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所有人都望着李七夜,大家都觉得刻石真帝都开口求情了,没有理由不给一位真帝一份人情,怎么也得给真帝一个情面。

    能与一位真帝结缘,能与一位真帝攀上情份,对于多少人来说,那是十分难得的事情,不要说是洗罪院这样被遗弃的学院,就算是四大院的其他学生,都很乐意与真帝结个情份,毕竟,说不定未来有一天刻石真帝能成为始祖呢,这样的一个情份,那是多么有价值的事情。

    “可惜,我帮不上忙。”李七夜笑了笑,摊手,悠然,说道:“既然是输了,那就只能是认命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那就是等于拒绝了,这让所有在场的学生都傻眼了,不少学生都面面相觑。

    “这小子,是木疙瘩脑袋吧,连真帝的情面都不给,作为洗罪院的学生,竟然也不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有学生觉得不可思议。

    “这小子,心气太傲了,总有一天,他会吃亏的。如果今天他能与刻石真帝攀个交情,说不定未来有一天能用上呢。”另一位学生也摇了摇头,觉得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傲了。

    在这个时候,就算是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都拼命给李七夜使眼色,示意他快点答应刻石真帝。

    在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看来,毕竟他们洗罪院实力弱小,没有什么强大的学生。如果在今日李七夜能交结上刻石真帝,在未来说不定对李七夜大有帮助呢。

    所以,赵秋实他们拼命向李七夜使眼色,示意李七夜快点答应刻石真帝,那也是一番好意,但是,李七夜就好像没看见一样。

    李七夜一口拒绝,刻石真帝多看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大道漫漫,未来充满无数可能,有一天,敌人也有可能会成为朋友,学弟,万事也可以留一线,将来就会更坦荡。”

    刻石真帝这也不仅仅说是顺水推舟送给紫龙女帝一个人情,而且他这话也是实在,就算出自于好心,但也的的确确是如此。

    毕竟吴柯是神兽天戎军的成员,如果现在李七夜杀了他,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未来总会有人找他报仇的。

    “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李七夜耸了耸肩,悠闲地说道:“剑就在那里,救与不救,在于你一念之间。”

    听到李七夜的话,赵秋实他们这些同学都傻了眼,李七夜这不仅仅是不给刻石真帝一个情面,这话听起来,好像是有几分挑衅一样。

    “这小子,太嚣张了,不给刻石真帝情面也就算了,还挑衅刻石真帝,他以为自己是谁呀。”远处观望的学生,有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他是不知天高地厚,认为自己拥有一把始祖之剑,就天下无敌了,心态太傲了,迟早有一天自吃苦果。”另外一个学生沉声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刻石真帝都看了看李七夜,然后目光落在了洗罪剑之上,最后他徐徐地说道:“洗罪剑,始祖之剑,乃是始祖之念,那只有冒犯了。”

    说完,刻石真帝大手一张,听到“轰”的一声轰鸣,只见刻石真帝整只手臂乃是符文萦绕,犹如是一条无上大道环绕于他手掌之上一样。

    所有人都感觉得出来,在这样一条大道萦绕之下,刻石真帝的手臂就好像真龙一样,似乎他的这只手臂拥有了无上的真龙力量,那怕是一条十万里巨大的山脉,他都能一下子拔起来。

    只见刻石真帝的大手向洗罪剑抓去,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看刻石真帝能否把这把剑拔出来。

    但是,就在刻石真帝的大手还没有抓到洗罪剑的时候,洗罪剑瞬间圣光大炽,如同照耀九天十地一样,整个世间都被这圣光普照一样。

    听到“砰”的一声,刻石真帝那抓去的大手,被洗罪剑那神圣无上的光明力量震开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所有的学生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把洗罪剑的光明力量,竟然可以震开刻石真帝的大手,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这剑真的是通灵了,剑便是神灵,拥有着始祖最强大的力量。”看着到样的一幕,有实力达到不朽真神的学生不由大吃一惊。

    大手被洗罪剑震开,刻石真帝也目光一凝,看着这把洗罪剑,没有再出手,他徐徐地说道:“此剑,乃是始祖之意志,看来是我冒失了,此因果,我是难断。”

