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位学长的分析,不少学长都觉得有道理,有一位学生点头,说道:“这么看来,他的力量是来自于洗罪剑了,但是,兵器终究是兵器,兵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算洗罪剑再强,也不是万能……”

    “……至尊果,连真帝都不一定能采摘得下来,如果这个李七夜想依靠洗罪剑去采摘至尊果,那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毫无疑问,很多学生都不看好李七夜。

    毕竟,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学生,默默无名,根本就无法与四大院的真帝、长存相比。

    “不管如何说,我觉得这个李七夜还是有着可能的。”这个一直支持李七夜的学生依然认为李七夜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一把洗罪剑而已,再强大都有限了。”其他学生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摇头说道:“多少年了,洗罪院都没出过什么杰出的人物,甚至这千百万年以来,也从来没有听过有哪一位真帝是出身于洗罪院的……”

    “……在这一世,只怕也是如此。洗罪院那些学生都是囚犯恶人的后代,身上都流淌着肮脏的血液,他们注定是被苍天遗弃,被众生诅咒,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出什么人杰。”说到这里,他神态间露出不屑。

    尽管所有的学生都没把李七夜当作一回事,但是,这位学生,依然认为李七夜是充满着无限可能,毕竟,洗罪剑是始祖的佩剑,它不会简简单单就随便认一个人作为主人。

    当然,李七夜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所讨论的对象,他与杜文蕊他们已经走入了圣果园的深处了。

    在这个时候,杜文蕊在教导着赵秋实他们辩别圣果园的各种圣果,也十分仔细有耐心地为他们讲解每一种圣果的功效与奇妙,每谈起一种圣果,那都是如数家珍一样。

    而李七夜则是坐在一棵圣果树的树杈之上,荡着脚,看着教导学生的杜文蕊,他就不由笑了一下,说道:“至尊果吃起来怎么样?”

    杜文蕊神态顿了一下,所有的学生也都纷纷望向他,事实上,赵秋实他们也很想知道至尊果吃起来是怎么样的味道。

    毕竟,在圣果是最好最难采摘的也就是至尊果了,可以说,至尊果是真帝、长存的专享,其他人就别想梦采摘到了。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杜文蕊干笑了一声,轻轻摇头,说道:“我也没有吃过至尊果,如果未来有一天有机会吃到至尊果,一定会告诉你们。”

    听到杜文蕊这样的话,赵秋实他们也不由有些失望,毕竟他们心里面的确很想知道,这世间最好的圣果吃起来是怎么样的味道呢。

    不过,他们也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至尊果乃是真帝才能采摘得到,他们院长又不是真帝,又怎么可能采摘到至尊果呢?没采摘到至尊果,当然不可能知道至尊果是怎么样的一个味道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倒没有说什么,而杜文蕊心定神闲,好像没听到李七夜的笑声一样。

    “院长,虽然说我们已经采摘不到圣果了,但,为什么,我来到这里之后,感觉这里的圣果树也更难爬,爬起来,好像有些吃力一样。”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学生心里面有些疑惑。

    这个学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之后,赵秋实他们也都纷纷点头,他们还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一个人才有这样的感受,没有想到,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

    “这并不是圣果树更难爬了,那是因为越往里面,受到的限制就越多。”杜文蕊说道。

    “这是受什么限制呢?”有学生好奇。

    杜文蕊笑着说道:“或许这是始祖在考验后辈吧,这是光明力量的一种镇压吧,越是往里面,光明力量就越大。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同学才会来圣山考验,让圣督大人相信李同学并非是心有黑暗,在光明之下,一切黑暗都无处遁形的。”

    “原来是如此。”听到杜文蕊这样的话,赵秋实他们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你们这些长辈,都是这样美化你们的始祖的吗?”对于杜文蕊这样的说法,李七夜不以为然,大笑地说道:“有些东西,没必要去遮掩什么的,当他们强大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明白。”

    “这种说法,也算是一种可行的说法,也不是没道理。”杜文蕊干笑一声。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赵秋实他们好奇,都不由纷纷望向李七夜,他们都没有觉得杜文蕊的说法有什么不妥。

