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不少学生缓缓地围了过来,所有人都盯着李七夜手中的牛宝。

    谁都看得出来,大黑牛是一头十分了不得、十分逆天的圣兽,它的牛宝是价值几许?更何况,这是由九蕊黄金穗的稻谷所结的牛宝,那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呀。

    一时之间,气氛显得特别的紧张,也显得特别的诡异,虽然大家都看着李七夜手中的牛宝,所有人都对这块牛宝是垂涎欲滴,但是,没有任何人愿意第一个动手抢牛宝的,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谁人都不愿意背负骂名,也不愿意被人戳脊背骨。

    “同学,你这块牛宝卖吗?”终于,有一个学生灵机一动,向李七夜打招呼。

    既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放便去抢牛宝,那么,向李七夜购买总算行吧,反正一个人愿打一个人愿挨就行了。

    更何况,这个学生心里面也打着小算盘,像李七夜这种洗罪院的学生,只怕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说不定给点他小利小惠,他就愿意把自己手中的牛宝卖了。

    这个学生一开口要购买李七夜手中的牛宝,这一下子让所有的学生都不由双目一亮了,毫无疑问,这一下子给了所有学生新的想法了,这何必去抢呢,购买便是,价高者得。

    “哦,你拿什么来跟我买呢?”看了一下眼前这些学生,李七夜露出笑容,若有所思。

    “我这里有护身符一张,乃是大神通,它有三层防御,而且还有遁形之咒,如果你一遇到生命危险之时,祭出这符,这不仅可以帮你挡住敌人,而且还能瞬间带着你远遁逃逸而去。”这位学生一见有戏,立即就来精神了,立即取出一只宝符。

    只见这张宝符乃是宝光吞吐,上面篆有铁笔金钩一样的符文。

    “还可以哦。”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点头说道。

    “这么说来,你愿意换了?我把宝符给你,你把牛宝给我。”这个学生立即大喜,忙是走了过来。

    “慢着。”见到李七夜有意动的模样,立即有另一位学生出声叫住了,他打开了乾坤袋,只见里面宝光腾腾,徐徐地说道:“同学,我这里有五品的圣果,一共有一百三十二颗,全都归你,只换你一块牛宝。”

    “靠,手笔不小。”一见到这个学生要以一百多个五品的圣果向李七夜换这么一块牛宝,这一下子让不少学生大吃一惊,这手笔的确够大的,而且,这也说明这个学生的实力很强大,至少是不朽真神。

    被这位学生抢了机会,刚才那个学生脸色有点难看,但是,又无可奈何,毕竟,他这一百多个的五品圣果比他这一张宝符更有价值了。

    不要说是这些学生了,此时赵秋实他们都望着李七夜了,如果换作是他们,他们都愿意以这一块牛宝去换这一袋的圣果。

    “我这里有一百四十一个五品圣果,四百七十八个四品圣果,与你换这块牛宝。”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另外一个同学说道,打开了乾坤袋。

    “哼,比多又有什么用。”这位学生被比下去了,不服气,取出另外一个乾坤袋,冷冷地说道:“我这里有六颗七品圣果,与你换牛宝。”

    毫无疑问,六颗七品圣果,一下子比下了前面的所有圣果,毕竟,圣果高一品,就是可以以一胜百。

    “我出八颗七品圣果。”另外一个学生冷哼一声,也不服气,追加了两颗。说到这里,他还顿了一下,对李七夜说道:“同学呀,包括刚才的那些五品、四品的圣果都归你。只要你拥有了这些圣果,天天吃,当着水果吃,只要你稍稍修练,只怕用不了多久,你便能成为一尊真神,甚至有可能成为登天真神,这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无穷,前途无量。这么多的圣果,价值绝对超过了你手中这块牛宝。”

    他是在怂恿诱惑着李七夜,毕竟,这块牛宝的价值远远超过这些圣果,特别是牛宝中的九蕊黄金穗的稻谷,更是价值不可估量。

    “圣果呀。”李七夜笑了一下,他此时就是坐圣果树上,这一颗圣果树还是八品圣果树,笑了一下之后,李七夜随手一叩,便听到“笃”的一声,一颗成熟的八品圣果应声而落,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

    李七夜随口咬了一下,慢悠悠地吃着,然后说道:“八品以下的圣果,吃起来涩口,八品勉强能咽得下口。”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这两个学生脸色涨红,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他们把自己五品、七品的圣果当宝,而李七夜随手就叩击下了一颗八品的圣果,这一下子就把他们的圣果比下去了,他们还能拿这些七品的圣果来与李七夜换这块牛宝吗?