    “诸位,就此别过。”刻石真帝向杜文蕊他们点头,最后还看了李七夜一眼,就这样飘然而去。

    “陛下,陛下,快救我,快救我呀……”看到刻石真帝飘然而去,吴柯差点被吓昏过去,尖叫一声,刻石真帝是他唯一的救星。

    可惜,在这个时候,刻石真帝充耳不闻,已经消失在天边了。

    “不”看到刻石真帝已经消失在天边,吴柯不由厉叫一声,但无济于事。

    “就这样了?”看到刻石真帝飘然而去,这让很多人都不由为之例外,也有学生不由嘀咕了一声,说道:“刻石真帝的胸襟太宽阔了吧。”

    “洗罪剑通神了,它是拥有着始祖无敌的力量,想撼动这把剑,没有那么容易。既然洗罪剑,想洗尽吴柯的罪恶,那它就誓在必行。不到万不得己,刻石真帝也没有必要去强行撼动洗罪剑,强行去与始祖的力量对抗,毕竟,他与吴柯非亲非故,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有实力强大的学生知道这里面的奥妙。

    “说得也是,强行去撼始祖的力量,那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算能撼动了,只怕也是需要付出代价,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何苦。”被这位学长一点醒,大家都明白过来,能理解刻石真帝为什么飘然而去。

    “刻石真帝这是太好说话了,刚才李七夜明明是在挑衅他,他竟然也不在意,一笑置之。”有学生忍不住嘀咕地说道。

    “这就是你还是你,而他则是真帝的区别。”年长的学生笑着摇头,说道:“这样的事情,对于刻石真帝来说,那只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已。挑衅他的人多去了,他还会在乎一个洗罪院的学生去挑衅吗……”?“……如果,每一个挑衅都要去理会,那么作为真帝,岂不是累死了,还用得做其他的事情吗?这个洗罪院的李七夜,那只不过是得到了洗罪剑的认同而已,就自我澎胀了,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了,所以才会去挑衅刻石真帝。但是,在刻石真帝眼中看来,他那也只不过是一位拥有祖器的蚁蝼而已,他又何必在乎呢?”

    听到这样的话,大家都觉得是有道理。

    “是呀,一只大象,又怎么会在意一只蚂蚁的挑衅?”另一位同学也深有感触,点头称赞地说道。

    “你输了。”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脸色煞白的吴柯。

    “不”在这个时候,吴柯感受到了自己生命在流逝,骇然的大叫道。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吴柯话一落下的时候,他的身体一下子炸开了,整个身体化作了光粒子,飘洒天于空上,最后飘落于四处,归于大地。

    当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收回了洗罪剑,背在了背上。

    “我们走吧。”杜文蕊笑了笑,对所有学生说道,走在前面带路。

    “你刚才,应该给刻石真帝一个情面呀。”在这个时候,有洗罪院的学生靠过来,轻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毕竟,刻石真帝能认识很多的大人物,如果你刚才给他一个情面,说不定以后他能提携你一下,对你未来大有益处。可惜,你现在拂了他的面子,让他难堪,以后这只怕对你不利。”

    这个同学也是对李七夜一番好意,只不过,李七夜笑了一下,没说话。

    看着李七夜他们远去的背影,有不少光明圣院的学生都为之羡慕无比。

    “洗罪剑,始祖的佩剑呀,如果我得到了,那就了不得了。”有学生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一把通神的始祖之剑,这是多么强大的神剑呀。

    “可惜了,真搞不懂,为什么洗罪剑会认了洗罪院这样的学生。”另外一个学生百思不得其解,说道:“听说,当年圣霜真帝也只是拿起洗罪剑而已,并没有得到洗罪剑的认同。它反而偏偏认同了洗罪院这么一个默默无名的弱小学生,这太诡异了。”

    “缘份、因果这事,谁都说不准。”有年纪大的学生徐徐地说道:“或者,洗罪剑没认同圣霜真帝,那是因为圣霜真帝太强大了,毕竟圣霜真帝已经是十一、十二宫的真帝了,她有机会成为始祖,未来她也能打造一把这样的佩剑。”

    “说得也是,如果说,圣霜真帝真的成为始祖,洗罪剑对于她来说,是可有可无,对于洗罪剑而言,落入一位始祖手中,未来也没有多大的发挥空间,毕竟有更多的始祖之兵可以取代它。”大家都觉得有道理,纷纷点同赞同。

