眼界。”赵秋实也不由说道。

    其他的同学也都纷纷点头,称赞,觉得也是道理。

    他们去看看至尊树也好,不一定要去采摘至尊果,当然,能采摘到,那就是一种奇迹。当然,赵秋实他们心里面也没抱希望,毕竟,至尊果乃是真帝、长存专享,就算是李七夜采摘不了,那也不足为奇,这也属于正常。

    杜文蕊笑了一下,带着大家往至尊树而去,在杜文蕊看来,接下来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惊讶,毕竟他心里面已经有底了。

    至尊果,结于至尊树之上,至尊树,生长于圣果园的最深处。当然,进入圣果园之后,也不一定非要去至尊树不可,也有一些人不愿意去至尊树,所以就远远绕了至尊树,直接进入了圣兽园。

    有人不愿意去至尊树前,那是有原因的,至尊树,就如其名一样,它是整个圣果园最强大、最至高无上的一株圣果树,也是整个圣果园唯独一株。

    至尊树,它生长于圣果园最深处,在那里不仅仅是凝集了整个圣果园最磅礴最强大的光明力量,同时,至尊树,它作为圣果园是至高无上的圣果树,它本身就拥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在它所笼罩的范围之内,它可以压制一切。

    所以,如果你行走到至尊树之前,不仅仅会受到光明力量的影响,也会受到至尊树的压制,这样的感觉,对于很多人而言不是那么的好受,所以,有些人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采摘到至尊果,所以就不愿意去了,便远远绕过至尊树,直接进入了圣兽园。

    还没有到达至尊树之前,远远就能看到了,那怕你在很远的地方之时,只要你站在高处,就通远远看到至尊树。

    远远眺望,似乎有一座巨岳擎天,直入天宇,山峦在白云之间,整座巨岳似乎抵达了天宇最深处,在那天宇之中时,有日月星辰环绕着这么一座巨岳。

    似乎上,你再仔细一看的时候,那并不是一座巨岳,而是一株巨树,这株巨树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岳一样。

    这尊巨树就是至尊树,它扎根于圣果园深处,它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树干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而树干之处的枝杈也是粗大无比,宛如一条山脉延伸一样,横跨了一座又一座山峰。

    正是因为如此巨大的至尊树,整株至尊树拔地而起的时候,它遮蔽了广袤的大地,就像是一个巨伞一样,把圣果园深处的领地全部都遮住了,在这至尊树下,还有着一座座山峰、一条条河流被照蔽住。

    如此一株巨大无匹的至尊树,拔地而起,直耸天宇,似乎它成了整个圣果园的主宰一样,成为了圣果园上至高无上的存在。

    所以,那怕远远望去,都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浩瀚无上的气息,似乎至尊树所笼罩的领域,就是至高无上的领土,走到那里,让人有三拜九叩的冲动,似乎是在膜拜一尊至高无上的神灵一样。

    更可怕的是,在这至尊树所笼罩的大地之上,能看得以光明从地下喷薄而起,好像地下有光明泉眼喷涌出这样的光明泉水一样。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光明圣院弟子而言,这样的一个地方,简直就是无上乐土,呆在这里,让人感觉全身舒泰,忘记了一切的忧愁,犹如归仙同样,呆在这样的地方久了,不愿意再回到世间,更愿意留恋于这乐土之中。

    这样的地方,看起来似乎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停留在这里,就将会皈依,最后在这里坐化。

    当然,对于非光明圣院的弟子而言,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毕竟,这在这里,不仅仅有至尊树的力量压制着,更是有强大无匹的光明力量在洗涤着你的道心、神魂,压制着你的道行,一旦搞不好,就会被如此强大的光明力量归化。

    当然,万事也有好,也有坏,虽然说,对于外面而来的人而言,至尊树下的光明力量的确是十分强大,而且还会洗涤着每个人的道心。

    但是,如果你能承受得起这样的力量,对于你而言,无疑是一种考验,对于自己的道心、对于自己的神魂,甚至是对于自己的道行,都是一种考验。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使得一些其他道统出身,而实力又强大的学生,愿意来至尊树下走一走,借着这至尊树强大的压制力量、光明力量来打磨自己,磨砺自己的道心。

    光明圣院,每一届都有大量的其他道统的学生,而且这些学生出身于非同凡响,往往是一个道统的传人,甚至是证道成为真帝的存在。

    比如说,当下的金蒲真帝他们,就不是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学生,所以,他们这种拥有强大实力的外来学生,就是特别喜欢来至尊树下走一走。

