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始祖被镇杀,对于很多人来说打击太大了,此时有很多人直接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感觉就好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这样的一幕让他们感觉很绝望。

    绝望的还有斗战皇他们四个人,听到“啪”的声音响起,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双腿一软,宛如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全身无力,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在这个时候,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看着天空上的李七夜,脸色灰白,他们瘫坐在地上,连一只手指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了。

    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绝望了,他们想说话,但是喉咙滚动了一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握住了他们的心脏一样。

    在这一刻,他们抬头仰望李七夜的时候,站在高空中的李七夜看起来是那么的高大,是那么的伟岸,而他们只不过是李七夜脚下的一只蝼蚁而已,匍匐在地上,根本就是微不足道,根本就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

    在这个时候,何止是兵池绝尊、斗战皇他们,就算是狂牛、八臂金龙他们都脸色发白,他们已经知道李七夜是多么的强大了,他们已经知道李七夜有多么的恐怖了。

    在李七夜出手的时候,他们心里面也有准备了,他们知道李七夜是必胜了,在他们看来不论斗战皇他们使出怎么样的杀手锏,他们也必败无疑。

    但是,当看到李七夜直接击穿始祖身影的胸膛的时候,直接把始祖道影镇杀的时候,这依然震撼住了八臂金龙他们,这让八臂金龙他们不由为之一窒息,感觉自己的喉咙被死死地卡住一样。

    那怕八臂金龙他们已经知道李七夜拥有着始祖的实力了,但是这种估测远没有直接的镇杀那么震撼人心,这一下子把八臂金龙他们给震慑住了,他们都一时之间都不由脸色发白。

    “举世无敌,莫过于此。”病君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然后淡淡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兵池绝尊、斗战皇他们一眼。

    “所谓的杀手锏,也不过尔尔。”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此时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抬头仰望,脸色死灰,他们喉咙滚动了一下,他们张口想说话,但是喉咙滚动了大半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在这一刻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脸如死灰,心里充满绝望,时至今日,不仅仅是他们即将死亡,他们的传承、他们的宗门也将会万劫不复,也将会灰飞烟灭。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大家都想看着新皇如何处置兵池绝尊、斗战皇他们。

    “既然败了,那就送你们一程吧。”李七夜淡淡地一笑,随手一点,一指横空。

    一指击来,在这个时候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都放弃了抵抗了,他们都缓缓地闭上了双目了,在这个时候,他们任何的抵抗都是无济于事,任何的抵抗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更何况,刚才一击,已经消耗了他们的所有血气,他们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啵——”的一声响起,一指击下,已经束手待毙的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瞬间被这一指击杀成了血雾,连惨叫都没有。

    血雾弥漫,最后才慢慢地飘散而去。

    所有人默默地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不敢喘一口气,一时之间,天地寂静到可怕。

    至尊老祖,斗战皇,那已经是九秘道统最强大的存在了,今日也灰飞烟灭,也化作了血雾,强大如他们,在李七夜手中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已。

    当他们被击杀之时,万阵国也好,静莲观也罢,都是一片死寂,在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九连山一片死寂,连整个九秘道统都是一片的死寂,似乎九秘道统中的亿万生灵都不敢喘一口气,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在这一刻似乎天地都静了下来,连微风都不敢吹拂,怕惊扰到了这尊至高无上的存在。

    “结束了,天下权柄,那也只不过是一件玩具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击杀了兵池绝尊、斗战皇之后,整个九秘道统大势已定,没有任何人敢再与之为敌,没有任何人敢与之抗争,在这一刻李七夜就是九秘道统的至高无上的存在,权柄在握,那也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好无聊。”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缓缓地从高空中降落,落于洪荒山之上。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缓缓地跪拜在地上,所有人都訇伏在地上,不敢高呼,不敢出声,甚至不敢喘一口气,所有人都静静地訇伏在地上,臣伏在李七夜的脚下。