第2893章刻石真帝    光粒飘散,如梦如幻,看起来犹如夜空之下的星屑一样,十分的美丽,十分的动人心弦,但是,当想到这是十几个人、十几头异兽所化的光粒之时,这就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说,这是一种净化,但是,瞬间把一个个人、一头异兽净化为光粒子的时候,不管这是多么的神圣,多么的光明,多么的美丽,都是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当光粒子飘散而去的时候,大家这才发现,依然有一个人还活着,那就是吴柯。

    此时,吴柯已经倒在地上,准确地说,他是被钉在了地上,只见洗罪剑把他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被钉在地上的吴柯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还没有死亡,但是,他身体很清晰地感受到了死亡,这让他十分的恐惧。

    在这个时候,吴哥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缕缕的剑芒钻入了他的身体里面,这一缕缕的剑芒如同圣光一样钻入他身体里面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痛苦,而且,洗罪剑钉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胸膛前的伤口也没有一滴的鲜血流下。

    在这个时候,他身体好像唯有光明与黑暗一样,并没有任何血肉之躯,随着圣光一缕缕的钻入身体里面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的血肉,都纷纷地化作了圣光,化作了一粒又一粒的光粒子,在这个时候,他整个人要粒子化。

    而且心中的恶念,他身体里面的黑暗,都会被圣光一寸寸地净化。

    在这个时候,吴柯虽然说是依然有感觉,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血肉之躯,已经化作了圣光之躯一样,充满了神圣的力量。

    这样的神圣力量并不能让吴柯感到兴奋,因为他知道,片刻之后,他的身体也会和张丁煜他们一样化作光粒子,一样会飘散而去。

    “你输了,可惜了,这么看来,你和洗罪剑是没有缘份了。”李七夜看了一眼被钉在地上的吴柯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你,你不能杀我,我,我是曙光东部的学生,我,我是神兽天戎军的成员,如果你杀了我,神兽天戎军会找你报仇的,紫龙女帝也不会放过你的!”此时,吴哥被吓破了胆,尖叫了一声。

    “这话你对我说没用,你应该对洗罪剑说。”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洗罪剑认为你心中没有恶念,它自然会放过你。”

    “你,你,你快取下这剑。”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吴柯已经失去了主张,骇然大叫。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钉在吴柯身上的洗罪剑,大家都明白,这是一把绝世无双的神剑,始祖之器,的确是让人垂涎三尺。

    试想一下,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普通弟子,他不需要掌御洗罪剑,洗罪剑它本身就能发挥如此强大无匹的力量,能斩杀吴柯他们这么强大的登天真神,试想一下,如果当李七夜真正有实力发挥这把剑的威力之时,这一把剑是多么的可怕。

    “好强大的力量——”就在所有人都认定吴柯死定了的时候,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响起,一个十分强大的学生被洗罪剑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吸引,踏空而来。

    先未见其人,便闻其声,而且这个人还没有到来之时,声势便已经席卷而去,真帝气息瞬间如狂潮一样冲击而来,瞬间冲击着天地,冲涮着山河。

    就在这刹那之间,很多人都感受到了真帝气息像是惊涛骇浪一样拍打在自己的胸膛之上,让人感觉自己瞬间被击飞一样,不由为之一窒息。

    就在许多旁观的学生一窒息的瞬间,有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当他驾临之时,道纹弥漫,犹如把这个地方一下化作了道海一样。

    这是一个真帝,而且还是十分年轻的真帝,他驾临的时候,一条条的真帝法则从天而降,如同天瀑一样,十分的壮观。

    “真帝——”还没有看清楚来人,所有学生心里面就不由为之一震了,真帝的气息瞬间让人有伏拜的冲动。

    大家定眼一看,只见一位青年站在了那里,这个青年很年轻,但是,当他双目一睁的时候,却让人有着一种大道悠长的感觉,这个时候,你就没感觉到他年轻了。

    这个青年不是血肉之躯,他全身闪动着光芒,他的身体竟然是由岩石所化,他的身体光滑,如同坚石宝玉一样,不仅仅是十分的坚硬,而且光滑如琉璃一样。

    他那光滑坚硬的身体上,刻有一个又一个符文,这符文如石刻,似乎在他一出生的时候,就被上天所铭刻上去的一样。

    “刻石真帝——”看到这位年轻的真帝,有人大叫一声,吃惊地说道:“刻石真帝也来了。”

