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所有人屏住呼吸不敢说话,而李七夜是闲定自在,一点都不受金蒲真帝的帝威所影响。

    赵秋实他们在帝威的镇压之下,都说不出话来了,要知道,这可是八宫真帝,这样的实力,远不是他们所能抵抗的,对于他们而言,八宫真帝的实力,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金蒲真帝盯着李七夜,没有说话,他的目光犹如穿透一切,似乎要看穿李七夜一样。

    “好一个算计!”最后,金蒲真帝冷冷地说道。

    “谈不上算计。”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只不过是人心不足而已。”

    虎王只怕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死的,事实上,他就是中了李七夜的计,如果他自己吃下三颗百露丹果,说不定还能撑得住,就算是撑不住,也不会死去。

    但是,第三颗却吃下了地莲果,虽然地莲果的药力不如百露丹果,但是,它却无限亲和光明力量,如此一来,就如金蒲真帝所说的那样,这是火上浇油,一下子把虎王在此之前所吃下去的两个百露丹果的光明力量释放出来了,一下子磅礴无双的力量点燃了,一下子把虎王炸死了,就算在最后关头,他师父金蒲真帝出手,也未能救了他。

    “洗罪院,好样的。”金蒲真帝双目一寒,赞了一声,但是,他这样的一声赞赏,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换作在平日里,能得到八宫真帝的一声赞赏,那的确是一件荣幸的事情,但是,现在这样的一场赞赏,好像上人闻到了杀伐气息,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毛骨悚然,如果此时八宫真帝一怒,说不定一下子把他们灭掉,到了这个时候,谁都救不了他们。

    “杜院长,看来,洗罪院还是藏龙卧虎。”此时金蒲真帝看了看杜文蕊,徐徐地说道。

    说出这话的时候,金蒲真帝是帝威浩然,那怕此时他已经看出李七夜隐藏了实力,但是,他依然是大道澎湃,无所忌惮。

    毕竟,他本身就是一尊八宫真帝,而且,作为兰书才圣的弟子,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什么高人没有见过,他师父就是始祖,试想一下,他忌惮过何人了?

    所以,那怕他知道李七夜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金蒲真帝也依然无所忌惮,如果必要出手一战,他依然是无所畏惧地出手一战。

    “不敢,不敢。”杜文蕊咳嗽了一声,说道:“学生们读书杂,懂得一些药理而已,都是一点旁门左道,在陛下面前,难登大雅之堂。”

    “只怪我那徒儿鲁莽。”此时金蒲真帝冷冷地说道。

    这话一出,让赵秋实他们不由松了一口气,至少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不会对他们洗罪院动手。

    当然,金蒲真帝不会对李七夜他们动手,这也算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是一尊真帝,而虎王输在李七夜手中,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现在如果金蒲真帝要为自己徒弟报仇的话,这就太说不过去了,也有损他作为一尊真帝的英名。

    “大道久远,终会有再相见之日。”金蒲真帝双目一凝,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他日,必有机会一见洗罪院的大道奥妙。”?“揍他,快揍他,打了小的,老的必定出来。”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在远处嗷嗷大叫,说道:“小伙子,现在你揍了这个魔蒲小子,他师父兰书才圣一定会出头的,到时候,嘿,嘿,连同兰书才圣也一同揍了,这才爽。”

    听到大黑牛在远处嗷嗷叫,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不由头皮发麻,这头疯牛,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有真帝在此,它依然是无所忌顾的模样,更要命的是,他竟然叫嚣着让李七夜去揍金蒲真帝、兰书才圣。

    如果说去揍金蒲真帝,那也就罢了,毕竟比金蒲真帝强大的人,也是有一些,但是,说要揍兰书才圣,那就显得太不自量力了。

    “随时都可以。”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如果你想,我随时都奉陪,当然,有机会,我倒乐意地领教一下兰书才圣的大道,听你徒弟说,他师祖可通万古,我倒看看怎么个通法。”?“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金蒲真帝的双目一炽,帝威大盛,在这刹之间,帝威如同狂风暴雨一样,似乎要摧毁着眼前的一切,在如此狂暴的帝威之下,整个天地如同处于惊涛骇浪之中,整个世间都好像随时会覆灭一样。

