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后,听到“滋”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彻底的被缩小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被缩小到了如一只蚂蚁大小。

    看到李七夜在眨眼之间被缩小到了如一只蚂蚁大小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瞠目结舌,所有人都看呆了。

    一开始,当绿袍天客他们祭出了血镜这样的禁器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绿袍天客他们祭出的是什么绝世无比的镇杀之术,或者是最残暴的轰杀之法,又或者是什么恐怖的诅咒。

    没有想到,被这样的血光照射之后,竟然是把李七夜缩小,最后是缩小到了一只蚂蚁大小。

    看着如一只蚂蚁大小的李七夜,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一只血镜太诡异了。

    “这,这血镜,的确是可怕,一旦被照中,只怕就是意味着死亡吧,这或许是某一种诅咒。”看到李七夜缩小成了如一只蚂蚁大小,有修士强者打了一个冷颤说道。

    “这只怕不是诅咒那么简单,或者加持了某种封印。”看到小如蚂蚁的李七夜,有老祖徐徐地说道:“这是要把李七夜的大道封印住,只有封印住了,这种诅咒才能把李七夜缩小成如蚂蚁一样。”

    “这不是最可怕的地方。”在不少修士嘀咕的时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祖目光一凝,神态凝重,说道:“这只怕是鹿客翁他们的一个尝试,而现在,这种尝试已经成功了,他们成功祭炼出了这样的一件禁器,只怕接下来他们有可能祭炼出更加强大,更加恐怖的禁器了。”

    说到这里,这位白发苍苍的老祖嘀咕一声,说道:“不要忘记了,客盟背后有几十个甚至是上百个道统相互依存,他们可以说是拥有了源源不断的材料。”

    这样的话说出来,让人听得毛骨悚然,这位朽祖所说的“材料”,指的就是被拿来祭炼的生命。

    如果说,这面血镜在几百万生命来祭炼,或许客盟他们还可以拿几千万甚至是上亿的生命来祭炼更加强大更加恐怖的禁器。

    “成功了——”看到李七夜被缩小成了如蚂蚁大小,在这个时候,绿袍天客他们五位天客不由狂笑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绿袍天客他们不由大声狂笑起来,金角天客抑止不住兴奋,狂笑地说道:“还是鹿客兄了不起,能祭炼出这样的禁器,也唯有鹿客兄这样的无双之辈才能想得出来。”

    “是呀,鹿客兄之见闻,无人能及呀。”白髯天客也不由兴奋,感慨地大笑一声。

    “有此禁器,天下之大,又何足为惧呢?”另外一位天客也大笑一声,傲气十足。

    在这个时候,他们五位天客都相视了一眼,放声大笑,他们相视之间,有着更大胆更了不起的想法。

    李七夜够强大吧,举手投足之间,便把他们打败,他们五人联手,依然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但是,在这样的禁器之下,李七夜依然还是难逃一劫,最终还是被封印住了。

    见到这禁器的威力如此之大,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都有了大胆的想法,就如其他人所猜测的那样,他们可以祭炼出更加强大的禁器来。

    就如大家所猜测的那样,为了炼祭这件禁器,他们曾经是付出了几百万的生命。

    在祭炼这件禁器的时候,他们之中也有人不赞成,毕竟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再说,这样的一件禁器,威力不见得能强大到那里去,像他们这样强大的存在,本身就已经不缺强大的兵器了。

    但是,当今日,见到连强大无匹的李七夜都能被这件禁器封印住,这一下子让他们心里面有了野望。

    如果他们祭炼出更加强大的禁器来,那么,到了那个时候,不要说帝统界的其他道统,就算是三大巨头的九秘道统、李家、沐家都会忌惮他们三分。

    真的到了那一步之时,就算祭炼这样的一件禁器需要几千万乃至是上亿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那又算得了什么,这些生命在他们眼中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蝼蚁——”在这个时候,绿袍天客他们都不由相视一笑,他们都狂笑了一声,当他们真正拥有这样的一件禁器之时,天下皆为蝼蚁。

    “哈,哈,哈……”在这个时候,绿袍天客狂笑一声,俯视地面,看着地面上如蚂蚁大小的李七夜,狂笑地说道:“蝼蚁,现在谁才是蝼蚁呢?你才是蝼蚁!一只蝼蚁,也敢与我等抗争。”

