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本章乃是为第325张月票加更!后面还有两章加更。猛虎在这里感谢大家,感谢所有投月票的兄弟姐妹!感谢你们!虽说现在又被挤下了新书月票榜,但猛虎有信心能够夺回!猛虎看了一下,对方今天的月票其实并没有我们多,只有一半,由于对方原本就要比我们多很多月票,所以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我们的菊花虽说现在很痛!但今天晚上必定要让他们的菊花尝到同样甚至于更剧烈的痛苦!尚未投票的兄弟姐妹们,不要再犹豫了!将月票投给本书吧!每25张月票加更一章,绝不拖欠!

    看着那些金刚护甲力士带着兴奋离开青木山谷,贾可道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他并不打算就此结束。

    高级魔晶是没有了,但火焰甲兵却不需要高级魔晶来炼制,贾可道已经决定了,快速扩充自己手下的力量。

    孟挺几人刚美美睡了一觉起来,就被贾可道再度叫到了神庙之中。

    而神庙之外则是聚集了青木山谷里除了未成年人之外的所有成年人。

    就连那些老头都在里面站着。

    “今天,为师教授你们如何炼制火焰甲兵。”

    贾可道笑了笑,朝着一干弟子说道。

    孟挺等人一听都感觉脑子有些发憷了,之前给那些佣兵刻画符箓可差点让他们直接挺尸了。

    且不说那火焰甲兵是个什么样子,看看外面的人,恐怕不下五百人了。

    这还不得将手给刻废了?

    但很快,孟挺几人就发现,这火焰甲兵符可要比那金刚护甲力士符好刻画多了。

    工作量直接减少八成以上,并且难度也降低了很多。以孟挺几人现在的刻画技巧,刻画这火焰甲兵符的成功率几乎就是百分之百。

    这成功率一高,效率也就跟着高了。

    五百多人。在孟挺几人打下手的情况下,贾可道也就用了三天全部搞定。

    但即便是如此轻松。贾可道道德经里储备的朱砂以及低级魔晶也消耗了不少。

    全民皆兵,这就是贾可道的打算。

    且不说这些平民在成为火焰甲兵之后有多强的战斗力,但至少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有自保之力,在有敌人攻打山谷的时候能够射出几支火焰箭,就足以让大多数敌人啃上硬骨头了。

    而接下来,在贾可道的授意下,特伦斯伯爵朝着自己管辖的领地范围内发布了一个公告。

    不管是希望小镇上的居民。还是最近被迁移到雄狮城去的难民,只要建立起了对土地公的信仰,那么就可以申请成为火焰甲兵!

    “火焰甲兵是什么?”

    对于伯爵大人的公告,很多刚刚迁移到雄狮城的难民压根就不知道。

    “这都不知道?喏,就是守门的那些士兵就是火焰甲兵。”

    这时候就有特伦斯大人安排的铜币党(铜币,异界里最小的货币单位。)钻了出来,指着看守城门的那两排士兵说道。

    “哈哈,就那个样子,看上去还没我强呢,一群菜咯咯。”

    另外一个看上去相当强壮的铜币党立即就站出来捧哏。大笑了起来,他话里的菜咯咯乃是一种喜欢在草丛里寻找食物的鸟类,飞行能力极差。很容易被人抓住,拿回去做菜,因而就被称为菜咯咯了,也正因为如此,在立米迪王国乃至于其它几个王国里,菜咯咯的意思基本上就等同华夏人所说的弱鸡,菜鸟,废材,渣等等之类的称呼。

    那些难民一看。这位老兄说得的确不错,看守门的那几个士兵。个头不高,身材单薄。的确不像是士兵。

    他们也真的没有看错,现在雄狮城守大门的乃是从青木山谷调来的几个士兵,在一周前就是纯粹的农夫,身体比较差的那种农夫。

    铜币党的笑声相当猖狂,转眼之间就引来了士兵们的注意。

    “进城之时不得喧哗!”