    在金蒲真帝那狂暴一样的帝威之下,所有人都不由颤了一下,许多伏拜于地上的学生更是全身打了一个哆嗦,在帝威镇压之下,他们想站起来都不能。

    “陛下——”有学生惊呼一声,难于承受这恐怖无匹的帝威。

    赵秋实他们在这样狂暴的帝威之下,也不由战战兢兢,他们更是被李七夜这样的话吓得魂飞魄散,现在惹上了金蒲真帝也就罢了,竟然连兰书才圣都得罪了,这样下去,李七夜这么一个害人精,那是把他们整个洗罪院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说不定会使得他们洗罪院灰飞烟灭。

    赵秋实他们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兰书才圣可是一尊始祖,始祖一怒,可以说是毁天灭地,说不定兰书才圣一指,便可以灭掉他们洗罪院,甚至是整个洗罪城。

    “对,就是这样。”在这个时候,远处山岗上的大黑牛是唯恐天下不乱,大声叫嚷嚷地说道:“狠狠揍他,打了小的,还怕兰书才圣不出面吗?揍得越狠,兰书才圣就越会出来。”

    说着,这头大黑牛还扬起自己的铁蹄,狠狠地敲着岩石,好像是他要出手狠狠揍金蒲真帝一顿。

    最终,金蒲真帝还是没有出手,徐徐地说道:“会有这个机会的!”说着,他缓缓转过身去。

    此时,金蒲真帝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散了吧,牛宝落于谁手,就是与谁有缘。”说完,飘然而去,他也再没有看牛宝一眼。

    在金蒲真帝离开之后,不少人如释重负,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怪怪地看李七夜一眼,不管李七夜如何,但,此时不少人都离李七夜远远的。

    “这小子,死定了。”在离开的时候,有学生不由嘀咕地说道:“得罪了金蒲真帝也就算了,竟然敢对兰书才圣大言不惭,必死无疑。”

    “就是,竟然敢大言不惭去挑战兰书才圣,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以为自己是金光上师不成?”另外有学生冷笑一声。

    “无非是拥有了洗罪剑,自己又有点道行,所以心里面膨胀了,以为自己真的是天下无敌。”还有学生冷冷地说道:“挑战兰书才圣,不知死活,举世之间,年青一辈,除了金光上师,谁人还有资格与兰书才圣相提并论!哼,一个洗罪字的学生,就算再强,也没资格与兰书才圣论道。”

    在这个时候,其他的学生都纷纷退走了,虽然也有人想得到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但是,金蒲真帝有话在先,大家都不敢胡来。

    眨眼之间,众人散去,只留下了李七夜他们。

    李七夜随手把牛宝一扔,扔给了杜文蕊,淡淡地说道:“这样的脏东西,还能有点用处,算是疗伤圣品。”

    “喂,喂,喂,你说话注意点,什么脏东西!这可是牛宝,牛宝,你知道什么叫牛宝吗?”大黑牛一下子就不满意了,站在高岗上,大叫说道:“而且,我这不是一般的牛宝,乃是九蕊黄金穗的稻谷所结的牛宝,价值连城。”

    “笑纳了,我替学生们谢过了。”杜文蕊接过牛宝,眉开眼笑。

    对于大黑牛的叫嚷,李七夜只是乜了它一眼,说道:“就凭你这种黑炭牛,也想吃上九蕊黄金穗,你是没睡醒吗?”

    “你是什么意思——”被李七夜这样一挤兑,大黑牛老羞成怒,大叫说道:“什么我还没有睡醒?你知道我大帅牛是何方神圣吗?我大黑牛乃是万兽之帝,众圣之王,拥有着无上血统,掌御着无上大道,我大帅牛亘古以来,便是独一无二,九蕊黄金穗算得了什么,连传说中的三仙界的祖树……”说到这里,它停住了。

    “怎么了,不说下去吗?”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三仙界的祖树怎么了?吃过三仙界的祖树吗?”

    “嘿,我胡诌的,别当真。”大黑牛张望了一下四周,没其他人,松了一口气。

    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好像听到你说三仙界的祖树,我正洗耳恭听,听一听我们了不起的大帅牛惊天动地的经历呢,好让我们这些晚辈大开眼界。”

    对于“三仙界的祖树”,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倒没有什么反应,而杜文蕊是目光跳动了一下,也有些悚然。

    “没,没那回事。”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我哪里有这种经历,都是只那个王八蛋老头胡言乱语的,这不关我什么事,我也是道听胡说的。”

    “哦,那我就对这个胡言乱语的老头有兴趣了。”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第2905章金蒲真帝    在众目睽睽之下,虎王不得不拿起了地莲果。

    “哼,再吃一颗又何妨。”虎王拿起了地莲果之后,冷哼了一声,以他自己的估算,就算是再吃一颗百露丹果他都还是能承受的,现在这一颗地莲果比起百露丹果来,药力弱了不少,他再吃下这一颗地莲果,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在这个时候,虎王咬了一口地莲果,咽了下去。

    一口地莲果入口,不仅仅是虎王,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以为无事,再吃一口又能怎么样呢?