    “陛下——”当李七夜双脚落地之后,见安然无恙的李七夜,柳初晴喜呼一声,忙是冲了过来,一下子投入了李七夜的怀抱。

    李七夜跳入洪荒天牢的这些日子,她天天地张望,盼望着李七夜的归来,天天为李七夜提心吊胆,现在见到李七夜安然无恙地归来,她比任何人都要激动,比任何人都要惊喜,只要李七夜安然无恙归来,她就不用提心吊胆。

    “陛下,你,你回来了。”柳初晴一下子投入李七夜怀中,不由轻叫了一声,声音中有些昵喃,又有些哭腔,这些日子她还真的怕李七夜是一去不回,永远困在了洪荒天牢之中。

    她害怕再也见不到李七夜,她害怕就这样失去了李七夜,所以每天张望着洪荒天牢,每天都为他祈祷。

    不觉间,泪水都湿了柳初晴的眼帘,湿了李七夜的衣裳。

    “傻丫头——”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淡淡地一笑,说道:“凡世之间,又焉有能困得住我的地方。”

    “我,我,我以为你回不来了。”在这个时候柳初晴不由破涕而笑。

    “有你这样的可人儿在这里,又怎么会不回来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柳初晴顿时粉脸羞得通红,小女儿态显得那么的美丽,是那么的可爱。

    “啊——”就在这刹那之间,柳初晴惊呼一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七夜已经是一把把她抱起,往屋内走去。

    “陛下——”这一下子让柳初晴羞得无地从容,忙是把螓首埋入李七夜的胸膛,低声说道:“有人在——”?“又如何?”李七夜笑了一下,这随意的话霸道十足,抱着她直接往屋内走去。

    这让柳初晴羞得无地从容,把螓首深深地埋入了李七夜的胸膛中,粉脸羞得滚烫,不敢见人。

    李七夜一下子把柳初晴抱入了房间之内,当柳初晴抬起头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把她抱入了里面了。

    “我,我,我们干什么呢——”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大手托着她的香臀,不觉间,她娇羞无比之下,玉腿已经缠着李七夜的虎腰,这让她羞得无地从容,想跳下来,但却被李七夜紧紧抱住。

    “你说呢?”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托起了她那精致美丽的下巴。

    “现,现在,现在是白天——”柳初晴羞得不敢去看李七夜,全身颤了一下,说话间,声音都不由颤抖。

    “又如何?”李七夜笑了笑,说着吻了下去。

    “嗯——”柳初晴嘤咛一声,一时间全身酥软无力,犹如一滩春水,瘫软在李七夜的怀中…………

    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四人被镇杀,整个九秘道统陷入了寂静,特别是九连山,所有人都跪拜在地上,当李七夜离开很久之后,大家才敢缓缓地站起来。

    有人站起来之后,看着天空,喃喃地说道:“新皇要登基了……”

    “胡说八道——”这个弟子话还没有说话,他的长辈一巴掌就是抽在了他的后脑勺上,斥喝道:“天下江山,一直在陛下手中,何来登基之说,那些魅魑魍魉,不自量力而已!”

    “陛下握天下权柄,万教臣伏。”有大教老祖郑重地说道,这也算是一种表忠心。

    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当今天下,谁人还敢与新皇争江山?谁人还敢动天下权柄的心思?这是自寻死路,这是自寻灭亡。

    “从此之后,没有五强,也没有斗圣王朝,只有陛下——”有世家老祖也不由恭敬地说道。

    事实上,当这位世家老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心里面也不由颤了一下。

    在今日,新皇是至高无上的,就算是当年独揽大权、独尊天下的太清皇和他相比起来,也一样是黯然失色,也一样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可以说,当新皇坐在皇位之上的时候,什么五强,什么斗圣王朝,都不复存在,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门派羁拘他手中的权势,他才是九秘道统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他才是真正掌握权柄的人。

    在今天,新皇在九秘道统完全是可以为所欲为了,这样的高度,就算是当年的太清皇都是无法做到的。

    虽然当年太清皇是独揽大权,独尊天下,但是在九秘道统中依然还有他所忌惮的东西,在这九秘道统他依然还不能做到真正的无敌。

    今天,新皇做到了,他才是真正的独揽大权!

