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威逼,第2901章利诱威逼

已有 3 阅读此文人 - - 女主放荡勾人np的小说 -

    听到这样的轶闻,一些从来没有听过的学生都不由啧啧称奇,毕竟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在哪一个时代,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位惊艳无比的始祖,还能被一个奸商骗了,而且还被奸商卖给了恶魔,这是多么离谱的事情,这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虽然说这样的轶闻听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但是,很多学生听了之后,都相信这是真的,毕竟骄横商行是出了名的,在光明圣院也有。

    可以说,只要你出得起价格,不论你想要什么,骄横商行都能帮你弄到,一个如此广大神通、一个如此邪门的商行,他们的创始人骄横,有着那样的本事也不足为奇。

    “哼,一个奸商,何足于与我师祖相提并论。”在很多人低声议论之时,虎王冷冷地一哼,傲然地说道:“我师祖乃是年少成祖,才达万道,浩瀚博学,通古晓今,焉是那些凡夫俗子相比。”

    说到这里,虎王也不由为之傲意十足。这也不怪虎王如此的傲意十足,毕竟有着兰书才圣这样的师祖,换作任何一个晚辈,都会以之为傲,以之荣焉。

    看到这模样,旁边的杜文蕊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就是眼界的高低,一辨便知,这也就是意味着,那怕强大如兰书才圣,也依然不入李七夜的法眼。

    “你师祖年少成祖,才达万道,浩瀚博学,通古晓今,那是关我屁事。”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与他又是非亲非故,他再了不起,我也没听过他的名字,你又怎么样。”

    “你——”虎王一时之间不由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家也不由相视了一眼,一时间也对不上话来,李七夜这话还真的没什么毛病,就算兰书才圣再强大,再了不起,难道李七夜一定需要知道他吗?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都不由多看了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一眼,谁都看得出来,虎王对于这块牛宝志在必得。

    大家心里面也都明白,这只怕不是虎王自己想要这块牛宝,而是他想把这块牛宝贡献给他的师父金蒲真帝,毕竟,在此之前,金蒲真帝也曾是亲自开口向大黑牛讨要过。

    看来金蒲真帝也是十分需要这一块牛宝,所以,作为弟子的虎王,当是竭尽全力,把这一块牛宝弄到手,为自己的师父分忧。

    既然虎王对于这块牛宝志在必得,这就一下子使得不少人打消了对牛宝的念头,毕竟,不管是谁想和虎王竟争,那都必须先掂量一下自己。

    就算他们的实力比虎王强大了,但是,比虎王的师父金蒲真帝呢?比虎王的师祖兰书才圣呢?只怕是没得比,既然是如此,何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呢。

    “也罢,我也不与你一般计较。”最后,虎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盯着李七夜,沉声地说道:“你究竟怎么样才肯出手这一块牛宝!”

    “我出不出手这块牛宝,关你什么事?”李七夜笑着说道:“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你多操心。”

    “你——”虎王被李七夜堵得无话可说,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压住了上涌的怒气,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财帛动人心,只怕你是有缘得之,却没能力守之,万一出什么意外,只怕不仅没能把宝物守好,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

    虎王这态度,看起来好像是为李七夜好一样,好像是提醒李七夜,但是,明白人一听,也就听得出来,虎王这话已经是充满着威胁之意了。

    就算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虎王不方便出手抢,但是,转一个角落,趁无人的时候,说不定他就立即出手,杀人夺宝,这样的事情,对于他而言,只怕不是什么难事。

    “是呀,怀璧其罪。”有人立即劝说:“你还不如把这么一块牛宝卖给虎王,这不仅是能全身而退,还能卖个好价钱。”

    “这么一块牛宝,你留于身上,又无用处,还不如换点更实际的东西。”其他的学生也都纷纷出言相劝。

    虽然在场的很多人都想得到这一块牛宝,但是,虎王摆明姿态对于这块牛宝志在必得,很多人都不愿意去与虎王相争。

    既然得不到牛宝,那么做个顺手推舟的人情又何妨呢,与虎王结个善缘,说不定有一日能有机会去晋见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

    “是吗?”对于众人的相劝,李七夜不为所动,淡淡地笑着说道:“所谓的杀人夺宝,不会是说你自己吧。”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虎王的身上。