    就在一口地莲果咽了下去的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就在刹那之间,虎王体内的所有光明力量一下子被点燃了一样。

    在此之前,虎王体内的光明力量一直如千万条巨龙在咆哮一样,但是依然被虎王压制住了,然而,这一口地莲果下去,一下子改变了局面。

    这就好像是一桶油一样,瞬间被一点星火点燃了,就好像千万条巨龙就在这瞬间挣脱了身上的锁链一样。

    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只见虎王体内的所有光明力量瞬间炸开,犹如是火山爆发一样。

    “降——”虎王骇然,大叫一声,施展兽符,一声狂吼,无数的兽符瞬间加持在自己的身上,欲借此压制住这一下子爆发的光明力量。

    但是,在这个时候,虎王体内的光明力量就像是被点燃的油桶,就像是脱缰的巨龙,根本就是压制不住了。

    “喀嚓、喀嚓、喀嚓……”的崩碎之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本是加持在虎王身上的兽符竟然一寸寸碎裂,光明瞬间从他的身体照射出来,一缕缕的光明璀璨无比,好像是刺穿了他的身体一样。

    最后,听到“砰”的一声,虎王身体的所有兽符加持都一下子崩碎,当兽符一下了崩碎的时候,虎王再也无法压制狂暴的光明力量了,听到“噗”的声音响起,鲜血溅射。

    在这瞬间,虎王的身体出现了无数的裂缝,鲜血直接从裂缝中飙射出来,听到“喀嚓、喀嚓”的碎裂声音响起。

    在眨眼之间,只见虎王的身体被撑开了,一条条裂缝瞬间被撑成了一道道伤口,当磅礴的光明力量奔腾而出的时候,就好像是要把虎王的身体撑得崩碎。

    “怎么会这样——”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的学生都被吓得一大跳,不由骇然大叫一声。

    “师尊,救我——”在身体被撑得崩碎瞬间,虎王不由为之骇然,在自己身体要炸开的刹那之间,他尖叫起来。

    因为在这刹那之间,他已经感受到了,澎湃汹涌的光明力量不仅仅是要把他的身体炸开,也会把他的真命魂魄炸得灰飞烟灭。

    在生死的瞬间,他向自己的师父发出了求救音讯。

    “哼——”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声沉哼响起,这一声沉哼瞬间响彻了九天十地,如同焦雷一样在所有人耳边炸开了。

    “愚昧!”在这瞬间,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一只大手从天而降,这只大手从天而降,金光吞吐,只见一道道金色的法则如同是天瀑一样倾泻而下,瞬间笼罩住了虎王。

    就在这只大手从天而降的瞬间,“轰”的一声巨响,轰鸣不绝,真帝之威瞬间澎湃,如惊涛骇浪一样拍来。

    与此同时,听到“啵”的声音响起,地上生长出了一条条金色的蔓藤,一条条金色的蔓藤如同黄金铸造的一样,这一条条的蔓藤如灵蛇一样,以极快的速度缠绕虎王,欲包裹着虎王的身体,为他压制住他身体里的光明力量。

    “迟了。”看到金色的蔓藤缠绕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轰——”的一声巨响,在金色的蔓藤还没包裹住虎王的身躯之时,虎王体内的光明力量瞬间聚集到了一个临界点,瞬间炸开了,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只见无穷无尽的光芒像星辰大海一样瞬间炸开,无数的光粒子喷涌向天地,形成了光潮冲击而出。

    “不——”在自己彻底炸开的时候,虎王尖叫一声,他尖叫声响彻了天地,在临死的刹那之间,他是充满着不甘,充满着绝望。

    在生死瞬间,那怕他师父出手相助都未能救他一命,这一刻让他是多么的不甘心,让他是多么的绝望。

    当“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天地陷入了静寂,所有的光明如同光潮一样冲击而出,瞬间轰向了四面八方,这样的一幕太震撼了,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口瞪目呆,久久回不过神来,不少人被眼前这样的一幕吓傻了。