    这除了能采摘至尊果之外,更是能在这里悟道参禅,而且,那怕对于真帝而言,一颗至尊果,那也是能让他们受益匪浅。

    可以说,一颗至尊果,谈得上是无价之物,不论是谁,如果能吸收了它的力量,最终都有着极大的受益。

    同时,这也是光明圣院最康慨的地方,试想一下,一个道统,自己道统中独一无上的圣果,价值不可估计的圣果,却偏偏允许其他道统的学生前来采摘。

    也正是因为光明圣院这样的慷慨,这也使得每一个时代,都有真帝、长存愿意拜入光明圣院,在光明圣院当一个学生。

    比如说,当今的紫龙女帝、金变战神、明王佛他们这样的存在,都已经是站在了仙统界巅峰一般的人物了,但是,他们却愿意拜入光明圣院,成为光明圣院的一名学生。

    光明圣院这般的胸襟,的的确确非其他道统所能相比,这也是为什么远荒圣人能被人称之为最惊艳的始祖之一了。

第2906章唯恐天下不乱的大黑牛    一时之间,所有人屏住呼吸不敢说话,而李七夜是闲定自在,一点都不受金蒲真帝的帝威所影响。

    赵秋实他们在帝威的镇压之下,都说不出话来了,要知道,这可是八宫真帝,这样的实力,远不是他们所能抵抗的,对于他们而言,八宫真帝的实力,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金蒲真帝盯着李七夜,没有说话,他的目光犹如穿透一切,似乎要看穿李七夜一样。

    “好一个算计!”最后,金蒲真帝冷冷地说道。

    “谈不上算计。”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只不过是人心不足而已。”

    虎王只怕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死的,事实上,他就是中了李七夜的计,如果他自己吃下三颗百露丹果,说不定还能撑得住,就算是撑不住,也不会死去。

    但是,第三颗却吃下了地莲果,虽然地莲果的药力不如百露丹果,但是,它却无限亲和光明力量,如此一来,就如金蒲真帝所说的那样,这是火上浇油,一下子把虎王在此之前所吃下去的两个百露丹果的光明力量释放出来了,一下子磅礴无双的力量点燃了,一下子把虎王炸死了,就算在最后关头,他师父金蒲真帝出手,也未能救了他。

    “洗罪院,好样的。”金蒲真帝双目一寒,赞了一声,但是,他这样的一声赞赏,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换作在平日里,能得到八宫真帝的一声赞赏,那的确是一件荣幸的事情,但是,现在这样的一场赞赏,好像上人闻到了杀伐气息,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毛骨悚然,如果此时八宫真帝一怒,说不定一下子把他们灭掉,到了这个时候,谁都救不了他们。

    “杜院长,看来,洗罪院还是藏龙卧虎。”此时金蒲真帝看了看杜文蕊,徐徐地说道。

    说出这话的时候,金蒲真帝是帝威浩然,那怕此时他已经看出李七夜隐藏了实力,但是,他依然是大道澎湃,无所忌惮。

    毕竟,他本身就是一尊八宫真帝,而且,作为兰书才圣的弟子,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什么高人没有见过,他师父就是始祖,试想一下,他忌惮过何人了?

    所以,那怕他知道李七夜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金蒲真帝也依然无所忌惮,如果必要出手一战,他依然是无所畏惧地出手一战。

    “不敢,不敢。”杜文蕊咳嗽了一声,说道:“学生们读书杂,懂得一些药理而已,都是一点旁门左道,在陛下面前,难登大雅之堂。”

    “只怪我那徒儿鲁莽。”此时金蒲真帝冷冷地说道。

    这话一出,让赵秋实他们不由松了一口气,至少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不会对他们洗罪院动手。

    当然,金蒲真帝不会对李七夜他们动手,这也算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是一尊真帝,而虎王输在李七夜手中,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现在如果金蒲真帝要为自己徒弟报仇的话,这就太说不过去了,也有损他作为一尊真帝的英名。

    “大道久远,终会有再相见之日。”金蒲真帝双目一凝,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他日,必有机会一见洗罪院的大道奥妙。”?“揍他,快揍他,打了小的,老的必定出来。”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在远处嗷嗷大叫,说道:“小伙子,现在你揍了这个魔蒲小子,他师父兰书才圣一定会出头的,到时候,嘿,嘿,连同兰书才圣也一同揍了,这才爽。”

    听到大黑牛在远处嗷嗷叫,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不由头皮发麻,这头疯牛,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有真帝在此,它依然是无所忌顾的模样,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叫嚣着让李七夜去揍金蒲真帝、兰书才圣。

    如果说去揍金蒲真帝,那也就罢了,毕竟比金蒲真帝强大的人,也是有一些,但是,说要揍兰书才圣,那就显得太不自量力了。

    “随时都可以。”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如果你想,我随时都奉陪,当然,有机会,我倒乐意地领教一下兰书才圣的大道,听你徒弟说,他师祖可通万古,我倒看看怎么个通法。”?“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金蒲真帝的双目一炽,帝威大盛,在这刹之间,帝威如同狂风暴雨一样,似乎要摧毁着眼前的一切,在如此狂暴的帝威之下,整个天地如同处于惊涛骇浪之中,整个世间都好像随时会覆灭一样。