    至于赵秋实他们,都傻傻地看着李七夜,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竟然能叩击下八品的圣果,而且还是那么容易。

    在刚才的时候,李七夜一直都没有动手,他们还以为李七夜没办法叩击下八品的圣果呢。

    “随手便叩击下八品圣果,他是有多强大?”看到李七夜如此随意便叩击下了八品圣果,有学生不由嘀咕了一声。

    “只怕不是他自己的实力,是洗罪剑。”有一位年长的学生看着李七夜背上的洗罪剑,徐徐地说道:“此剑,承蕴有无穷的光明力量,借它的力量,叩击下八品圣果,也不是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这位学长的话,大家也都释然了,毕竟,洗罪剑是一把始祖之剑,它能击落八品圣果,这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此时,这两个欲以圣果换牛宝的学生,也只退了回去了,免得在继续丢人现眼。

    “这位同学,我这里有‘八圣宝卷’一份,乃是一位真帝所留的手泽,与你换牛宝如何?”有一位出身于名院的学生干咳一声,取出了一张宝卷,真帝气息弥漫,让人一看便知道是出自于真帝之手。

    “这位同学,我们洗罪院拥有十几册的光明功法,而且,都是始祖所留,我要真帝宝卷干什么?”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这位学生被李七夜怼了这么一句话,顿时老脸发烫,只好是灰溜溜地退到一边了。

    事实上,在光明圣院,如果说你以功法秘笈来交换,只怕是行不通的。因为当年远荒圣人留下了不少的光明功法,而且光明圣院的所有学院都可以共享的,正是因为如此,连洗罪院都拥有始祖的功法。

    这也是光明圣院最了不起的地方,在其他的道统,任何一个门派,拥有始祖的功法,一定会秘而不传,成为镇教之宝,而不像光明圣院,每个学院都拥有光明功法。

    “我以一件上宝换你牛宝如何?”有一个学生取出一口宝钟,徐徐地说道。

    “没兴趣。”李七夜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身后的洗罪剑,说道:“此剑,乃是始祖佩剑,有一剑,足矣。”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面面相觑,在这个时候,似乎用什么都换不了李七夜手中的牛宝,说圣果,他不需要,说功法,也没有用,说宝物,又没有什么宝物可以与洗罪剑相比。

    “这位同学,有礼了。”就在所有学生都进退两难,不知道该拿什么换牛宝的时候,一个学生走了上来。

    这个学生年纪很大,一看就是中年汉子,当然,在光明圣院,不要说是中年汉子,就算你是年已垂暮的老人,只要你条件适合,就一样可以拜入某个学院,不一定需要年轻人。

    这个中年汉子气势非凡,一站出来,便有虎啸之声,他头额上有虎纹,绣有一个“王”字,这个虎纹“王”字,不是后天绣上去的,而是天生的。

    “虎王——”看到这位中年汉子的学生,有人低声呼道,有一些人暗暗地后退了几步。

    这位虎王,乃是一位八重天的登天真神,他的实力,在光明圣院的学生中,不算是顶尖拔萃,但,也是很优秀了,更让人忌惮的,是他的出身,他背后的人物。

    “这位同学,人叫我虎王。”这位中年汉子一抱拳,对李七夜说道:“金蒲真帝是我师尊。”

    虎王乃是大妖成道,拜于金蒲真帝座下,成为了金蒲真帝的弟子。

    所以,当他自报门户的时候,就算不认识他的人,都心里面为之一凛,那怕没听过虎王威名,但是,金蒲真帝的威名,光明圣院只怕是人人听过。

    “没听过。”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一下子就让虎王神态有些尴尬,他干咳一声,说道:“我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妖而已,同学没听过也是正常。我师尊金蒲真帝在曙光东部参道的时候,也曾去过洗罪院……”

    “你师父我也没听过,什么金蒲真帝,银蒲真帝,不知道。”李七夜笑了一下。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就顿时一片哗然了,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有人说道:“这小子是什么意思。”