第2619章镇杀    举手之间,把神盘掀翻,本是被镇压到地面的李七夜此时是高立九天,宛如是凌驾在一切之上,在当世之间他已经无敌,不,似乎他已经是万古无敌。

    “该结束了。”站在九天之上,李七夜只是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细语,似乎是说得那么随意,说得那么的淡定,但就这样的轻轻细语,犹如奠定了万古之势,再也无能可以逆转。

    这轻轻细语,那也仅仅五个字而已,却定了乾坤,这么五个字就好像是亘古的镇压一样,在这五个字之下,一切将会成为定局,任何人、任何存在、任何力量都不能再翻身,再也无法逆转。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手一合拢,光芒绽放,就在这双手之间,犹如三千世界被拢入手掌之中。

    这仅仅是李七夜双手轻轻一拢而已,但是,就在这一拢之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是魂飞魄散,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感觉时空犹如被扭曲一样,整个世界都被李七夜拢入了双手之间。

    被李七夜拢入双手之间的,不仅仅是九秘道统,也不仅仅是帝统界,甚至是包括了万统界、仙统界,这三仙界的一切都被他拢入了双手之间。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双手之间收拢了一切,它不仅仅是收拢了三千世界,也收拢了万古时光,更是收拢了亿万大道,一切皆在李七夜的双手之间。

    在李七夜双手拢合的时候,这一切都被扭曲,一切都被压挤成了一个方印,三千世界也好,万古时光也罢,乃至是亿万大道,都被挤压入了这一个方印之中。

    在这一刻这方印之间已经拥有了世间最恐怖最强大的力量了,小小的方印,已经是拥有了尘世间的一切力量,它可以瞬间镇压一切。

    “结束吧。”李七夜随意一笑,手中的方印瞬间镇压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个方印之下,空间直接被打回了原点,一切都归于混沌,唯有方印绽放了一缕缕的光芒,仔细而看的时候,这样小小的方印之中有着三千世界,有着亿万星辰,有着无尽大道……一切的一切都尽在这方印象之中。

    一个包揽一切的方印,它重无量,镇压而下之时,威力无法想象,无法估算,一个方印镇压而下的时候,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不管你是何等的无敌,都会被镇压得灰飞烟灭。

    “轰——”在方印镇压而下的时候,始祖道影一声狂吼,招来神盘,整个人喷涌出了滔天的光芒,始祖之威虐肆九天十地,他身形犹如化作了天地,容纳了世间的一切。

    至于神盘,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大道法则,这一道道的始祖法则冲天而起,可以扛起整个世界,可以挡住最可怕的镇压。

    可以说,在这一刻犹如始祖重生,这样的一招似乎可以挡得住世间任何招式的攻击。

    “砰——”的一声巨响,方印重重地砸在了神盘之上,在这“砰”的一声巨响中,犹如世间的一切都被击穿,似乎整个九秘道统都被击穿一样,所有人都骇然。

    在这“砰”的巨响之中,那怕神盘无匹,依然挡不住镇压而下的方印,所有冲天而起的始祖法则在这瞬间被磨灭,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壮观了,这可是始祖法则呀,那是坚不可破的东西,但是在方印之下依然彻底地被磨灭掉,这可想而知这一个方印是多么的恐怖了。

    在这“砰”的一声巨响中,方印无可阻挡,一击贯穿,在刹那之间毫无悬念一般击穿了神盘,神盘被击穿之后,瞬间分裂,散落回了四件祖器。

    在方印击穿神盘的时候,方印依然势不可挡,长驱而入,直接镇杀而下,镇杀向了始祖身影。

    在这一刻始祖身影也感受到了危险了,喷涌出了最磅礴最强大的光芒,但是,这一切都是无济于事,在方印之下,一切再强大的反抗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轰——”的一声巨响,方印镇杀而下,激起了亿万丈的光焰,在这一击落下之时,犹如整个世界被击穿一样。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方印击在了始祖身影的身上,在这一声响中只见始祖身影的胸膛一下子被击穿,留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窟窿。