    在金蒲真帝那狂暴一样的帝威之下,所有人都不由颤了一下,许多伏拜于地上的学生更是全身打了一个哆嗦,在帝威镇压之下,他们想站起来都不能。

    “陛下——”有学生惊呼一声,难于承受这恐怖无匹的帝威。

    赵秋实他们在这样狂暴的帝威之下,也不由战战兢兢,他们更是被李七夜这样的话吓得魂飞魄散,现在惹上了金蒲真帝也就罢了,竟然连兰书才圣都得罪了,这样下去,李七夜这么一个害人精,那是把他们整个洗罪院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说不定会使得他们洗罪院灰飞烟灭。

    赵秋实他们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兰书才圣可是一尊始祖,始祖一怒,可以说是毁天灭地,说不定兰书才圣一指,便可以灭掉他们洗罪院,甚至是整个洗罪城。

    “对,就是这样。”在这个时候,远处山岗上的大黑牛是唯恐天下不乱,大声叫嚷嚷地说道:“狠狠揍他,打了小的,还怕兰书才圣不出面吗?揍得越狠,兰书才圣就越会出来。”

    说着,这头大黑牛还扬起自己的铁蹄,狠狠地敲着岩石,好像是他要出手狠狠揍金蒲真帝一顿。

    最终,金蒲真帝还是没有出手,徐徐地说道:“会有这个机会的!”说着,他缓缓转过身去。

    此时,金蒲真帝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散了吧,牛宝落于谁手,就是与谁有缘。”说完,飘然而去,他也再没有看牛宝一眼。

    在金蒲真帝离开之后,不少人如释重负,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怪怪地看李七夜一眼,不管李七夜如何,但,此时不少人都离李七夜远远的。

    “这小子,死定了。”在离开的时候,有学生不由嘀咕地说道:“得罪了金蒲真帝也就算了,竟然敢对兰书才圣大言不惭,必死无疑。”

    “就是,竟然敢大言不惭去挑战兰书才圣,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以为自己是金光上师不成?”另外有学生冷笑一声。

    “无非是拥有了洗罪剑,自己又有点道行,所以心里面膨胀了,以为自己真的是天下无敌。”还有学生冷冷地说道:“挑战兰书才圣,不知死活,举世之间,年青一辈,除了金光上师,谁人还有资格与兰书才圣相提并论!哼,一个洗罪字的学生,就算再强,也没资格与兰书才圣论道。”

    在这个时候,其他的学生都纷纷退走了,虽然也有人想得到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但是,金蒲真帝有话在先,大家都不敢胡来。

    眨眼之间,众人散去,只留下了李七夜他们。

    李七夜随手把牛宝一扔,扔给了杜文蕊,淡淡地说道:“这样的脏东西,还能有点用处,算是疗伤圣品。”

    “喂,喂,喂,你说话注意点,什么脏东西!这可是牛宝,牛宝,你知道什么叫牛宝吗?”大黑牛一下子就不满意了,站在高岗上,大叫说道:“而且,我这不是一般的牛宝,乃是九蕊黄金穗的稻谷所结的牛宝,价值连城。”

    “笑纳了,我替学生们谢过了。”杜文蕊接过牛宝,眉开眼笑。

    对于大黑牛的叫嚷,李七夜只是乜了它一眼,说道:“就凭你这种黑炭牛,也想吃上九蕊黄金穗,你是没睡醒吗?”

    “你是什么意思——”被李七夜这样一挤兑,大黑牛老羞成怒,大叫说道:“什么我还没有睡醒?你知道我大帅牛是何方神圣吗?我大黑牛乃是万兽之帝,众圣之王,拥有着无上血统,掌御着无上大道,我大帅牛亘古以来,便是独一无二,九蕊黄金穗算得了什么,连传说中的三仙界的祖树……”说到这里,它停住了。

    “怎么了,不说下去吗?”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三仙界的祖树怎么了?吃过三仙界的祖树吗?”

    “嘿,我胡诌的,别当真。”大黑牛张望了一下四周,没其他人,松了一口气。

    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好像听到你说三仙界的祖树,我正洗耳恭听,听一听我们了不起的大帅牛惊天动地的经历呢,好让我们这些晚辈大开眼界。”

    对于“三仙界的祖树”,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倒没有什么反应,而杜文蕊是目光跳动了一下,也有些悚然。

    “没,没那回事。”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我哪里有这种经历,都是只那个王八蛋老头胡言乱语的,这不关我什么事,我也是道听胡说的。”

    “哦,那我就对这个胡言乱语的老头有兴趣了。”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