    金蒲真帝,八宫真帝,不要说是在光明圣院了,就是放在整个仙统界,那也是一个威名赫赫的人物了。

第2898章牛宝的诱惑    看着这头大黑牛的神态,听着大黑牛的话,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呆呆地站在那里,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很难想象这是一头大黑牛。

    在这个时候,这头大黑牛那嚣张的神态,那傲慢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人,哪里像是一头牛呢?特别是它一眼瞄来的神态,似乎是那么的邈视,是那么的不屑一顾,一头牛,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眼神,根本就没这样的神态。

    对于大黑牛这样的神态,杜文蕊只是苦笑了一下,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见过这头大黑牛,在那个年代,不知道有多少人吃过它的苦头,就是一些惊才绝艳,后来成为了不起大人物的学生,都曾经在这头大黑牛的蹄子之下吃过大苦头。

    “好玩吗?”李七夜笑了一下。

    “嘿,我身上真好有一个病灶,我留着成牛宝。”这头大黑牛得意洋洋的模样,说道:“那个叫什么金蒲真帝的小屁孩,一看到,就口水真流,所以就忍不住想向我讨牛宝,我理都不理,所以,他的弟子们追着就来了。”

    “是金蒲真帝。”赵秋实他们都大吃一惊,虽然他们在以前没有离开过洗罪城,但是,金蒲真帝的大名,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

    金蒲真帝,他不仅仅是曙光东部的无双学生,更是兰书才圣的弟子,他更是一尊八宫真帝,对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来说,金蒲真帝的名字就如雷贯耳一样。

    在平日里,像金蒲真帝这样的存在,在赵秋实他们眼中,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现在到了大黑牛的口中,竟然成了小屁孩,这是他们见过最嚣张的牛妖吧。

    “牛宝而已。”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没什么价值,你那对牛角给我,我倒看得上眼。”

    “你想多了。”大黑牛立即后退了一步,双目一下子警惕地看着李七夜:“我这对角,可是打娘胎里就生长出来的,谁想要,我就跟他拼命!”

    “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李七夜笑着耸了耸肩。

    大黑牛瞅了他一眼,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跟这么一群小屁孩混在一起,好玩吗?”

    “因为我才十八岁呀。”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我这么年轻帅气,当然是和年轻人呆在一起了,难道和你这样的老妖怪呆在一起吗?”

    “呕——”大黑牛一副呕吐的模样,那神态,活灵活现。

    就是赵秋实他们看着李七夜,都觉得老脸发红,如果说,李七夜十八岁,还年轻,赵秋实他们相信,说帅气,他们没发现李七夜哪一点帅气的,他们今天才知道李七夜是这么的自恋。

    “追你的人来了,还不快逃。”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悠悠地看了一眼呕吐模样的大黑牛。

    “在那里,快追,快让逼它把牛宝吐出来。”一大群的学生在转角处狂奔而来,看到大黑牛的影子之时,他们都双眼一亮。

    “快逃吧,看来,他们不得到牛宝,是誓不罢休了。”李七夜悠悠地看着大黑牛。

    “嘿,没事,很快,他们不是要找我了。”大黑牛嘿嘿地一笑,神态有些了诡异,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就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后面的一大群学生都追上来了。

    “哞——”此时,大黑牛张大嘴巴,大叫一声,当他张大嘴巴的时候,它嘴里面一下子吞吐着宝光,一股麝香之味弥漫于空气之中。

    “快,快,它要吐牛宝了。”后面的所有学生都像拼命一样,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狂奔过来,就是想要夺到大黑牛的牛宝。

    “啵——”的一声响起,在所有学生都还没有追上来之时,大黑牛一吐,只见宝光喷涌,一块如玉一般的牛宝从它里嘴吐了出来,这块牛宝如同黄玉一样,吞吐着宝光,而且散发出了一股香气,似麝非麝,十分的奇异,但是,一闻到这宝香,却让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泰。

    “果然是可以媲美于真龙涎。”有不朽真神实力的学生一闻不股香气,不由心神一震,说道:“看来它拥有真龙血统。”

    “呼——”的一声响起,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牛宝如同流星一样飞了出去,划过了天空,最后十分巧妙地落在了李七夜的手掌之上,李七夜一只手刚刚好握住了这个牛宝。