    “杀了他,省事。”金角天客也狂笑一声,说道:“一只蝼蚁而已,何足为道。”

    此时五位天客都狂笑不止,姿态肆意,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样的看法。

    在场的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之后,不由抽了一口冷气,看来客盟真的是要祭炼更为强大的禁器了。

    “第一凶人完了,刚才他还笑五位天客为蝼蚁,没有想到,现在他自己却真正的成了蝼蚁了。”有人低声地说道。

    有早就看李七夜不顺眼的人就冷笑了一声,说道:“那只能怪他不知天高地厚,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就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也不想想看,客盟是什么样的存在,背靠几十个道统,足可以睥睨天下,底蕴深不可测,客盟这样的庞然大物,焉是他一个人所能对抗的,那是自寻死路。”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犹天地震荡一样,一只大足踩下,狠狠地往已经变成蚂蚁大小的李七夜踩去。

    大足落下,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重重地踩在了地上了。

    “不——”看到这样的一幕,林亦雪不由悲呼一声,看着李七夜被大足踩落,不用看也可以想象,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只怕是已经被踩成了肉酱了,就好像是一只蚂蚁一样被踩死。

    林亦雪悲呼一声,泪水流下,但是,她却那么的无能为力,一点都帮不上忙。

    “完了,可惜了一代无敌年轻人呀。”看着大足踩在地上,有人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为之惋惜。

    “过刚易折,第一凶人也是太咄咄逼人了。”有强者也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

    也有人冷笑一声,说道:“谁叫他不知好歹,五位天客已经是退让三分了,还咄咄逼人,把人家往死里逼,现在如同蚁蝼一样被踩死,那也是活该。”

    就在不少人为第一凶人惋惜的时候,就在这一刻,“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传来,整个众神国度震动起来。

    “轰、轰、轰”在这一阵阵轰鸣声中,整个国度摇晃不止,好像是受到极为强大、极为恐怖的力量摇晃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看到整个众神国度都摇晃起来,五位天客被吓了一大跳,因为这强大无匹的力量明显不是在他们掌控之中。

    “出意外了。”看到这样的一幕,不少人也在吃一惊。

    “轰、轰、轰”在阵阵的轰鸣声中,大家看到那只本来是踩在地上的大足竟然被抬了起来,在这个时候,脚下出现了李七夜的身影。

    而且,在这一刻,李七夜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在眨眼之间李七夜的身体就恢复了原来的大小。

    然而,李七夜的身体却还没有停止下来,在“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李七夜的身体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开始变成了巨人。

    从一开始,李七夜的身体变成了一座山高大,然后变成了一条山脉巨大,随之变成了头顶天,脚踏大地……

    随着李七夜的身体越来越大,他周身浮现了血光,这些血光正是在刚才全部钻入李七夜体内的血光。

    在这个时候,所有血光都飘浮出来,这所有的血光就好像是一道道血色的法则一样,拉扯着李七夜的身体,让李七夜的身体拉扯得越变越大。

    “轰、轰、轰”随着一阵阵轰鸣,李七夜的身体眨眼之间变得如天地那么巨大,他的一根毫毛落下的时候,都能压塌一条山脉。

    “轰——”一声巨响,当李七夜的身体巨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众神国度再也容纳不下李七夜了,在“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中,整个众神国度开始碎裂,那怕众神国度已经足够巨大了,那怕它已经自成天地了。

    但是,在这一刻依然被李七夜的巨大身体撑破,最后,在这一声“轰”的巨响中,整个众神国度被撑得粉碎,不仅仅是整个众神国度,在这众神国度的一切都被撑得粉碎,一下子被碾碎了,血镜也一下子崩灭。

    “逃呀——”看到这样的一幕,绿袍天客他们五位天客转身就逃,他们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向最远处逃遁而去。

    “逆转一下,蛮好玩的。”此时李七夜开口,他的声音比打雷还要响一万倍,吓得天地都震动起来。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抓下,向逃走的绿袍天客他们抓去。

    此时,绿袍天客他们五个人已经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了,而且速度极快了,眨眼之间便逃出亿万里了。