    “不——”看到始祖身影被击穿,斗战皇他们四个不由尖叫了一声,他们这一声尖叫充满了绝望,充满了恐惧,这样的一幕对于他们来说,依然是震撼无比。

    因为李七夜的方印不仅仅是击败了他们的杀手锏,也打败了他们心中最强大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始祖。

    看着始祖身影的胸膛被击穿,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脑中一片空白,所有人都不由眼睛收缩,震撼无比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慢慢地,只见被击穿的始祖身影缓缓倒下,最后随着一阵的光粒子飘散而去,始祖身影也消散得无影无踪,一切都犹如未留下丝毫的痕迹一样。

    “万界——”李七夜未多看一眼消散而去的祖始身影,这样的一击,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只是看着手中这吞吐着光芒的方印,淡淡地一笑,随之,光芒消散,这一只方印也越来越淡,最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只方印并不是方印,而是李七夜随手凝集的万界,万界化方印,瞬间把始祖道影镇杀了。

    万界,这就是九大天书之一,在此之前它的名字叫“空书”,当李七夜翻开全新的一页之后,便成了全新的天书,李七夜取名为“万界”。

    万界,这就意味着李七夜随便出手,便是大千世界,一切都在他的掌指之间。

    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双手一拢,便是万界,三千世界,亘古时光,无尽大道都在他的十指相拢之中,最后化作了方印,以最强大的力量镇杀而下,这样的绝杀,区区始祖身影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呢,一招镇杀,任何反抗都是那么的渺小,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当始祖的身影慢慢消散的时候,始祖之威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九秘道统的生灵都能站起来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些九秘道统的弟子反而一下子跪在地上,久久不起,喃喃自语。

    对于九秘道统的不少弟子来说,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他们无法想象了,实在是太让他们无法接受了。

    九秘道统,养育着他们,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在很小的时候开始,始祖就如他们的天一样,是至高无上的,是举世无敌的,没有什么比始祖更加至高无敌了。

    今日李七夜却击穿了始祖道影的胸膛,瞬间把他镇杀了,这简直就像是把九秘始祖打败一样。

    这样的一击,也是让多少九秘道统弟子心目中的至高无上的始祖一下子轰然倒塌,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打击了,他们心目中最强大最崇高最值得他们尊敬的始祖就这样败在了李七夜手中,这样的事实,让不少弟子是无法接受。

    “这,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有弟子不由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一时之间泪流满面。

    在始祖身影出现的时候,也有九秘道统的弟子是热泪满盈,但是,那个时候的泪和现在的泪完全不一样。

    在始祖身影出现的时候,有弟子热泪满盈,那是一种骄傲,那是一种激动,现在泪流满面,是一种绝望,是一种无力。

    始祖身影都被李七夜一下子镇杀,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整个九秘道统都犹如在他的脚下颤栗一样。

    在这个时候,什么五强,什么至尊老祖,什么圣阁,那都是一群蚁蝼而已,甚至可以说,在新皇的脚下,所有人都是蚁蝼。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抬头仰望李七夜的时候,不由毛骨悚然,双腿不争气地直打哆嗦,这可是镇杀始祖身影的存在。

    在以前,太清皇的神威曾经笼罩着整个九秘道统,但是,对比起今天来的新皇来,太清皇算得了什么?

    在新皇绝世无上的风采之下,曾经天下独尊、不可一世的太清皇也一下子黯然失色。

    “陛下——”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不需要爆发什么惊天的神威,不需要什么作姿态,他只需要静静地站在那里,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纷纷跪拜在地上了。

    一时之间,地上訇伏着无数的修士强者,五体投地,不论是大教老祖,还是不朽真神,在这一刻都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

    在这一刻,多少人訇伏在李七夜脚下之时,不由战战兢兢,全身颤栗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这一刻,大家都忘了其他,什么五强,什么至尊老祖,什么太清皇,就算是始祖,在这一刻都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在这个时候,眼前这个站在空中的男人才是至高无上的,一切存在在他的脚下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