    “听说连金蟒真帝都来了,刻石真帝来了,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有消息灵通的学生说道。

    “刻石真帝,虽然比不上圣霜女帝,也算是我们光明圣院年轻一辈的骄傲了,了不起的天才。”有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学生看到刻石真帝的时候,不由骄傲地说道。

    一时之间,所有学生的目光都落在了刻石真帝的身上,虽然刻石真帝的真帝气息没有镇压任何人,但,依然让很多学生都不由抬头仰望,甚至有人在这真帝气息之下,无法站稳身体,只能大拜。

    刻石真帝,圣陀西部的学生,年纪很轻,就成了真帝了,最重要的是,刻石真帝是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学生,如圣霜真帝一样,这一直以来让圣光学院的本土学生引之为傲。

    刻石真帝全身如刚玉,那是因为他出身于通天石族。通天石族的人在出生的时候,一半是血肉之躯、一半是岩石之躯。

    如果说,通天石族修练大道的话,随着修练越来越强大,他们有两条道路可以走,要么是把自己的身体修练成完整的血肉之躯,要么是修练成刚玉之躯,就像刻石真帝一样。

    传言说,刻石真帝在出生的时候,便是体内有着石刻古文,这对通天石族来说,乃是大吉之兆,是得到了他们通天石族始祖的恩赐。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刻石真帝出生没多久,便被圣陀西部收为了弟子,刻石真帝也没有辜负他一身绝世的天赋,在年纪轻轻的时候,便修道证帝,今日,他已经是一位二宫真帝。

    刻石真帝也来圣山了,当他踏入圣园的时候,便被这磅礴的光明力量所吸引,瞬间赶了过来。

    “洗罪剑——”当落于地上的时候,刻石真帝目光落于洗罪剑之上,不由大吃一惊。

    刻石真帝作为光明圣院土生土长的人,当然了解洗罪剑了,他也当然知道洗罪剑的来历了,所以,他不由抬头,目光一扫。

    在这个时候,他目光落在了杜文蕊的身上,因为在场的所有洗罪院学生,包括了李七夜,在他看来,都是平平之资,唯一有可能带洗罪剑而来的,那就是洗罪院的院长——杜文蕊。

    “杜院长——”作为真帝,刻石真帝也未失礼,不管洗罪院有多小,不管杜文蕊道行如何,他都是与圣陀西部的院长平起平坐,所以,作为学生,刻石真帝还算是不失礼数。

    “不用看我。”杜文蕊笑着摇头,指着李七夜,说道:“这不是我的剑,是我们学生的剑。”

    “有这么一回事——”刻石真帝望向李七夜,不由大吃一惊,说道:“真的是奇了。”

    刻石真帝当然明白不是谁都能拿得起洗罪剑的,当年也就只有圣霜真帝能拿起洗罪剑,但后来也放回去了。现在洗罪剑竟然认一个默默无名、平凡无奇的学生为主,这的确是一件玄奇之事。

    “陛下,快救我——”看到刻石真帝,吴柯惊喜无比,看到了希望,大叫一声。

    刻石真帝向吴柯望去,对于吴柯没有什么印象。虽然说吴柯是一位登天真神,但是,作为真帝的他,见过的真神多如牛毛,又怎么记得住吴柯呢。

    “陛下,小的是神兽天戎军的吴柯呀。”吴柯忙是大叫地说道:“上次女帝大宴,便是小的在陛下鞍前马后效劳。”

    “哦,原来是吴兄弟。”吴柯这样一说,刻石真帝才有点印象。

    “请陛下大发慈悲,救救小的。”吴柯为了活命,忙是向刻石真帝求救,至于什么尊严,那都不重要了。

    刻石真帝目光一凝,然后看了看李七夜,向李七夜轻轻抱拳,徐徐地说道:“这位学弟,怨家宜结不宜解,也不一定非置人于死地。”

    当然,对于刻石真帝而言,吴柯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而矣,只不过吴柯是神兽天戎军的成员,乃是紫龙女帝的部下,他倒乐意给紫龙女帝送个顺手推舟的人情。

    见刻石真帝向李七夜抱拳求情,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毕竟,刻石真帝是一尊真帝,在光明圣院,能得到刻石真帝求情,那已经不易了,该不结几分人情,再说了,在这个时候放了吴柯,也算是送给刻石真这一个人情,也算是结了一个缘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