    虽然说,虎王有这个心,大家也心底里也明白,只不过,大家都没有戮破那层薄膜而已,李七夜一口揭开,就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有些尴尬,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

    虎王脸色不由为之一变,毕竟,在广庭大众之下,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想杀人夺宝,毕竟,这坏了自己的名声,也会拖累长辈。

    “信口雌黄,血口喷人。”虎王厉喝一声,冷喝道:“我虎王堂堂正正做人,乃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焉是这等小人行径。就算本王想要此牛宝,也可以当着天下人面光明正大地赢你。”

    “是吗?”李七夜坐在树杈之上,随意,乜了他一眼,说道:“凭你,只怕不配!”

    “好大的口气——”虎王被李七夜这话气得哆嗦,怒视李七夜,双目一厉,露出杀机,冷冷地说道:“你敢不敢与我一赌!”

    “怎么?想与我打一场吗?”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对,打一场,打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场,打了老的,再打更老的,一直打到他师祖为止。”就在李七夜与虎王两个人气氛一触即发的时候,充满着火药味的时候,只见大黑牛在远处的山岗上吆喝了一声。

    不少人纷纷望去,有些人瞪了一眼这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黑牛。

    “看什么看,没看过我这么帅的老牛吗?”大黑牛大言不惭,说道:“再说了,本帅牛说得没有道理吗?这只小老虎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师父是真帝、自己师祖是始祖吗?不然就凭他那一点本事,还敢如此的嚣张。嘿,小子,揍他,把他揍残,然后再揍他师父,最后再揍他师祖。”

    大黑牛这一顿唯恐天下不乱的话顿时让很多人都无语,杜文蕊更是哭笑不得,只怕这头大黑牛比谁都想看到李七夜与兰书才圣一战吧。

    “这头黑炭牛说得有道理。”李七夜抚掌而笑,说道:“这样的建议,的确是可以考虑考虑,揍了小的,不怕老的不出来。”

    “呸,我叫大帅牛,什么黑炭牛,胡说八道。”大黑牛对于李七夜这样的称呼十分不满意,大叫。

    对于李七夜与大黑牛之间的一唱一和,把虎王气得脸色铁青,双目中的杀机更盛。

    ”太嚣张了,凭他也敢挑战金蒲真帝,不自量力。”有学生对于李七夜这话不满,冷哼一声。

    另一个学生则是讥讽地说道:“你就不明白了,有些人,拥有了一件始祖之剑,就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却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丑而已。”

    “解决你,何需我师尊,我便足矣。”此时虎王脸色难看到极点,冷冷地说道:“就凭你对我师尊的不敬,便可万死。”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也行,那就接我一剑。”说着拍了一下背上的洗罪剑。

    “虎兄,不可,此乃是洗罪剑,是始祖佩剑。”在虎王双目一厉之时,立即有年长的学生提醒,说道:“吴柯众人,便死于此剑之下。”?被这个同学一提醒,虎王心里面为之一震,他是八重天的登天真神,但是,不要忘记了,吴柯他们也是登天真神,而且吴柯不止一个人,他手中没有始祖之兵,不一定能接得下这一剑。

    大家听到这话,也都纷纷望着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

    “此剑,乃是无量光明,一剑拥有始祖之威,不可硬撼。”有不少学生知道洗罪剑,此时看到这剑落在李七夜手中,羡慕嫉妒。

    “大家都是同学一场,都是光明圣院的学生,何必刀剑相向呢,不如比点文雅的。”见到虎王骑虎难下的时候,立即有学生打圆场。

    “对,比点文雅的,以免得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一时之间,不少学生纷纷给虎王找下台阶。

    “文雅了一点的?比采摘圣果吗?”李七夜随意一笑。

    这话一出,又让在场的所有学生面面相觑,刚才李七夜叩击八品圣果,轻而易举,大家都知道,他背负有洗罪剑,可以借御光明力量,对于他而言,采摘圣果,只怕不难。

    “不如赌吃圣果如何?”有学生灵机一动,说道:“圣果,不仅是圣品之物,而且为大补,可驱人心魔,赌吃圣果如何?”