    “什么镇压,那都是糊弄人的说法。”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最正确的说法,是臣伏,当然,也可以说高雅一点,那就是皈依!这里是圣山,这片大地之下,乃是光明的海洋,拥有无穷无尽的光明力量。在这样的光明力量之下,只要你继续往里面走,受到光明力量的诱惑就更大……”

    “……在这光明力量的诱惑之下,不要说是你们这些土生土长而且还自幼修练了光明功法的人,就算是那些来自于外面的人,也一样会感受到压力。这并不是什么镇压力量,而是你们本能在对抗着这样的诱惑,越往里面走,光明诱惑就越强大,对抗也就越激烈,这就让你认为这是一种光明力量的镇压……”说到这里,李七夜着摇了摇头。

    杜文蕊干笑一声,轻轻地叹息了一口气,有些秘密,能瞒得住一般的修士强者,也能瞒得住世人,但是,瞒不住真正强大的存在,特别是这背后的辛秘,更是瞒不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

    “光明不好吗?”赵秋实不明白,说道:“光明普照,万物安生,这是很好的事情。”

    “人,生于本能,哪来光明,哪来黑暗?你就是你,一出生,你不属于光明,也不属于黑暗,所谓有光明,有黑暗,那只不过是一种争夺而已。你认为向往光明是好,那么,对于出生于黑暗的人来说呢?向往黑暗岂不是成了一种朝圣……”

    “……万事,都是有一个度,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就拿这圣山的光明诱惑来说,往美好的一方面说,如果你能守得住自己,心生光明,离开这里之后,你或者会成为造福一方的贤者,这种叫皈依……”

    “……但是,如果你守不住自己道心,进入了圣山最深处的话,那你就永远离不开了,到时候,你会坐化在那里,当然,你也可以这种东西说得高雅一点,但,它的本质就是傀儡!你会成为光明的傀儡,那你们说来听听,成为光明的傀儡,你们还觉得是好事吗?”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赵秋实他们面面相视,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由呆在了那里了。

    “他们还是小孩子,没有必要跟他们说这些。”杜文蕊轻轻地摇头,说道。

    “这就是你们的不对。”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只是让他们直面于光明而已,光明,不见得有多么的高尚!市侩,也不见得有多么的卑微。如果他们明白了,就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身,不会因为自己是洗罪城的子民,而卑微,而崇拜光明……”

    “……这是一种病态,人为的病态,不管是出自于好意,还是无心,但,这是使得一代又一代人笼罩在阴影之下,苟活在阴影之下。这个阴影,不是黑暗造成的,而是光明的投影而造成的!”

    杜文蕊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也无从反驳,因为他知道实情。洗罪城,并非是什么罪人之后,就算是罪人之后,作为后代,也无需去背负祖先的恶名。

    千百万年以来,洗罪城的污名依然还在,这并非是洗罪城的百姓做过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也并非是他们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恶行,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千百万年以来,洗罪城的污名依然还在,洗罪城的子民世世代代在光明的阴影之下苟活。

    这不是黑暗造成的,这是光明的投影。没有洗罪城这样的对比,又怎么能凸显出光明的神圣无上呢?

    所以,洗罪院的世代卑微,这或许是始祖无意造成,这或许是始祖在警示后人,又或者始祖还有其他深意……

    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但,总得一句话,洗罪院,世世代代背负着罪名,罪不在于他们,而是在于光明圣院的始祖远荒圣人,在于光明圣院的光明普照!

    这背后深层意义,杜文蕊当然知道,但,他无法改变它,除非他推翻光明圣院,磨灭光明普照。先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他也会成为光明圣院的罪人,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罪恶滔天了。

    “为什么我们没听过有谁成为了光明的傀儡。”李七夜这话太震撼着赵秋实他们的道心了,他们都不是很相信,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

    “因为你们没机会见到。”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们想要真实的,那就看看圣兽园不就知道了。”

    Ps:前几天红包太简单,今天准备了一个超难的,晚上九点会在公众号上发出来,普通话标准流利的同学可以挑战哦!微信搜索“萧府军团”,今晚九点准时发,大家都可以来挑战下,别被难哭了哦!