    一个个头最矮最瘦的士兵就站了出来,大吼一声,顺手就将后背的弓箭取了下来,朝着这边一箭射了过来。

    那箭矢脱弦而出之后,便剧烈燃烧了起来,飞出十多米后,就一头插在了那几个难民身前。

    顿时,那些难民的腿都软了。

    那哪里是什么菜咯咯!就是魔法师老爷嘛!

    但这一刻,这些难民的眼睛就亮了,伯爵大人的公告里不是说了么,只要信奉哪个什么土地神,就可以申请成为火焰甲兵!

    说实话,这些难民之所以成为难民,里面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是平民,没有多少战斗力,因而在战乱一起的时候,为了保命,就不得不抛弃家产逃离故乡。

    如果有了这样的力量,自己还用得着这样担心害怕么?

    每一个难民心里都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兴奋。

    “大哥!那个土地神庙在什么地方?”

    当即就有脑子转得最快的难民一把将铜币党的大腿给抱住了,激动的问道。

    随着特伦斯伯爵的公告颁布出来,不管是雄狮城还是希望小镇,信奉土地神的信徒骤然暴增。

    尤其是雄狮城从荒野神殿改成沙漠神殿,最后又被改成土地神庙的那个神殿前,在短短半日之内,就围上了数以千计的难民。

    那几个被派出来主持土地神庙的外门弟子都差点傻眼了。

    光是给这些想要信奉土地神的难民造册,就将几个外门弟子累得双手发软。

    青木山谷是没有这样情况的,青木山谷里早就是全民信奉土地神了,倒是希望小镇有不少商人开设店铺的伙计没有信奉土地神,他们都有自己的信仰。

    但恐怕从今天之后,那些商人的伙计也会投入到土地神的怀抱了。

    在很多时候,信徒实际上都是很自私的。

    除了那种极度虔诚的信徒之外,其余信徒都可能因为自身的利益或者其它意外使得信仰出现变化。

    别的不说,一些正式祭司都可能因为一些事情转变信仰,何况那些平民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在于,只要信奉了土地神,那么就有可能成为火焰甲兵。

    至于火焰甲兵是个什么东西,初到的人或许不知道,但他也会很快就知道,从而主动自愿的跑到土地神庙去要求信奉土地神。

    最让那些难民欣喜的是,这种申请并不要求对信仰是否虔诚进行测试。

    说实话,这些为了自身利益而转变信仰的难民,你想要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一名虔诚信徒,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贾可道还真没有必要强迫他们成为虔诚信徒。

    “师尊,这是第一千名火焰甲兵了吧?”

    孟挺在师尊激活了方案上那个难民的符箓后,就给对方贴上了一道誓言符,随后问道。

    贾可道点了点头,看着那道誓言符燃烧,最后融入难民体内。(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七章 府库和宝库    陌柏到底还是怀着一腔恨意离开了,他可以无视唐楚阳的任何意愿,但绝对不能无视其他四位七阶强者的警告,尤其是在和唐楚阳这个新任城主起了冲突之后,他即便回到长老团怕也不会好过。

    唐楚阳虽然在这场冲突当中成为了胜利的一方,但他实际上一点儿都不开心,任凭谁得罪了一名七阶强者之后,怕怎么也无法轻松起来。

    不过就像唐楚阳之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反正他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也不差陌柏一个,债多了不愁,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一切等事情发生之后再想办法应对就是。

    之所以没有安排什么长远的计划,皆因唐楚阳并不是个多么深谋远虑的人,不然,他上辈子也不至于混得那般落魄了。

    但多了一堆仇人也不至于让唐楚阳无所适从,不论是身属长生皇朝的凌央泽,还是紫薇皇朝的陌柏,这两个国家距离天威王朝至少十万八千里远。

    他们即便是想要唐楚阳的麻烦,单单是两国之间的距离,就是个相当让人无奈的阻隔了,况且,想要找唐楚阳,总得先找到唐家在什么地方吧?