    “这个主意不错,就赌吃圣果,这样又免得伤了和气。”其他学生相视一眼,纷纷附和。

第2900章我听过的人物    一时之间,在场的学生都不由有些瞠目地看着李七夜,没听过金蒲真帝,这话说得有些托大了。

    就是赵秋实他们也忙是向李七夜打了一个眼色,示意李七夜也别把话说得太难听,毕竟,得罪了一位八宫真帝,那以后他们洗罪院不用混了。

    李七夜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把虎王给噎住了,他师尊金蒲真帝,出身于劲草道统,天下谁人不知,李七夜竟然说不知,这就好像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一样。

    虎王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师尊金蒲真帝,出身于劲草道统,师从兰书才圣,也是我的师祖……”

    当虎王一提到兰书才圣之时,所有人都一下子寂静起来,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的不恭!

    兰书才圣,威名如雷贯耳,在仙统界,只怕任何人都听过两个名字——金光上师、兰书才圣!

    他们都是当世的两尊始祖,而且还是年轻便证道成祖,何等的逆天,何等的绝世无双。

    兰书才圣,出身于劲草道统,这并非是他创建了劲草道统,而是他出身于此,后证道成祖,而他跳出道统,依然未筑建自己的道统,依然以劲草道统的弟子自居。

    虽然说,虎王只不过是一位八重天的登天真神而已,这样的实力,放在光明圣院,也算不了什么惊才绝艳,只能说是优秀而已,毕竟,在光明圣院,真帝都好几尊。

    像虎王的师尊金蒲真帝,那就能说得是绝世天才了,天赋禀异无双,当然,金蒲真帝这尊八宫真帝,比起圣霜真帝、紫龙女帝、明王佛、金变战神这样惊才绝艳的天才来,那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

    但是,金蒲真帝的出身,就很多人无法相比了,就是圣霜真帝都无法比,那就是师从兰书才圣!

    拥有一个始祖的师父,这样的出身,的的确确是可以傲视九天十地,这也是虎王为之十分自傲的地方。

    但,这也必须承认,有着这么一尊始祖作为师祖,那的的确确是可以威慑天下的事情。

    当虎王报出“兰书才圣”的尊号之时,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不管是多么惊才绝艳的学生,不管是出身有多么了不起的学生,听到“兰书才圣”的名号之时,都肃然起敬,都不由屏住呼吸,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不敢有所不恭。

    “没听过。”就在所有人都对兰书才圣肃然起敬的时候,李七夜不咸不淡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得那么的风轻云淡。

    “没听过”,这三个字落入所有人耳中之时,如同惊雷一样在所有人耳中炸开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李七夜,你说你没听过金蒲真帝,大家多多少少还是能理解。

    毕竟,在当世之间,没有十尊也有八尊,或者还有一些老一辈的真帝遗留下来,所以,真帝的数量还是多一点点,而且,就在光明圣院就聚集了好几尊,但是,如果说,没听过兰书才圣,那就太过份了。

    兰书才圣,作为始祖,当世也唯有两个而已,不要说是光明圣院的学生,只要是稍稍修练过的人,拜入任何一个修道宗门的普通弟子,都听过兰书才圣的大名。

    现在李七夜竟然风轻云淡地说没听过,这话就不是托大了,而是嚣张,完全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把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吓得脸色煞白,他们都不由跺了跺脚,拼命地向李七夜使眼色,示意他别再乱说话了。

    得罪了一位真帝,那就已经够他们洗罪院喝一壶的了,现在连兰书才圣这样的始祖都得罪进去,那岂不是要把他们的洗罪院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说不定兰书才圣一怒,便能一指灭了他们的洗罪院。

    反而,作为院长的杜文蕊,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担心,只是笑了笑而已,似乎天塌下来都与他无关,与洗罪院无关。

    虎王报出自己的师门,那用意是十分明显了,就是告诉李七夜他背后靠山很强,也是在威胁李七夜,要软硬兼施,让李七夜乖乖地交出这块牛宝。

    没有想到,李七夜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把他打发了,这样的话,对于他而言,对于他师尊而言,对于他师祖而言,对于他们宗门而言,就是一种有意的羞辱。

    “小子,你太狂妄了。”虎王此时再也按捺不住了,忍不住厉喝一声。

    这不仅仅是虎王是这样认为,此时所有学生都望着李七夜,他们都觉得李七夜太狂妄了,在当今的仙统界,连三岁小孩都听过兰书才圣吧。

    ”狂妄,什么狂妄?”李七夜一副不明白的模样。

    “我师祖,大道通天,跨越万古,才达万道,举世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虎王冷喝一声,说道:“今日,你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狂妄无知……”