第2677章禁器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只见血镜吞吐着血色的光芒,当绿袍天客他们把自己的所有血气甚至是寿血都投入了血镜之后,整个血镜发生了十分惊人的变化。

    在“嗡”的一声中,虽然说是血光吞吐,但是更为可怕的是,这一只血镜就在这刹那之间好像变成了一个血湖,只见湖中是湖水荡漾,这荡漾的湖水,乃是浓浓化不开的鲜血所凝积而成的。

    一开始,大家一看去的时候,还以为这血镜之中的湖水或者湖影,那只不过是一个映象或者只是一种演化而已。

    但是,当绿袍天客他们的血气投入了血镜之中,真正地唤醒了血镜之后,大家才觉得,这不是什么映象,这也不是什么演化,这只怕是真正的一湖血水。

    或者,这不是什么血镜,而是一个血湖,只不过是这样的一个血湖是通过大神通凝炼之后,凝缩成如镜子大小,看起来就像血镜一样。

    当湖中的血水荡漾之声,血腥味一下弥漫于天地之间,“呜——”与此同时,湖面上浮现了个个怨灵,每一个怨灵都在悲鸣,充满了可怕无比的怨气,在这悲剧的声音,似乎是吟唱着世间最恐怖的毒咒,似乎是在诅咒着世间的一切生灵,它们的怨恨滔滔不色,似乎可以抹平世间的一切。

    “这,这,这太可怕了。”看到血湖中荡漾着的血光,看着无数的怨灵徘徊诅咒,这让不少修士强者打了一个冷颤。

    “这真的是以无数的生命祭炼而成的一件禁器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晚辈打了一个冷颤,双腿不争气地抖动了一下。

    “这只怕是,而且是用了不少的生命,甚至是上百万之众。”有一位老祖神态也是十分凝重,郑重地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百万之众甚至有可能更多,为了祭炼出这样的一件禁器,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也是十分残忍的事情。

    不少修士强者暗暗地相视了一眼,要知道,客盟乃是由一尊尊不朽真神组建而成,而且这些不朽真神背后都有着一个个强大的道统,可以说,客盟的背后有几十个道统。

    如果说,每个道统掳走十万八万的生灵去供客盟祭炼禁器,这只怕是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

    毕竟,一个强大的道统,广阔无垠,往往一个道统有着成千上万的门派传承、宗门疆国,在这广阔无垠的道统中,有生灵亿万之多,在亿万生灵中,每一个道统偷偷掳走十万八万的生灵,又有谁人知道呢?这一点数目,那只不过是茫茫人海中的极少部分人而已。

    “或许,鹿客翁在建客盟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打算了,甚至有可能,鹿客翁他们建客盟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有人低声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人听得毛骨悚然,如果说,鹿客翁他们组建客盟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场的祭炼,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如果说,某一个修士或一个道统,拿出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生灵来祭炼一件禁器,那绝对会被人发现,那怕是以平民百姓的生命来祭炼,一旦被人发现,都会被人口诛笔伐。

    但是,如果说,几十个道统偷偷联合起来,用几百万乃至是千万生灵来祭炼一件禁器,那么这样的数目匀摊到几十个道统中,那就显得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了。

    一个道统,失踪十万八万人,那绝对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往往很多门派相争灭亡都不止这样的一个数目。

    如果真的是这样算计,那么没有人会知道客盟是偷偷的命千万生命来祭炼一件禁器。

    “或者,这只是一个尝试。”有古朽的老祖知道一些祭炼禁器的手段,低声地说道:“这个尝试成功了,说不定会用更大的数目去祭炼更加恐怖的禁器。有传言说,若是以整个世界祭炼出一件兵器,将会举世无敌,不知真假。”

    这位古朽老祖的话顿时让大家毛骨悚然,如果这位老祖说得没错,那么,眼前这个血镜那只不过是客盟的一个尝试而已,现在他们尝试成功了,说不定会祭炼更加强大的兵器。

    到了那个时候,只怕不是只需要几百万人,到那个时候,有可能是几千万甚至是上亿。

    如果说,一个道统上亿的生命被祭炼,那必将会是天下皆知,但是,匀摊到几十个道统之中,那也只不过是某一个道统中的一个大教或疆国被灭掉而已。

    试想一下,在帝统界每天都有战火连绵,一个大教、一个疆国被灭,这事不算小,但也不算特别的大,只能说是被天下人讨论一下而已。

    “这样的野望,那就太恐怖了。”听到这样的话,有老祖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由毛骨悚然。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低声议论客盟的这种恐怖禁器的祭炼之时,只见天空上的这面血镜,垂落下了血光。