    这些愁绪唐楚阳只是稍稍过过脑子,便不再多想,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城主之位接下来,然后把整个落月城的情况彻底搞清楚。

    而且,唐楚阳提前至少半年时间就任城主,这可是他远超于其他四位副城主的巨大优势,若是能够提前布局的话。不但能够彻底坐稳了城主的位子。

    或许还能从其他副城主手里抢一些份额过来也不一定,利益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多多益善的。

    “城主府的府库是独立于城主府之外的。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了其他四位城主利益的原因,府库是必须共管的,因此,即便你现在接任了城主之位,也只是拥有挪用属于你的份额的权利,剩下的依然还要归我监管!”

    黛丽丝说着话缕了下额前的刘海,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般完美的身材在唐楚阳跟前晃来晃去。陌柏离开之后,黛丽丝等四人第一时间就开始和唐楚阳进行交接。

    第一个移交的就是黛丽丝负责的府库,也就是存放正牌货币‘元晶’的金库。在五行大陆上,低阶修士已经平民使用的货币以金元,银元为主,偶尔辅以少量的元晶来进行大宗交易。

    中阶以上的修士。或者说在完全都是修士的修行世界里。基本上都改以‘元晶’为主要交易货币了,元晶分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品级,通用百进制。

    就唐楚阳所知,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虽然无法利用元晶来修炼。但却也可以拿元晶当做支票来使用的,哪怕是最低级的下品元晶。那也相当于一万枚金元!

    黛丽丝掌管府库,也就是掌握了整座落月城的财务大权,按理说这该是个油水极为充足的职务,可惜长老团对于这方面的限制实在太严格了,上一任城主卸任的时候必须要和长老团交接清楚。

    府库都有些什么东西,负责审查的长老团记录的分毫不差,之后黛丽丝接任这个职务的时候,落月城每一天的收入明细,她都必须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

    在新城主上任之前,黛丽丝即便是想要用做假账的方式来损公肥私,也得看她能否躲得过其他四位执事长老共同监管。

    这种情况下,掌管府库不但没有什么油水可言,反而城里一份极为繁琐的记录工作。

    所以在交接开始之后,黛丽丝第一时间就抢到了唐楚阳面前,也不管唐楚阳什么想法,直接就将她早就准备好的灵笈全都交给了这位新上任的城主大人。

    “目前潮汐山已经开放了七个月零九天,府库总计收到上品元晶四十二枚,中品元晶一千一百五十六枚,下品元晶八万四千六百五十九枚……”

    “就这么点儿?”

    唐楚阳有些吃惊地打断了黛丽丝的陈述,虽然这只是他第一次担任城主,但就之前从落月城打探,以及从凌央泽那边得来的消息来看,潮汐山固有的十八座城池里的收入可是很高的。

    如今足足过去半年多时间,府库收到的元晶竟然只有几十枚上品元晶,一千出头的中品元晶,下品元晶虽然有八万多,但相比于落月城数万,乃至于十数万的修士而言,依然显得有些可怜。

    落月城的人头税可是按天算的,哪怕一天一人一枚元晶,半年下来也不该只有这么点儿元晶储存量!

    “当然!我的城主大人,潮汐山可是个极为缺少能够恢复元神精华这一类的灵药的特殊小世界,而元晶又是大陆上公认的能够最完美转换元神精华的等值货币,大多数修士可舍不得拿元晶来交税的……”

    话说到这里,黛丽丝给了唐楚阳一个俏丽的白眼儿,她自然知道唐楚阳为什么这么问,任何一位城主上任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查看府库的收入和库存。

    不过潮汐山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元晶这种直接由元神精华凝结出来的结晶,大多数修士都会留着自用,毕竟所有修士的收入来源和方式,就是出城探宝过着猎杀妖兽。