    “这叫什么大言不惭。”李七夜轻轻挥手,打断了虎王的话,说道:“没听过就没听过,我没听过,总不能装着听过吧,这叫不懂装懂,我是一个很诚实的孩子,从来不会去不懂装懂。”

    这一副无辜的模样,不少人都面面相觑,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李七夜没听过兰书才圣,他存心是要与虎王过不去。

    “你——”虎王被气得脸色涨红,好不容易,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哼一声,冷笑,冷冷地说道:“那举世之间,有谁人能入你的法耳呢,你听过谁的大名呢?”毫无疑问,他这话充满了讥笑。

    因为大家都知道,在当世,还有谁能比得上金光上师、兰书才圣呢?

    “这个嘛。”李七夜搔了搔头,一副很认真去想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说道:“我听过的人,倒有几个,比如说,燧帝、羲帝、农帝。他们三个人我倒知道,我也听过他们的名字,蛮好的。”

    李七夜一口气报出了这三个人的名字,这顿时让所有人傻眼了。

    “燧帝、羲帝、农帝。”所有学生都面面相觑,甚至有人嘀咕地说道:“这三个人算吗?大家都说,这根本就不存在的嘛。”

    大家都知道,燧帝、羲帝、农帝那只是存在于传说,关于他们的记载没有凿实的考证,甚至有离谱的传说认为,他们三个人早就成仙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认为,燧帝、羲帝、农帝他们三个人并不存在,只不过是虚构的而已。

    现在李七夜这么一说,不少学生笑了一下,纷纷都不以为然,这三个人虚无飘渺,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没有像金光上师、兰才书圣他们来得真实,来得震撼。

    在很多学生不以为然的时候,反而一直十分随意旁观的杜文蕊则是神态一震,一下子神态严肃起来。

    “哼,都只不过是飘渺虚无的传说而已。”虎王冷哼一声,说道:“不足为信,除了他们三人呢?”

    “除了他们三个人呀。”李七夜又不由搔了搔头,说道:“好像有点难,哦,我记得还有一个人。”

    “谁呀。”李七夜话还没有说完,就有学生忍不住抢着问了。

    “骄横。”李七夜一拍手掌,笑着说道:“就是他了,我听过他的大名,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骄横——”听到这个名字,有不少学生面面相觑,甚至有学生问道:“骄横,这是谁呀?”

    “我知道,就是骄横商行的老祖宗,也就是骄横商行的创始人,历史上很有名的奸商,听说,不少历史上的大人物都被他骗过,所以,在那个时代,很多人对他咬牙切齿,恶名昭著!”

    “你这样一说,我就记得了,洗溪的一个弟子跟我说过这么一段逸闻。”有一位学生一拍手掌,说道:“传言说,在那个时代,洗溪的始祖,曾经被这个骄横骗过,骄横把他卖给了恶魔,后来发洗溪的始祖从恶魔地盘中杀了出来,追杀这个奸商一辈子,追杀到他天涯海角!”

    “有这么一段逸闻?”听到这话,不少学生都纷纷询问。

    “的确是有。”一位学生广博的学生点头,说道:“听说,这件事还是洗溪的始祖是在证道成始之后的事情,不是在他年轻时候的事情。”

    “这不可能吧,洗溪的始祖洗白灰,是最惊艳无双的始祖之一,他成为始祖,便是举世无敌,他怎么可能被人卖给恶魔呢?这太离谱了吧。”很多学生都不相信。

    洗溪,曾经是仙统界最为强大的道统,虽然今日不如当年,但,依然是威名赫赫,实力强悍无比。

    洗溪的始祖,洗白灰,那就更是一位了不得的始祖了。

    在三仙界,只有两个人名字便是始号的,一个是高阳,一个是洗白灰!

    洗白灰曾被人认为是三仙界最惊艳的始祖之一,道成便是无敌。

    但是,这样一位惊艳无敌的始祖,说被一个奸商卖给了恶魔,这样的话,说出来,没有任何人相信,这样的事,那实在是太离谱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