    就在这刹那之间,血光如同天瀑一般倾泻而下,一下子把李七夜给笼罩住了。

    血光倾泻而下,滔滔不绝,而且这倾泻而下的血光更像是血水,因为这倾泻而下的血光显得特别的粘稠,似乎一旦被粘上就再也无法摆脱一样。

    所以当血光倾泻而下的时候,听到了“滋”的一声响起,血光竟然像湖水一样一下子把李七夜淹没,李七夜整个人都被淹没在这血光水中。

    而且,这血光倾泻而下,到血水被淹没,整个过程是十分的极速,在这样的极速之下,只怕你速度再快,都无法逃遁而去。

    更何况,这里是众神国度,不管你是如何的逃遁,都无法逃避得了,只要当这个血湖出现的时候,一旦是被血光倾泻而下,大局就将会注定,你再也无法逃走。

    “成了。”看到李七夜瞬间被血光淹没,绿袍天客他们五位天客都不由为之大喜。

    在此之前,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在他们还没有唤醒血镜之前,就让李七夜退出了众神国度,或者在血光还没有淹没李七夜的时候,被他用逆天的手段规避掉。

    现在李七夜没有在血镜被唤醒之前逃走,也没有规避掉血光,而是一下子被血光淹没了。

    “真的成功了。”看到李七夜整个人都被血光淹没之后,绿袍天客他们五位天客都狂喜不己,他们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在他们看来,只要李七夜被血光淹没,不管他有多么的强大,那都是难逃一死。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当血光彻底的淹没了血光之后,血光慢慢消失,就好像湖中的湖水一样,水位在一直下降。

    在这个时候,大家又看到了李七夜了,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只见所有的血光都钻入了李七夜的身体里面,正是李七夜的身体是大量地容纳着血光,这才使得血光慢慢消失,所有的血光都往他的身体里面钻去。

    “第一凶人要反击了吗?”看到血光慢慢消失,有人以为李七夜在吞噬着把自己淹没的血光。

    “不,是对。”有强者注意到了细节,吃惊地说道:“这不是第一凶人反击,是血光对他展开了凶猛无比的攻击。是血光疯狂地往他的身体里面钻去,所有的血光都要钻入他的体内,这只怕是他无法防御的。”

    “这血光钻入他的体内,会是怎么样?”有修士不由大吃一惊,说道:“难道会把第一凶人炼化?”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震动了一下,似乎有着举世无匹的力量束缚着整个空间一样,似乎整个空间都要被挤压一样。

    “滋——”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只见众神国度的空间一下子凝缩,以李七夜为中心,整个空间的力量都疯狂向李七夜凝缩而去,整个空间都晶体化了。

    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似乎要把李七夜挤压碎一样。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整个众神国度都颤抖摇晃起来,在这刹那之间,只见整个空间喷薄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这可怕的力量全部都压在了李七夜身上。

    这样的力量无影无形,不管李七夜在哪里,都会被这滔滔不绝的力量挤压着。

    “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体内还响起了金属相碰的声音,只见那钻入李七夜体内的血光在身体里面浮现,形成了血色的法则,锁住了李七夜的身体,一寸寸地收缩。

    这就好像法则在李七夜体内锁住了李七夜的每一寸肌肉,然后拼命地生里面收缩,要把李七夜的身体收缩到坍塌为止。

    “滋、滋、滋”奇怪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十分奇怪的一幕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了。

    只见在这样的挤压与收缩之下,只见李七夜的身体慢慢地变小,慢慢地变小,而且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只见李七夜的身体疯狂地缩小,甚至缩小到了几千倍、几万倍。

    ps:昨晚帮家人排照片排到十二点,今天早上五点多又爬起来码字,好累,等一下去虎跳峡,累,累,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