    但不论是探宝,还是找妖兽死磕,必然是需要召唤守护神的,那可是一项非常消耗元神精华的活动,潮汐山里虽然拥有不少灵草灵花,但能够直接回复元神精华的少之又少。

    这等情况下,九成九的修士自然会把所有元晶留下自用,除非迫不得已,必然绝对不会有人拿元晶来交税。

    黛丽丝不是第一次担任执事长老的,她对潮汐山的情况自然非常清楚,不过想城主大人交代落月城关于财务的明细,也是她的主要任务之一,当下在唐楚阳不解的注视下,樱唇微启道:

    “城主大人,从潮汐山开放的第一天开始,每个聚居点的府库就从来不是利润的大头,真正的好东西全都在宝库那边呢,等会儿你问问掌管宝库的何长劳便知道了。”

    “这样的么?……”

    唐楚阳闻言一怔,随后恍悟,确实,元晶这种能够当做元神精华恢复剂使用的货币,在潮汐山这种一旦出城,就没有安全所在的地方,的确是每个修士必备的寻宝砍怪必需品。

    不说别人了,就拿唐楚阳自己来说,身为灵画师的他更是个元神精华消耗大户,他若是拥有元晶的话,绝对不会傻到直接拿去交税的。

    反正落月城又不是只收元晶,材料,妖兽精血,灵矿之类的也是可以抵税的。

    “呵呵,倒是我想多了,黛丽丝长老说得有礼,小子第一次担任城主,对于城中所有事务可说是两眼一抹黑,还请黛丽丝长老不吝赐教,多多指导……”

    问了个比较无知而且尴尬的问题,唐楚阳忍不住俊脸一红,一边说着话,一边歉意地冲黛丽丝点了点头,黛丽丝倒是坦然的很,反正她又没在府库上作假,当下笑嘻嘻地回道:

    “嘻嘻,不用那么客气,奴家拿了城主大人的好处,自然是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城主大人只要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找奴家就是,反正等权责移交之后,何长劳和奴家还要留下来监管的。”

    “那就好,呃……,权责移交完毕之后,执事长老还要留在落月城监管的?”

    唐楚阳原本只是顺着黛丽丝的话点头而已,不过听到后面,他突然反应过来,交了权还不走?难道自己这个城主即便上任,依然没有对落月城的绝对控制权?

    黛丽丝不用看唐楚阳的表情,就能猜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身为一座城池的最高掌权者,除开关心财务之外,绝对的权力自然是每一位城主都不会放过的。

    抬头看到唐楚阳俊脸上的那没怎么掩饰的惊愕,黛丽丝只是轻轻一笑,解释道:

    “城主大人放心好了,何长劳和奴家只是负责监管府库和宝库这两个地方而已,而且,虽然我们拥有监管权,但只要城主大人未曾做出什么违反禁令的事情,我等是不会出面干涉的。”

    那意思就是监控财权呗?唐楚阳有些理解地点了点头,其实早在回来之前,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若是一座城池的财权完全归城主掌握的话,那还有其他四位副城主什么事?

    那样对其他四位副城主显然是不公平的,现在听到黛丽丝的解释之后,唐楚阳就彻底明白了,感情何步生,黛丽丝留在落月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分配利益!

    这么想的话,似乎一切都比较合理的,落月城的最大的来钱源头,府库和宝库是独立出去的,分由两名执事长老监管,即便唐楚阳这个城主,也只能挪用城主权限内的份额。

    想必只要唐楚阳挪用的资金和材料超过某个限度,就等于是违反了长老团的禁令,那时候何步生,黛丽丝两个监管长老就要出面干涉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人的主要职责,就是分配和维护各方面的利益不受侵犯。

    “这很公平!”

    唐楚阳违心地点了点头,无法完全掌控财权,这让他失去了一个勒迫后来人的筹码,不过也无所谓了,唐楚阳也没指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让人顾忌。(未完待续……)R12)

Comments are closed.