    “哼——”就在这一刻,一声冷哼响起,这一声冷哼虽然不像刚才一哼那样如惊雷一样炸开,但是,这一声冷哼却像是一个巨锤狠狠地砸在了所有人胸膛上,让所有人都一窒息,差点趴在了地上。

    这一刻,有一人从天而降,当他落于地上之时,金光散漫,无数的金光从泥土之中钻了出来,漫散于空中,而且与此同时,地上一下子生长出了一条条金色的蔓藤,每一条蔓藤如同灵蛇一样,交缠在一起,轻轻地托起了这个从天而降的人。

    似乎,当这个人不论走到哪里的时候,他都会让蔓藤诞生,他每一步落下,就有蔓藤托起他的身体,似乎这就是步步生莲,虽然他所生的不是莲花,而是金色的蔓藤。

    此时,大家一望,只见从天而降的是一个青年,他一身金衣,金衣上有大道符文游走,似乎他身上所披的不是一件金衣,而是把金色的大道披在身上。

    这个青年目光如剑,目光转动之间,可辟江斩海,在他举止之间,有着挥天斥地的气势。

    当这个青年落于此地之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真帝气息如同惊天巨涛一样拍打着这方天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窒息,这就好像是一掌重重地拍在所有人身上,让人不由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而且,这个青年落下,真帝之威镇压着这片天地,让很多学生都不由为之颤了一下,一时之间窒息,喘不过气来。

    “金蒲真帝——”看到这个青年之时,有人不由为之骇然,抽了一口冷气。

    一听到这个帝号,赵秋实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在帝威之下,他们都站不稳身体了,他们都鞠下了身。

    金蒲真帝,曙光东部的学生,劲草道统的传人,兰书才圣的弟子,八宫真帝!

    不论是哪一个头衔,都足可以让他傲视八方,横扫九天十地!

    “陛下——”看到这位青年,不少学生纷纷伏拜,道行浅的学生,根本就是承受不起金蒲真帝那磅礴浩瀚的真帝之威。

    唯有那些拥有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那才能真正承受金蒲真帝的帝威,毕竟作为一尊八宫真帝,这样的实力,不是那些登天真神所能匹敌的。

    金蒲真帝目光如冷电,一扫而过,当他目光如冷电一般一扫而过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好像是一把利剑刮在了自己的身上一样,疼痛难忍。

    此时,金蒲真帝乃是抽了一下鼻子,目光一寒,说道:“百露丹果,地莲果。”话一落下,他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是你坑杀了我的徒弟!”此时,金蒲真帝目光一冷,让人畏惧。

    金蒲真帝,乃是魔蒲成道,妖族一支,后来被兰书才圣收为弟子,成为了一尊八宫真帝,一生造化,可谓是惊艳。

    而同为妖族,对于虎王这样的一个弟子,金蒲真帝还是很庞爱的,而虎王也是十分孝顺自己的师父。

    现在发现自己徒弟惨死在李七夜的算计之中,金蒲真帝当然不能平静。

    虽然此时金蒲真帝没有大怒,但是,真帝气息咆哮,天地颤抖,让所有人都不由悚然,赵秋实他们更是被吓得哆嗦,这可是一尊真帝呀,只要他一怒,一只手指就可以灭掉他们所有人。

    一时之间,赵秋实他们都不由为李七夜担忧起来,怕被金蒲真帝斩杀。

    “谈不上坑杀。”李七夜耸了耸肩,笑着说道:“这只是一局再普通不过的赌局而已,他吃百露丹果,我吃地莲果。”

    “百露丹果至醇,地莲果性亲,但,百露丹果与地莲果混吃,却烈酒浇火!”金蒲真帝双目一凝,冷视李七夜。

    他是魔蒲成道,在药理方面可谓是大师,一下子明白自己徒弟是怎么样死的,再看李七夜手握牛宝,他更是心里面怜惜。

    因为他是想得到这个牛宝,当时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如此孝顺,最后也搭上了自己性命。

    “这就不能怪我了。”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我只是想吃点地莲果而已,是你的徒弟抢着要吃我最后一颗的地莲果,只能说,命也。”

    金蒲真帝双目一厉,在这个时候,金蒲真帝没有动怒,但,一尊真帝,不怒而威,可怕的真帝气息在咆哮着,让许多学生吓得心惊胆颤,有人抬头看了一眼,打了个哆嗦,都不敢去看金蒲真帝。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认为这一次李七夜是死定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