    “风紧,撒——”大黑牛怪叫一声,然后如同一溜烟逃走了。

    在大黑牛逃走之后,所有追来的学生都一下子停了下来了,再也没有人去追大黑牛,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因为他们追赶大黑牛,不是为了大黑牛本身,因为这头大黑牛很强大,大家都奈何不了它,大家想得到的只不过是它的牛宝而已。

    而现在牛宝就在李七夜的手中,所以,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去追大黑牛,他们盯上李七夜就行了。

    看着这么多的学生堵了过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李七夜身上之时,这让赵秋实他们心里面发毛,他们都知道这一刻李七夜已经成了所有同学的目标了,在这个时候,他们想从这么多学生中脱围,那只怕是十分困难了。

    此时,赵秋实他们都纷纷望向杜文蕊,向杜文蕊求助的时候,杜文蕊反而一点都不着急了,他反而是抱手于胸,站在了一旁,好像看热闹的模样。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不少人双目中露出了贪婪光芒,因为谁都知道,这一块牛宝了不得,连金蒲真帝都对它赞口不绝,作为八宫真帝的他都想得到这块牛宝,这可想而知这一块牛宝是有多大的价值了。

    大家都盯着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也有不少学生相视了一眼,毕竟,他们都是光明圣院的学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李七夜抢这一块牛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也会被人垢病,甚至背地里被人戳背脊骨。

    虽然,在这个时候,很多学生都想得到这一块牛宝,但是,谁都不想成为第一个向同学抢宝物的人,所以他们都按捺着蠢蠢欲动的心,等待着时机,一时之间,使得气氛变得特别的紧张。

    “唉,我的牛宝丢了。”就在气氛十分紧张的时候,一个大叫声响起。

    大家纷纷回头一看,只见大黑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不远处的山岗上了,它大叫了一声,说道:“这可是我的宝贝呀,当年我吃了一枝九蕊黄金穗,没消化好,留了穗谷,结成了牛宝。这一次被你们一追赶,竟然吐出来了,唉呀呀,小伙子,快还给我呀,为了这枝九蕊黄金穗,我老牛可是九死一生呀……”

    “九蕊黄金穗!”听到大黑牛的话,许多学生心神一震,一下子沸腾了,有学生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九蕊黄金穗所结的牛宝,那是无价!”

    “什么是九蕊黄金穗?”有见识浅的学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传说之物,传说是三仙中的农帝种来的稻谷,不知真假,但,从来没有人见过。”有学长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传说,九蕊黄金穗,只有仙人才能享用,是仙人的米饭。”

    “仙人才能享用——”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多少人双目一亮,有学生都觉得不可思议,说道:“这是真的吗?”

    “有可能是真的,不然的话,为什么金蒲真帝想得到这块牛宝呢?”有年纪大的学生郑重地说道:“试想一下,一般的宝物,能入金蒲真帝的法眼吗?”

    这么一说,所有人都觉得有道理,金蒲真帝是何许人物?八宫真帝,而且他还是兰书才圣的徒弟,一位始祖的徒弟,什么宝物他没见过!但,他却偏偏看上这块牛宝,试想一下,这样的一块牛宝,真的是由九蕊黄金穗所结成了。

    “小伙子呀,快还我的牛宝呀。”在这个时候,大黑牛苦苦哀求的模样,说道:“我要剖开牛宝,取稻谷,能得一颗稻谷,便可以让我化真龙。”

    “化真龙——”听到大黑牛的苦苦哀求,不少学生心里面为之一震。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相信大黑牛的话了,毫无疑问,这一块牛宝真的是九蕊黄金穗所结成的了。

    一时之间,所有望向李七夜的目光,都一下子变得贪婪起来,一双双眼睛变得炽热起来,试想一下,当一双双炽热的目光盯着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之时,这一下子就让赵秋实他们打了一个冷颤,他们觉得这一次在劫难逃了。

    至于杜文蕊,他不由苦笑,他知道这头大黑牛是唯恐天下不乱。

    至于大黑牛,见到所有的学生贪婪地盯着李七夜手中的牛宝之时,它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了,那得意的笑容,大大地写在了它的脸上。

    李七夜笑了一下,对于牛宝,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过,看到这一双双贪婪无比的目光之时,他就一下子来兴趣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