第2895章群英荟    李七夜他们继续往圣果园走去,当翻了好几座大山之后,所能见到的圣果,都是八品以上的圣果了,这样的圣果对于赵秋实他们来说,已经是没有办法采摘了。

    尽管是如此,赵秋实他们依然是尝试一下,万一真的是撞了大运,真的被他们叩击下一颗八品甚至是九品的圣果呢?

    如果真的是叩击下了一颗九品的圣果,那么就是仅仅的一颗圣果,就足足超过了他们在此之前所采摘到的所有圣果,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他们所有人所采摘的圣果,都抵不上一颗九品圣果。

    所以,那怕明知道没有机会,赵秋实他们依然是不放弃,遇到有圣果,就去尝试一下,去叩击一下。

    这不止是赵秋实他们抱着这样的想法,就是连其他进入圣果园的学生都同样是抱着这样的机会,对于所有学生来说,好不容易能进圣果园一次,不好好珍惜这个机会,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绝大部分的学生都不可能叩击下一颗九品圣果来,但是,他们依然是放弃去尝试,只要找到了有圣果,他们就会去叩击一下,看能不能撞个大运。

    事实上,这种撞大运的机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果品越高的圣果,它所蕴有的光明力量就越强大,想叩击下这样的圣果,除非是你十分强大,要么就是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否则的话,想叩击下一颗九品圣果,那是谈何容易。

    事实上,有人猜测过,想真正能叩击下一颗九品圣果来,只怕是需要真帝或不朽真神作为起步,当然,比这两个级别低一点的强者也是有机率,但是,这个机率就显得十分小了,而真帝或不朽真神出手的话,叩击下九品圣果差不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李七夜他们翻过了好几座高耸入云的巨岳之后,就听到一些学生在讨论有谁叩击落九品圣果的事情。

    “刚才我看到金蟒真帝叩击落了一颗八瓣圣莲果,那圣莲果,真的是好东西呀,一口咬下,光明已经化作了果汁,诱人无比。”有人在讨论的时候,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金蟒真帝也来了,看来这一次离明南部来了不少了不起的人物呀。”听到金蟒真帝这个名字,不少人也心里面为之一凛。

    一尊年少真帝,而且还是三宫真帝,这怎么不让人为之肃然起敬呢。

    “不止金蟒真帝了,刻石真帝也来了,他也叩击下一颗九品的摇扶朱果,便进去了,好像是登顶了。”一位来自于圣陀西部也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四大院,都是属于光明圣院的学院,但是,一直以来,四大院都一直相互别苗头,历届的学生谁都不服谁,每大院的学生,都认为自己的学院才是四大院第一的。

    “金蟒真帝、刻石真帝又如何,我们曙光东部那是来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金蒲真帝来了。”一位曙光东部的学生见到圣陀西部和离明南部的学生都有些傲气,立即冷笑了一声。

    “金蒲真帝也来了!”一听到“金蒲真帝”这个名字,其他人立即心神一震,都齐涮涮地望向了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

    “呵,听说,听说来了。”在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这位学生也有点不好意思,有些底气不足,说道:“我听学长他们说,在启程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金蒲真帝,不过,他现在只怕已经是进入了圣兽园了吧,没在圣果园。”

    “金蒲真帝来了,还会有其他人吗?”听到金蒲真帝,不少人神态凝重。

    金蒲真帝,是曙光东部的真帝,而且,是一位八宫真帝,实力比起金蟒真帝、刻石真帝来,那不知道是强大了多少。

    更重要的是,金蒲真帝是兰书才圣的弟子,这才是最威慑人心的事情,任何人,一提到兰书才圣,心里面都仰望。

    在当今仙统界,年轻一代,能与金光上师相提并论的,只怕也唯有兰书才圣了。

    “哼,金蒲真帝来了又怎么样,我们的女天骄,不也一样来了。”有一位圣陀西部的学生不怎么服气,冷哼了一声。

    “女天骄,女天骄是飞剑天骄吗?”有其他学院的学生问道。

    “除了飞剑天骄,还有谁人能称得上女天骄的?”圣陀西部的学生傲然一笑,说道:“她可是半步长存!”

    “飞剑天骄,溪皇的族妹呀,洗溪的弟子。”听到飞剑天骄,不少人神态凝重,因为飞剑天骄不仅仅是最年轻的半步长存之一,更让人忌惮的是她的出身,他出身于洗溪,她是溪皇的胞妹。

    “飞剑天骄是了不得,比我们灵心真帝如何?”另一位离明南部的学生说道。

    ……………………………………

    一时之间,圣院西部、曙光东部、离明南部的学生谁都不服谁,不过,北院的学生显得安静了不少。

    “北院来了谁呀?”当一些其他院的学生回过神来的时候,说道:“圣霜真帝来了吗?”

    “我们只来了三目神童。”北院的一位学生幽幽地说道:“这样的小场面,不需要圣霜陛下驾临。”

    “三目神童来了,最年轻的半步长存!”虽然北院的学生这话听起来特别的装,但是,听到“三目神童的名字,他们依然心里面为之一震。

    三目神童,最年轻的半步长存,比飞剑天骄还小,可谓是天赋无双,连其他更加大的真帝,都赞叹他的天赋无双,未来前途无量,甚至有可能成为远道长存。

    “了不得,就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去采摘至尊果。”有人低声喃喃地说道。

    听到这话,不少学院的学生相视了一眼,至尊果,多少人是梦寐以求的东西,虽然有人说,想采摘至尊果,那必须是真帝或者长存为起步,但是,不见得所有真帝和长存能采摘到至尊果。

    “至尊果呀,这一次,不知道谁能采摘到至尊果。以前听闻,圣霜真帝、明王佛、金变战神都曾经采摘过,不知道真假。这一届,希望也不会那么差吧,怎么也得有三个以上的人能采摘到至尊果。”很多人低声议论。

    “我觉得,说不定有一个人会出人的意料。”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学生低声说道。

    “谁呀?是后起之秀吗?”大家都纷纷感兴趣。

    “李七夜,我觉得,说不定他能采摘到至尊果。”这位学生郑重地说道。

    “李七夜,谁呀?”听到这个名字,大家一下子茫然了,这个名字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陌生到没听过。

    “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这个学生徐徐地说道:“以我看,这一次他有机会采摘到至尊果,不然他就不会来。”

    “你开什么玩笑,一个洗罪院的学生能采摘到至尊果,这是做梦吗?”在这个时候,所有学生都不由爆笑起来,摇头,说道:“只怕洗罪院从创建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学生采摘到至尊果吧,这个李七夜,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因为他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要知道,这可是始祖的佩剑,当年多少人想拿这把剑没能成功过,也唯有圣霜真帝拿起了这把佩剑而已,只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圣霜真帝已经是一尊十一宫真帝,离十二宫只是一步之遥了。”这个学生认真地说道,没有半丝开玩笑的模样。

    听到这个学生的话,其他的学生都不由面面相觑,有人嘀咕了一声,说道:“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这的确是有点邪门。”?“这只怕是一个巧合,是一种缘份。”有学生立即反驳地说道:“宝物认主,谁都说不准的事情,说不定他正好撞到了狗屎运,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

    “那就算他撞了大运,得到洗罪剑的认同。”这位学生说道:“但是,他曾经一弹指,就叩击下了几十颗的白毫琅琊果,这可是五品的圣果,试问了一下,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叩击下这么多的白毫琅琊果,只怕就算是真帝,也是勉为其难吧。”

    听到这话,在场的不少学生相视了一眼,神态间不是很相信,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做不到,要知道,他们都是出身于四大院的学生,都是很优秀的学生,他们中甚至有不朽真神的实力。

    “这个我倒亲眼所见,他的确是叩击下了几十颗的白毫琅琊果,这件事有点邪门,具体邪在哪里,不说不清楚。”一位曾经在场的学长徐徐地说道:“当时张丁煜就不服输,认为李七夜用了妖术。不过,现在仔细想想,这不是什么妖术,有可能是洗罪剑的原因……”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望着众人,说道:“……试想一下,洗罪剑乃是始祖的佩剑,它蕴有无穷的光明力量,而圣果乃是承光明与天地造化而生,李七夜有可能是借着洗罪剑的光明力量叩击下白毫琅琊果的,而不是靠自己的实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